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化血

“怎么回事,图兄还是不放心那个方向。”中年人目光一闪的问道。

“不错。罗盘对此方向也有反应的。但是反应忽强忽弱,强时似乎是所有方向中反应最大的,弱的时候则丝毫反应没有了。这实在有些奇怪的。”老者盯着空中又开始微微闪动的罗盘,有几分狐疑的说道。

“看来要么是那人身怀异宝,能影响到了天玄罗盘的感应;要么这人真的法力不弱,施展某种神通遮掩住了自己的修为,让天玄罗盘也无法准确定位的。”中年人略一沉吟,不太肯定的回道。

“也许吧。但是若是前者还罢了,若是后者的话,则不能放过了。这样吧,先派两只羽蛟去搜查下那个方位,看看到底是何种情况。等有了结果时,你我也已经先处理完其他方向的事情,到时再跑一趟也不迟的。”老者建议道。

“图兄此做法是老成之举,就如此吧。若是顺利的话,半日工夫就可解决此地事情了。”中年人嘿嘿一笑的同意道。

显然此位觉得从一些炼虚级手中抢下一些东西,并不是如何太难之事。

老者闻言点点头,口中一声厉喝下,剩余两只金色羽蛟在二人头顶略一盘旋后,猛然扑向了罗盘所指方向。

片刻后,它们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面,老者和中年人没再迟疑什么了,遁光一起的也化为两道惊虹破空射出,所去之处却是不同的两个方向。

其中一道在激射途中,突然白光一闪的暗淡起来,最终变得奇淡无比,若有若无起来。

另一道惊虹在飞出十余里后,则“砰”的一声,一团紫色云雾爆发而出,将遁光淹没其中。

过了一会儿,云雾略一翻滚的溃散后,里面竟然空空如也了。

……

一片丘陵上空,一名脸色枯黄,头生一对怪异触须的异族人,骑在一头仿佛壁虎般的灵兽身上,在离地数丈高的低空处,向前飞行着。

此壁虎看似不大,只有丈许来长,体表泛着一层淡黄色霞光和下方地面土色一般无二的样子。在此霞光掩护下,从高处看去,异族人和壁虎行迹隐匿异常,很难用肉眼察觉他们的踪迹。

异族人在驱动身下灵兽飞行的同时,自身也时不时的向后张望着,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此人修为有炼虚初期样子,却不是绿肤和大头人中的任何一位。看来当日绿光城中,除了韩立和大头人四人外,还暗藏着其他高阶存在。他也不知如何隐瞒过大头人的监视,并没有和其他高阶异族联系。但话说回来,这位倒也精明异常。

他在城中一直隐瞒修为,根本不想和大头等几名同阶存在混在一起,省得目标太大,引起角蚩族的注意。并趁着城门打开之时,悄然的混在低阶异族中逃到了如此之远。

现在异族人离绿光城足有千余里地之远了,按照通常情况多半算是安全了,但是此异族脸色仍阴晴不定着。

不知为何,从前不久开始,他心头隐隐有一股不安笼罩着,仿佛大祸随时临头一样。

而他们“心魅”一族,在雷鸣大陆上只是一个小族,但在对一些危险的感应上,却有着外人罕知的天赋神通。故而对此预感,他丝毫也不敢轻视,小心之极的注意着四周的变化。

突然他神色一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双腿一夹之下,坐下的壁虎灵兽一下停止了行动,同时心神感应之下,目露一对鲜红眼珠,四下打量个不停。而异族人本身,头上一对触须也随着眼珠转动,扭曲晃动着。

忽然异族一侧虚空中爆发出一团白芒来,里面隐隐一道人影闪现而出,一抬手,一道冲天剑光一斩而下。

金蒙蒙的剑气,耀目之极,只是一闪就到了异族人身前处。

异族人一惊,若是不及防之下,恐怕还真只能束手待毙了。但幸亏刚才有所警觉,故而身前突然黑光一闪,一面黑色小盾诡异的浮现,同时体表一声嗡鸣,竟放出了赤黄绿三色的诡异护罩。

而下方的壁虎也猛然一抖身体,那根奇长尾巴,一晃的化为一根黑影的横扫而来,同时再一张口,一团绿色液球喷向了白光中的人影。

此液体腥臭异常,让人闻之欲呕!

此异族不愧为炼虚级存在,竟然在这一瞬间的工夫,做出了如此多反应来。

但白光中人影更是惊人,所放金色剑气一闪,就从黑色小盾表面没入而过,斩到了三色光罩之上。

黑色小盾本身却无声无息的一分两半,从虚空中直坠而下了。

异族人面色微微一变。

“轰”的一声,金光斩到了三色光罩上,爆发出惊人光芒。随之各色光芒交织在了一起,发出连绵不绝的爆裂声。

那三色光罩竟然将这金色剑光挡住了。

不过,那团液体一闪的击到了白色人影上,同时壁虎般灵兽的尾巴也一扫而过。

但是白影身形微微一晃,身躯竟然仿佛虚幻一般。两种攻击均都一闪的透过身体而过,落到了空处。

“这是何神通!”异族人一惊,一边忙凝神细望对方,一边手飞快单手一翻,手中灵光一闪,竟多出了一张淡银色符箓。手腕一抖之下,就要祭出的样子。

可就在这时,在异族人身后虚空处,蓦然一股轻风吹过,随之一道淡若不见的人影诡异的随风浮现。

此人影全身呈半透明之状,出现时丝毫灵动未带,仿佛鬼魅之体一般。

而这时,下方的异族丝毫都未发现身后的异样,而手一扬,手中符箓一下化为无数银色雷光劈头盖脸的射向对面的大敌。

雷鸣声大作,银色雷光爆裂之下,一下将白光中人影淹没进了其中。此银色雷光也不知是何种神通,放出去后,竟然一股炙热之感一下充斥了附近的虚空。

而后面那道人影,一见雷光声势如此之大,近似透明的脸孔上却反露出一丝狞笑。蓦然整个人往前一扑,竟通体化为一抹绿光射出。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那层可以抵挡金色剑光的三色光罩,面对后面人影所化绿光,竟然丝毫效果没有。

只见绿光一闪即逝下,洞穿光罩而过,接着一晃没入异族人身体中。

异族人的护体灵光,同样丝毫作用没有的样子。

一声凄厉的惨叫蓦然从异族人口中发出!

异族人一下腾空飞起,但方一飞出十几丈高,就浑身一抽的猛然跌落而下。

他浑身血肉,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干瘪消失。尚未落地,就只有一层薄皮,轻飘飘的落下了。竟连异族人的元神都一同消融不见的样子。

没有主人的驱使,原本声势惊人的雷光瞬间消失不见,重新现出了那道白光中人影。

结果只见其手中金光一闪,就将那头壁虎斩成了数截,然后就停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嘿嘿”一声得意的笑声从薄皮中发出,接着此片瞬间又诡异的膨胀起来,转眼间就一个和先前一般无二的异族人,又活生生的出现在原处了。

此异族人抬起双手看了一看,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目光一转下,突然冲白光中人影一招手。

顿时此人影徐徐走了过来,身上白光一敛,显露出了真容。赫然是那名角蚩族的中年人!

只是这时的他,神色木然异常,犹如傀儡一般。

“这化血离魂大法,果然霸道。可惜的是,不将前边所吸精血炼化前,无法再施展此法的。否则用此对敌,还真是无往不利。”“异族人”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有些可惜的喃喃道。

随之,就见他手腕一抖,一个储物镯飞射而出,接着滴溜溜一转下,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纷纷的掉落下来。

他神念往这些东西上一扫后,不客气的虚空一抓,数个盒子装的东西全都被摄了过来。他开始一一打开细看了起来。

没有多久,他脸色有些难看了。这堆东西中虽然有些较为珍稀的东西,但是并没有其所想找的目标。

他二话不说的,冲储物镯一点,顿时一片青霞席卷而下,将所有东西都重新收进了镯中。

而“异族人”再略一思量下,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双手在身上有些生疏的一阵摸索,结果除了两张符箓,和几件小巧的东西外,再无东西了。

冷哼了一声,异族人有些无奈的摇插头,两手一掐诀下,一抹绿光从其天灵盖一飞而出,一个闪动下,重新化为了半透明的诡异人影。

而异族人,则仿佛漏气的皮球一般,转眼间又化为一层薄皮的倒落地上。

半透明人影并没有在空中多滞留什么,一个晃动后,又一下诡异的没入中年人身躯中。

中年人身躯一颤,不由得闭上了双目,同时一成异样绿芒在体表流转不定起来。好一会儿后,中年人长吐了一口气后,再次睁开了眼睛。

只见他原本呆滞僵直的目光,竟再次变得神光十足,和原先一般无二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