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黑纱

韩立微微一笑,将飞剑和黑色山峰一收后,袖袍一动。

一团金光激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化为一只豹子般的小兽落在了身前数尺远地上。

正是豹麟兽!

一见到此兽,妇人和其他蛇人祭祀开始一怔,但随即神念往小兽身上一扫后,均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兽身上散发着强大之极的气息,让妇人此等修为的都为之心寒。

“去,将那些乌罗人都杀掉。”韩立冲小兽淡淡吩咐了一句。

豹麟兽闻言,目中凶光一闪,身形一晃,一下幻化出七八个一般无二的虚影,向殿门激射而去。

只见那些兽影略一模糊,就到了数十丈外,再同时一闪后,就此在门口消失的无影无踪。

遁速之快,让人膛目结舌!

妇人脸色连变数下后,才勉强维持脸上的镇定,但是心中的骇然可想而知了。

不过她马上想起了什么,忽然从身上摸出一个令牌,飞快冲上面虚点几下,同时口中念念有词!

顿时令牌上灵光一闪,罩在大殿外面的五色霞光一下消退不见了。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韩某就不在此久留,先回住处静养去了。这头灵兽,你们不用担心什么。完事后,它自会回到我那里去的。”韩立平静的说道。

随即他也不等妇人等火阳族人再说什么感激之言,身上青光一闪,化为一道青虹飞遁而出。

几个闪动后,青虹一下射出大门,就此踪迹全无起来。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干火阳族蛇人!

“大祭祀,这一次要不是你出面留下这位“韩先生”,我等恐怕真要遭受灭族之灾的!”半晌后,一名白袍蛇人长叹一口气,大有侥幸之意的说道。

“谁说不是!当初,我等对大祭祀将烈阳神丹如此轻易送给外人,还大感不解的。现在看来。还是大祭祀高瞻远瞩啊!”另一名白袍祭祀也连连点头。

妇人听了两人的称赞之词,却苦笑了起来。

“两位也太高看我了。我先前做法也是无奈之举。只是天佑我族,韩先生神通之大还在妾身预料之上的。珠儿,你觉得韩先生和你师傅相比如何?”妇人最后一句却转首冲少女问道,神色凝重异常。

白珠儿听到自己母亲如此一问,眉头皱了起来,半晌后才迟疑的回道:“我师父是上族五阶的存在。但是即使师傅亲临此地,想要解决这两名乌罗王族人也要大费周折,无法如此轻松灭杀的。”

听到少女含糊的回道,妇人自然明白了话里意思,点点头后,并未露出什么奇怪之色。

倒是旁边几名白袍祭祀人人神色奇怪,甚至一人喃喃道:“韩先生难道是上族的高阶存在。若是如此的话,附近海域最强的银鲨居士也可能不是对手了。”

“这个不好说。银鲨居士同样也是上三阶存在,就算修为差不多,争斗起来还是看修习的神通功法和拥有的宝物威能大小。”妇人长吐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听了这话,那几名白袍蛇人也点点头,各自思量着什么,一时无人开口了。

“韩先生打算在火云岛逗留多久。有没有常住的打算!”终于一人犹豫了一下,问道。

“这个倒没有说。不过估计不会马上离开,但是也不会住上太久的。以韩前辈修为,根本不是我等小族可以挽留的。”似乎知道说话祭祀的意思,妇人神色一动,但随即摇摇头说道。

听到妇人如此一说,其他白袍蛇人眉头紧皱,大殿中再次安静无声起来。

“好了,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外面的战斗尚未结束呢。虽然两名乌罗王族被击杀了,但可能还有其他高阶乌罗人存在。韩先生的灵兽虽然厉害,但也不可能全都一一灭杀干净的。我们快些出去帮忙吧。早些将这些乌罗人一网打尽,本族也能少损失些族人的。”妇人目光望大殿外一扫,忽然如此的吩咐道。

那四名白袍蛇人一听此话,心中一下醒悟过来,纷纷的躬身称是。

于是六人急忙驱动遁光,也飞出了大殿,朝喊杀声最大的方向疾驰而去。

……

没有多久,韩立回到了住处,立刻走进了自己居住的木屋中,将禁制重新将打开,盘膝坐在了床上。

他目光闪动,脸上略浮现一丝沉吟。

两名修为最高的乌罗人都被其击杀,再有豹麟兽出手相助,土城的战局自然已定!

如此一来,他算一下还清了妇人的赠丹之情。下面就需要花上半年时间,将自己残余的一些损伤,彻底恢复如初了。

如此思量着,韩立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是下一刻又想起了什么、蓦然单手一翻,黑光一闪,一块纱巾浮现而出。

正是他从两名乌罗王族人身上得到的宝物。

韩立凝望着手中之物,脸上露出大感兴趣的表情。

纱巾颜色淡黑,薄薄一层,但摸上去柔软异常,光滑温凉。略一晃动下,表面有黑色符文浮现闪动,一看就不是一般宝物。

韩立看了一会儿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其上。

指尖处青光一闪,大量精纯灵力狂注而入。随之手腕一抖,黑纱一下腾空而起,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丈许大的一块半透明之物。

韩立双目一眯的看着此物,单手一掐诀,冲其打出了一道青光。

法决一闪即逝的没入黑纱中,接着轻轻一晃,往韩立头顶一落而下,正好将其身形彻底遮蔽其下。

惊人一幕出现了。

纱巾落到韩立身上一刹那,原本清晰异常的身影变得模糊异常起来,接着微微闪动几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目中讶色一闪,抬起一手看了看,又低首看了看自己隐匿的身躯,目中蓝芒突然闪动起来,并且越来越亮。

片亥后,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果然没错!

他不将灵目神通运转极致的话,都无法直接看破此纱巾的隐形奇效。想来当初那两名乌罗人,就是用此宝隐形潜入大殿中的。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一缕神念蓦然外放,想要直接洞穿纱巾而过。

但是神念一接触黑纱,竟如同坠入了迷雾中一般,根本无法将神念洞穿黑色纱巾。看来他无法看穿那两名乌罗王族修为的异宝,也是此物了。

想了一想,他突然伸手抓住黑纱的一角,心中催动法决的轻轻一抖。

黑纱异芒一闪,竟然一下没入身上长袍中,隐匿不见了。

韩立再一次用神念往自己身体上扫视了数遍,露出了满意之色来。

这黑纱的确是一件难得的辅助宝物。在隐形方面,神奇异常。恐怕仅次于那太一化清符了。

那太一化清符纵然隐匿效果惊人,但有不少限制的。不但发动起来过于迟缓,不少功法神通都要大受局限的。

而黑纱本身就是一件得力的法器,动用起来非常方便,威能还可随持有人的法力不同,也表现出不同的惊人效果来。

当初要不是两名乌罗人本身修为太低,他还无法轻易看穿她们的行迹。

再将黑纱唤出后,韩立把玩了一会儿,就将此物收了起来,以留备用。

接下来的时间,韩立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将双目一闭,老老实实的打坐修炼起来。

只见他体表金光一闪,一圈圈金色光晕从其头顶散发而出,金色法相再次一闪的盘膝现出。

韩立身形一动不动起来……

数日工夫一闪即过!

在此期间,妇人带着一些珍稀灵药和一批高阶灵石,亲自送到了木屋前。

这一次,韩立并未开门迎接,只让此女将东西在门外放下即可了,一副不会再轻易见客的模样。

妇人见此情形,自然不敢有何不满,当即依言的将东西放下,就识趣的立刻告辞飞离了此地。

韩立这才让啼魂将东西直接都摄进了屋内,自己自始至终的未离开木床,甚至连眼皮都未睁开一下。

时间就这样一日日的过去了,一下就到了数月之后。

岛上的妇人等火阳族高层,再无一人敢来打扰韩立。

但这一日,正在默默运转功法的韩立,突然眼皮一动的睁开了双目,一张口,一团银色火球喷了出去。一个闪动后,化为一只拳头大的银色火鸟。

正是噬灵火鸟!

韩立看着火鸟,目中却闪过一丝讶色来。

此火鸟猛一看似乎和以前一样,但是在神念扫过后,自然发现了火鸟体内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他目中蓝芒一闪下,终于看清楚了其中的异处。

在银色火焰中,赫然多出一丝丝淡若不见的金丝出来。

这些东西,正是噬灵天火将那所谓的“灵涡邪光”彻底炼化后才出现的。

两者应该大有关联的。

韩立略想了一想,单手一掐诀,冲空中的银色火鸟轻轻一点指。

顿时此火鸟双翅一展,在韩立头顶处盘旋飞舞起来。

但是只飞了两圈,火鸟就一张口,喷出一根金银细丝。

只是一闪,就击到了布下了禁制的一侧墙壁上。

只见白色禁制霞光略微一晃,金银细丝就如同无视的洞穿墙壁而过。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