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玄天之争

一道粗大光柱从法阵中心处一喷而出,直径足有百余丈,一闪即逝就将韩立罩在了其中。

速度之快,韩立根本无法闪避。

韩立大吃一惊。

此光柱也不知有何神妙之处,竟洞穿上空的元磁神山山体,直接到了其面前。

四周一下全是光蒙蒙的血色!

同时韩立身体表面一紧,连一根小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了。

韩立脸色大变,心中蓦然一掐剑诀。

顿时四周盘旋青莲一闪,全都还原成了一口口尺许长的飞剑,一晃之下,又化为一道道剑光,往同一方向狠狠斩去。

剑光一闪即逝,轻而易举的洞穿飞出,仿佛整个巨大光柱只是一道幻影一般。

但是韩立仍然无法动弹一下,四周的空气一下全都变成了精钢般坚硬,死死的捆束住他的四肢和身体。

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眼见头顶光阵浮现出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血色符文,似乎又要有什么变化一般,他当即再也顾不得保留什么了。

一声大喝,韩立体表金光灿灿之下,头顶浮现出三头六臂的梵圣真魔法相。

此法相双腿盘坐,六手齐掐法决。

一圈金蒙蒙的光晕一下从法相身上散发而出。

光晕所过之处,原本平静异常血色光柱,淡淡灵光一闪,仿佛起了一丝波澜。

与此同时,韩立感到四周的空气为之一轻,似乎松动了一分。

心中大喜,韩立口中念念有词,体内法力狂转不停,就要将梵圣真魔功催到了极致。

但是就在此时,高空的血色光阵突然光芒大放。

随即法阵中心处的血色符文一散,蓦然现出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出来,足有数十丈大小,但是里面鬼哭狼嚎之声大作,隐隐无数血影在里面翻滚不定。

而那道血色光柱也一下高速旋转起来。

韩立只觉体表巨力一沉,刚刚获得的一丝活动之机,立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同时四周血光中一下浮现出无数符文,齐往韩立身上激射而去。

“啊”

即使韩立平时再镇定自如,此刻脸上也苍白无血起来。

这些符文虽然不知威力如何,但是现在他被禁制的无法动弹分毫,岂不是只能当靶子了。

韩立一急之下,心中剑诀一催,四周的众飞剑一个闪动,诡异出现在了四周,略一旋转之下,无数青色剑光向四面八方如山般的斩去。

但是青光所过之处,这些符文一个个虚晃一下,就均都安然无事了。

它们刹那间就洞穿剑光的射到了韩立身前处。

韩立一咬牙,身上黑气一闪,浮现一层黑黝黝的煞甲出来,同时神念一动下,顿时沟通了灵兽袋中的噬金虫。

他面上厉色一闪,就打算将里面的上千噬金虫同时放出。

眼前的禁制再是诡异,还能抵挡如此多成熟体噬金虫不成。

至于那些符文,自然只能依仗身上煞甲和强横肉身硬生生抵挡了。

不过就算他已经进阶炼虚期境界,如此多噬金虫也只能支撑片刻工夫。但现在面临如此大危机,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但是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韩立一怔,顿时停下了召唤噬金虫的举动。

那些符文眼看撞击到其身上之时,却忽然方向一变,纷纷化为点点灵光没入其一只手握着的东西中。

韩立只觉手心一热,原本死死抓住的玄天果实竟然一下震开五指,化为一团白光的冲天而去。

只是几个闪动,此果就在无数血符包裹下飞到百余丈高空处。

但玄天果实随即滴溜溜一转下,体积骤然间狂涨数倍,无数血符被一震而开。接着无数剑气般的白光大放,符文纷纷一闪的被搅成了粉碎。

光芒一敛,白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体形大变后的玄天果实,就这般悬浮在空中不动了。

见到先前发生的一切,韩立目瞪口呆了。

但他马上就清醒过来,原本就蓄势待发的法力顿时如同潮水般的往头顶法相狂涌而去。

顿时法相身形一震,身上金灿灿的光晕一阵急转不定后,一闪的疯狂往四面八方扩展而去。

这一次,光晕光芒夺目,如同一轮金色骄阳在韩立头顶升起。

“圣魔驭日!”

一森然的话语从韩立口中蓦然传出。

随即法相中的三颗头颅同时一扬首,六条手臂往四下同时一挥,一声低沉的长啸出口。

金色骄阳一张一缩下,爆裂了开来。

在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一圈圈金色波浪,有形之物般的荡漾开来。

金波所过之处,原本看似纹丝不动的金光一下狂闪起来,随即向后狂退而去。

以韩立为中心,方圆十余丈内的金光都硬生生被强行推开,他一下恢复了自由。

这一招圣魔驭日的神通,正是韩立在修为进入了炼虚期后,从梵圣真魔功中自行参悟出的一种秘术。

其实本质上不过借助法相之力,将功法威能全部集中一点,再一下释放出去。

刚才这看似普通的一击,其实就已将韩立体内的小半法力都释放一空了。

当然韩立并不知道,若非梵圣真魔功同时蕴含佛魔两种功法性质,属性特殊之极。换做其他一种功法,哪怕是合体级修士也根本无法摆脱血光的束缚。

不能不说,他的运气还一直不错的。

不过就韩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一挣脱束缚的同时。

空中血色光阵的黑洞中,突然呼啸声大作,激射而出无数根鲜红欲滴的血丝,只是一闪,就要将下方的玄天果实一包其中。

玄天果实却似乎通灵了一般,体表轻轻一颤,又通体放出无数白芒。

刹那间,白芒血丝方一交织下,竟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白芒虽然犀利异常,将大半血丝斩的粉碎,但是似乎后继无力,光芒一黯后,残余血丝还是一下将玄天果实包裹的严严实实,仿佛一只巨大血茧!

纵然玄天果实在血丝中拼命挣扎,颤抖不停,但是先前的两波白芒放出,显然已经耗尽了它的力量。被血丝一拉后,此果还是往那黑乎乎大洞激射而去。

但就在这时,忽然下方血光中金芒爆裂,将大片血光一冲而散。

随即一道青虹破开血光激射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后就到了血茧附近,灵光一闪,蓦然幻化成了一只青色大手向下捞去。

“砰”的一声,青色大手一把将血茧紧紧抓住,随即大手中无数道剑光一闪的亮出,向那些血丝狂斩而去。

但是诡异的情形出现了,剑光斩到血丝上,同样虚幻般的一闪而过,根本无法奈何这些血丝分毫。青光一敛,青色大手一下化为韩立的身影,其一只袖袍,闪动诡异青芒缠住那玄天果实。

但是那些血丝拉扯之力之巨,远在韩立想象之外,纵然如此,玄天果实还在徐徐的向高空缓缓飞去。要不是玄天果实本身也拼命挣扎,并抗拒血丝的惊人巨力,恐怕几个闪动就被直接拉进了空中的黑洞中。

但就是这样,玄天果实被拉进黑洞中也只是片刻工夫后的事情。

韩立心中大急下,蓦然另一只手突然冲一口青色飞剑虚空一点。

那口飞剑一声长鸣后,蓦然通体变得若有若无,竟只化为一道淡淡青痕,仿佛彻底失去了形体一般。

这正是那剑灵化虚的神通。

随即就见青痕一闪,“噗噗”的闷响接连传出。那些看似同样无形的血丝,竟然转瞬间都被斩开了无数截。

韩立大喜,想都不想的袖袍一抖,一下化为一根青丝激射而出,同时其他飞剑一闪即逝后追上韩立,没入其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以韩立现在的御剑遁速,只是两个闪动就蓦然到了两百丈外处的地方。眼看再几下闪动,就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遁光中的韩立,大出了一口气,满以为这次终于侥幸逃脱掉了。

可就在此时,空中异变再起!

血色光阵中黑洞蓦然间一阵收缩,一道血红匹练激射而出,只是略一模糊,就诡异的一下横跨两百丈距离,追到了韩立身边。

韩立大惊,此匹练速度实在太快了。

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觉眼前血光一闪,连人带玄天果实就再次被卷入血色中。

随即匹练表面血光一闪,就方向一变的激射而回。

遁速同样快的难以置信,一闪即逝后就没入黑洞中。

就在匹练一进入黑洞的一瞬间,空中的血色光阵发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顿时四周血云翻滚狂涌,同时浮现出一道道血色雷电。

光阵在表面涌出大量符文后,开始模糊不清起来。

韩立身处匹练包裹中,只觉得头重足轻,一下失去了飞遁的能力,而喷出一口飞剑往匹练狂斩之下,却毫无效果的反弹而回。

这一次,哪怕他已经将飞剑彻底剑灵化虚后,仍然无法破开此匹练分毫。

就在这时,四周光芒一黯,随即传来鬼哭狼嚎的呼啸之声。

接着一股强烈异常的空间波动在四周滚滚浮现。

韩立暗叫一声“不好”,心直往下沉去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