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灵剑现世

就算他无法看到匹练之外的情形,也知道自己肯定被摄进了黑洞中,否则不会出现此种诡异的情形。

情急之下,韩立一只手往眉宇间一拍。

顿时那里黑光一闪,一只黑幽幽的眼珠浮现而出。正是韩立苦修如此多年的破灭法目。

既然普通攻击对这匹练一点效用没有,也只能用这种专破禁制的偏门神通,试上一试了。

韩立急中生智的此举,显然做对了。

只见一道手指粗细的黑色光柱,从破灭法目中一喷而出后。看似坚不可破的血色匹练,只是一闪,就被洞穿而破。接着细细光柱一划之下,一个丈许大的口子就被一切而开。

如此轻易得手,让抱着一赌心思的韩立先是一怔,随即大喜起来了。

他不加思索的背后双翅一扇,人就一闪的飞出了匹练。

灵光一敛,韩立身形在黑洞中现形而出,双翅轻轻扇动不停着。

这可不是凭借什么遁术,完全是依仗风雷翅本身的飞行之力,才能悬浮在空中不动的。

否则,恐怕身处黑洞中的他,马上就要直坠深处而下了。

四周却一阵鬼哭狼嚎声传出,无数血色虚影一哄而上。

韩立脸色一沉,两手一槎。

雷鸣声大起,无数道金色电弧从手中弹射而起。

这些金弧一道道都粗大异常,远异于韩立以前的辟邪神雷。

这正是他用种剑术带来的另外一项意外好处。新提炼飞剑不但将金雷竹的灵气吸纳一干二净,还将其中蕴含的辟邪神雷同样收为己用了。

如此做结果,除了将飞剑属性淬炼到了极点外,蕴含的辟邪神雷则无论数量还是威能,都大上了一个台阶。

如今在被韩立驱使出来后,自然显得势不可挡!

“轰隆隆”的一阵爆裂后,在大片金色雷光闪动下,四周扑上来的血色幻影纷纷一弹而开。但是血影数量实在太多了,仿佛数不胜数,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往韩立这边狂涌而来。有些体形稍微凝固些的,甚至一张口,喷出一蓬蓬腥气冲天的血丝,直接洞穿辟邪神雷形成的电网,到了韩立附近。

不过这些血丝在韩立两手一掐诀下,被骤然间放出的虚化剑光,挡在了外面。

青光忽暗忽明间,血丝寸寸的断裂其中,被搅成了粉碎。

而这时,血色光阵发出的轰鸣声往韩立耳中狂灌而入,黑洞中浮现的空间波动越发强烈起来。

目光四下一扫,韩立就明白自己面临的不知名危机。

他脸色大变下,背后双翅一扇,就几个闪动就到了黑洞边缘处,打算飞到外面去。

“砰”的一声闷响。

韩立身形一个跌跄,仿佛撞到了一堵无形墙壁上,被一层透明禁制一弹而回。

背后双翅狂扇数下,韩立才稳住身形后,自然变得惊怒交加。

他正想身形一晃,再马上施展大神通击破此禁制时,从黑洞深处却赫然传出一股巨大吸力!

力量之大,几乎让韩立无法抵挡的一下被拉回了原处,并还丝毫停顿没有的继续倒射不停。

韩立脸色大变,心中骇然可想而知了!

血色光阵颤抖的越发厉害了,光阵表面都已经模糊成了一片,变得渐渐透明起来,仿佛随时都可能消失一般。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

黑洞中被吸力困住的韩立,情急之下,再也没有任何顾忌的将身上神通一口气全都释放了出去,只求暂时能脱困而出。

刹那间只见韩立四周,金色光晕、灰色光霞、五色光焰、金色雷弧以及一道道青色剑光同时爆发而出。

如此多神通的一同施展,威能可想而知了!

只见一团团各色光焰在此起彼伏,彻底将韩立身形淹没进了其中。

那股吸力即使再强大,在一瞬间的工夫,也为之松了一松。

韩立大喜,正要马上往黑洞外飞去时,四周的血影却蓦然发出一声哀鸣,接着“噗噗”的闷响接连传出,竟在一股诡异力量下,同时爆裂溃散,化为一股股血色光霞。

这些光霞顷刻间,就一溜烟的没入黑洞深处不见了踪影。

韩立立刻感到四周景色一阵模糊,一股熟悉异常的感觉一下浮上心头。这正是他不知经历多少次的即将传送而走时的情形。

“不好”

韩立虽然不知道要被传送到何处,但想想也知,绝对是一个大为不妙的地方。

当即眉宇间破灭法目黑芒大放,喷出一道黑色光柱。

乌光一闪,光柱一下没入四周不见了。

顿时模糊的景象略微一凝后,但又恢复如初了。

韩立面色铁青,眉宇间黑光刺目,一道道黑光发狂般的四下狂射出去,同时头顶浮现的三头六臂法相也六臂齐挥,一道道金光闪过,想要打断传送。

但是黑洞中嗡鸣声大起,所有攻击都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并未起到什么明显的效用。

显然此传送和他以前见识过的不太一样,竟然丝毫不受这些攻击的影响。

韩立心中一沉,首次涌现出一丝无力之感,同时心中又暗自有一些奇怪。

按照以前经验,在四周景象模糊的时候,他应该下一刻就被传送出去才是。可眼前的过程怎么如此之长!

就在韩立大为惊慌,心念急转之际,突然只觉握着玄天果实的手掌一阵针扎般的刺痛,仿佛被尖针般的东西一下扎破手心。

他一惊,急忙一低头。

才发现自己因为将梵圣真魔功运转到了极致,从而金光灿灿的手掌,不知何时被扎破了一个细孔,鲜红色的血液从里面流淌而出。而原本手掌所握的玄天果实部位,赫然凸出了一根尖锐异常的木刺,上面血迹斑斑,显然正是罪魁祸首。

要知道韩立肉身坚韧比一般法宝还强上数筹,再加上强行运转梵圣真魔功之下,手掌此刻坚韧更是远胜平时数筹的。

如此情况下,还被一根小小的木刺给轻易扎破。要不是他亲眼所见,自己都难以置信的。

目睹玄天果实异变,韩立脸色惊疑,尚未来得及施法阻止流血,玄天果实白光一闪,精血一下都被吸入表皮之内。接下来一声清鸣之音从果实中发出,直冲九霄之外。

而下一刻,韩立脸色大变,突然如遭蛇咬般的手腕一抖,竟然想将玄天果实扔出去。但是此物却如同死死粘在其手心上一般,根本纹丝不动。

韩立脸色瞬间苍白异常起来。

他只觉体内精血沿着手心处的小孔往玄天果实中狂涌而入,任凭拼命催动法决,仍然无法阻止分毫。

体内精血眨眼间就失去了三份之二还多,才嘎然而止。

如此多精血的流失,也就是韩立肉体强横到了极点,换了一名普通修士,恐怕立刻就萎靡不起了。不过话说回来了,要是换了一名修士的精血,玄天果实恐怕就是将人吸成了人干,也无法满足它的需要。

此刻的玄天果实,原本淡黄色表皮,片刻工夫就化为了鲜红之色。接着果实表面的翠绿色花纹,一阵蠕动后,竟化为一个个不知名的玄奥符文,米粒大小,密密麻麻的遍布其上。

而与此同时,韩立身体四周浮现出无数的五色光点,一个个飞蛾投火般的往玄天果实上一扑而去。

“噗嗤”一声,玄天果实一端翠芒一闪,突然间射出尺许长的一道光蒙蒙剑刃出来。

此剑刃翠亮异常,表面光滑如镜,但是在剑刃中心处,却似乎铭印着一排古怪异常的翠色符文,一共五个,排成一条直线。

而原来的玄天果实,此刻却赫然成了此剑的剑柄,韩立单手正好握住它的样子。

这一切,让韩立有些目瞪口呆了。

不过就在此剑现身的同时,外面的血光大阵却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整座法阵连同中间的黑洞一下剧晃后,就蓦然间凭空消失了。

与此同时,身处黑洞中的韩立只觉四周模糊景象一散,目中所见满是血红之色,随即无法自己的一阵天旋地转。

大惊之下的韩立,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中剑柄猛然一抖,漫无方向的劈出了一剑去……

不知多少万里外的地方,一座腥气冲天,被血红雾气笼罩住的巨大祭坛上,有十几名人影若隐若现的出现在上面。在这些人脚下处,赫然一座巨型法阵,闪动着淡淡血光。

若是仔细查看下就可发现,此法阵形状模样,赫然和先前出现在韩立头顶的那座血色光阵,一般无二的样子。

而在祭坛下面,赫然是一座被血红色液体充满的巨湖。远远看去,湖面也不知多广,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样子。

在此湖中,还漂浮着一具具白骨残骸,种族不一,大小不一,密密麻麻的湖面之上,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可能,玄天之宝呢!我已经感应到了它的存在,并且也明明召唤而回的。”一声惊怒异常的话语声,蓦然从祭坛上的某人口中传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