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良机

紫血傀儡一现形而出,六目同时转动下,闪动诡异血芒,突然两手虚空一抓,一杆血色巨斧浮现手中,冲对面一斩。

巨斧小山般的直压而下,尚未真的斩到什么,一股惊人风压就先呼啸而至,将下方银色电弧全激荡的剧烈一晃,要硬生生劈开样子。

一声兽吼从雷光中爆发而出,下方电弧瞬间活过来一般的交织一起,竟在轰鸣声中幻化成了一杆带银色雷剑,冲空中一迎。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后,血芒电弧撞击中,两柄巨刃一颤,竟然同时的寸寸断裂,化为了乌有。

雷光一闪,数道丈许长青色爪芒浮现而出,直奔紫血傀儡激射而去。

站在紫血傀儡肩头上的血袍人见此,鼻中一声冷哼,一张口,一团精血喷出了口外,反手一抓再猛然一投。

那团精血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一根血色长枪激射而出。

“噗噗”几声后,血枪瞬间洞穿了几道爪芒,一闪即逝的要没入下方雷电中。

但是突然银光一闪,一颗冥雷兽头颅虚影放大数倍从雷电中映现而出。一张口下,就将血色长枪吞噬到了口中,然后再反口一喷下,一道奇粗异常电弧化为一条银蛟的冲向血袍人。

紫血傀儡前面的两只血目一闪,两道血光一闪即逝的喷出,正好击在了电蛟之上,两者同时的溃散消失了。

紫血傀儡血袍人和一只冥雷兽闪电般交手下,竟没有分出高下来。

但是马上血雾中无数绿丝朝空中激射而出,瞬间汇集一点,在绿光闪动中幻化出了一条苗条身影,足踩金花。赫然是木青此女。

与此同时,阴风在附近狂卷之下,也露出了白发美妇身影。

两者均面色凝重异常,眼也不眨的盯着对面的兽首。

对面的冥雷兽头颅见此,狞色一现。下方雷电大作,另一颗独角头颅虚影显现而出,体积只是比第一颗稍小,并且独角纤细一些。

见到两颗冥雷兽头颅,白发美妇的脸色有些难看,喃喃的说了一句:“此地竟有两只冥雷兽,我说冥雷兽纵然够厉害,上次闯入的朱道友怎会那般轻易陨落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神液和此地灵脉是连接一体,想要切断两者联系将它们取走,必须要给他多争取些时间的。我们三个只有拼命了。”血袍人冷哼一声,阴阴说道,似乎心情并不太好。

木青和白发美妇见此,互望了一眼。

血袍人表现并不奇怪,任谁忽然知道自己留在外边的分身被灭,没有当场暴跳如雷就算不错了。

“地血道友,离你留在外边的化身被灭已经不少时间了,而且是在另一头冥雷兽返回之前的事情了。看来此地除了这两只冥雷兽外,应该还有什么东西来了。它们不是留在外面准备埋伏我们,就是也已经潜入此地了。说不定就在看我们和这两只冥雷兽大战呢。”木青美目寒光一闪,缓缓的说道。

“就算知道如何?这两头冥雷兽已经如此难缠了,哪还顾得其他。倒是我始终感应不到韩小子的印记,看来他真被另一头冥雷兽灭杀了。这实在太可惜了点。”白发美妇叹了一口气。

“既然冥雷兽如此快返回了,韩小子肯定小命不保了。还是对付眼前的冥雷兽要紧!这两头凶兽虽然灵智不高,但是一身雷属性神通,可是大半都克制我等的。也只有六足道友可以力敌,但偏偏只有他能切断灵脉。无法分身的,看来我们也只有拼命一把了。至于外面灭杀我分身之人,既然到现在都不敢现身,显然实力不足为惧。只要多加小心一些,别叫对方偷袭钻了空子,也就可以了。”血袍人也蓦然开口了。

对面头颅虚影,其中一颗突然体积狂涨,大口一张的向三人狂吞而来。另一只头颅则一低头,头上独角电光大放,刺目耀眼下,数道粗大银弧在一声霹雳下向几人狂击而来。

下边两只冥雷兽本体同时驱动雷电之力,幻化出更多的银色雷球,向对面血雾狂涌而去。

白发美妇脸色一沉,肩头一抖之下,头上也浮现出一只披发鬼影,一股灰蒙蒙阴风从鬼影口中狂涌而出。

木青身上青光一闪,无数青丝激射而出,也不敢怠慢!

至于血袍人倒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足下紫血傀儡六目齐张,六道赤红光柱喷出。同时最下方的血雾一阵骚动,也不甘示弱的向众雷球反卷而去。

刹那间,三大妖王和两只冥雷兽的拼斗骤然间爆裂起来。

只见血雾翻滚,雷鸣声大起,众多异像瞬间将木青等人再次淹没其中。

韩立静静站在入口处附近,眉头紧皱,凝神细思如何救出元瑶二女。

若是没有那道绿气存在,倒是一切都简单的。只要他趁几名妖王和雷兽争斗中最激烈无法分身之际,蓦然出手劫走二女。白发美妇等人为了冥河神乳,多半不会放弃对手来追他的。

但现在多了一道不知底细的绿气,万一在其动手拦截。他岂不是倒了大霉!

韩立可不愿轻易冒此危险的。

韩立目光闪动不停,各种念头飞快转动不停着。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战团中的冥雷兽和白发美妇等各现神通,激烈程度越发暴烈起来。两只冥雷兽似乎知道拖延下去对它们极为不利,焦躁不安下暴虐之气大浓,并在兽吼声攻击狂猛异常。

二兽本体雷弧万道,头上独角一下变得粗大数倍,从上面激射而出的电光每一道都仿佛天外神矛一般。一击过去,必定将三名妖王中的一位震得后退数步。二兽明显大占上风,力压木青三名妖王一头。

但若说马上击败三名妖王,短时间将他们从下方水池中驱去,却似乎大为困难的。

韩立望着此情形,双目一眯下,虚化身形向远处徐徐移动过去了。

不管怎么说,先到元瑶和妍丽身旁再说,其他事情只有见机行事了。人他是一定要救走的。

为了怕战团中的几人和冥雷兽发现其存在,韩立移动过程自然缓慢异常。大殿中的哪一名存在,境界修为远远超过他。即使动用了太一化清符,合体级存在若是神念全开的对其扫描下,仍有不小几率被发现的。好在几人斗得你死我活,一般怎会分神做此事情的。

当韩立长长吐了一口气后,人终于从战团附近绕到了大殿的另一端角落,到了二女身旁。

目光飞快的往元瑶身上一扫。

如此近距离下,韩立看到此女原本玉脂般的脸庞上一根根血丝若隐若现。这些血丝纤细如发,不是如此近距离并有灵目神通辅助,普通人根本看不出丝毫的。

韩立眉头一皱。

二女是被地血老怪用奇怪血符禁制住的。此种东西一看就是一种极厉害的邪术,用辟邪神雷或者噬灵天火都应该有奇效的。不过噬灵火鸟被其布置在了入口处,耍破除此禁制的话也只有动用辟邪神雷了。

当然现在不是动手的良机,此禁制一破除不但自己身形显露,地血老怪也会立刻感应到的。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将目光一收,再向绿气存在之处望了一眼。

此东西肯定和外面那些鬼物有关,他可不相信对方只是会光看没有行动的。眼下绝不是他出手时机,只能和对方比比耐性的。

韩立百般念头一转下,只能做出这等保守些的决定。

况且让他如此做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在那名在地渊妖王中神通最大的六足,此刻踪迹全无。

他在不知道对方行踪之下,绝不敢轻举妄动的。

不过当韩立将目光从绿气处挪开后,又看了一眼战团下方的诡异水池,心中自然怀疑六足此妖王是否潜藏其下。

毕竟宫殿就如此之大,除了这块水池外,再无任何可以藏人之处了。

但可惜的是,池中漂浮的雾气有阻断神识之神效。韩立神念轻轻扫过后,根法无法没入其中。只是感到那些白色灵雾蕴含的灵气之精纯竟然是他生平仅见,似乎深吸上一口此白雾就可让其省却数日苦修之功的样子。

这也是韩立为何一眼就认定池中东西就是冥河神乳的。

韩立开始自然大为奇怪,木青等三人为何不马上从池中取水而走的。两只冥雷兽纵然厉害异常,但不至于让三人连偷取神乳的机会都没有。

特别在三人已经占据了绿池上空的情形下,更不是难事。

后来稍微细想下,韩立也就明白过来。不是那绿池中设有什么厉害禁制让三名妖王不敢冒然下手,就是这冥河神乳到手方法,另有什么诡异之处,它们无法轻易到手的样子。

说不定六足没有现形而出,就和此事有什么关系。

韩立如此想着,就越发不愿冒然出手了。

他就老实的站在二女一旁,静等着绿池上空的战团决出胜负,或者那道绿气有什么举动。

虽然他体内印记封印无法维持太长时间,但是看低空处的战团激烈程度和冥雷兽的焦躁模样,也不可能一直僵持下去。机会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刻出现的。

果然韩立没有料想错,就在一盏茶工夫后,两只冥雷兽终于按捺不住,开始拼命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