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大敌

火月人一见此景,脸色一变,当即一边急催两件宝物狂攻过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似乎还要施展什么厉害神通出来。

但就在这时,韩立淡淡声音再次传来:

“阁下既然落在我的剑阵之中,要走的话,还是让韩某亲自送你一程吧!”

话音刚落,突然对面莲花一散,蓦然化为漫天的青色光彩。银色巨刃和金色蛟影一扑入进去,泥牛入海般的一下无影无踪,连一丝波澜都未浮现而出。

火月人心中一沉,原本紧跟出去的身形不由得一顿。

而就在这时,面前的青色光影猛然光芒大放,接着仿佛一堵巨浪般的一下反卷过来。

火月人吓了一跳,原本就已经蓄势待发的法决立刻毫不犹豫的放出。

就见他身上红光滴溜溜一转下,无数巴掌大的红色光刃诡异的浮现而出,略一催动下,就围着其四周飞转动飞舞起来。

“嗤嗤”的破空声大起!

眨眼间,一道道狂舞利刃组成的红蒙蒙飓风一下形成,将其护在了其中。

见此情形,火月人才心中一松。

下一刻,青色光幕一卷而过后,海市蜃楼似的无声无息。

但他凝神一看后,心中又一激灵起来。只见青光闪过后,四周景色一模糊下,他竟身处一片翠油油的草地上。

四处都是高不过数寸的嫩绿小草,并夹杂有许多颜色各异的野花,远处还隐隐有鸟鸣之声传来。如此一副鸟语花香的迷人画卷,让人一见之下,不由得心神一畅,全身大有放松之意。

“幻术!”

火月人倒也不简单,眼中迷离之色只是一闪,就马上就反应了过来的失声叫道。

他急忙往高空望去。

只见高处蔚蓝异常,除了远处几朵白云外,竟一眼望不到草原的尽头。而火月人也感到双足所踩之处,也有柔软异常,同时鼻中也满是浓郁的草木气息,竟丝毫破绽都无法看出。整个人仿佛真身处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

“破”

火月人脸色浓重万分,但口中一声厉喝,猛然一咬自己舌尖,同时两手对外齐杨。

就见身旁的那些红色光刃在飓风中一顿,接着暴雨般的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

一道道白痕凭空在虚空中闪现而出,这些红刃锋利异常之下,竟仿佛直接要将虚空切开一般。

四周一切在这些血刃狂斩下,突然泛起了淡淡霞光,接着景色一模糊下,草地天空全都一扭的消失了。

见此情形,火月人大喜起来,如此轻易就破掉这看似不同一般的幻术,实在有些出乎预料之外。

但是他面上笑容才刚一露出,四周景色扭曲过后,却意外的爆发出了一片刺目绿光。

此异族不由的双目一眯起来,但马上体表红光一闪,身体四周再次浮现出无数光刃,将团团护住了。

不过,火月人只觉眼前光线一黯,目光一凝后,脸色一下变得难看异常起来。

只见四周景色一换之后,却附近都是身高数十丈的参天巨树,一颗颗笔直挺拔,枝叶茂密异常,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的严严实实。

他又一下身处某片密林中的样子。

很明显他根本未能摆脱幻术威能,再一次坠入其中了。

如此情形,自然让火月人又惊又怒起来。

但这一次,未等他再催动什么神通,足下却先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剧烈晃动,接着四周大树竟弱不禁风般的全都朝其所在方向一歪,顿时无数粗大黑影劈头盖脸的砸下。

火月人一惊,不及多想下,体表利刃立刻冲空中密密麻麻的斩去。

转眼间,那些树木尚未接近火月人,就在红芒闪现中被斩的七零八落!

火月人为心中一松,正打算再催动光刃向四周激射而去,再破掉幻术时,突然“砰砰”的闷响传出,空中一根被光刃斩到的黑影,竟然坚韧无比。

红色光刃斩到上面,纷纷一闪的溃散而灭了。

而此黑影随之一晃,一下幻化涨大了数倍,然后黑压压的一坠而下。

赫然是一座百余丈的黑色山峰。

“啊”

火月人大惊之下,只来得及扬首一张口,吐出了一团红雾。

里面隐隐有什么东西似的!

但是红雾一和小山接触,只是红光一闪,就现出了一只赤红色的木板状宝物,表面无数符文漂浮闪动。

纵然此木板威能不小,但又如何能接下元磁神山的奇重威能。

黑色小山一下就将木板压的红光一散,并丝毫停顿没有的一闪,就到了异族人头顶处。

“不好!”

火月人只能叫出一声,整个人就被黑色小山一下压到了下方。

同时四周的一切景色一扭曲下,化为点点灵光的溃灭,一切幻像消失后,火月人一下重新出现在了原来的小山谷中。

但他足下一下变成了虚空后,被黑色小山压的直坠而下。

下一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地面传来!

黑色小山硬生生在下方地面上压出了一个数丈深的大坑。

火月人直接在坑中化为一团肉酱。

他虽是和韩立同阶的炼虚级存在,但是肉身却出乎预料的格外弱小。

可怜这位火月人身为炼虚级存在,所具所有神通自然不是仅仅刚才表现的这点。

但可惜他一开始因为施展了化身秘术,被韩立用雷珠和甲元符所化影傀儡不及防的击杀,导致元气大伤。

随后他又深陷韩立春黎剑阵的幻术中,被元磁神山真假难辨的一记偷袭,就轻易毁去了肉身,再也无翻身之机了。

不过此刻,黑色小山下的残尸中红光一闪,一个鸡蛋大小的圆珠一冲而出,往下方泥土中一闪的没入不见了。

突然黑色小山底部霞光大放,一片灰光飞射而出,瞬间将泥土中的红色圆珠飞卷其中,让它无法动弹分毫了。

接着灰光一闪,圆珠被狠狠的扔出了地面。

同一时间,小山顶部青光一闪,一道人影诡异浮现,单手冲灰光中圆珠只是轻轻一招。

“嗖”的一声传来,一股巨力瞬间将圆珠凭空摄到了手心中。人影正是韩立本人。

他低首看了两眼手中之物,只见此圆珠红光闪闪,里面晶莹剔透,竟有一个寸许大的小人暗藏在其中。

看其面目和那火月人一般无二的样子,只是在其额头上,却多出一个几乎淡若不见的小角。

“你果然和角蚩族有关!在下倒是好奇了,不知道友到底是角蚩族人,还是火月族人。”韩立看似随意的两指捏着圆珠,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来。

圆珠中的小人,却双目紧闭一语不发。

“你既然图谋韩某手中的玉匣,应该知道一些相关的东西吧。你若是能识相点,告诉我想知道的消息。我说不定还能……”

“你还能放我元神生离此地吗?”未等韩立讲完,圆珠中的小人突然一张双目,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

“不能,只能让你少受搜魂炼魄之苦而已!”韩立眉梢一挑,冷然的回道。

“既然这样,我没什么好说的。你若想对我用搜魂术的话,最好别浪费此力气了。我的神识中早被圣族等阶存在下过禁制了,就算是同样的圣族上三阶施法搜魂,我也顶多是神念自爆而已。”小人忽然面露一丝讥笑的说道。

韩立听到此回答,眉头一皱,随即双目微眯的再凝望了圆珠中小人片刻,蓦然两手一搓!

只听道雷鸣一起!在金色电弧闪动间,圆珠瞬间破裂,里面的小人也一同的飞灰湮灭了。

韩立虽然不知道对方所说是真是假,但是他可没时间继续在此逗留下去了。

为了防止对方神念中被下了什么感应标记,他同样也不可能让对方元神活着离开这里。故而一见得到想知道的东西,立刻毫不犹豫的痛下辣手了。

韩立不知道,就在火月人元神一被灭的瞬间,在绿光城上空飘荡的银色巨岛顶端处,一座银色大殿中,有人突然有些诧异的轻“咦”了一声。

“图兄,出了何事?”另一人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留在弘灭神念中的禁制消失了,他好像陨落掉了。”一名一身银袍,坐在一把乳白色椅子上的短须老者,眉头紧皱的说道。

他头生一根赤红短角,单手虚空一抓,一面青色木牌浮现在手中。而木牌中心处的一颗红色晶石,碎裂成数片的样子。

“怎么,他身份暴漏,被围攻了吗?”另外一名询问之人,同样身穿银袍,面容只有四十余岁的中年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可能如此吧。毕竟弘灭的修为不弱,而据他上次传来的消息,这绿光城中并无圣族三阶的存在。若不是被围攻,应该不会轻易陨落掉的。或者在我们到来前,突然另有圣族等阶存在潜入城中了。若是这等存在的话,那些先来之人纵然整日监视,也有可能无法发觉的。”老者捻了下胡须,点点头的说道。

“若是这样的话,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要亲自走一趟了。真有些不太明白,这次动手要抢下的东西是何宝物,竟然劳烦我们这样半只脚踏入圣族之列的人出手。”中年人轻叹了口气,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