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血云

原本一直晴朗无云的天空,突然间远处变得如同晚霞般鲜红。

接着无数血云从那方向滚滚而来,片刻工夫就无声无息的到了韩立头顶处,并还向远处飞快蔓延而去。

转眼间,韩立目光所及之处全都是血红之色,空中全是浓重腥气,仿佛整个人一下身处另外一个陌生世界般。

韩立轻嗅了两下腥气,脸色微微一白。

这气息分明是鲜血的腥气!

如此多血云,这要多少鲜血才能有眼前这般骇人情景出现。

韩立一下小心万分起来!

他遁光一停,身上雷袍浮现而出,并一下化为一层青白电弧,弹跳不已。与此同时体表金光隐现,浮现出了一片片的金色鳞甲,背后三头六臂的虚影也浮现而出。

韩立自身却双手抱臂,扬首望向天空,双目一眯间,蓝芒隐隐闪动。

眼前如此诡异的情形,让他不得不怀疑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好在以他现在修为和新修炼成的神通,哪怕是合体期修士出手,也不见得没有逃生之机。故而他仍然显得镇定异常。

当然在此一瞬间,他神念也一下放出,朝四面八方高空中一撒而去,想将潜藏敌人寻找出来。

但让韩立心中一沉的事情出现了。

任凭他神念瞬息万里之内,根本找不到预想中的敌人,反而在神念所扫之下,万里外天空和他这边一般无二,同处于鲜红血云笼罩之下。

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难道并非是被什么人盯上,而是身处某个神秘禁制中。

韩立不禁如此想到了!

脸色阴晴不定了好一会儿后,他忽然化为一道青虹激射而出,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处。

不管为何会出现如此天象,他还是远远离开此地的好。

以韩立如今修为,遁速全开之下,青色惊虹片刻工夫后,就化为一根破空青丝,在天空这边方一响起时,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天空尽头另一端处,瞬间就遁出百余丈去。

遁速之快,几乎不在合体修士之下了。

这其中固然是有韩立如今修为大进缘故,但最主要的缘由,还是新淬炼的七十二口飞剑本身遁速惊人,轻若无物。

韩立以其中一口飞剑御剑飞行,才能有这般惊人的表现。

韩立对自己御剑遁速会有这般惊人,也是有些意外,随即而来的自是惊喜交加了。

但是韩立脸上浮现的笑容并未维持住多久,一会儿工夫后凝固了,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只见他一口气飞出了百万里去,竟仍然身处那种诡异血云笼罩之下,丝毫没见有到尽头的样子。

韩立骇然异常,将遁光催的越发快了。

当韩立一连飞行了大半时辰,空中血红仍然依旧存在时,终于青光一敛,再次从遁光显露出了身形。

此刻的韩立,脸色变得阴沉异常了。

显然他的确身处某种神妙禁制之中,否则绝不会出现此种情形的。但是这禁制如此之广大,也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韩立悬浮在半空中,心念急转的思量脱身之策来。

但是尚未等韩立想到什么时,忽然空中的血云蓦然一阵翻滚,竟然从中浮现出一个个拳头大的血色符文。这些符文滴溜溜的在云中一转下,蓦然传出了低低的嗡鸣之声。

此嗡鸣越来越响,渐渐震耳欲聋起来。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一凛,不加思索下,两手一掐诀,身上青光一闪,七十二口青色飞剑一闪的从身体各处激射而出,围着韩立一阵盘旋下,蓦然化为七十二朵青莲,上下飞舞起来。

但是韩立还不止于此,方一放出飞剑后,单手虚空一抓,黑影一闪,一座数寸高迷你小山就浮现在了手上。

不加思索的一抛!

黑色小山一晃之下,瞬间化为了十余丈之高,一下挡在了韩立头顶上,将上空防护的严严实实。

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韩立还是一瞬间做好了数层防护。

就在韩立如临大敌的一瞬间,空中的血色符文同往下一沉,仿佛找到了什么目标似的,同时向韩立一闪飞来。

头顶处还好,有偌大的元磁神山一挡,那些符文根本无法过来,但是四面和下方出现的血色符文,却发疯般的冲韩立激射而至。

韩立面色一变,不及多想下,一点四周的青莲。

顿时这些莲花滴溜溜一转下,一下幻化出无数道青色剑光,冲四周的血色符文狂斩而去。

“噗噗”之声大作,所有符文瞬间被斩成了一团团血雾,瞬间在四周爆裂开来,那些血雾一滚之下,竟然就要从青色剑光缝隙中一卷而入。

但是韩立一声低喝,身上的青白电弧同时一涨,就在雷鸣声中骤然化为一层巨大电网,一下将靠近的血雾纷纷一弹而开。

就在韩立心中微松之时,血雾纷纷反卷而回,眨眼间就没入到空中血云中不见了踪影。

血云顿时剧烈颤抖起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一个三十丈广大的血符蓦然从云中徐徐压下,显露而出。

如此大血符,即使韩立见了也脸色发青起来。

深吸了一口气,他蓦然一点指头顶的黑色小山。

此山立刻一声闷响后,无数根灰色光丝激射而出,密密麻麻交织之下,竟一下在头顶上幻化出一张灰色大网,准备迎头罩向那巨大血符。

但是让韩立一怔的一幕出现了!

巨大符文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直接坠下,而是血云下方突然间徐徐的转动着,同时符文表面闪动着诡异的血芒。

韩立站在原地足足等了一盏茶工夫,但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

眉头一皱,他有些摸不清此巨符的用意了。

但马上面色一变,韩立似乎发现了什么,一只手猛然往另一只手腕上的储物镯一拍。

顿时青霞一闪,一个玉盒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落到了到手中。

而在玉盒上贴着数张颜色各异的符箓,但是此刻竟然在盒盖上颤抖不停,同时灵光忽暗忽明着。

更不可思议的是,在韩立端详的瞬间,高空中的血色符文呼应似的同样光芒狂闪起来。

“呲啦”几声传来,这几张符箓竟然瞬间自燃起来,刹那间工夫就化为了飞灰,消失不见了。几乎与此同时,又“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玉盒表面异芒一闪,竟然一下化一团白芒爆裂开来,无数碎片激射而出。

要是普通的修士,恐怕就这一下就要负伤不轻的。

但是韩立肉身早已强横到了极点,那些碎片激射到他手上和身体上,如同打在精钢上般的纷纷跌落而下。

不过白光一敛,爆裂过后,一物动也不动的悬浮在了那里。

表面微黄,但铭印着一道道墨绿色花纹,细长仿佛一根木棍。

竟正是韩立那枚玄天果实!

一见着玄天果实,空中的血符顿时剧烈颤抖起来,接着血光一闪,竟砰的一声,在半空中溃散消失了。

韩立脸色变了数变,露出了惊疑之极表情。

眼前的一切实在太诡异了!难道这些血云原本就是冲这枚玄天果实而来的!

他不禁如此的想道。

但还未等他想清楚这一切的原委时,忽然轰隆隆的巨响从空中血云中发出。

韩立一怔,急忙抬首望去。

结果出现的情形,让他吓了一跳。

只见空中的血云中竟然在轰响中,一下幻化出无数虚影。这些虚影大半都是各种妖兽影子,小半则是一些韩立从未见过的异族之人,其中赫然就有不少飞灵人的样子。

但无论是兽影还是异族人的虚影,一个个面容扭曲,似乎都痛苦不堪的样子。

“血祭!”以韩立的阅历,只看了几眼就看出了些什么,一下失声起来。

而就在这时,所有血色虚影蓦然往血云中一聚,接着血光大放下,一个几乎遮蔽大半天空的血色光阵,渐渐成形起来。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反手一把将玄天果实抓住,接着身上青光一闪,瞬间化为一根青丝激射而出,就到了百余丈外。

他一见情形不对,竟然立刻拔腿开溜了。

几个闪动后,青丝就在天边尽头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而原处空中直径数里的巨大光阵,却仍在不紧不慢的成形着,丝毫没有因为韩立的离去而有停止下来的意思。

一顿饭工夫后,全力飞遁之下,韩立一口气遁出了百万里之外,但仍身处血云笼罩之下。

但是那个巨大光阵却早就被甩的无影无踪了。

韩立长吐了一口气,遁光略微一顿,终于暂时放慢了几分。

这一刹那工夫,蓦然空中血云轰隆隆之声大作!

韩立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心中一沉,急忙一抬首。

只见原本还平静异常的血云,在此刻突然间一散,接着大半个天空略一扭曲,血光一闪,一个巨大的血色光阵就浮现而出。

此神秘光阵滴溜溜一转下,正好将韩立罩在光阵中心处之下。

韩立脸色一下苍白无血了。

纵然他还不知道此光阵到底是何用途,但如此骇人的巨大法阵紧追其不放,自然绝不是什么好事。

韩立当即想都不想的身上青光一闪,就要再次一闪的遁走。

就在这时,空中的血色光阵却异变骤起!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