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子午石

“这么说,现在只有我的印记还在那小子体内了。”白发美妇脸色有些铁青了。

这一次冥河之地之行,若是不但神乳没有到手,甚至连魔器也无法得到的话,那还真是白白冒此偌大风险了。

奇怪的是,六足固然平静异常,血袍人惊怒过后,也马上恢复了镇定。

只是他目中精光闪动不定,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白发美妇却顾不得在再说什么了,马上悬浮空中盘膝坐下,身后八只鬼王同时化为浓浓阴气,一下将此女包裹其中,好助其修为大增,来强行突破韩立对印记的屏蔽。

只见黑气翻滚不定,里面不时传出鬼哭之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显然白发美妇已经动用了全力!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间大半时辰了。

鬼雾中仍未传出白发美妇得手的消息。

六足和血袍人倒也耐得住性子,就这般静静的在空中一直等着,谁也未开口催促什么。

再过了一小会儿后,白发美妇恼怒声音终于传了出来:“我的印记也被毁了。此子决无法自己做到此事的。难道是木青做的好事!”

黑色雾气四下溃散消失,现出了满面怒容的美妇。

“木道友,这还真说不定的。她对魔坟中宝物似乎比神乳还要看重几分的。”血袍人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就算在场之人个个都老奸巨猾,也万万没有想到元瑶二女竟懂得聚集阴气的秘术,并用此术将韩立体内印记一一拔除掉。

当然这也是因为二女修炼的鬼道功法,的确有其独特之处的缘故。

“不管是什么人做的此事。我若是知道了,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倒是地血兄,那魔器对你作用似乎更大吧。你如此沉住气,难道另有什么后手。”美妇似乎想起了什么,盯着血袍人神色冷静了下来。

六足也望向了血袍人,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血袍人却干笑了几声,考虑了一会儿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老夫的确在韩小子身上做了一些小手脚。但若要准确找到他,仍然要大费周折。可无法像原来印记那般有效,不过估算他的大概方位还是不成问题的。这小子倒也机警异常,收下了我的一套灵侍后,竟能忍住一次都不尝试召唤出来。否则他已经中了我的秘术了,哪还能惹出这般多事情来。”

听到血袍人这话,白发美妇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怪异,随即眉头一皱:“道友莫非说的是玩笑之言!那小子神识不弱,你在灵侍上动了手脚上,他岂会看不出来。”

“哈哈,蓝道友这就不知道了。我的灵侍本身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关键是我输入灵侍中的是我独创的梦引血契大法。只要用自己神念灌注灵侍中亲自使用一次,就绝对摆脱不掉此秘术的引诱,而想再动用第二遍,第三遍的,最终不知不觉的坠入其中而不自知的。只可惜,到出发时为止此子都没有动用过一次的样子。否则我必定能感应到,控制他于无形的。”血袍人似乎觉得快要进入魔坟,现在瞒着也无意了,直接将自己所安排的后手大概讲了出来。

白发美妇脸色微变下,一时无语。

六足则复眼闪动几下,也露出讶色来。

“既然韩小子没有中你圈套,你如何探知他如今方位。”白发美妇又追问了一句。

“这个倒很简单。我给他的灵侍中掺入了子午石这种材料。”血袍人阴森一笑。

“子午石!这种一到子午两时辰就会变成至阳属性,会相互感应的古怪石头,道友手中肯定还有另一块了。也只有在冥河之地这种阴气极重的地方,这种材料的感应才能起作用的。到了普通环境下,可连我们都无法察觉它们之间的感应,也真亏了道友能找到这种鸡肋之物。据我所知,这种石头我们天元大陆根本不产的,就算其余两块大陆上也数量稀少之极。对我们修道之人来说,也用途甚少。”这一次,连六足都不禁开口称赞了一句。

“这东西可不是我主动找来的。而是早年修炼时,从灭杀的一名其他大陆人身上寻到的。也就这么一小块,全混入了那些灵侍中,现在也算用得其所的。两者感应只是一瞬间的,就算韩小子用什么禁制封印住那些灵侍,也切断不了此种联系的。他本身没有子午石,更无法发现其中的奥妙。”血袍人狡诈的说道。

“哈哈,如此甚好。我们先按印记最后消失方向赶去吧。现在离子时不远了,到时候再感应几次,应该就能接近了。不过,在途中还要小心那手持灵宝的蜉蝣族小子。那人手中灵宝似乎是传闻中的五龙铡,此宝可是混沌万灵榜上榜之宝,我等最好不要力敌的。倒是那两头冥雷兽,不会离开巢穴太远的,已经无需担心的。”六足抬首望了望灰蒙蒙的高空,提醒的讲道。

“说起来,我二人也没有想到六足道友真有办法能力敌五龙铡这等异宝,将那具傀儡还硬生生逼退了。”白发美妇目中奇光一闪,轻笑了起来。

“蓝道友过奖了!那名傀儡可不是我逼迫的。而是他修为不足以支持五龙铡太长时间,是自行退却的。否则时间稍长的,在下也要在此宝下陨落的。”六足却摇了摇头,目中闪过一丝惧意。

美妇和血袍人互望了一眼,想起当日大殿中韩立走后发生的情形,也脸色微白起来。

那五龙铡在后来展现的神通,实在匪夷所思。若是一开始,那傀儡就将此宝威力全开的话,他们二人说不定早就陨落当场了。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此事。那名傀儡纵然最后发挥出了五龙铡的十成威力,但是也是透支了自己的神识,能否卷土重来还是两说的事情。我们只要警惕些,别分散让其各个击破就可了。”六足又恢复从容的样子。

一听六足此言,美妇和血袍人都点头的表示赞同。

接下来,三人没有在此多留什么,略一商量后,就纷纷驾驭遁光远去了。

……

在冥河之地深处,白色山脉的石洞前,血光一闪,血甲傀儡一个跌跄的从虚空中闪现而出,刚想抬腿走上几步,却忽然身上灵光狂闪几下,“噗通”一声的趴倒在地了。

接着傀儡身上嗡鸣声一起,一道银虹飞射而出,在空中一个盘旋后,一下没入洞口中不见了踪影。

“怎么变得这般狼狈!难道老夫的五龙铡威力不够大?”不久后,洞口中响起了苍老声音,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这世间也的确没有几件事情能再引起他兴趣的。

“五龙铡的确威力无穷,是晚辈没用,到最后神识突然不支了。否则只差一点点就能将他们全都一网打尽了。”血甲傀儡双目绿光一闪,才缓缓再爬了起来,但声音仍然恭敬异常。

“神识不支!你是不是动用了两次五龙铡,并且动用的时间太长了。”苍老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出来,仿佛只是在讲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是晚辈太贪心了。晚辈一开始并未动用五龙铡全部威能,而想将那些外人全都引出来,然后同时击杀的。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人中的一名本族叛逆修炼有一种神通,恰好可以抵挡五龙铡一时半刻。而晚辈事先布置的一些手段,也意外遭人破坏。这才导致功败垂成的。”血甲傀儡虚弱异常的回道。

“嗯,原来如此。”洞口中的苍老声音只是嗯了一声,就再无任何声音传出了。

“姜前辈,晚辈还有一事相求!”忽然血甲傀儡目中血光大盛一下,声音略大了几分。

“相求?我记得和你的交易早已做完了。不要指望我会为你们蜉蝣族出手!”苍老声音为之一冷。

“晚辈怎敢奢望此事。在下只想求姜前辈用在下一丝残念做引子,用破界之术接引晚辈的本体到冥河之地。那些人已经夺走了神乳,若不抢回此宝,击杀这几人,晚辈罪责不轻的。”血甲傀儡竟然如此说道。

“让你本体到这里,你脑袋没有糊涂吧。你们蜉蝣一族无法在冥河之地生存太久的,多则年许,少则数月,你们就会在阴气侵蚀下修为大减的。而且听你所言,那几人修为都不弱,你本体来了多半也不是他们联手的对手。难道还想再借用老夫的五龙铡一用?”苍老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诧异。

“五龙铡晚辈自然打算再借用一次的,但是却不一定真需要动用它的。晚辈的本体会带一只神巢一同降临此界的。”血甲傀儡一咬牙的说道。

“神巢!嘿嘿,我没有听错吧!为了几名金蜉级存在,竟然就要动用此物。再说你怎会有动用此物的权力。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东西可是一直掌握在你们族中那几个老不死的手中。是你们一族不到生死关头,不会动用的大杀器。”这一次,苍老声音真的大感兴趣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