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混战

“呲啦”一声!

纱巾纸糊般的被一切而开,一片寒芒直奔木青头上一罩而下。

木青面色大变,这才知道此铡刀竟如此犀利。

再想躲闪,却有些迟了。

铡刀在途中一晃,幻化出片片的虚影,一闪之下,没入虚空中消失了。

暗叫一声不好,木青身上只来及浮现一层青色绿甲,四面八方不远处就浮现出一口口银光闪闪的巨刃。

巨刃表面尖鸣声一起,一波波阴森寒光滚滚袭来,将木青包围的风雨不透。

木青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血,但随即一咬牙,蓦然双袖一抖,手中各多出一根乌黑短棒。

此女略一挥动下,如山的棍影顿时在身前浮现,身形一动,直奔一面的寒光冲了过去。

木青很清楚,自己失了先机,若留在原地绝对性命堪忧。

“乒乒啪啪”的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急响发出。

那对黑色木棍也不知是何宝物,所化棍影一开始竟硬生生砸开了寒光,护着木青冲进了其中。

但是片刻后,寒光一波接一波,仿佛无穷尽一般的浮现,黑色棍影瞬间变得稀疏起来。

竟是两截黑棍被寒光一阵急斩下,残缺不全起来。

木青大骇,再想双手一缩的想另行施展其他神通时,四周寒光却滚滚的突破了残余棒影的防护,卷到了此女身上。

只见绿甲只来得及狂闪几下,就被寒光彻底淹没进了其中。

一声惨叫后,里面再无其他声响了。

木青竟就这般陨落的样子。

白发美妇目瞪口呆,几乎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她可很清楚,木青神通决不在其之下的。

这时金甲傀儡却冲寒光轻轻一点。

顿时光芒一敛,所有寒光往空中一聚,再次凝结成那口银色铡刀。

而在铡刀下方,木青尸体被分成无数碎片的悬浮在空中。但诡异的是,这些碎屑竟滴血不流,不是血肉之躯一般。

但金甲傀儡只是扫了一眼,就不在意此事了。

以他眼力,早就看出木青是木妖之体了。尸体会变成这种情形,倒不是什么奇怪之事。

如今的他狞笑一声,单手法诀一催,顿时铡刀一个盘旋再次激射出去。

目标正是附近的紫血傀儡。

此傀儡如此大的身躯,实在是一个再好不过的靶子了。

原本按照他的心意,自然是趁几人法力消耗差不多的时候,进行偷袭,将几人一网打尽的。

但偏偏六足竟然潜进到了池子下方,还懂得罕有人知的切断灵脉之术。

这让金甲傀儡心中大急起来。

若真的被对方切断了池子和此地灵脉的联系,他就是能击杀了这几名外来者,回到族中仍然会获大罪的。

故而其等待了这般长时间后,再也无法忍耐的出手了。

但没想到的是,木青竟然警惕异常的在附近布下了如此多的警戒灵丝,让其不察之下暴露了行迹。

不过对金甲傀儡来说,也是无所谓的事情。

有那五龙铡在手,眼前敌人消耗了不少灵力,另外还有冥雷兽的牵制。如此多有利条件,除掉它们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站在紫血傀儡上空的血袍人见银虹飞来,目中闪过一丝惧色,不及分说下,单手冲迎面射来的银虹一指。

顿时身前的巨大血球一颤,化为一道血光激射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身下的紫血傀儡在紫光闪动中,体形迅缩小,眨眼间化为和常人无异。但六目同时一闪,六道血红光柱化为一道直线的先后喷出,紧随血球而去。

而血袍人则身形一个飘动,落在紫血傀儡旁边。

“轰”的一声,银虹和血球一接触之下,竟然无声无息的没入了球中。

血袍人见此,大喜起来。

他这颗血球可是不是普通精血所化,而是其采取万年秽气炼化而成,专门污秽各种宝物灵器,几乎从未失手过。

这道银虹纵然厉害,也绝不可能一点影响没有的。

这些念头方在血袍人心中转过。

轰的一声爆裂声后,血袍人目中笑意一下凝固了。

那颗血球竟在一瞬间被无数银芒洞穿表面,硬生生的爆裂而开,化为一团刺鼻血雾。

此血雾只是飘荡片刻,再化为了腥臭的黑气,溃散消失。

而这时,五龙铡银虹又已和六道血红光柱撞到了一起。

说也奇怪,表现犀利之极的银虹一斩到血柱上,竟然表面银光一晃,激射速度不觉慢了一慢。

几道光柱瞬间工夫,接连射到了其上,让银虹颤了几颤的现出了原形来。

血袍人双目一亮,急忙单手一掐法诀。

顿时那几道血色光柱一凝,竟幻化成了一口血色大剑往铡刀上一扑,和其交织缠斗了起来。

五龙铡犀利程度让人难以置信,但斩在血色飞剑上却无法马上将其一斩两截,竟一时被抵住了。

金甲傀儡见此,目中凶光一闪,心中一催相关口诀。

顿时五龙铡银光大放,滴溜溜一转下,无数寒光狂涌而出。

最终“砰”的一声后,血剑还是被寒光斩成了数截,化为一团血光。

远处的血袍人见此,蓦然一张口,喷出了一团精血来。

随之此血化为数个血色符文,就在血袍人面前一晃,就诡异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远处血光狂闪几下,再往一处一聚,竟再次幻化成了另一口血色飞剑。

此飞剑一声嗡鸣,一闪即逝的又缠上了五龙铡,不让其飞遁而走的样子。

白发美妇原本因为木青的意外陨落,心中对五龙铡惧怕起来。现在一见此宝竟意外的被血袍人的血剑挡住,当即心中大喜。

她也顾不得头上的黑色光阵如何了,急忙单手一翻转,手中蓦然多出一个黑色皮袋,往高空中一祭。

此袋子轻飘飘一转下,袋口倒转,一股灰蒙蒙阴气狂涌而出。里面赫然现出了百余名身材高大异常,全身武装的阴甲鬼兵。

此女一直留有这么一批鬼兵备用。

白发美妇口中一声尖啸,冲远处的金甲傀儡飞快一指。

鬼兵立刻刀剑齐举,驾驭阴风,直奔金甲傀儡喊杀而去。

远处的金甲傀儡见到此等情形,冷笑一声。

他一转首,对旁边的一名马面人身的鬼物,问了一句:“这些东西就交给你了,没有问题吧。”

“大人放心,不过一些低阶鬼物,怎会是在下对手。”马面鬼物身体晶莹异常,一躬身的答道。

金甲傀儡点点头。

顿时此鬼物身体表面琉璃之光一闪,化为一股五色霞光激射出去。

片刻后,它就气势汹汹的扎进阴风之中,凭空幻化出一对长刀,和那百余名鬼兵战到了一起。

金甲傀儡则看也不看那边的厮杀,而是立刻口中念念有词,再次不惜神念的狂催五龙铡起来。

顿时和血剑缠斗的银虹一声长长清鸣后,以一化五,分出了五道颜色各异的惊虹来。

其中一道继续和血剑交织争斗,其余四道却两两一分,分别冲血袍人和白发美妇电闪雷鸣般的激射而去。

白发美妇面色微变,望了空中因为缺乏木青和其法力支持,已经摇摇欲坠的绿色光幕,又看了一眼和紫血傀儡并立的血袍人一眼,脸色不禁阴晴不定。

此女见取胜无望,心中不由得产生一丝退意。

但就在此时,忽然下方笼罩绿池的金色光阵中,一声低沉长啸发出,接着光阵表面一阵剧烈波动,让附近地面又一阵的轻微晃动。

“是六足道友要出来了。”白发美妇耳中忽然传来了血袍人冷冷的话语声。

白发美妇一怔下,面色稍一迟疑,前边寒光一闪,两道惊虹就奇快无比的到了近前处。

无奈之下,白发美妇背后披发鬼影一现,两手朝前虚空一抓,顿时两只黑色大鬼手在惊虹上方一现而出,朝下一把捞去。

同时美妇自己单手一翻转下,手中多出一杆白骨小幡,略一挥动下,灰色霞光狂涌而出,也朝惊虹席卷而去。

另一边的血袍人和紫血傀儡联手之下,也被另外两道惊虹团团围住,陷入了苦战之中。

就在这时,忽然白发美妇心头起了一丝警兆,不由的朝宫殿一角扭首瞥了一眼。

结果此女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只见在那边宫殿角落中,原本呆呆站在那里的元瑶和妍丽二女身旁,竟然不知何时的现出一名青年。此人两手按在二女的肩头处,正有无数纤细金弧从手中弹跳而出,往二女身上狂涌而入。

青年自然正是韩立。

原本神色木然的元瑶和妍丽身体微颤不已,一根根血丝正被逼出体外,面上竟露出了痛苦不堪之色。

“小贼,你敢?”白发美妇惊怒之下,蓦然一声厉喝。

韩立却对美妇的大喝视若无睹,只是手中涌出的金色电弧瞬间加大了几分。让那些血丝瞬间全都逼出了体外,就被辟邪神雷化为了乌有。

二女身躯一软,就往地面栽倒。

韩立身上青霞大放,将二女一下卷入其中,然后化为一道青虹,直奔大殿出口处激射而走。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