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分歧

听到姜姓老者如此一说,元瑶和妍丽二女心中一松,口中急忙称谢。

老者却笑着突然两手轻拍了一下。

掌声刚落,大厅偏门外白光一闪,一名仿佛半透明的白影从虚空显现而出。

“影奴,你带他们去我专门招待客人的屋子中歇息一下吧。三位道友有什么需求,你尽管满足就是了。”老者冲白影吩咐道。

“是,主人!”白影微一躬身,恭敬异常的回道。

韩立神念往此白影身上一扫,心中不禁一凛。

这名白影虽然气息竟然也强大异常,但也不会悬殊的太厉害,赫然是一名炼虚后期的鬼王。

韩立纵然还有些问题疑惑不解,在这名白影注视下,也只能乖乖的随之离开了。

望着韩立三人从偏门消失后,姜姓老者将目光一收下,露出若有所思之色的沉吟起来。

韩立等人跟着这叫影奴的白影,一连穿过数条通道,经过几座偏厅后,被带到了一处院落前。

此院落由大小不一的十余间石屋组成。

虽然说不上精致华美,倒也干净整齐的样子。

白影没有怎么客气,冲此院落一指,冷冷说道:

“三位就在这里安歇吧。另外忠告三位道友一句,若是没有什么要紧之事,最好不要在府内乱闯,真有什么事情的话,三位可以在外高呼在下名字三声,我就会立刻感应而来的。”

白影说完,身形一晃,就诡异不见了。

留下的韩立和元瑶等人,面面相觑起来。

“先进去休息一晚再说吧。先前就一直马不停息的赶路,想来二位道友也有些疲倦了。有什么事情,等我们三人都恢复些精力后,再仔细详说吧。反正有三天时间,倒不急于一时的。”韩立长吐了一口气,一扭首,冲二女微笑道。

妍丽勉强一笑的“嗯”了一声,而元瑶黛眉紧皱,下意识的答应一声。

韩立点点头,就先一步的走进了院子。

他来到靠边的一间石屋前,门上并没有什么禁制,故而一推屋门的走了进去。

屋内面积并不算大,只有七八丈而已。但桌椅床铺样样齐全,都是用普通青石炼制而成,显得简朴异常!

在屋子一角中,甚至还有一块用翠草编织而成的蒲团,静静的平放在那里。

韩立眉梢一动,袖袍一抖,十几根阵旗飞射而出,在四周角落中一闪即逝的不见了。

一层青蒙蒙光幕浮现而出。

这只是一个简易的防窥视禁制,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防护作用,但不至于让其被暗中监视而不自知的。

韩立接着不慌不忙的脱鞋上床,立刻倒头大睡起来。

说起来,自从进入冥河之地来,他一边要应付冥河之地的鬼物,一边还要时刻小心着鬼婆等人的算计,还真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如今他虽然不能说对姜姓老者完全放心,但是以对方大乘修士的修为,再怎么小心也是无用的。他反不用考虑太多,可以安心休息一二的。

不一会儿工夫,石屋中酣睡声响起,韩立陷入了睡梦中。

这一夜,他睡的十分香甜。不但梦到了小时候和父母兄妹的一起生活的情形,甚至年幼时的一些童年伙伴身影,也一一浮现而出。

只是这些人虽然一个个熟悉异常,但他们相貌容颜却在梦中却始终无法看清分毫。

最后,一对充满柔情的美目出现在了梦中,其主人赫然是南宫婉,他在人界的娇妻。

在梦中出现的南宫婉,未说什么话语,只是用温柔的眼神,默默看着韩立。

韩立在梦中同样痴痴的回望不语,仿佛整个人都陶醉在此目光中……

不知过了多久,当韩立眼皮一动,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眼前仍然晃动着南宫婉那仿若秋水的眸光。

他没有马上起床,而是在床上一动不动,继续品味着心中那一丝温馨之情。

再过了一顿饭工夫后,韩立目中的痴痴之色渐渐消隐,变得和平常一般无二起来。

不知是否巧合,就在这时,忽然从门外传来妍丽此女悦耳的声音:“韩兄,可否起床了?若是醒来的话,我们商议一下如何!”

此女话语说的客气异常。

“道友稍候一二,韩某马上出来。”韩立身形一晃,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不加思索的回道。

“那我和师妹就在中间屋子中,恭候韩兄大驾了!”妍丽轻笑了一声,随之声音全无了。

韩立则从容穿上鞋子,后手一扬,一团青光从上往下的流转全身。

顿时袍子上的皱起部位,瞬间抚平整洁。

韩立自己也感要一股清凉之意,在脑中一转,当即精神一振,推门走出了石屋。

昨晚妍丽和元瑶二女同住在院子的另一端,不知道二女是否先商量的七七八八了。

韩立心中思量着,走进了院子最居中的屋子中。

一进此屋,里面比其居住的石屋大上倍许,同时屋内摆放了一张石桌和多把石椅,妍丽和元瑶二人,正围坐在桌旁说些什么。

而在大厅四角,各有一杆黑色幡旗飘动,一层若有若无的灰芒,将整间屋子都笼罩其中。

看来二女先一步的在此地布置了一些禁制。

“韩兄,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和师妹正为姜前辈之事伤透了脑筋。”妍丽一见韩立进来,妩媚一笑的站起身来。

元瑶目中异色一闪后,同样起身相迎!

“哦,看来两位道友已经讨论过此事了。若是信得过韩某的话,不妨将你们所想直言相告。韩立某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自问出谋划策还是不成问题的。”韩立含笑说道。

随后他几步上前,和二女再次落坐。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以姜前辈的身份收我为徒,原本应该是天大的机缘。但是我却更想返回人族,去寻找那重修人身的功法秘术修炼。那长元族的神通纵然再是厉害,也无法解除我的半人半鬼之身。但师姐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希望我答应下来。”元瑶先无奈的开口了。

“元师妹,恢复人身何必急于一时,完全可以先跟着姜前辈修炼一段岁月。等神通大成后,再返回人族寻找恢复人身之法的。如此良机错失后,可是再难遇到的。”妍丽倒是想的颇为透彻,直言点出的说道。

“若是真能以后再恢复人身,我还用考虑如此多作啥!师姐也应该很清楚,你我二人自从修炼阴阳轮回诀后,我二人体质一直在向真正鬼物一点点转变的。我二人纵然极力抑制,但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真正的鬼物了。我如何能再在此地耽搁下去,有时间修炼其他神通。”元瑶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恼的样子。

“此事我自然知道,所以我才会说让师妹留在此地拜师,我回到人族,去寻找那恢复人身的功法秘术。绝不会耽误师妹的。”妍丽也叹了一口气,回道。

“师姐何必做这掩耳盗铃之事!姜前辈话语里的意思,师姐又不会没听出来。他下一次天劫似乎就在不久之后,就算我现在一心修炼那长元族的神通,也不过勉强够用而已。一旦拜入其门下,如何能再分心修炼其他东西。”元瑶摇摇头。

“只要我们姐妹能在一起,就算真变成鬼物又能如何?灵界凶险师妹又不是没有见识过,我二人就算恢复了人身,说不定哪一天又会陨落掉的。若是如此的话,师妹倒不如在姜前辈门下得以庇护。以后神通大成后,再另寻回转人身之法也不迟的。毕竟我二人成了鬼物之身,和真正鬼物肯定还是有所不同的,应该还有逆转乾坤之法的。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姜前辈对师妹如此重视的样子。你若是不答应,恐怕同样难以轻易离开此地的。”妍丽如此的劝说道。

“若是真没有此种逆转手段呢?”元瑶有些异样的望了韩立一眼,接着连连摇头,一副同意的样子。

“韩兄,你怎么看此事,也说上两句吧!”妍丽无奈,只能一转首,向韩立求助道。

“二位道友的意思,我都听明白了一些。元姑娘主要是担心以后无法回转人身,故而不想现在拜在姜前辈门下,而妍道友却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缘,不想元姑娘就此放弃。我说的没错吧。”韩立沉吟了一下,冷静的分析道。

“不错,我二人其实昨晚就谁也未能说服谁!”妍丽苦笑了一声。

“元姑娘不想成为鬼物的心情,韩某自然理解。妍道友不想元姑娘放弃此千载难逢良机的想法,在下也能体谅。二位其实所想都不算错。”韩立微笑的回道。

“韩兄,我和师妹找你商量此事,可不是让你掺稀泥的。”妍丽秀眉一挑,有些不满了。

“呵呵,道友误会了。其实韩某想说的是,元姑娘和你之间的分歧,并不是没有可能同时解决的。”韩立笑吟吟的说道。

“什么,韩兄此话当真?”妍丽一怔,随即露出将信将疑之色。

元瑶也有些诧异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