《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退走

韩立望着远去的紫影,并未动身去追。

虽然依仗剑阵之力,逼迫了这位合体级存在。但他决不认为自己神通真远超对方,可以击杀老者的。况且以对方那诡异遁速,他一时间也追之不及的。

韩立也心知肚明。对方之所以退去,一方面是因为中了元气之剑,面对流血和压制修为的情况有些无措;另一面则是噬金虫威名和自己最后展示的强横气势,让对方自知即使冒险一搏,击败他的希望仍然大为渺茫。这才不得不暂时逃走的。

实际上,老者只要依仗身法和其拖延游斗的话,无论元气之剑造成的出血还是噬金虫的驱动,都无法持续多久的。

到时候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的。韩立可不想无缘无故的硬和对方来个鱼死网破。

况且此地虽然距离绿光城够远了,但角蚩族援兵仍可能随时赶到。

这也是他最后不惜撤去剑阵,也要用元气之剑孤注一掷的原因。比起老者给他的威胁,他更在意角蚩族追兵几分。眼见在灵目注视下,老者化为一团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毫不迟疑的将功法和手中宝物一收,同样化为一根青丝的破空而走。

但他遁走方向自然一变,朝偏离的一侧激射而去。片刻工夫后,青丝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处。因为争斗而狼籍万分的树林,再次安静下来。

但是仅仅一个刻钟后,天空中灵光一闪,两道惊虹气势汹汹的从绿光城方向浮现而出。

只是几个闪动,就到了树林上空,并随之盘旋起来。

遁光一敛,惊虹中现出了两道人影。

一人正是先前离去的图姓老者,此刻已经恢复了原来形态。另外一人,则正是另外一名合体级存在,那位银袍中年人。

“果然已经离开了。以此人遁速,这点时间足以一口气遁出十几万里外了。”老者目光一扫下方,大为不甘的说道。

“这是肯定的。此人又不是疯子,怎会还一直滞留在此地。如此远距离的话,就算动用天玄罗盘,也无用的。况且天玄罗盘今天已经动用过一次了。下次动用,只能三日后了。我倒有些好奇,区区炼虚级存在,怎能伤到图兄的。”中年人望着下方的巨大土坑,略有所思的问道。

一听中年人此问,老者脸上显出一丝尴尬之色,但是目光一扫自己的肩头处后,神色又瞬间狰狞几分。

“是我有些大意了。一个不小心陷入了此人的剑阵中,而偏偏那剑阵威能之大,实在非同小可。再加上这人也还懂得其他几种厉害神通,身怀宝物也不凡,才无奈退去的。对了,对方有数十只成熟体噬金虫。”

“什么,噬金虫!”听到前边话语,还无所谓模样的中年人,神色大变起来。

“若非如此。老夫还不一定会急转而回的。”老者恨恨的说道。

“数十只的话,就是真正圣族存在碰上,也有几分忌惮的。不过只要没有上百,用木石类的顶阶宝物还可以暂时困住噬金虫的。”中年人神色变了几下后,终于恢复了几分镇定。

“嘿嘿,若是成百成熟体噬金虫的话,我哪还敢找你再回此地,早就逃之夭夭了。”老者苦笑了一声。

“成熟体噬金虫群若是更多,能有成千上万的话,恐怕圣族存在被困其中,也只有陨落的份。听说许多年前,在雷鸣大陆一角曾出现过一群成熟体的噬金虫,数量曾经达到数万之众。结果附近的三四个小族,都被虫群轻易的抹去了。要不是最后被当时某一超级大族,用玄天之宝“破天锤”硬生生破开一道空间裂缝,将这些灵虫全都一股脑的流放到了灵界外的其他空间中,说不定还有更多族群遭此毒手的。”中年人一边若有所思,一边缓缓说道。

“但话说回来了,培育噬金虫可是大耗心神之事。不知道需要花费多少代心血,才能侥幸成功的。它可是最难培育的几种灵虫之一。这人能一下驱使数十只出来,也不知是出身何种势力。他是天云十三族中人吗?”中年人一下想起了什么,神色一动的问道。

“不是。我随身携带的法器没有相关反应。样子也实在普通,不知是哪一族的。”老者略一回想下,最终摇摇头。

“如此的话,倒有些麻烦了。万一他身上真有玉匣的话,我等也很难追回了。”中年人眉头皱了起来。

“狞道友,你那边得到了几只匣子。”老者目光一闪,蓦然问道。

“得到了两只。那名万古人也够狡猾的,最后竟然以摧毁匣子相要挟逃走。但不想想我的化血离魂大法,最擅长暗中偷袭。一出手就制住了他,才搜出来的。”中年人说着单手一翻转,手心中多出了两只一般无二的玉匣,上面均贴着禁制符箓。

那名大头异族,在分给了韩立等人一人一只玉匣后,自己本身竟然还留有两只之多。

老者点点头,同样袖袍一抖,也拿出了一只玉匣来,却是从绿肤人手中得到的那只。

“如此的话,我们手中就有三只了。弘灭传来的消息,说万古人手中应该有几只的?”老者不知是真忘记了,还是想重新确定一下,盯着同伴问道。

“五六只吧!他的消息也没有十分准确。”迟疑了一下,中年人说道。

“五六只。这还真是一个麻烦的数字。这么说此人身上最少也有一只了。”老者叹了一口气。

“恐怕的确如此。而且这人神通如此不小,看来弘灭一定是命丧他手了。无论于私于公,我们都不能放此人跑掉的。”中年人目中寒芒一闪,声音阴森了下来。

“但此人现在已经踪影全无,我们如何再追上他。”老者疑惑的问了一句。

“单凭我们自然不行。但是图兄不要忘了,此区域大半城市都落入本族手中。我们马上用万里符传讯最近的几座城市,让他们马上协助封锁要道,并派出大量人手来搜索此人。派出的人也无需有多高的修为,只要打草惊蛇,让这人行迹暴漏出来就行。然后我们再用传送阵赶过去。”中年人想的倒挺周全,一口气建议道。

“嗯,此法可以一试了。”图姓老者虽然觉得希望不太大,但自己想不出其他更好办法,还是点点头的同意了。

随之老者袖袍一抖,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块绿色石片。

老者用手指飞快在石片上书写着什么,上面马上现出一排排的淡金色文字。片刻后,老者书写完毕,单手往石片一拍。顿时霞光闪动下,那些文字纷纷的消逝不见了。

“我们先返回战舟吧。那名万古人在城下安装一个自爆法阵。但是已经被战舟之上的探测法器发现,并叫人解除了。但善后事情仍然不少,够我二人忙上一阵的。”中年人微微一笑道。

“也只能先如此了!”老者自然毫无意见。

于是二人遁光再起,向来处激射而去。一会儿工夫后,就飞逝的无影无踪。

……

韩立一口气飞出了百万里之遥,确信角蚩族之人再无可能追上他后,才最终遁光一顿,重新以普通遁速前进。但如此长时间的飞遁,即使韩立也大感有些吃不消的。

当即在遁光中,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手中顿时多出了两块翠绿色晶石。

晶石是两块顶阶的木属性灵石。

此灵石虽然稀有,但现在身处险境,韩立倒也毫不吝惜的一手抓住一块,开始吸纳其中灵力了。

好在附近全都是极其荒凉之地,韩立随意找了一座山头降落其下了,在一颗极其隐蔽大树下,盘膝坐下,开始全心恢复法力了。

那春黎剑阵纵然威力奇大,消耗法力之大也非同小可。特别最后的元气之剑一斩,更是差点让其亏损了本元之力。

在接下来的时间内,韩立盘坐的山头附近并无任何遁光经过。当半日时间一闪过去后,韩立一身法力也恢复了七七八八。

当韩立欢喜的睁开双目后,丝毫没有继续在此地停留下去之意。他将手中灵石一收,顿时再次化为一道青虹冲天而起。

但此惊虹方一飞出百余丈后,就诡异一闪,一下变得模糊不清,若有如无起来。

身处遁光中,韩立取出了一块玉简出来。

正是他从火瑚群岛传送到绿光城前,问青筱此女讨要的一份附近地域图。

虽说火瑚海域多年不和雷鸣大陆相通了,但是地图上东西却一般不会有何太大变动的。

韩立将神念浸入玉简中,开始寻找一条合适的道路。

虽然他不知道角蚩族在此区域的分布情况,但是附近几城他是肯定不会去的。而打算绕过其他城市,直奔天云十三族在此区域最大的城市‘金甲城’。

据说此城因为位置太过重要,所以不但是天云十三族在此区域的最大城市,同时也是此地区最大的要塞险关,长期驻扎着大批十三族的精锐部队。同时有大量高阶存在,镇守此地。

若是地图标注全都无错的话,角蚩族未先清除完附近的其他城市前,绝不可能马上攻打此城的。

心中计定后,韩立望了望天空的数个骄阳,重新校准下方向后,就一催遁光,直奔远处飞射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