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腾龙丹

四妖感激的告辞后,韩立坐在大厅中重新将那只装着血杏木盒取出,并将宝物用两根手指夹起,放在眼皮底下细细打量不停。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凝练梵圣真魔法相的材料,竟然又得到了一昧。加上在天鹏族圣城寻到的灵药,现在只要再找到那传闻中的炎金之精,配合金髓晶虫就可以开始凝炼法相实体了!”韩立喃喃的自语几句,面上泛起一丝兴奋之色来。

将血杏再次放回木盒,手上青光一闪,变得空空如也了。

韩立在椅子上目光闪动的沉吟一下,起身朝大厅外走去。

片刻工夫后,他就出现在了洞府药园的一角处。

在其身前处,赫然种着七十二根翠绿欲滴的青竹,丈许来高,被一层淡金色霞光笼罩着。

韩立站在这些青竹前,凝望了片刻,忽然伸出一手捏住了离最近的一根翠竹叶子。

但在手指方一接触竹叶的瞬间,一声霹雳发出,一道金弧从竹子主干上浮现而出,不客气的击在手掌背上。

“呲啦”一声,手掌瞬间变得漆黑如墨,金弧立刻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竟被吸收走了。

韩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而是闭上双目,似乎通过手指所捏竹叶默默感应着什么。

半晌之后,韩立才蓦然睁开双目,松开翠竹叶片,但眉头微皱着。

“虽然方法有效,但是转化过程似乎比预料的慢了一些,看来再封印些时候更好些。先去忙其他事情吧!”韩立摸了摸下巴,自语了两句。

随之他身上金光一闪,化为一道金虹的朝药园外激射而去,闪了几闪,就不见了踪影。

没有多久,韩立出现在了另外一间四方石室中。

此房间放着七八个大小不一的炉鼎,被摆放成一圈,中间却有一座高大石台,表面一个圆形大洞,被一个白玉盖子遮蔽的严严实实。

此盖子散着一层淡淡白气,阴寒异常。竟是用一大块玄冰炼制而成。

石室四周的木架上,则堆放着大大小小的一些瓶罐,一股浓浓的药香散发而出。

这正是韩立所设的炼丹室!

那些瓶罐中全都是一些成品或半成品的辅助药物,虽然大都普通,但又是常用不可缺少之物。

韩立懒得将它们收进储物镯中,自然就放置在了这里。

目光在那些炉鼎上一扫后,最后落在了一个中等青鼎上。

韩立抬手先冲石台盖子一抓一放,顿时此物一下腾空飞起,重重落到了一旁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巨响。

竟然沉重异常!

而在盖子飞出的同时,一股赤红火光一下从大洞中飞窜而出,整间密室中一下变得炙热难挡起来。

韩立毫不犹豫的冲青鼎一点,此物轻轻一晃,顿时在原地模糊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此鼎却出现在了赤红光焰上空,在火光映照下,滴溜溜的旋转不定着。

韩立口中念念有词,两手一掐,冲青鼎打出一道法决。

青鼎体形一阵涨缩不定后,“噗嗤”一声就直接坠落而下,竟正好卡在火洞上,将那些赤焰遮蔽的严严实实。

韩立见此情形,长吐了一口气,然后一拂手腕上的储物镯,青光一闪后,现出一只玉匣。

将匣盖小心的打开,露出了数枚紫色浆果。

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饱满圆润,似乎充满了透明的椰汁,散发着诱人的奇香。浆果内部每颗包裹着一条条栩栩如生的小龙状果核,晶莹剔透,惟妙惟肖之极。

这正是韩立木灵族之行时,在途中得到的芝龙果。

用此珍稀灵果炼制的“腾龙丹”,对炼虚初中期修士都有精进修为的奇效。

韩立如今已经进阶炼虚期,自然准备开始炼制此丹药了。

不过此灵丹炼制之复杂,也是韩立生平罕见。光是配合此丹的几种辅助材料,就需要单独进行一番炼制,要耗时大半月的。

但好在芝龙果的催熟时间也极长,足足三万年才能成熟一次。而先前忙着催熟金雷竹和青罗果,尚未来得及大量催熟,故而还要等上数年的。

心中如此思量着,韩立将芝龙果一收,单手冲一旁的木架上一抓。

十几个瓶瓶罐罐立刻稳稳的飞射而来……

韩立在炼丹室一呆就是半月之久,再次出来后,又进入密室中,开始巩固刚刚突破瓶颈的修为。

当然与此同时,他也开始真正参悟那套春黎剑阵!

在此期间,小兽等四妖还真带着一大批珍稀材料送上门来。这些东西虽然价值不菲,但大都对如今的韩立用途很少,自然由啼魂所化的“韩立”坦然接受了下来。

四妖无法辩出眼前出现的“韩立”真假,但仍是满口感谢之言,丝毫不敢流露出不敬之色。

啼魂在第二元婴授意下,大模大样的收了东西,就打发这几妖离开了。

至于它们是否过不了多久,就离开巨岛从此海阔天空,他就根本不管此事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切如常了。

数年光景一过,第一批芝龙果终于催熟出来,韩立从闭关中出来,开始大量炼制腾龙丹。

结果此灵丹不光炼制过程复杂异常,成丹率更是低的惊人。以他现在的炼丹宗师造诣,十次炼制下竟有七八次失败的。

韩立心中早有所预料此丹炼制不易,但对如此低的成丹率,还是吓了一大跳。

这才知道,能精进炼虚期修士修为丹药炼制之难,还远在传闻之上的。怪不得,天渊城拍卖行从未见有此种等阶丹药拍卖过的。恐怕就算有炼丹师稍微炼制一些,还根本不够自己服用突破瓶颈,哪舍的轻易拿出来。

至于直接拿此等阶丹药用在平常修炼上,不能说是绝无仅有,但也绝对廖寥无几的。

虽然韩立心中感到有些郁闷,不过有神秘小瓶在手,其他辅助材料又不是多珍稀之物,只是多花费些时间而已,倒也没有什么顾虑的。

就这样,时间就在韩立炼丹闭关,再炼丹闭关中徐徐过去了。

四十年后,洞府密室中,韩立盘膝坐在地上,两手掐诀,身上金色光晕流转不定,正在全神贯注修炼着。

但是忽然间,一阵莫名的毛骨悚然感觉降临到其头上,让其一个激灵的收起了功法,站起了身来。

“这好像是大神通修士用神念扫描此地!难道是……”韩立失声一下,一下变得惊疑不定了。

能洞穿其布置在洞府外层层禁制,直接给其带来这种惊人压力的,自然不可能是同阶修士。但是合体以上修士,怎会到此岛如此荒凉之地而来。难道是天鹏族的那几位长老,还是其他飞灵族的老怪物!

韩立目光闪动,心念急转不定。但只沉吟了片刻后,就身形蓦然一个闪动,推开了石门,离开了密室。

片刻工夫,韩立出现在了另一间地上铭印有一个巨大法阵的厅堂中,在法阵中间有一座石台,上面摆放着一面六角形的铜镜,隐隐散着银光。

这正是韩立因为新领悟了九宫天乾符,而改动了数次的万珑珠禁制。如今此珠不但可将范围一下扩展到数千里外,并且其中的微妙玄奥处也大非以前可比的。

韩立几步向前,站在法阵中间,两手一掐诀,打出一道青光没入法阵之中。

顿时整个法阵嗡鸣声大起,各种霞光浮现而出,齐往石台上铜镜一卷而去。

镜子在霞光纷纷没入的同时,一声低鸣后,表面银光一闪,蓦然喷出了一层丈许大的银色光幕来。

在光幕中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点闪动不已。

韩立目光一扫,蓦然神色微变的落到了银幕中最边角处,两个刺目异常的光点上。

“什么,竟然是两个人!”韩立吃了一惊,露出骇然来,但马上凝望着它们眼皮都不眨一下。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两个光点在光幕上一动不动,既没有朝韩立洞府过来的意思,也没有就此飞离此地的样子。

韩立神色不禁阴晴不定起来。

“很明显这名可怕存在并不是找他麻烦的,否则在神念扫过他洞府的同时,就应该马上飞驰而至了。但是这二人又在此地不肯离去,看来也不是路过此地的意思。这可就让韩立有些头大了!以这二人的修为显然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谈心的!谁知道这二人是敌是友,还是另对此岛有什么所图。这二人离自己洞府不过数千里远,甚至一个大神通,威能都可能直达自己所在。自己可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如此思量着,韩立担心异常。

再加上先前神念扫过时感到的那股冰冷之意,让他在不知二人目的下,更加忐忑不安。

他面色凝重的想了一想,望了望足下的法阵,蓦然一咬牙,暗下了决心。

韩立单手冲石台上铜镜虚空一点,此镜微微一颤下,缓缓腾空,散发出刺目的银光。

同时韩立口中念念有词,一张口,一团精血喷出了口外。

“噗”的一声!

血团方一到铜镜尺许远处爆裂而开,化为一团猩红血雾,一下将整块镜子笼罩其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