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春黎、青蟠

韩立一步迈出,看似动作不快的,但身形一晃,就到了七八丈外。

一会儿工夫,他就走出了数十里外。

这还是他心存谨慎,不敢狂奔的结果。否则全力之下,早已到数百里外了。

当初这片黑冥雾海,他在外围绕过大半。即使在全力飞遁之下,也需要花上一两月工夫,才能走完一边的。

如今虽然他不知道身处零海何处,但想来不可能短短数日工夫,就徒步走出这片区域的。

故而韩立并不过于心急,只是一边淡然的向前而走,一边暗自思量自己在地渊和冥河之地的得失。

这一次冒险,虽然让他数次面临奇险,甚至差点被几大妖王化为傀儡,但也收获颇大。

首先从木青那里得到了辟邪神雷的真正驱使之法和一瓶五色孔雀真血,又从地血老怪那里得到了灵侍的傀儡炼制之法,并从而领悟出九宫天乾符和甲元符的炼制术。其次在冥河之地中,姜姓老者将新青元剑诀传授给了他,并附带着重新提炼青竹蜂云剑的方法。可见未来只要花些心思在上面,足可以让其剑阵威力更上一层楼的。

不过以上这些东西,都没有比老者给其许诺的冥河神乳更有价值。

如今他已经知道,此乳竟有逆转体质,让人可以吸纳更多天地元气的神效。如此不可思议的东西,他自然绝对不想放过的。

有了这神乳,相当于凭空节省了无数修炼时间。这对资质普通的韩立来说,绝对是至关重要的。

纵然老者给其的清单中东西,大半都是难寻之物,但只要凑足其中大半的话,也并非真没有希望的。

毕竟这场交易不是一时半刻完成的。只要他千年内寻足物品,都不算迟。而如此长时间,韩立还有几分自信可以完成此事的。

不过现在他要做的是,马上回到岛上洞府,将自己这次外出所得加以消化吸收,闭门苦修法力。一等修为达到化神后期巅峰后,他就可服用黑炎丹加以冲击炼虚期境界了。

这一次外出,他接连碰到如此多合体级以上存在,并亲眼目睹他们的争斗和施法,隐隐觉得自己突破化神后期境界,似乎又多几分把握。

虽然这些存在未对他指点多少,但木青等存在足足比他高出两大境界,耳闻目睹之下,还是收获不小的。

毕竟等闲的修士,又能有几人亲眼目睹合体级存在的争斗。

韩立心念飞快急转,片刻工夫,就将自己今后修炼计划好了。接着他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顿时手心中一块玉简浮现而出。正是姜姓老者所给之物,里面记载了新青元剑诀。

韩立将神念瞬间一分为二,小半仍然控制着身体向前而走,警惕着四周的动静,大半神念却侵入玉简中,开始默读起这套剑诀来。

开始时他表情淡然,但是随着对剑诀的深入了解,神色渐渐肃然,最后又眉头紧皱起来!

足足一顿饭的工夫后,他长出了一口气,手掌一翻,玉简一下在青光中不见了。

韩立目光闪动的沉吟起来。他大概看了一遍,并默记下了这套剑诀。

很明显这所谓的新剑诀,对原来的十三层功法并未有太大变动,即使有也并不影响他以前所学。

最主要的变化,自然是后面多出的五层剑诀来。

这些剑诀分别对应了化神期的三大阶段以及炼虚期的初中两阶。若是全都修炼完毕,正好可以进入炼虚后期的境界。

若是韩立没有修炼那梵圣真魔功的话,真有可能对此功法大感兴趣的。

如今他只能从后面几层剑诀中,挑选一些有用的秘术和神通加以修炼而已。毕竟他已经法体双修,不可能再花费大量时间修炼此功法的。

这还是他原先有前十三层剑诀做底子,并且本身也是化神后期修士的缘故,否则其他高阶修士拿到这套剑诀,还真只能干瞪眼,多半无法修炼任何东西的。

不过上面东西,韩立最感兴趣的还是后五层剑诀附带的两套新剑阵。

一套名曰“春黎”,一套名曰“青幡”。

这两套剑阵若是配合了后五层剑诀,威能自然厉害无比,足可越阶挑战更高阶存在。若是没有后五层剑诀支撑,这两套剑阵也能布出,但对所布飞剑要求就奇高无比,必须是纯粹之极的木属性飞剑,并被培育到极高阶层才可。

以韩立现在的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还真无法满足这两套剑阵的要求,必须重新淬炼一番。

当然这其中的“春黎”剑阵,只要飞剑可以,以他现在修为立刻就可修炼布置出来,至于另外一套剑阵“青幡”,则必须是他进阶炼虚中期后,才能有资格加以研习的。

如此一来,韩立接着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剑诀最后记载的淬炼飞剑之法上了。但他略一加以参悟后,立刻神色惊疑不定起来。

这套法门倒不复杂,但是淬炼飞剑过程比较长久,而其在此期间飞剑会脆弱无比,无法用于对敌。只有彻底完成后,将其培炼到剑心通明的地步,才能真正发挥其威能的。

照上面所说,飞剑中原先掺杂的庚金也必须一同驱除。如此的话,大庚剑阵从此无法布置了。这让韩立心中不由的踌躇起来。

时间长点,和暂时无法动用飞剑,这都没什么,他并非只是依靠这一套青竹蜂云剑对敌的。但大庚剑阵的失去,却让他真的心中嘀咕起来。

虽然新剑诀上说那“春黎”“青蟠”二剑阵威能远胜“大庚”,故而舍弃这此剑阵理所当然。

但韩立未亲眼见识过后两种剑阵,倒是大庚剑阵助其不止一次的克敌制胜,心里自然难免有些犹豫。

他不打算修炼后五层的青元剑诀,只是单凭依靠重新淬炼过的飞剑之力,到底能将后两种剑阵威能发挥到何种地步,这可实在是一件不好说的事情。

要是后两种剑阵威能在其手上还不如原先的大庚剑阵,那他可是得不偿失,闹了个大乌龙的。

就在韩立为剑阵之事迟疑不决之时,忽然神色一动,脚步一顿的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动了。

他目光往一侧黑雾中一扫,脸色一沉,冷冷的说了一句:“阁下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难道想偷袭在下不成?”

他口中说着,单手一抬,顿时一声霹雳后,一道粗大金弧弹射而出,并瞬间卷缩狂涨,化为了头颅般大小的一颗金色雷球。

在此球表面,噼噼啪啪的轻响不绝,隐隐有金色符文闪动不已,显得声势极为惊人!

“阁下不是天鹏人?”一个有些意外的声音,蓦然从韩立所望方向传出。

“你是何人,怎么知道的?”韩立双目一眯,缓缓的问道。

“嘿嘿,若真是天鹏人,别说区区一名灵将级存在,就是一名灵帅也绝无法在此地安然无恙的。”那个声音冷冷的说道。

“哦,听你的口气似乎对天鹏人和此地都很了解的。不过,阁下何必躲躲闪闪,还是出来交谈的好!”韩立话语刚落后,单手金色雷球突然一晃的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黑色雾气中金光一闪,雷球诡异的从虚空中闪现而出,一声轰鸣的爆裂开来。

金光闪动中,一道黑乎乎的影子一闪即逝的从雾气中冲出,几个闪动后,蓦然出现在了韩立前方十余丈处。

韩立仔细一望下,不禁一怔。眼前竟然是一名头生白色弯角,一脸碧色的青年。

神念往对方身上一扫,竟是一名炼虚期的存在,并且身上赫然散发着一股让他有几分熟悉的气息。

韩立奇怪之下,心中只是略一回想,蓦然口中惊讶的说道:“皓兽!阁下是皓兽族的高人!不对,你身上阴气如此之重,修炼了鬼道功法!”

牛角青年听到韩立眨眼间,叫出自己的来历,脸色不禁大变,但随即目中煞气一闪,露出狰狞之色来:“小辈,老夫原本想放你一马,但现在既然认出了我的来历,不管是你飞灵族哪一支人,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话音刚落,青年蓦然一张口,顿时一股灰蒙蒙阴风狂涌而出,直奔韩立席卷而来。

此人竟然一个照面,就立刻动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韩立一下失口说出了对方的来历,原本就有些后悔,但一见对方真动起手来,反而笑了起来。

也不见其有何太大举动,身上灰色霞光只是猛然狂涨数倍,然后围着韩立滴溜溜一转下,灰色阴风一到韩立身边,立刻水乳不相容般的一分为二,从两旁一卷而过。

对面青年见此一惊,但马上双手猛然往头上一拍,头上两根弯角顿时无声的自行脱落,一下化为两口白光闪闪的弯刀,落在了此妖手中。

青年双刃在手,当即信心十足的再次狞笑一声,“砰”的一声,单足使劲一跺地面,立刻带着一串残影的冲向了韩立。

韩立一见此妖打算近身肉搏,目中异色一闪,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身上突然金光大放,一层金色鳞片从肌肤表面现出,同时背后“嗡”的一声低响,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色虚影浮现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