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竹叶

“前辈就如此肯定,晚辈一定有金雷竹材料!”韩立面露一丝奇怪,缓缓问道。

“老夫自然不能肯定。但韩道友能一次炼制七十二口金雷竹飞剑,手中还有富余金雷竹的可能性不小。故而才如此一提的。”姜姓老者不动声色的传声道。

“恐怕让前辈失望了,晚辈手里根本没有多余的金雷竹,当年无意中得到的恰好够炼制七十二口飞剑而已。”韩立长吐了一口气,如此回道。

“没有?”老者眉头一皱,似乎有些意外。

“不错,晚辈很想要前辈的新剑诀和重新提炼飞剑,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韩立苦笑了一声。

他说的这话,可是完全不假。

虽然他手中有神秘小瓶和金雷竹灵根。但是如此多年来,七十二口飞剑蕴含的辟邪神雷一向足够他所用的,而其他需要神秘小瓶的地方数不胜数!

如此多年下来,他再没有培育过多余的金雷竹。现在姜姓老者突然提出金雷竹交换的事情,他纵然大为心动,也只能眼睁睁的拒绝了。

老者凝望了韩立好一会儿,从脸上的坦然上未看出什么不实之处,才淡淡的说道:“若是没有金雷竹的话,老夫的剑诀就不能交给你了。对了,你当年收取金雷竹时,应该也得到了不少金雷竹的竹叶吧。”

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最后提起了金雷竹的叶子。

“晚辈的确收取了许多此物。这种东西非常奇特,非金非木的样子。晚辈一直没有找到有何用途的,但看起来也不像是一般东西,故而全都妥善收好了。”韩立怔了一下,老实的回道。

“全都在!好,很好。你没有金雷竹的话,将这些金雷竹叶子给我,我也可以将剑诀和提炼之法传授给你。至于亲手帮你提炼飞剑之事,却不能帮你做了。你可愿意?”老者目中一丝喜色流露的问道。

“当然愿意!”韩立毫不犹豫的说道。

纵然知道这些金雷竹叶子肯定另有妙用之处,否则对方不会索要的。但对他来说,用一些不知道用途的东西,换取如此大的一个好处,自然是千肯万肯了。

韩立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顿时青光闪动,两个淡绿色木匣就出现在了手中。

接着手腕一抖,木匣抛向了对面。

老者手足未动,目中异芒微闪,两只木匣一到身前,就诡异的停顿在了半空中。

随之匣盖“噗噗”两声,分别在白光中自行打开,露出了里面金灿灿仿佛纯金打造的一叠叠竹叶来。

“不错,果然是金雷竹叶子。”老者目光在盒中一扫后,瞬间就辨认出了真假来,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

他袖袍一抖,两只木匣重新合上盖子,凭空不见了踪影。

接着手指一弹,一道白光直奔韩立激射而来。

韩立单手一抓,白芒被摄到了手中,赫然是一块白蒙蒙玉简。

“新剑诀和提炼之法,我都已经输入了其中,你可以先看上一看。别说老夫哄骗了你。”老者微笑的说道。

“晚辈岂敢!”韩立看也不看的将玉简就收入了怀中。

老者见此点点头。

“叶子已经给了前辈。前辈能否告知一二,这些叶子倒底有何用途。也让晚辈长长见识!”韩立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呵呵,韩道友手中是不是还留一些竹叶?放心,这些叶子足够我用了。我不会再打你所留的这部分的主意了。人族中甚少有人知道,但在长元族中却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告诉你也没关系。这些金雷竹叶子有两种用途,一种可以用来炼制一种叫金罡灭魔雷的神雷,在对付魔物上,威力之大还在辟邪神雷之上的。是我们这些进入大乘期后,对付域外天魔的利器。另外一个用途,就是这竹叶可以让一些灵虫服食,并有很大几率产生变异的。当然这需要吞噬相当多的金雷竹叶子才行的。”老者此时毫不在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韩立。

“域外天魔?这是什么?”韩立有些不解了。

“域外天魔怎么说呢,有些类似我们修士的雷劫吧。只是灵界修士的雷劫基本上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固定不变的,而且域外天魔,是每名进入大乘后修士,随时都有可能遭受的一种魔头攻击。它们无形无色,仿若心魔,但比心魔厉害百倍。一般来说,我们大乘修士法力衰弱或者心境不稳的情况下,这些天魔最可能出现的。一旦我们未能抵挡住,就会肉身崩溃,元神精魂被污秽下,也成为天魔中的一员。我要金雷竹叶子就是准备炼制一些金罡灭魔雷,好在渡劫完之后,防备天魔骚扰的。”老者一日达成两个心愿,心情大好,一口气说了如此多话来。

韩立脸上闪过若有所思之色,特别听到金雷竹叶子可以对灵虫产生变异作用时,心中更是为之一动。

“对了,韩道友打算在此地就此长住吗?”老者忽然停止了传音,用正常的话语问道。

“此地阴气太重,不适合晚辈长久修行的。并且在外面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也无法在此地多留的。”韩立迟疑了一下,就如实的回道。

一听韩立此话,元瑶脸色一白,但瞬间就恢复如常了。

除了紧挨其的妍丽外,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此女的这点异样神情。

而妍丽目光一闪,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但同样马上掩饰不见了。

“哦,若是如此的话。你可找到离开此空间方法了。”姜姓老者望着韩立,露出了似笑非笑表情。

“晚辈还未找到!”韩立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说道。

“哈哈,那你不用找了。进入此空间,老夫也许无能为力,但是离开的话,还是有办法做到的。否则老夫又怎放心居住在这蜉蝣族圣地中。过几日,老夫亲自施法送你离开吧。”老者嘿嘿一笑的。

“多谢前辈!”韩立大喜过望,口中急忙称谢。

“你先别记着谢,老夫如此做同样不是免费的,还要和你另外再做一笔交易的。”韩立面上喜色尚未消失,老者的话语声再次传音而至。

“再做交易!”韩立一呆。

“道友对那冥河神乳是否感兴趣?”老者声音一凝的问道。

“前辈有神乳,想拿此做交易?”韩立吓了一跳,真吃惊了起来。

“老夫在冥河之地居住如此长时间,若是连此神乳也无法拿到一些,还是笑话之事了。”老者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的样子。

“那蜉蝣族之人是否知道此事?神乳不是有两头冥雷兽看守的吗?”韩立惊疑的问道。

“区区两头冥雷兽,还能真的让老夫束手无策吗。老夫自有手段,可以避开它们的耳目取神乳。况且老夫每一次都取的不多,他们纵然知道,还敢真找老夫理论不成?”姜姓老者傲然的说道。

“神乳,晚辈肯定想要!但晚辈身上真没有什么能入前辈法眼的东西了!”韩立怔了好一会儿,才为难似的说道。

“老夫什么时候说过,要现在就问你要东西了。”老者有些诡异的传音道。

“前辈意思是……”韩立神色为之一动。

“很简单,我为了延缓下一次天劫降临,无法离开此空间,但是偏偏需要一些极其重要的东西。只要你帮我在外面收齐了,然后在千年之内给我送进来。我就会拿一瓶冥河神乳和你交换。这个交易,韩道友觉得如何?”老者问道。

“前辈能否让晚辈先看看要收集何东西再说!”韩立并没有满口的答应,而是谨慎的问道。

见韩立这般谨慎态度,姜姓老者反而露出了满意之色。

二话不说的,袖袍一抖,又一块青色玉简飞射而出。

韩立一把手抓过此玉简,将心神沉浸了进去。

仅仅片刻后,他脸色就阴晴不定起来了。

再过一会儿,韩立将神念从玉简中抽了出来,低头沉吟了好一会儿,才抬首冲老者勉强一笑:“前辈,虽然你玉简中的东西不算多,但我知道或听说的不过十之一二而已。但就这些知道的,也无一不是珍稀异常的东西,没有点机缘的话,连见上一见的福缘都没有的。前辈也未免太高看晚辈了吧。”

“韩道友以为冥河神乳是普通的灵液吗?这可是合体修士都梦寐以求,不惜冒陨落风险也想得到的灵物。况且我也没说一定要你收齐清单上的全部东西。只要你能找到三分之二,再返回此地的话,我就会用神乳和你交换的。”老者从容的说道。

“三分之二?若是如此的话,倒不是没有希望做到!”韩立再一思量下,喃喃的说了一句。

“这么说,韩道友是答应此交易了。若是如此的话,我送你离开冥河之地之事,就算我预付的订金吧。”

“晚辈能不答应吗?”韩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的说道。

“两日后,我就送道友离开冥河之地!”老者双目微眯,洒然一笑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