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珠儿与乌罗族

在小山脚下有一个数座绿色木屋连成一片的院落,妇人驾驭白云在小院前停了下来,一扭首的向韩立含笑问道:“韩前辈觉得此地如何?”

韩立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浓浓灵气,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微点了下头。

妇人见此一喜的,当即催动白云直接到了一小院中,并抬手虚空推开一扇木门,就想将韩立直接送进去。

但是这时的韩立忽然一笑的说道:

“下面无需劳烦道友了,在下自己进去就可。”

韩立说着竟身形一晃,一下从白云中站了起来,然后徐徐的飘落而下。

“啊,道友你……”妇人一怔,大为惊讶起来。

“虽然伤势依旧,但是现在行动举止,应该没什么大碍了。”韩立微笑道。

“恭喜前辈了。晚辈原想派几名弟子过来服侍前辈的。现在看来倒不必了,想来前辈不希望有人打搅的。”妇人神色如常了。

“嗯,我是不太希望疗伤时有外人在身边的。此地不错,我就在此待上一段时间吧。你说的烈阳神丹,最好早些送来。若真是有效的话,我尽快恢复法力神通,才能出手保你们一族的。”韩立神色一正的讲道。

“前辈放心,这是当然的。不过烈阳神丹一直放在地火中陪炼,晚辈还要花上数日工夫取出,请前辈不要怪罪。”妇人一口答应下来,并解释了两句。

“几日工夫,我自然能等得起。一拿到神丹你送过来就是了。你可以先走了,我马上开始静养了。”韩立点点头,平静说道。

听到韩立下了逐客令,妇人自然不会没眼色的再滞留此地,当即施了一礼后,立刻驱动白云飞了出去。

韩立站在原地静静望着空中,直到白云在天边尽头处彻底消失后,才一转身,向被打开木门的屋子走了过去。

屋子不算大,摆设也简单异常,都是一些木制家具而已。

韩立根本没有看其他东西,直接走到了屋子一角的木床上,身形一晃的盘膝坐下。

他长吐了一口气,脸上竟现出了一丝疲倦之色。

“没想到站起来这一会儿,就将刚才积攒的体力消耗一空了。看来亏损的精血还真是太多了。”韩立喃喃了一句,接着单手往储物镯上的一摸,淡淡白光一闪,四五个式样不一的小瓶出现在了手中。

韩立不由分说的从每个瓶中都倒出了数颗丹药,一股脑的全塞进口中,接着静静的闭目化解药力起来。

片刻工夫后,他就觉丹田处一阵火热后,数股冰凉之气,立刻沿着筋脉各处开始运转起来,不停滋润着肉身的各处亏损。

韩立心中一喜。

这些丹药不愧是其用万年灵药特别炼制的疗伤圣药,药效显着异常。

仅仅一小会儿工夫后,韩立身上就浮现出一层淡淡金光,同时头顶上也现出一个若有如无的模糊金影,忽暗忽明的闪动不停着。

木屋内,一下陷入了寂静无声中……

同一时间,妇人也驱动白云回到了土城中,并在广场的大殿前落了下来。

数十名身穿白袍的低阶祭祀仍然静静等候在那里。

“炎舞,你随我来。另外,你们将最先发现韩先生的猎食队伍都给我叫来,我要仔细询问一二。”妇人第一句话,就如此吩咐道。

“是!”

那些白袍蛇人中自然马上有人领命,而送韩立到此的艳丽蛇女则乖乖的跟随妇人再次进入大殿中。

“你一路陪此人到此,先说说你对此人的印象,以及观察到的一切。丝毫细节都不要错过!”妇人脸色凝重的说道。

“弟子一定如实禀告!当时弟子正在港口值守……”炎舞见此心中有些紧张,但一五一十的一一讲述着和韩立同行这段时间内,自己留意到的一切。

尽管所有事情听起来都那么枯燥无味,但是妇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的认真听着……

数个时辰后,那些首先发现韩立的大汉等一行蛇人都骑着蜥蜴兽,一头冲进了土城中,来到了大殿前。

只是和守在殿外的白袍蛇人说了几句什么,他们就匆忙的进入了殿门内。但这一行人一进去,就足足大半时辰后,才和炎舞此蛇女一同出来。

此刻妇人坐在大殿中的主位上,背靠椅背,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有些什么无法拿定主意一般。

“怎么,母亲有什么疑难之处吗?”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大殿中悠悠响起。

“珠儿,你回来了吗?何时回到的族中?”妇人一听此声音一呆,随即面露喜色的问道。

就在这刹那间,妇人身前白光一闪,一个纤细的蛇人身影在灵光中隐约现形而出。

这是一名年约十六七岁,姿容秀丽无双,生有一头乌黑长发的蛇人少女。

此少女发髻上扎有一串银闪闪的拇指粗圆环,背后斜背着一张黄色大弓和三只白色骨箭,腰间则有一个乌黑皮囊,手中还拿着一根白蒙蒙的幡旗。

少女下半身也是蛇身,但白暂异常几乎看不到鳞片存在。

此女婀娜的站在那里,冲妇人露出笑嘻嘻之色,脸颊上不觉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真是珠儿!没想到如此多年没见,你修为已经精进到如此地步了。”妇人欢喜异常,急忙起身,一把将少女搂在怀里,满脸慈爱之色。

“我才是吓了一跳呢!母亲,才几年没见你已经突破至化形阶段了。”叫珠儿的蛇人少女,却咯咯一笑的起来。

“我哪有能力突破数百年都未突破的瓶颈,只不过将那枚‘炼仙果’服下而已。”妇人却笑容一敛,轻叹了一口气。

“什么,母亲服下了‘炼仙果’!那寿命岂不是大损了。”少女神色大变,一把抓住妇人的手腕,用灵力探测了一番后,脸色彻底无血起来。

“若是性命都没了,有再多寿命又有何用。对了,你师傅没有随你一起回来吗?”妇人苦笑了一声,但随即想起了什么,满怀希望的问道。

“我收到母亲叫人送来的信件时,师傅正好离岛访友。我怕族中出事赶不及了,就先带着师傅留下的几件镇岛宝物,独自赶回来了。刚才进来时,正好看见母亲在询问其他人有关什么‘韩先生’的事情,就暂时未现身出来。”少女一脸忧虑之色,但口齿清楚的解释道。

“你师父无法赶来。这可有些不妙了。”妇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母亲,族中真的如此糟糕吗。我可将师傅的‘破天弓’都带来了,只要来的人修为神通不在我十倍以上,都应该可以一箭灭杀的。”少女眨了眨眼睛,一半宽解,一半自信的说道。

“珠儿,你虽然修为大进,也不过和以前的我差不多境界。纵然修为再增加十倍,恐怕也对付不了这次的大难。若是你师父亲自降临,说不定还能有几分挽救的余地。”妇人抚摸了下少女的头颅,轻声的说道。

“我这次虽然来的匆忙,但母亲心中所说的大难之事也是说的含糊异常。倒底本族出了何种大劫,让母亲如此担忧,甚至不惜服下炼仙果和拉拢不知名的上族修炼者。”少女趴在妇人怀中,扬首望着自己母亲的脸孔,脸上仍仍不住露出痛心之色来。

“你已经回到此岛,再让你离开估计反而危险更大了。我就将此事和你说上一二吧。”妇人犹豫了一下,最终拍拍少女肩头的说道。

“其他两族已经被灭的事情,想来你已经知道了。”

“嗯,母亲信中稍微提到了一点。但就算这样,母亲大人也不必如此惊惧吧。那两族原本就比我们火阳族弱小些,大祭司的修为甚至还不如服食炼仙果前的母亲。”少女虽然脸色一凛,但口中却故意轻描淡写的说道。

“但你知道,灭杀他们两族的是什么存在吗?”妇人缓缓说道。

“母亲不是说没有什么线索吗?”少女一怔,不禁问道。

“整整两个族群全都被灭,纵然再隐秘,又怎么可能真的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动手的恐怕是我们娲氏一族以前的死敌,乌罗族动的手。”妇人面上闪过一丝惧意的说道。

“乌罗族!不可能,据典籍记载,此族不知早在不知多少万年被我们娲氏一族彻底铲除殆尽了吗。怎么会在此海域出现!”少女显然也听过乌罗族的名称,小脸一下同样煞白起来,同时颤声的说道。

“不错。按理说当年乌罗族和我们娲氏在雷鸣大陆上一战,的确应该将所有乌罗人都灭杀的一干二净。但是其中若是有些余孽潜藏逃到海外,倒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而且除了乌罗族外,又有哪一族会有掠虐我族男子同时吞噬女子血肉的嗜好。唯一让我有些不明的是,我等三族在此地已经立足数千年之久了,乌罗族若是也一直生活在附近,为何到今日才突然发难的。”妇人脸色阴沉,但说到最后一句时,目中又闪过一丝惊疑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