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大难逃脱

“是不是简道友弄错了,那新出现的玄天之宝并未在我们飞灵族区域。如此的话,无法用血祭之术召来此宝也是正常之事。”一名淡淡的女子声音也从祭坛上响起。

说话之人却是一名身披白色斗篷的中年美妇,背后一对羽翅五色闪亮。刚才的言语中,明显带有一丝幸灾乐祸之意。

“步夫人!刚才召唤法阵是我和简兄一起主持的,通过血祭之力的确都感应到了那件玄天斩灵剑的存在。但是在传回时似乎出了什么差错,竟然在途中忽然消失了。难道此剑已经通灵,可以自行斩破虚空不成?”另一名青年忽然开口了。

此人头上一根白角闪闪发光,正是那名半年前,韩立在巨岛上见过的角蚩族独角青年。

而一开始说话之人,自然就是那名海王族的鱼眼人了。

只是这时的鱼眼人脸上隐带几分气急败坏之色。

“是不是真有玄天之宝,自然只有主持法阵的二位道友知道了。我等只是奉命配合二位道友的。”一名身穿皂袍,但背生两对灰翅的老者,也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单手拄着一根龙头拐杖,毫不掩饰其话语里暗藏的讥讽之意。

至于其余同样背生翅膀的飞灵族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看向独角青年和鱼眼人的目光也均都有些不善。

独角青年却没有再回答什么,而是和鱼眼人互望了一眼,二人嘴唇微动,却毫无声音发出,竟传音秘密交谈起来。

看到这二人如此肆无忌惮的样子,在场的飞灵族人,面色越发的难看了。

“既然第一次失败,我们马上再举行一次血祭。现在血气尚未散尽,应该可以办到此事的。只要那件玄天灵宝还在你们飞灵族区域内,就绝对会响应召唤的。”二名异族似乎商量完毕,独角青年忽然扭首的说道,神色有些阴沉。

“再举行一次。二位道友当我等的法力是白白修来的吗?刚才的血祭就已经让我等灵力消耗了大半,再举行一次的话,可会损耗我真元的。”皂袍老者猛然一点手中的拐杖,发出“砰”的一声闷响,让整个祭坛都微晃了两下后,森然的说道。

“闵某自然知道此举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再难也比不过半年之内连灭两族,并击杀数以万计的蛮荒巨兽吧。若是因此丧失了重得玄天之宝的机会,真耽搁了此事,几位道友也都担待不起吧。”独角青年双目一眯,却毫不在意的说道。

一听这话,皂袍老者怒容隐现,身形一动的上前几步,似乎想要怒斥什么。

但是这时,一声轻咳声从一旁的人群中传出,随即一个嘶哑的话语声响起:“姚贤弟,稍安勿躁。闵道友可是代表角蚩族而来,怎可无理的。”说话之人,是一名驼背弓腰的人影,被一股淡淡白雾笼罩,看不清容貌分毫。

“匈兄所言极是。是姚某有些急躁了。”皂袍老者一听此话语,脸色一下大变,竟一下倒退回原来位置,并恭敬回道。

“匈道友也有什么话说吗?”独角青年一看清楚说话之人,神色同样为之一凝,但马上勉强一笑的问道。

“的确有些话想说上一二的。道友让我等亏损元气再帮你催动血祭一次不难,但这一次还没有成功如何?”那驼背人影嘿嘿一笑后,声音一冷的问道。

“若是两次都无法召唤成功。那说明此物真的已经不在此区域了。我二人立刻掉头就走,先前答应的条件,也绝不反悔。”独角青年不加思索的回道。

在此异族说话的同时,鱼眼人在一旁一言不发,似乎默认了此话。

“好!有道友此承诺就行,我们就再帮阁下一次。你们几个别意气用事,一定要再出手一次的。”驼背人影用半吩咐的语气,冲其他人说道。

说也奇怪!其他飞灵族的高阶存在,听到此言,均没有半点不满之意,纷纷默默无声的点头。

一会儿工夫后,血湖表面开始波动起伏,同时一股股黑气在湖面上开始浮现凝结,同时血色雾海开始剧烈翻滚起来。

而血湖中心处的祭坛,彻底被一片血蒙蒙光华笼罩住,里面隐隐传出一声声晦涩的咒语之声。

……

一阵仿佛将头颅撕裂成两半的剧痛传来后,韩立终于悠悠的醒转过来。

他只觉眼前一片黑暗,当即吃力之极的想睁开眼睛,却觉眼皮重于泰山,根本无法睁开分毫。

这一下,韩立吃惊不小,又发觉自己似乎躺着,立刻想要一个鲤鱼打挺的坐起,但是同样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

韩立心中一沉,勉强忍住剧痛,提起神识中一丝残余的神念,急忙内视自己身体的各处情况。

结果让他不禁苦笑不已。

现在他不但精血损耗大半,体内法力也荡然一空了。更糟糕的是,头颅剧痛的原因,竟然是神念损耗厉害,所剩不过十之一二而已。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却只不过是他在不久前,无意中挥动的一剑而已。

一想到自己挥动玄天果实所化宝剑时的惊人情形,韩立心中翻滚不定,同时又暗自侥幸不已!

那一剑斩出,几乎天地色变,不但将传送立刻打断,甚至一剑劈开了虚空。但是这一剑斩出的代价也极其高昂,不但法力被一吸殆尽,连神念之力同样都被此剑吸走。这才让他被所破开虚空吸进去的同时,人就一下直接昏迷了过去。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用玄天果实斩出的那一剑,隐隐只发挥了一点皮毛之力。此剑斩出的威能显然和被吸纳的法力神念,甚至和先前流失的精血有关。

韩立暗自揣测的想道。

不过知道了自己身体的糟糕情况,韩立心中的惊慌反而少了许多。无论精血还是法力神念,都不是什么致命伤害。只要服用丹药,静养数年,就可恢复依旧的。

而四下似乎静悄悄的,他能安然的身处此地,起码应该是脱离了危险之地。

他虽然双目无法睁开,神念也无法外放,但是从湿漉漉的空气和略带一丝咸味的轻风中,仍能判断自己身处某处海边。而身体下面柔软异常,却似乎是一片草地。

难道并未传送到太远地方!

心中有些疑惑,韩立转念一想下,又有些担心起来。但是现在无论身体还是法力的糟糕情形让其无法动弹分毫,只能就这般默默的躺着。

不知过了多久后,韩立眼皮一动,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一片淡蓝色天空顿时进入眼中。

没有见到那诡异血云,韩立轻吐了一口气,总算安心了下来。

再过数个时辰后,韩立脖颈可以扭动,可以左右摆动的看清楚了自身所处的地方。

仿佛一处小型山谷,三面是低矮的山丘,一面是狭窄的出口。整个山谷面积不过千余丈广而已,而他正好落在山谷的最中间处。

韩立眼中露出一丝笑意,嘴角抽搐了一下,但立刻让其负痛的呲牙裂嘴了一下。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浑身的肌肉也早已变得酸痛异常。

这可是他修炼梵圣真魔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看来挥动那玄天果实,被吸纳的除了法力神念外,似乎体内还有什么东西,也被吸纳一空。否则以他的肉身强横,也不至于变得如此模样。

心中暗自思量着,韩立仍在草地上静静躺着。

又过了大半日时间后,韩立一只手臂的某根手指一动,似乎恢复了一丝力气。

韩立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但是尚未等他笑容彻底露出,就一下凝固起来。

因为就这时,从山谷外忽然传来“砰砰”的重物落地之声,从身体感受的地面微颤中来看,分明是一个庞然大物在走向小谷。

韩立眼光朝一侧一瞥,顿时死死盯住了山谷的入口处,神色变得凝重异常起来。

结果片刻后,一只身高十余丈的巨物一头闯进了小谷内。竟是一只浑身生满倒刺的巨蟹。

此蟹双目绿光点点,浑身硬壳散发着青色幽光,仿佛身穿一件青色战甲一般。而战甲上的锋利倒刺,自然能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不寒而战起来。

巨蟹一开始显然并未注意到韩立的存在,横着的一头朝一侧的丘陵飞快跑去,顷刻工夫就到了某处山壁处,然后两只巨钳夹起地上掉落的一块青灰色石头,大口的往嘴里填塞起来。

口中并发出“嘎吱”“嘎吱”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见巨蟹并未冲自己发难,韩立脸色一松,凝重之色松缓了几分。

巨蟹在那边一动不动的吞噬了十几块石头后,忽然眼珠绿色一闪,身形蓦然一转,竟然直接面对了韩立。

韩立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和巨蟹互相凝望了起来。

蓦然巨蟹口中发出“嘶嘶”的怪异声,接着两只巨钳一挥,就气势汹汹的直奔韩立横冲而来。

韩立脸色一下阴沉无比,目中寒芒闪动,毫无感情的盯着冲来的巨蟹,竟没有露出多少惊惶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