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进阶炼虚

“这人若真能够进阶灵帅级存在,岂不是也有能力帮我们解除奴痕!”三首巨蟒大喜道。

“按理说是如此的,但是对方为何要帮我们?”牛首小兽目中也闪过一丝期待,但很快就消失了,并苦笑的说道。

“黑冥雾中的那位不知是出了意外,还是抛弃我等离去了,我们已经百余年无法联系到了。若再不尝试下话,我们以后就真要性命堪危了。”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金猿,也咧嘴的说道。

“哦,二位道友的意思是……”牛首小兽脸上绿光一闪。

“若这人真能进阶成功,我们不妨将那件共有宝物献给此人,让其帮我们解除禁制,然后从此远走高飞如何?”巨猿嗡嗡说道。

“那件东西可是我们以后进阶的重要凭仗,就这样送给外人了?万一他收了东西,反悔不给我们解除禁制,岂不糟糕透顶了。”牛首小兽迟疑了起来。

“若是连性命都没有,东西再好,我们留着又有何用的。至于后者,这人不是我等同类,但前几次交易时,倒也公允,多半不会做出毁诺的事情。就算真有些风险,以我们现在情形不抓住此机会的话,以后多半会后悔的。这人是外来者,谁知道还会在此地逗留多久的。”三首巨蟒有些焦急起来,并烦躁的用巨尾拍打了一下地面,砸出了一个数尺深的土炕出来。

金猿在旁边听了,也是连连点头。

“既然二位道友都有此意,我也不好反对的。但是现在还是先看看这人进阶结果再说。万一失败的话,说什么都无用的。”牛首小兽叹了一口气,也默认了此事。

其余二兽自然同意此话,当即不再商讨什么,全都关心之极的望向远处天象。

这时五色巨山顶上的乳白色云环一点点的向四周扩张起来,看似徐缓,但是每一分都以直径里许的惊人距离变大中。

只是一小会儿工夫,云环已经大到可以将整座巨山都套在其中了。

而随着云环巨变,里面飓风也越狂猛,不可抵挡。

下方五色光霞开始以惊人速度被飓风狂吸而上,包裹巨山的光幕中渐渐稀薄起来。

而经过如此长时间,四周往巨山汇集来的五色霞光数量也开始变少。这些天地元气所化灵光,终于全都聚集到一处,并被飓风席卷而起,纷纷没入云环之中。

整个巨环底部,看起来好像一个底部呈现五色的巨碗。

当巨山最后一层光幕也不见了踪影后,飓风蓦然一停,整个云环中蓦然变得寂静无声,只有五色光芒在环中各处闪动不已,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突然一声龙吟般的啸声从巨山深处发出,巨山顶部金光一闪,浮现出一个三头六臂的巨大法相。

此法相身躯高达千丈,通体金光灿灿,仿佛实体一般,三颗头颅徐徐一抬下,原本模糊不清的面孔各有两团金芒刺目耀眼,竟分别睁开一对毫无感情的赤金眼珠,一同盯着空中的云环。

突然三颗头颅齐晃,三声金石般长啸再次出口,啸声连绵不绝,如同滚滚天雷般响彻整个天空。

远处的普通兽类还好,一闻此声除了更加心惊肉跳外,还没有其他异样。而那些已经有妖力在身的低中阶妖兽一闻之下,只觉两耳全是嗡嗡声,如同身处惊涛骇浪中,神识中一时空荡荡的,再无其他想法了。

巨大法相的长啸足足持续了一盏茶工夫之久,才蓦然一停,接着六条手臂各自一掐诀。

“噗噗”几声闷响后,四周各色灵光一闪,又浮现出四个体积只有法相一半的虚影来。

一只青色大鹏、一只五色孔雀、一条五爪金龙,以及一只巨大彩凤。

这四个形象各异的真灵虚影一现身而出,各自发出龙吟凤鸣等各种声音,接着或双翅一展,或摇头摆尾下,围着三头六臂法相盘旋飞舞不定。

三头六臂法相模糊不清三张面孔中的两张,霞光一闪,一下变得清晰异常起来了,竟同时现出了韩立那普通异常的面容来。

这两张面孔双目金光闪动,面色凝重异常,只有最后一颗头颅的面孔不知为何的还是模糊不清,无法看清分毫的。

一张面孔一声大喝,附近盘旋的四个真灵虚影身形为之一顿,随之方向一变的冲向了法相那庞大的身躯。

结果灵光一闪,四个虚影就一闪即逝的没入,不见了踪影。

三头六臂法相身躯一颤,随即六条手臂一挥动下,身躯在金光流转下再次狂涨起来。

原本千丈高的身躯,片刻工夫涨至比下方巨山还高出一头来。

此刻的金影,脚踩大地,头顶天空,双手一抬之下,就仿佛能直接将手伸进云环的光霞中。

就在这时,一阵阵仿佛梵音的奇妙声音从一颗显露面容的头颅中传出,接着六条手臂同时冲空中圆环虚空一点。

顿时原本静止不动的云环,刹那间“活”了过来。

霞光一闪,巨大云环就无声的降落而下,将巨大法相整个都套进了其中,并在降落至法相腰部处,一顿的停了下来。

但随即此物围着法相身躯,滴溜溜的转动不停起来。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圆环中的五色光霞齐往法相身体中狂注而入,让此法相身体一时间由金色化为琉璃般的艳丽之色。

在此过程中,法相身躯颤抖不停,两张面孔同时呈现出痛苦表情,仿佛五色光霞每注入身躯中一分,都会让其更痛苦一层。

而光霞注入程度非常惊人!

仅仅片刻工夫,云环中所有光霞就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甚至那边缘处的乳白色灵云,在法相一声厉喝下,也一下化为数百颗乳白色光球悬浮在附近漂浮不定。

这时三颗头颅大口齐张,喷出了一股股金色霞光,竟一下将这些白色光球纷纷吸入了腹中,再不分彼此了。

做完这一切后,法相面上痛苦之色大减了不少,但体表琉璃之色流转下,体形骤然间缩小起来。

眨眼工夫,仿佛山岳的法相就化为了一道被五色光幕层层包裹的常人身影。

此人影就在山头上空盘膝坐下,两手掐诀,不言不语的悬浮在空中不动了。

漫天的惊人灵压和天象一下全都不见了踪影,仿佛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一般。

远处兽类和低中阶妖物才纷纷从震慑中恢复了常态。

普通的兽类从地上爬起身来,呜咽几声后,就惊惶异常的纷纷往自己老巢狂奔而去,根本不敢再往巨山方向再看上一眼。

那些刚成气候的低阶妖兽也一个个如同大赦,掉转遁光飞也似的远离附近。

“怎么样,这人是否进阶成功了?”牛首小兽等几名中阶妖兽,情形稍好一些,但在刚才也不过只能勉强保持站立之姿,此刻那金色猿猴焦急的问道。

“不知道,那人冲击灵帅境界应该还没有结束。先前如此惊人的天象变动,不过是此人吸纳附近天地元气为己用而已,别看现在似乎声势全无,但现在才是这人冲击境界的最关键时刻。”牛首小兽似乎知道些什么,目光奇怪的望着远处巨山上的那道五色光影,口中缓缓说道。

三首巨蟒和妖猿听到此话,均都有些意外,也忍不住的再望向远处巨山一眼。

“我们走吧!此人冲破瓶颈时间不会太短的,估计少则数日,多则月许,我等若长时间呆在这里,容易引起此人的忌讳,反而弄巧成拙的!”牛首小兽似乎想起了什么,如此说道。

其余两兽闻言,心中一凛,也是大为赞同此言。

当即三妖立刻刮起一阵妖风腾空而起,就向相反方向激射而走了。

一会儿工夫后,妖风就消失在了天空尽头处,再无任何踪影了。

而远处巨山上的五色光幕中人影,只是双目紧闭,对这一切似乎视若无睹,毫不知情一般。

一日,两日,五日,十日……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此人影仍然悬浮在山头上空,未见动上一下,只有包裹人影的五色光幕越晶莹耀眼起来。

此种情形,让后来又偷偷转回数次的几名中阶妖物见了,不禁啧啧称奇,同时它们又都有些大为不解的。

不过在此期间,偶尔有些忘记了先前天象的兽类再闯进巨山百里之内范围后,却在一股股白雾浮现后,纷纷消失不见了。

整座巨山附近,竟不知何时的被人布下了一个超大禁制,并且越往中心处靠近,禁制威能也越神妙的样子。

再过了半月后,光幕中人影突然间身体一颤,体表五色霞光一阵流转后,终于睁开了双目。

接着一声长啸从人影口中脱口而出!

这次的长啸并没有什么神通包含其中,但是啸声明显欢喜异常。

当啸声片刻工夫一止后,人影一下站起,双臂一挥,附近五色光幕一下化为点点灵光溃散开来。

接着人影两手一掐诀,背后浮现一对羽翅,蓦然一声霹雳后,人就诡异的在半空消失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