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雾中

“不行!这是我们蜉蝣族的圣巢,根本是杀之不尽的,一名金蜉怎么可能会有此物,必须马上突围!”从六足所化巨虫口中发出了惊怒异常的大吼。

而就在这片刻间,又有数以百计的怪虫被其身上黑芒,洞穿身体而亡了。

“往哪里逃,这些怪虫遁速不比我们慢多少,被它们一直纠缠下去的话,我们迟早会有法力耗光的那一天。”血袍人站在紫血傀儡肩头上,凝重的说道。

“直接返往进入的通道处逃走,我们只要能坚持到入口,就可返回冥河之地,避开圣巢幻化的虫海了。”六足毫不迟疑的回道。

“六足道友,你疯了。就算我们全力逃遁,按原路也要足足花上两三月时间,难道就这么一直和这些虫子拼杀下去。况且,魔坟怎么办,我们的魔器呢!”白发美妇却一下发出了尖利异常的声音。

“哼,蓝道友!若是连小命都没有了,魔器再好又有何用?大不了,回去后我仍拿出一些东西,补偿你和地血道友。现在的圣巢只是变幻出来最低等的圣虫而已,我们还可勉强杀出虫海。等到再幻化出高阶些的圣虫时,我们想走也来不及了。”六足恼怒的大声道。

要不是眼下情形必须合三人之力才有可能逃脱,恐怕它早就带着冥河神乳逃之夭夭了。

毕竟再也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蜉蝣族圣巢这等可以灭族大杀器的厉害了。

不过六足自然不知道,他所遇见的并非真正圣巢,只是一件仿制品而已。不过就算这样,此物的威能也不是六足三人可以硬撼的,再加上摄于圣巢的威能,故而方一接触下,他立刻生出离开冥河之地的心思。

听到六足此言,白发美妇纵然大为不甘,也只能不言语什么了。

至于血袍人没有什么异议,显然也是同意六足之言的。

于是,三者同一时间的神通大展。

六足所化巨虫,原本光滑之极的身躯突然黑光大放,浮现出无数根丈许长的巨大骨刺,一个个漆黑如墨,锋利异常。

巨虫身躯骤然间一缩一涨,一张口下,喷出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黑色光环。

这些光环一出现后,立刻狂涨无数倍,气势汹汹的冲进了虫群中,从无数怪虫身上一掠而过。

惊人一幕出现了!

这些光环所过之处,所有怪虫仿佛瞬间失去了平衡,一个个东倒西歪的从空中直坠而下。

前方空中立刻空出了一大片地方。

仿佛小山的紫血傀儡却冲着虫群大口一张,一道比目中光柱粗上十几倍的紫红光柱脱口喷出。

光柱所过之处,所有怪虫纷纷身体崩溃瓦解,化为了飞灰。

而紫血傀儡头颅一摆之下,这道奇粗光柱也随之一晃,顿时更多的怪虫纷纷被一扫而灭。

此攻击刹那间清出的范围,似乎比六足的攻击还要大上许多。

最后出手的却是白发美妇。

此女见其他二人都不再保留的各施展手段后,也不再犹豫的将手中怪锤冲另一方向虫群一抛,双手掐诀一催。

顿时怪锤在绿焰包裹中爆裂而开,八个白骨骷髅头浮现而出,滴溜溜一转下,同时化为车轮般大小,然后在怪啸中一张大口。

这些骷髅头喷出的竟不再是绿色鬼焰,而是一股股白蒙蒙的极寒之风。

此风所过之处,所有的怪虫身上先是寒霜一起,随之在“呲啦”的脆响声中,纷纷化为大小不一的白色冰晶,接着无声无息的从空中下雨般的坠落。

三名合体期修士同时出手之下,纵然四周的怪虫无穷无尽,攻势也不禁为之一顿,在附近让出了一大片空白区域来。

在十余里外的那只人面螳螂见此,鼻中发出了一声冷哼,一只仿佛巨刃般的手臂冲空中的银色物体虚空一点。

顿时那半圆状物体滴溜溜一转下,从里面蜂拥而出的怪虫一下又增加了大半。

可就在这时,远处的六足、白发美妇等人却往中间一凑,三人法力联结一气下,猛然化为一巨大光团,一颤下,往开出的一条出路中激射而走,只是几个闪动间就冲到了虫海的边缘处。

然后光团再一解体之下,三人就在连绵不断的爆裂声中,化为三道惊虹直冲出了虫海去,随之朝天边慌忙逃走。

人面螳螂显然没有想到对手会不战而逃,面上现出了大怒之色,口中发出一声凄厉异常的尖鸣,随之虫群也纷纷追了过去。

只见青色怪虫飞遁间,一个个双翅飞快闪动,竟然遁速惊人,仿佛道道青芒破空而去,丝毫不比六足等人慢上多少的样子。

而人面螳螂身形略一模糊下,在原地消失不见了。下一刻,它却出现在了空中的半圆物体上,随之在灵光闪动间,一下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圣巢”嗡鸣声大起,喷出的怪虫虚影为之一顿,随之自身化为一团银光的也激射而走。

在此物四周簇拥着数之不尽的怪虫。

片刻工夫,虫海和前边的六足等人就一追一逃之下,在附近区域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另一边,韩立当日被卷走水域上空,木青在大片绿色光点笼罩下悬浮在那里。

她正望着下方的一片黑色雾气,脸色阴晴不定着。

……

“这里好像是……”另一片黑色雾气中,一个人影在一片灰色光霞中四下张望着,口中发出了自语声。

这人一身青袍,二十余岁,眉头微皱,正是刚刚离开冥河之地的韩立。

他一从眩晕中清醒过来,立刻发现自己身处这片黑雾之中。

好在他的元磁神光早就修炼的心随意动,不用其催动,就自行放出将他护在了其中。

现在,韩立不禁抬首往上边望了一望。

只见在模糊的高空中,那道将其吐出来的空间裂缝已经弥合成一条细缝,并且在他望过去的瞬间,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虽然只是一瞬间,韩立发现在空间裂缝消失的刹那间工夫,一缕缕黑气从里面泄露而出,随即溶入到此地的黑雾中,再也看不出彼此来的。

“难道这里的雾气都是从这空间裂缝中流出的?”韩立心中有些嘀咕起来,随之目光四下一扫,准备先弄明白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何处再说。

但他神念一超出百丈后,就立即溃散缩回,无法探到更远地方了。

韩立眉梢一动,摸了摸下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面上浮现出一丝奇怪之色。

他两手一合,再一分下,蓦然手掌青光闪动间,一株数寸长灵草出现在了手中。

单手一扬,此草立刻从霞光中一飞而出。

结果不可思议的情形出现了!

只见此草方一接触黑色雾气的瞬间,竟然一下枯萎焦黄起来,当其落到地面上的一瞬间,化为一对草灰不见了踪影。

“黑冥雾!”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终于肯定自己的所在。

他竟然被传送回了,当日初到飞灵族地域的黑隐山脉巨岛 ,而这片黑色雾气,赫然是他当日没有进去的黑冥雾海。

此片黑雾他当日测试了一下,里面阴气极重,并可吸取草木等生灵的灵气。他一方面急于当时突破自己的瓶颈,一方面忌惮此雾海的诡异,故而才没有真正冒险进去一探过。

如今他一离开冥河之地,竟然被传送到了此地。联系起刚才从空间裂缝中流出的黑气,看来这片雾海的形成,和冥河之地应该有些关联才对。

不过,即使冥河之地的阴气,也决没有此地的黑雾这般可怕的。这些雾气中肯定还掺杂了其他什么东西。

韩立目光闪动间,转眼间就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不过不管怎么说,此地可不是什么善地,他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为妙的。

心中想着,韩立身上青光一闪,就立刻腾空飞起。

结果其双足才一离地数丈,附近雾气齐往其身上一滚,竟然遁光一散的身形重新坠落而下。

“禁空禁制!”韩立心中一凛。

现在他总算有几分明白为什么天鹏族人似乎对此雾海如此忌惮,甚至都没有派人驻扎此岛的。

对信奉鲲鹏为神灵的天鹏人来说,禁空禁制自然是危险之极的,毕竟飞灵族人一大半功法神通都在背后双翅之上,一旦无法飞行,恐怕功法神通立刻就废除去了大半。

自然这可能只是其中一个缘由。

更可能是从空间裂缝中泄露出来的冥河之地气息,让天鹏族人十分憎恶。毕竟冥河之地十有八九是罗睺身体所化,流出的气息,对罕有鲲鹏血脉的天鹏人来说,自然是厌恶之极的。

不过,这一切只是韩立自己的猜测而已,具体还有什么古怪和原因,也许只有天鹏族的那些长老才知道吧。

他虽然曾经当过一回天鹏族的圣子,可并未接触到这些事情,自然对真正缘由一无所知的。

但眼下无法飞遁的话,虽然对韩立造成了不少影响,但也不可能真的就这般困住他的。

以他的强横肉身,即使在地面狂奔而走的话,也能很快走出这片雾海才是。唯一要小心的,就是这片黑雾中别有什么古怪东西和防不胜防的其他禁制。

韩立自然不会在原地一直静等下去,心中分析完后,当即将神念全部放出,立刻朝某个认准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走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