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元气之剑

不知为何,老者一望这看似普通的五色光剑,竟然马上神识中有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他想都不想的一张口,竟喷出了一口红灿灿飞剑。三尺来长,晶莹剔透,仿佛水晶炼制成一般。

此飞剑只是一闪,就化为一道赤色惊虹飞斩而去。

目标正是那诡异的五色光剑!

一声轻哼从虚空中传出!

五色光剑蓦然一晃之下,再次遥遥一斩。

惊虹顿时一颤,一下还原成一口赤色小剑,翻滚的直坠而下。

小剑只有数寸来长,但是剑刃一面赫然现出一个不小的豁口。

虽然未被光剑一斩两截,但也一下受损不轻的样子。

老者在飞剑一下受损的同时,面色白了几下,心神相连下,似乎同样受到了一些损伤。

不过五色光剑一连斩出两下后,原本刺目耀眼的光芒黯淡了下来,同时剑身附近漂浮的符文,也溃散了不少。

老者表情一狞下,蓦然口中一声长啸发出。

四周正在肆虐的风火之力,一下滚滚的往其身上倒卷而去。

三色光芒大放下,一件三色的古朴战甲,顿时浮现在了老者身上。

此战甲不但看起来非金非木,而且从头到脚,包裹的严严实实,只在双目地方留下两个透明的晶孔而已。

远远看来,老者竟仿佛成了一名全身被甲胄包裹的巨大甲士。

随之两手一晃下,三色光芒一闪,一口仿佛门板的古朴巨剑浮现在了手中。

老者两手合握此剑,往身前一横。

顿时一股惊人煞气从天而起!

空中正在喷吐蓝色风沙的口袋和那杆金蒙蒙幡旗,也在此时激射而下,分别化为金蓝两色光霞围着老者四周盘旋飞舞起来。

藏身光幕中的韩立见到此幕,眼角不禁跳动两下。

他借助先前剑阵吸收的天地之力,才能勉强施展被青元子称为“元气剑葫”的剑阵神通。此神通是用幻化的葫芦,以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的犀利剑气为种,借助天地之力从而孕育出威力无穷的元气之剑。

此神通固然厉害无比,但需要消耗的天地元气也实在惊人。

先前两斩,已将剑阵吸纳的天地元气消耗了小半。

不过对方若是因为剑葫之术,只有先前那点神通,可就是自寻死路了。用此神通催生出来的元气之剑的威能大小,可完全是看自身动用的天地元气和灌注的灵力多少而定的。

下面一击,他准备孤掷一击!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猛然单手一掐诀,一催剑阵。

顿时四周青色光幕灵光一闪,青莲滴溜溜一转后,全化为一道道光柱射向了空中的巨大光剑。

漫天青光闪动,青色光幕竟一下由厚变薄,并最终一声嗡鸣的溃散消失了。

转眼间,四周虚空中只剩下七十二口青色小剑,一个个有些黯淡的悬浮在半空中。

韩立一狠心下,竟将整座剑阵的灵力一同输入到了元气之剑中。

而没有了剑阵的掩护,韩立身形也出现在了高空中。

光剑在吸纳了如此多的灵力后,体形暴涨了倍许,剑身再次清晰异常起来。颜色虽然还呈五色状,但青色之重明显远超其他四色。

“斩”

韩立单手一指下方的老者,口中蓦然发出了森然之声。

巨大光剑缓缓一抬,虚空一斩而下。

化为巨大甲士的老者,也与此同时的大喝一声,手中古朴巨剑,冲着光剑所在方向同样隔空一斩。

一声刺耳尖鸣声后,一缕纤细晶芒和一道粗大三色剑气同时在中间的虚空中闪现而出。但两者方一接触下,却无声无息。

只见晶芒一闪,从三色剑气表面一闪而过,马上又不见了踪影。

而那道光蒙蒙三色剑气,发出“砰”的一声轻响后,就溃散消失了。

见此情形,下面老者几乎想都不想的用手中巨剑往身前一挡。

“当”的一声清鸣般脆响传出。

老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但下一刻,充当盾牌的巨剑,突然表面斜着泛起一道青芒,接着半截剑身无声无息的滑落下。

而在一分两截的巨剑后面,却出现了那杆金色小幡。

但此幡一颤下,马上在杆部爆出一团刺目金芒,同样化为两截的从空中掉落而下。倒是一旁蓝霞中的布袋,仍安然无恙的样子。

而身处战甲全身包裹的老者,毫无感情的直望着空中,身上的三色战甲仿佛完好无损,一丝伤痕都未显露出来。

韩立看到此情景,瞳孔骤然一缩,同样冷冰冰的望向这位大敌。

他收在袖袍中一只手掌,悄然一动,一物无声的落到了手心中。

“此种攻击可有名称!”战甲中传出了老者嗡嗡的话语声,但是所问内容,让韩立一怔。

“当然有!元气之剑的滋味,不太好受吧。”韩立面露一丝奇怪之色。

“哼,的确有些神通。连老夫都无法完全挡住!”老者哼了一声。

话音刚落,三色战甲中间处突然浮现出一根淡淡青线。

接着看似一丝缝隙没有的战甲,一下从青线处一切而开,切口处光滑如镜,重重落到了地面上。

伴随战甲掉落的同时,一条硕大手臂竟随着半幅战甲同样掉落地面上。

鲜血从肩膀处一喷而出,血腥之气大作。

但是老者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臂,眉头都不皱的肩头一晃。

那截断臂竟“嗖”的一声,自行飞到了伤口处。

一圈白光闪动下,就轻易的再接上了。

随即老者,体内法力一阵流转,单手一掐诀下,耀目红光再次一闪现出。

附近空间一下炙热无比起来。

韩立双目微眯的看着对方的举动,并没有马上出手攻击,反而目光闪动间,嘴角带起一丝讥讽之色。

“阁下真以为如此简单,就能将元气之剑的伤口轻易的痊愈了?”

“什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图姓老者一惊,随即下意识的再往伤臂处望去。

结果,神情一下变得难看异常起来。只见原本看似融合如常的手臂,不知为何的又血红一片,鲜血再次汩汩流出。

“嘿嘿。只要阁下动用法力一下,此伤口就不会马上愈合的。这才是元气之剑真正的可怕之处!不知道,下边道友是打算将法力压制多半和在下争斗,还是打算就这样一点点的让精血流淌干净。”韩立嘿嘿一笑,接着突然袖袍一抖。

嗡鸣声大起!

从韩立袖口中飞出了数十朵金花,一飞出袖口后,立刻化为半尺之巨,竟是数十只形态狰狞的巨大甲虫。

刚听完韩立之言,面上毫无表情,但心中惊怒之极的老者,一看清楚这些甲虫的模样,再也无法维持镇定的一下失声起来。

“噬金虫!你竟然有成熟体的此虫!”老者神色连变数次,目中竟首次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韩立却根本不再说什么,只是两手一掐诀,那些噬金虫一窝蜂的直奔老者激射而来。

而他本身也在此一瞬间金光大放,体表浮现出一枚枚金灿灿的鳞片,眉宇间黑芒一闪,浮现出一只淡黑的妖目。

同时一轮金色光晕,从背后蓦然飞卷而出。

光晕中现出了三头六臂的梵圣真魔法相!

韩立身上一声霹雳,无数道金色电弧密密麻麻的在身上闪现而出,接着两手再同时一翻转。

一只手上灰光闪动,黑乎乎的元磁神山再次浮现而出。

另一只手则冲四周的的青竹蜂云剑一招手,顿时所有小剑一射之下,竟汇聚成了一口丈许长的青色巨剑,落在了其手中。

韩立这才神色冰冷的大步一迈,竟一下横跨十余丈,直奔下方的老者走来。

老者自然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面色变得微微有些发青了。目光一扫再次施法止血的手臂,又一瞥已先一步接近自己的数十只巨大金虫。

一咬牙下,突然一张口,喷出一张紫色符箓。

“砰”的一声后,符箓爆裂开来。

一团紫色云雾一下弥漫开来,将老者身影彻底罩在了其中。

一见这熟悉的一幕,韩立身形一顿,竟然一下停在了半空中,眉头微皱。

不过那数十只噬金虫却毫不客气的一扑而入。转眼间,就被紫雾淹没进了其中。

韩立蓦然袖袍冲紫雾一抖,一股白蒙蒙劲风狂涌而出。

狂风一卷之下,紫雾顿时被一扫而空。

原处果然和其预料的一样,空空如也了。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的飞快一扫地面,突然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清鸣之音。

片刻功夫后,地面上金光一闪,数十只噬金虫从泥土中一闪的飞射而出,围着韩立一个盘旋后,又再次纷纷的没入其大袖中不见了踪影。

而就这一会儿工夫的驱使,韩立感到自己神念之力就消耗了小半之多。

这还幸亏进阶炼虚后,他神识大涨,否则绝不敢如此轻易的放出如此多噬金虫去。

不过,在他灵目神通注视之下。

那角蚩族的老者,却在地下化为一团紫影,飞也似的逃出了十余里外了。

看他头也不回的样子,似乎真的被其一惊退走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