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灵漩邪光

轰鸣声大起!

各种攻击骤然间攻到了光晕附近,颜色各异的光团一起爆裂而起,声势惊人之极!

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两团黑色光晕撕裂个粉碎。

但就在这时,黑色光晕中各冒出深邃的金银色异芒。随之两片光晕狂涨扩散,一下化二为一。

一片直径数丈的黑光浮现而出,中心处金银异芒交织闪动下,无论是那密密麻麻的光矢,还是四名蛇人祭祀的银色刀芒,甚至妇人手中宝物所化的火蛟,均都被吸入其中不见踪影。

先前的声势浩大的联手攻击,仿佛只是昙花一现一般。只剩下黑光之下,静立不动的两个身影,和四道冰冷异常的目光。

“灵漩邪光!你们竟然修炼成了此神通!”

殿中的火阳族人目睹此景均都心中一沉,手中攻击蓦然停了下来,妇人更是口中苦涩的喃喃一句。

但是对面一对目带金银双瞳的乌罗人,却在此时身形一动,两只手蓦然拉到了一起,另一只手却同时一抬,伸出了一根手指遥遥一点。目标正是妇人和少女二人!

只见黑色光晕为之一裂,两根金银色细丝一闪即逝的激射而出。

“快闪开!不要硬接!”妇人大惊,急忙冲白珠儿警告道,同时自己体表白光一闪,化为一道白光飞出躲避。

少女同样心中一凛,但她修为只是金丹期左右,想要一下飞遁闪开,却有些来不及了,一根金银细丝仿佛瞬移般的一晃,就到了其面前。

无奈之下,此女只能双手略一模糊,一根骨箭诡异的出现在了黄色大弓上,单手猛然一拉,再骤然一松。

一声大异前箭的尖鸣声从弓上传出,黄白色灵光大放!

骨箭一下化为一道胳膊粗细光柱狂喷而出,正好迎上了已到身前的金银细丝。

两者粗细悬殊极大,但一接触下却无声无息。

随之就只见黄白光柱通体灵光一凝,就诡异的倒射而回。

纵然少女反应极快,但如此近距离,发出的攻击不可思议的反弹而来。也根本无法再做任何防御,口中只能一声惊呼,将手中大弓下意识的往身前一横。

刚才一箭的威力有多大,她是再清楚不过了。毫无置疑一击之下,她连肉身带元神都会立刻化为了乌有。

她耳中甚至听到了妇人发出的一声惊呼。

下一刻,此女手心一震之下,大弓一下被光柱击飞了出去,一股炙热之感瞬间将其全身罩住。

让白珠儿一下面无人色,只能双目一闭的等死了。

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有人一把抓住了少女脖颈处的衣领,轻轻一拽,少女顿时在一片青光中不见了踪影。

随之轰隆隆的一声惊天巨响传出!

少女一惊,双目一睁,竟发现自己竟横移开了十余丈之远,光柱已经从原来所站位置洞穿而过,没入大殿附近的一堵墙壁上。

结果和五色光霞禁制碰撞下,爆发出一团耀目灵光,然后化为了乌有。

不过,紧随光柱后面的金银细丝却并未一同击到墙壁上,而是蓦然反向一变,再次激射到了少女身前。

“啊”少女一声惊呼!

但未等她想有何举动时,就感到脖颈处衣领一紧,四下景色一下模糊,就再一次瞬移到了附近另一处地方。

少女这才醒悟的急忙一扭首!

只见身后一人,一手倒背身后,一手随意异常的搭在其后颈衣领上,神色淡漠异常。

不是韩立,还是何人!

远处那根金银细丝又一次一击落空后,一闪之下,竟又激射而来。仿佛不击杀少女,决不罢休的样子。

大殿另一角处,另一根金银细丝同样将妇人追上的到处乱飞。

而妇人毕竟有元婴期修为,全力飞遁之下,再加上另外四名白袍蛇人手中银芒冲金银细丝狂斩阻挠下,倒也一时勉强自保。

“能反弹攻击,这倒有些意思!”韩立喃喃说了一句,但袖袍一抖,一片灰蒙蒙霞光顿时浮现在了白珠儿身前。

但那根金银细丝一扎进其中,只是略微一顿,就若无其事的一下洞穿而出,丝毫不受元磁神光影响的样子。

白珠儿一见此幕,脸色再次煞白。

但是“砰”的一声,一层五色光焰又出现在灰色光幕后,将金银细丝一闪的摄入其中。

原本遁速奇快无比的细丝一进入光焰中,竟仿佛鱼入大网般,一下变得迟缓无比起来。

韩立嘴角一翘,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但是下一刻,他笑容凝固起来。

因为金银细丝突然通体异芒大放,一下恢复了原先的灵活,只是一闪就冲出了五色光焰阻挡,到了少女身前。

如此惊变,让神色刚又缓下的白珠儿,心中一寒,以为这次真的绝无幸理了。

但是接下来的变化,又让此女又目瞪口呆了。

那根细丝丝毫征兆没有的一晃,又在其身前诡异的消失了。

而下一刻,其背后的韩立身前处,空间波动一起,金银细丝一闪而出,向其面门激射而来。

此变化之快,犹如电光火石!

韩立面上讶色一闪,但身体丝毫不避不让,只是眼中寒芒一闪,一张口。

“砰”的一声,一团银色火球脱口喷出,一闪下就和金银细丝撞击到了一起。

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连元磁神光和五色寒焰都无法困住的金银细丝,一被银焰包裹住,就仿佛遇到克星一般,“兹溜”一声的缩成了鸡蛋大小的一团。

而银色火球汹汹燃烧下,一个变形,就幻化成了一只银色小鸟。

其体内的金银光球,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缩小,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银色火鸟随即双翅一展,发出一声得意的清鸣声,忽然身形一闪,一下鬼魅般的不见。

而随之大殿另一侧,那根正将妇人追的狼狈不堪的金银细丝前方银光一闪,火鸟无声的浮出,一张口就将躲闪不及的细丝全吞进了腹中。

随之“砰”的一声轻响,银色火鸟身形就在原地爆裂开来,化为点点银光的一闪消失了。

这时,韩立才似笑非笑的目光一转,望向了远处黑光中的两名乌罗人。

刚才看似复杂异常的一场交手,其实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工夫而已。

妇人等人均不禁露出死里逃生的侥幸表情!这时,她们才终于明白其余两族高层为何如此轻易的被灭杀了。

别说那两族大祭司神通还不如服食炼仙果前的妇人,就是比妇人修为高上数筹,也决无法抵挡此灵漩邪光一击的。

韩立竟然意外的有神通能克制此邪光,这让此女心中大喜起来。大感侥幸!

很明显,这两名乌罗族绝不是她们几人可以抵挡的,必须全指望这位临时请来的“韩先生”了。

想到这里,妇人不加思索的出声提醒起来:

“韩前辈多加小心,那灵漩邪光不但可以反弹攻击,无视大多神通禁制,并且奇毒无比,一旦被射中立刻就会溃散到对手肉身各处,根本无法驱除的。当年本族不少大神通族人,都是惨死在此邪光下的。”

妇人可实在担心,那团从韩立体内飞出的银色火鸟吸收那灵漩邪光后,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奇毒!”韩立神色一动,倒真有些意外了。

不过他的噬灵天火既然可以吞噬这个所谓的灵漩邪光,自然也会将此毒化为己用,又怎能伤到他分毫。

当然有关噬灵天火的威能,韩立自然不会在此事和妇人多说什么,只是冲此女点点头的表示知道了。

他目光仍然望着对面的两名乌罗人并没有挪开。

“你竟然吞噬灵漩邪光!”

在黑光笼罩下,韩立无法看到两名乌罗王族的脸上表情,但是对方传出的话语声,并且也充满了大感惊讶之极之色。

“嘿嘿,你们的此种神通倒也真是有趣,可惜你们未修炼到家,否则就算是我的灵火也未必能如此轻易克制的。好了,看来这次来的人真的就只有你们两个了。早点把你们打发了,我还要回去静养呢!”韩立一声轻笑,竟然一副根本不将对面二人放进眼中的口气,随即身形一晃,就这般直接的大步迈去。

韩立步伐看似不快,但是一步过去,竟然一下横跨数丈之遥,只是几个晃动,就到了离两名乌罗王族不过二十余丈了。而与此同时,韩立身上金光大放,一层金色鳞甲诡异的浮现而出,同时头顶上一轮金色光晕悠悠浮出。

而此光晕中心处,赫然盘坐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色法相。

法相三张面孔中,有两张都清晰异常,和韩立面容一般无二的样子。而法相本身也金光灿灿,近似实体一般。

一见韩立显露出这般异容出来,不光妇人等火阳族人,就连黑色光晕中的两名乌罗王族也大感骇然。

几乎丝毫迟疑没有,那片黑色光晕中嗡鸣声大起,突然通体一颤的变形扭曲起来,一闪后化为一口长约七八丈的黑色巨刃,冲迎面过来的韩立,狠狠一斩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