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淬晶砖

一个时辰后,丘陵上空黑色漩涡已经停止了旋转。

一个直径超过十丈漆黑球体从漩涡中缓缓浮现,不时有黑色光霞席卷而下,狂注到下方法阵两侧的高大幡旗上。

而两杆巨幡通过禁制之力,将一股股精纯之力传到了巨型法阵的阵眼处。

此刻丘陵顶处的小型法阵,彻底被黑色光霞笼罩住。

韩立三人身形全都淹没其中,黑乎乎一片下,看不见里面任何情形。

附近除了法阵运转发出的阵阵低鸣外,再无其他声响传出。

随着时间的流逝,悬浮在高空的巨大黑球,体积渐渐得变小。这自然是因为精纯阴气迅速流逝的缘故。

忽然下方法阵中传出一声大喝之声,震得黑色光霞一阵颤抖。

接着“砰”的一声,一团拳头大绿光竟破开黑霞冲到了外面,一个盘旋的想要朝某方向飞走似的。

但一声冷哼后,一道金色剑光也从黑霞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瞬间化为一团刺目金芒将绿光卷入其中,给斩的粉碎。

黑霞一阵翻滚后,立刻变得稀薄起来,露出了里面若隐若现的三名盘坐人影。

同时小型光阵嗡鸣声一止,暂时停下了来。

“有劳两位道友了,第一个印记已经拔除,我们开始下边一个吧!”片刻后,从黑霞中又传出了韩立有些疲倦的话语声,但声音中却仍有掩不住的一丝兴奋。

“韩兄,灌注了如此多阴气,你的身体真能支撑下来吗?要不要稍加休息一下,再接着进行?”一个悦耳的女子声音却有些关心的问道。

“多谢元姑娘好意。但是时间紧迫,必须抓紧将其余三个印记解决掉才行,迟则生变的。”韩立苦笑了一声。

“既然韩兄觉得无事,我和师妹就不再劝说了。道友实在无法坚持下来,提前给说一声即可。”妍丽声音也肃然的传出。

“韩某知道了。下边我们继续吧。”韩立似乎笑了一笑,但口气毫不犹豫。

于是在元瑶一声轻叹中,法阵中的黑色霞光一盛,又一下嗡鸣起来。

在黑霞中,身形模糊的元瑶二女,再次施法放出一道道漆黑光柱,纷纷没入韩立体中……

就在韩立逼出第一印记将其毁掉同时,在离韩立等人所在数十万里外地方,一座千丈高山上,一名浑身绿蒙蒙人影站在一块巨石上,正面带惊疑之色的望向韩立身处方向。

“怎么可能,我留下的印记竟然被毁了。按理说这些印记不到合体级以上修士,不可能逼出来的。难道另有高人助他吗?”

人影身材高挑,面容秀丽,赫然是木青。

此女不知何原因,竟然没有和六足等人在一起,独自前来寻找韩立。

并且在途中,她还施展秘术催动了韩立体内的印记,让韩立不得不第一个先毁掉她所种印记。

“这可有些麻烦了。印记最后毁掉的感应,应该是在此方向不假,但如此广大面积,搜索起来可不容易。也只能碰碰运气了。”此女秀眉紧皱的喃喃几句,就不再丝毫迟疑的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绿虹激射出去。

另一处白骨遍地的荒原上,三人一傀儡,正悬浮在空中,互相对峙着。

“六足兄!现在我等已经甩开了那名蜉蝣族人和两只冥雷兽,你该把冥河神乳拿出来,三人平分了吧。”说话的是站在紫血傀儡肩头上,被一团血雾包裹的血袍人。

“道友先前对我等的呼唤一直不理不睬,难道心生独吞的念头了。六足兄不会忘记我等出发前所发的誓言,以及用血咒术彼此共下的禁制了吧。若是我等几人拼着元气大伤发动禁制,道友修为也会损失大半的。”白发美妇在八名鬼王的簇拥下,也面孔阴森的说道。

一名身罩黑袍、生有复眼的男子,自然是六足了。

此刻他悬浮在白发美妇等人对面,目光在对面二人身上一扫,终于淡淡的开口了:

“按照我的本意,自然想和几位道友平分神乳的。但是可惜的是,池中神乳在不久前被人才取过一次的样子。剩下的这些不过勉强够我一人之用而已,如何和你们平分。这样吧,神乳全都归我。我另有许多珍稀之物作交换,也算没让你们白跑这一趟。二位觉得如何?”

“什么珍稀之物能和冥河神乳相提并论?除非你有对进阶大乘期有神效的灵药,否则其他东西在普通修士眼中再价值连城,对我等这样修为之人来说又有何用的。”白发美妇脸色一沉,怒极说道。

血袍人听了这话,目光连闪几下,却没有马上言语。

“地血老弟,你觉得怎么样?”见血袍人没有一口回绝,六足直接点名问道。

虽然眼前有两人,但是只要其中一人愿意答应此条件,另一人自然无法反对的。毕竟六足修为远胜二人中任何一位,只剩一人根本不是其对手的。

“地血!你不会真老糊涂,想答应此条件吧。”白发美妇一扭首,冷冷说道。

“若神乳真的只剩下一份,就算六足道友真愿意拿出来和我们平分。数量如此稀少,对我们来说也没有大用的。若仍是只能归一人所有,和现在又有何区别!还是蓝道友觉得自己应该占据这份神乳。”血袍人低沉的说道。

“地血道友所言极是!在下也是如此想的。”六足阴沉一笑。

白发美妇略微一怔,但随即冷笑的说了一句:

“谁知道他手中是否真的只有一份神乳,我等可没有亲眼得见的。”

“不错!这也是本人犹豫之处。六足道友,你是否该证明给我等看看刚才所说之言。”血袍人目中厉色一闪,盯住六足面孔不放起来。

“冥河神乳作用只是在第一次才有神效。第二次再服用和洗涤的话,起的作用微乎其微。这一点两位道友也应该清楚的。在下除非是头脑昏了,才会为了无用的东西和二位道友翻脸的。二位还不知道冥河神乳是如何装取的吧。”六足沉默了一下,半晌后长出一口气的说道。

“六足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冥河神乳的取出,除了切断相关灵脉外,还另有什么玄机。”白发美妇怀疑的问道。

六足复目上绿芒一闪,袖袍一抖,一物飞出,落到了手中,然后轻轻托起。

竟是一个晶莹剔透的长方形砖块,仿佛水晶制成。表面光滑异常,透明清澈之极。

而在此砖的中心处,却有一团拳头大小的鲜红液体,在里面轻轻晃动着。虽然隔着一层晶体,仍然一股惊人灵气从砖上散发而出,并飞快的形成一缕缕乳白色灵雾,在附近盘旋不定,转眼间就此砖包裹的样子。

“此物叫做淬晶砖,是蜉蝣一族专门用来汲取和存储冥河神乳而特别研制出来的。平常此物一安置在那地下大殿的池子下,便会立刻和灵脉融为一体。想要再取出来是千难万难的。神乳一旦被汲取在此物中,除非有蜉蝣族特制的一种密符,否则就是合体修士,短时间内也无法取出神乳分毫的。除非我等修士用体内真火,静静炼化此物十余年之久,才有可能炼化此砖。现在神乳数量有多少,二位道友可以亲自辨认一下。”六足冷静异常的说道。

“此物灵气的确和那池子中的灵雾气息一般无二,应该是冥河神乳不假。但是说我等无法毁掉此物,道友不觉有些夸大了吗?”血袍人目光在那水晶砖上扫了数遍,不觉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同时口中又不信的说道。

“看来空说无凭。这样吧,我将此物放在头顶上空,两位道友尽可以全力遥空攻击此物一次,若是能伤到此物半分,我立刻将冥河神乳奉上。若是不能的话,此物就归我所有,我另给二位道友他物补偿?否则的话,就算几位道友催动那血咒术,也不会比在下好哪里去的。反而在此地可能便宜其他人。”六足略一沉吟下,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此话当真?”白发美妇双目一亮,大为动心起来。

“我就在这里,有何可骗的。”六足嘿嘿一笑。

“好,就这样说定了。”白发美妇一口答应了下来,显然对自己同样有些信心的。

“若是我无法击破此物,我也不要其他什么交换,我只想让六足兄陪我去一趟魔坟,帮忙取两件宝物出来,就行了。”血袍人目光闪动几下后,竟这般说道。

“去魔坟?那些天外魔头虽然身死不知多少年了,那些魔器已经通灵化形,比一般的通天灵宝还要厉害几分。再加上那里深处魔气和阴气混合凝厚异常,一般人可是在里面寸步难行的。上一次,木青道友和你们不是闯过一次,无功而返了吗?”六足眉头一皱,似乎极不情愿此事。

“六足道友何必明知顾问。既然韩小子没死,有他的辟邪神雷开路,再有六足兄相助的话,此行决没有问题的。木青道友途中突然离开,说不定已经寻去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