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幻术之威

“在下要说个‘不’字呢!”韩立波澜不惊,徐徐的问了一句。

“道友是从海外归来之人,应该不会如此不知好歹吧!宝物再好,若是陨落了,又有何用。”红光中异族嘿嘿一笑。

“道友不会想对在下出手吧?这里到处都是角蚩族追兵,难道阁下想和在下一起成为角蚩族的阶下之囚!”韩立声音一沉,脸色一下冷若冰霜了。

听到韩立此言,红光中异族眉头皱了一皱。但随即他突然单手一翻转,手中多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瓶,往身前一托,让韩立看了个清清楚楚。

只见瓶中隐隐有一颗鲜红似血、又隐放金光的丹丸!

“韩道友,就算你将此物送交给万古族,最多也不过获得一枚万妙丹而已。在下手中虽然没有此丹,却有一枚仅次于此丹的‘金血丸’,此丹同样可助道友突破上三阶瓶颈。在下用此丹,换韩道友手中的玉匣如何?”红光中异族竟紧盯着韩立,如此的说道。

“金血丸!”韩立瞳孔微微一缩。

此丹药虽然同样第一次听闻到,但是神念一扫下,从小瓶中隐隐散发的药香的确非同一般。

他凝望着对方手中的水晶瓶,不禁沉默不语起来,似乎真在思量着对方的提议。

“韩兄最好快些有所决定,那些角蚩族追兵可随时都可能到此的。”红光中异族人一见心中一喜,但面上不动声色的催促起来。

但是这位异族却并没有注意到,韩立足下的黑色影子,竟然不知何时比先前变得细长了一些。不过这种变化,除非是开始就紧盯着韩立足下的影子细看,否则实在不可能一眼看出什么异样来的。

而与此同时,韩立双足底部也有一根根淡若不见的青丝,正无声无息的没入泥土中,纷纷不见了踪影。

“敢问道友是哪一族之人?”韩立蓦然问了一句。

“这话什么意思。我们火月族只有这么好分辨了。道友明知故问吗!”红光中异族人一怔,冷哼了一声的回道。

“是吗,我还以为道友是角蚩族之人,打算将在下手中玉匣要走,然后马上翻脸动手呢!”韩立面现泛出一丝诡异的说道。

“道友莫非神智不清了。在下明明是火月人,怎会投靠角蚩族。”红光中异族一怔,但马上露出怒容的呵斥道。

“道友是否真是火月人,在下可不关心。但是阁下先前独自留在阁楼中,动的那些手脚,莫非也要否认吗?与其在下将东西交给你,不如道友将手中东西交与韩某代劳如何。在下同样是一个送也是送,两个送也是送的!”韩立淡然的说道。

这些话只说了一半时,红光中异族脸色终于大变了。当最后一句话刚一结束,突然这位火月人两手一掐诀,体表红光滴溜溜一转下,一轮红月一下冲天而起,只是几个闪动后,就一下没入高空不见了踪影。

而与此同时,这位异族身形又一模糊下,在红光中同时出现了三道一般无二的虚影。三者同样的双手倒背,面无表情的凝望着韩立不语。

面对对方的这番异常举动,韩立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反而嘴角抽搐一下后,抚掌大笑起来:“果然好算计,先放出灵力引来角蚩族人,然后再以退为进的准备缠斗之策,好让我不能马上离开吧。”

见韩立这般从容模样,红光中的三道人影脸上都露出了一丝诧异,但居中的一个冰冷的开口了:“我虽然不知道,你如何知道我在那神像傀儡上留下痕迹的事情。但既然我已经召唤他人了,你就别想再走了。你若是识相,乖乖的将手中玉盒交给我。弘某还能为你求情,说不定会放你一条性命。”

此虚影口气显得自信异常!

这也难怪。那些角蚩族离他们只不过十几里而已,根本片刻工夫就可赶到的。

“你刚才放出去的东西是这个吧。”韩立嘴角微微一翘,面露一丝神秘之色,突然单手看似随意的往一旁虚空中一抓。红光一闪,一颗头颅大小的火红光团,诡异的出现在了手心中。

“不可能,你怎么做到的。”红光中三道虚影同时身形一颤,都露出了惊怒交加之色。

此刻红色光团,赫然是先前往空中激射出去的那道红月灵力所化!

但是未等韩立回话,红光中人影一晃,三道虚影竟同时的向后缓缓退去,脸上全是警惕万分的表情。

韩立见此先是一怔,但随即冷笑一声。单手一翻转,白光一闪,又一个贴着红色符箓的匣子浮现在了手中,往空中一抛,滴溜溜的悬浮在高空不动了。接着手指朝上的轻轻一弹,寒光一闪,数道青色剑光弹射而出,直奔玉匣射去。

“你疯了!”原本慢慢后退的火月人一见韩立此举动,顿时吓了一跳,但马上反应过来的一声怒喝。

只见其中两道虚影身形一动,一下从红光中激射而出,遁速奇快无比,只是一个闪动就到了空中。

其中一道化为一只红色大手冲玉匣狠狠抓去。

另外一道虚影则一顿之下,面孔一狞,身躯突然泛起异样赤芒,一下化为一道赤虹的奔韩立冲来。

至于第三道虚影,却站在远处的红光中未动一下。

显然刚才韩立的一番高深莫测举动,让这位火月人万分小心起来,竟只敢驱动两具化身攻来,自己本体仍留在安全之地。

仿佛两道虚影之快,远韩立预料之外,根本来不及做何对应。

只见空中大手一把将玉匣抓到了手中,同时另外一道虚影则一闪即逝后,所化赤虹一下从韩立身体洞穿而过。

接着赤芒一敛,虚影就在韩立身后数丈远处重新现出,然后再一扭回望过去。

就见韩立火光一现,竟噗嗤一声后,蓦然化为一团赤红火球,熊熊燃烧起来。

眨眼间,韩立身影就在火光中化为了乌有。

红光中火月人一见玉匣到手,和韩立如此轻易的被一击而杀。反而一怔,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尚未等他细想明白什么,空中的红色大手中握住的玉匣猛然表面青芒一阵流转,竟一下诡异的变成一颗拳头大的青色圆珠。

尚未等红色大手反应过来,此圆珠就一闪的爆裂开来。

雷鸣声大起,无数青色电弧弹射而出,一下竟将红色大手洞穿成了千疮百孔,最终大手一闪的自行溃散消失了。

“啊!”一见此景,红光中火月人一惊,脸色一白下,张口喷出了一团绿灿灿精血来。

“我当是什么玄妙的化身之术,原来不过是分魂之术。既然这样,你这两具化身,在下就不客气的收下了。”突然韩立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嗡嗡的传来,随后第二道异族虚影站立的地面处,猛然一道细若不见的黑线一闪,一口金色长刃从下方诡异的一斩而出。

动作之快,犹如电光雷石一般。

一声惨叫后,虚影身躯就被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斩两半。两片残尸一晃的栽倒地上,随即化为点点灵光的同样消散不见了。

这时才金光一闪,一具金盔金甲、单手持着长刃的甲士,从下方泥土中鬼魅般的缓缓冒出了。

因又一具分身瞬间被灭,红光中的火月人面色更白了几分,随之面颊又泛起一股异样的红晕,元气实在损失不小的样子。

但这位火月人倒也够果断,几乎在第二具化身被毁的同时,突然二话不说的一张口,喷出一口青色小钟,手指冲其飞快一弹之下。

“当”的一声震耳欲聋的钟鸣响起,一股无形音波以铜钟为中心,朝四面八方一下扩散而去。

随之火光中火月人面上狰狞之色一闪而过。

他可不相信在此情形,对方还能阻止他找来角蚩族的人。不过他也丝毫没有意思继续留在原地,和韩立硬拼的意思,身形一动,整个人一下化为一道红光,往高空激射而去。

但是一声冷哼从虚空传出,红光方一飞到高空五六十丈处时突然上空青光一闪,一朵青色莲花诡异的浮现而出,随之一模糊之下,以一化二,以二化四,以四化八。

转眼间,高空中青光点点起来。

这些青莲滴溜溜一转下,体形转眼间化为了丈许之大,一下将整个天空都遮蔽的严严实实。

这一下,火月人一惊非小!

但二话不说的两手一扬,一口银色短刀和一块金灿灿的令牌同时激射而出。

短刀方一出手,就化为一口数丈长的巨刃,冲高空狠狠一斩而去。

金色令牌则一声嗡鸣后,突然从令牌上飞出一条浑身金光闪闪,背生双翅的怪蛟虚影,张牙舞爪的也一冲而去。

“轰隆隆”的两声巨响后,银光和金影几乎同时击到了青色巨莲上。

方一接触下,尽管青色巨莲符文涌动,但片刻后就寸寸的碎裂开来。

紧随其后的火月人见此,心中大喜。但下一刻,脸上笑容就马上凝固了。

只见溃散的青莲之后,青光再闪,赫然又是一朵巨莲挡在面前。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