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火木相克

韩立有些意外,但目光一闪,随之身形一晃,人一下出现在了小山顶部,并用足尖轻轻一点。

顿时黑色小山灰白异芒一阵流转,体形大涨起来,一下化为三百丈之巨。

原本还能勉强托起小山的图姓老者,脸色蓦然一变,双足在颤动中,竟一下往地面深陷而入,并淹没了两条小腿。

正是老者单凭本身巨力无法托起山峰,不得不将力量转化到地面的表现。

韩立见此,面无表情,但是单足再次一抬,冲小山一踩而去。

原本元磁神山就沉重无比,再加上韩立本身的巨力的这一冲击。

黑色山峰再次一晃下,顿时轰隆隆的再次往下一落,一下将老者身形彻底压在了山峰之下,再也看不到老者的身影了。

韩立见此,心中一喜,但也不会认为真的如此简单,就能击杀一名合体存在。

二话不说的单手一掐法决,另一只洁白如玉手掌同时朝下方轻轻一拍。

黑色山峰通体灰色一闪,体积继续狂涨变大。同时一股五色光焰也从洁白手指中滚滚涌出,击在了山峰下方。

五色光焰所过之处,一层五色冰层在底部蔓延开来,一下将方圆数十丈地面都化为了冰寒之地。而黑色大山已经涨至了千余丈之高,丝毫不比一座真正山峰差哪里去。

在如此情形下,韩立还丝毫没有停手之意,体表灵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的向一侧激射而去。

那边青光一闪,遁光就诡异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随之以黑色山峰中心,四周空中蓦然传来了低沉的嗡鸣之声,一口口青色小剑同时在虚空中一现而出,但马上青光一闪,化为巴掌大的青莲。

这些莲花滴溜溜一动下,顿时四周残影隐现,更多的莲影浮现而出,并渐渐的由虚化实。

一时间,漫天都是莲花闪动,所放光华联结一起下,竟形成了一张巨型光幕,将老者彻底困在了其中。

韩立竟然趁此良机,发动了春黎剑阵。

就在这时,一声暴怒之极的吼声从山峰底部传出,接着一阵陌生玄奥的咒语声接连响起。

附近虚空中突然浮现出一缕绫赤红光霞,开始不过十几缕,但随着咒语声加快,红霞越来越多。

片刻工夫后,空中光霞密密麻麻,仿佛将整个虚空都染红了一般。

与此同时,此地温度变得奇高无比起来。炙热高温,足以将一名普通人瞬间烘烤成一具人干。

但马上咒语声一停,红霞纷纷朝地面上冰层一闪的没入其中。

仿佛打雷般轰隆隆之声,从地下接连传出!

接着“噗噗”几声闷响后,一道道碗口粗赤红光柱破冰射出。

这些光柱只是闪动几下,冰层就飞快的融化消失,附近地面也在红光中瞬间溶解化为了赤红液体。

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大片地面竟转化为了一座大型熔岩池。

黑色山峰在熔岩翻滚中,徐徐的朝下方沉去。眨眼工夫,就没入熔岩中大半截去。

“果然只靠一点蛮力,还无法伤到阁下!”韩立声音蓦然从四面八方淡淡传来。

随之熔岩中黑色山峰的急剧缩小,化为了尺许大小,然后一颤之下,化为一道乌光激射而出。

但是方一飞离熔岩数丈远去,熔岩中蓦然传来了图姓老者冰冷的话语声:“老夫洞府正缺少一座镇府之物。此宝不错,就给我留下吧。”

话音刚落,熔池中立刻掀起一波熔岩之浪,十余丈高,随之红光一闪,竟化为一只赤红大手,一把将黑色小山抓在了其中。大手红光一闪,想将此宝拉回熔岩中的样子。

但是纵然韩立收回了此山的大半威能,但是元磁神山的奇重自然也不是一只幻化大手,可以轻易撼动的。

黑色小山只是闪动几下,在大手中并未移动分毫。但被牵制之下,同样无法轻易飞向附近的青色光幕。

但韩立发出一声冷哼,随之红色大手四周空间波动一起,骤然间无数青丝从虚空中诡异浮现。

它们围着熔岩大手只是闪电般一绕,青芒闪动下,熔岩所化大手立刻被斩的七零八落,五根手指全都变成数截的掉落而下。

如此一来,黑色小山趁机一声嗡鸣的再次激射遁走,只见乌光几下闪动后,就没入光幕中不见了踪影。那些浮现的青丝也随之一模糊的凭空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果然有些神通,怪不得敢正面硬抗老夫!”老者似乎并未动怒,但话语阴沉异常。

几乎同一时间,熔池中熔岩一分,老者浑身红光闪闪的徐徐冒出,直到升到在上方十余丈处,才停下了身形。

他面带一丝警惕,目光阴森的四下一扫。

“剑阵!”老者神色一动,一眼就看出了几分门道来。

不过就在老者方一现形的同时,四周的青莲光芒一涨,突然无数莲瓣激射而出。

它们在途中一闪下,又瞬间化为一道道青蒙蒙风刃,铺天盖地的朝老者激射而去。

老者脸色一沉,未见其催动何法决,体表红光就猛然一涨,化为一层赤红光幕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噗噗”之声大响,风刃仿佛飞蛾投火般的纷纷没入红光中,但下一刻却又噼噼啪啪的化为一团团刺目火球,瞬间化为了乌有。

这位角蚩族高阶存在,也不知道修炼的是何种火属性功法,竟然霸道到如此地步。连幻化的属性攻击,都可以直接点燃消融。

但是老者既然身处剑阵之中,韩立的攻击手段自然不会只有这么一点的。

在风刃无效的一刹那,高空中青光大放,一截截粗若水缸的青色巨木凭空浮现而出,接着劈头盖脸的直砸而下。细看之下就可发现,每一截巨木竟然青中带黑,似乎沉重无比。

老者却冷笑一声,体表红光突然在其袖袍朝上一闪后,蓦然冲空中飞卷而去。

红光所过之处,那些青色巨木尚未坠下十几丈,就化为一股股青烟纷纷消失了。

“小子,别枉费心机了。剑阵若是其他属性,还有可能给老夫造成一些麻烦,但是单纯的木属性法阵,根本无用的。老夫破掉此阵不过是翻手间的事情。”老者突然厉声喝道。

随之他猛然两手一掐诀,体表红光一颤之下,突然向四面八方射出一道道赤红光柱。一闪即逝间,它们纷纷击在了青色光幕上。

炙热气息一下充斥着整个光幕中空间,老者面带一丝得意之色。

在他想来,以其火属性功法的霸道,面对木属性禁制自然能轻易一破而开,从而将此剑阵一下破掉。然后就可依仗强大修为,一举灭杀眼前有些大出预料麻烦的对手了。

“轰隆隆”闷响接连传来,一开始四周光幕的确像老者想的那样,被光柱轻易洞穿出一个个硕大孔洞,那些青莲马上就要崩溃消散的样子。

但是就在此时,突然老者只觉四周景色略一模糊,四周的青莲光幕全都一瞬间无影无踪,自身却身处一片陌生之地中,四周全都是高约数十丈的参天巨树。

“幻术!”纵然老者见多识广,这一次真的大吃一惊了。

幻术对其他法阵禁制来说并不稀奇,但对一向单纯追求威能之力的剑阵却是罕有听闻的。最起码老者自己,头一次见到剑阵附带幻术的。

不过,图姓老者马上就恢复了镇定,单手一掐诀,体表红光连闪,一道赤焰滚滚的火柱“腾”的一下冲天而起。老者一张口,又喷出一张白蒙蒙的符箓来。

此符箓一闪的溃散不见,化为一股白蒙蒙飓风没入了火柱之中。

刹那间风火二力一交融下,原本只有丈许粗的火柱呼啸的化为了十余丈粗大,声势浩大之极。

老者在身处火柱中心处,竟然一下盘膝坐下,同时头顶红光一闪,竟浮现出一个青面獠牙,但是身披赤红鳞片的巨大虚影。

而就在此虚影出现的一瞬间,附近区域的天地元气全都骤然一跳的被调动而起。豆粒大小的五色光团,在方圆数十里山峰、密林、草木附近纷纷浮现而出。它们似乎受到什么召唤一般,疯狂般的齐往剑阵所在位置狂涌而来。

无数光点,密密麻麻的从空中落下,但方一接近剑阵,立刻被一片片青色剑光挡在了外面。

这些颜色各异的光带在剑光飞舞闪动下,纷纷爆裂开来,化为一团团五色雾气。但是光点数量实在太多了,根本数不胜数!

片刻间工夫,爆裂后所化雾气竟变得如同液体般的粘稠,让青色剑光飞舞也渐渐迟缓,变得呆滞不灵起来。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图姓老者一催巨型火柱,同样在剑阵的幻术中开始肆无忌惮的肆虐起来!

幻术所化的无数巨木,在火柱席卷之下,纷纷的飞灰湮灭,根本无法抵挡分毫。

纵然这些树木只是些幻影而已,但是幻化他们的法力却是众飞剑蕴含的精纯木灵力。

无论这些树木是否真实,但是在如此强大的火之力攻击下,自然纷纷的燃烧溃散。

顿时老者四周景色一模糊,重新现出了原先的真实场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