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九宫天乾符

韩立却不是这般在一旁光站着,双袖同时一抖。密密麻麻的符箓飞射而出,围着其上下盘旋,银色符文若隐若现。

这些符箓显得神秘异常,并足有一百零八张之多。

韩立两手一掐诀,冲着远处雷云飞快点指几下,神色变得凝重异常!

顿时这些符箓一下化为百余道银芒,一闪即逝的在韩立身前无影无踪。

下一刻,巨大雷云上空银光一闪,一百零八张银符闪现而出。

它们滴溜溜一转,诡异的排成一个奇怪图案,正好将下方雷云罩在其下。

韩立法诀一催下,符箓同时爆裂而开,一个银蒙蒙的巨型光阵浮现而出。

在光阵中,一座巨大宫殿虚影若隐若现,仿佛不是人间之地一般。

宫殿通体银光灿灿,无数符文在上面盘旋飞舞,同时天簌般乐声从中心处隐隐传出,让人心旷神怡。

但若有人留神想听个究竟之时,天乐之声却又荡然无存了。

韩立一见光阵成形大喜,急忙施法催动,巨型光阵徐徐的向下降落而去。

就在这时,忽然雷云中传出一声巨吼。

几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后,青色雷云一阵剧烈翻滚,突然数道水缸粗的电弧破开雷云,强行激射而出。

此电弧如此粗大,在云中几个盘旋,就仿若巨龙在云中张牙舞爪。

片刻工夫,偌大雷云就在轰鸣声被扫荡一空了。

雷云一灭,电弧随之消失。远处重新现出了冥雷兽来。

这时的此兽,样子狼狈之极,不但身上鳞片黯淡无光,未被鳞片遮盖的地方更是焦黑异常。唯有头上独角银光灿灿,一层纤细电丝还缭绕不定。

刚才的粗大银弧,显然就是此角发出的。

但更让韩立吃了一惊的是,此兽一现形而出,马上一张口,一团血光喷了出来。

血光中金芒闪动,三只甲虫嗡嗡作响,赫然是他的噬金虫。它们竟被此兽用法力强行逼出了体外。

如此神通,让韩立心中一寒。

当噬金虫意外的被此兽吞进了体内时,他大喜之下,心中不由得起了一丝击杀的心思,但是现在目睹此景,才知道痴心妄想了,将此念马上抛置到了脑后。

韩立目光一扫,看到自己那口青竹蜂云剑,在冥雷兽足下处漂浮着,闪动着淡淡金光的样子。

显然冥雷兽在应付雷云和噬金虫的夹攻下,根本顾不得再打此剑的主意,将其随手扔掉了。反正此剑对其无法构成威胁的样子。

而冥雷兽正双目死死盯着韩立,目中凶狠之色毕露无疑。它吃了如此大亏,一副恨不得将韩立马上撕成粉碎的模样。

可是韩立不等此兽有何行动,单手一招下,三只噬金虫就冲出了血光飞射而回,那口金色小剑一颤之下,也蓦然在原地消失了。

金光一闪,小剑一声低鸣的出现在了韩立身旁,一下没入袖袍中不见了踪影。

随后飞至的噬金虫也同样如此的收了起来。

冥雷兽一怔,随即大怒,一声凄厉长吼,就想有所行动时。

但这时,头顶上空银光一闪,巨大光阵神不知鬼不觉的降落而下了。

如此大东西降临头顶,就算冥雷兽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现在也不可能没发现的。

它一抬头下,目睹光阵,目中闪过惊色,但头上尖角马上雷鸣一声一响,一道粗大银弧一击劈出。

“轰”的一声后,电弧结结实实的击在了光阵下方。

但银光一闪,粗大电弧就没入其中不见了,仿佛被光阵吞噬了一般。

此兽这才觉有些不妙,四肢电光一闪,立刻激射而出,想逃出此地。对此兽来说却有些迟了。

空中光阵一转下,一闪的诡异不见了。

冥雷兽方一射出十余丈去,蓦然眼前银光一亮,一下身处一片光蒙蒙白雾中,四下一扫,远处隐约可见高墙殿宇,楼台阁楼,重重峦峦,也不知有多少的样子。

此兽先是一惊,但随即心静如水了。

它不知活了多少万年了,被人用法阵困住之事,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对一般禁制还不放在心上的。

它一扬脖颈,往空中望了一眼。

高空中银蒙蒙一片,看不出任何东西来。

冥雷兽略一歪脖颈的想了一想,当即身形一晃,化为一道银弧直冲高空而去,并在途中两只爪子往虚空一抓。

“嗤嗤”之声大作,十余到青色爪芒一闪的射出,狠狠击在了银色光幕上。

连绵不绝的闷响后,银光青芒交织下,银色光幕晃动一下,但马上恢复如初了。

冥雷兽不禁身形一顿的停到了半空中,神色有些阴晴不定了。

困住它的禁制威能之大,还在他想象之上,似乎不是普通的法阵。

这头冥雷兽自然不知道,它身处的光阵正是韩立花费了偌大心血,才炼制成的一套“九宫天乾符”。

此符箓一共一百零八张,变化万千,在困敌之上神妙异常。

当然,这也要看此阵困住的是何种存在了。

以韩立修为,不要说眼前的冥雷兽,就是一名合体级的存在也无法真正困住的。

刚才此兽的一击,让外面站在光阵边缘处、正单手按在一张符文上狂注法力的韩立,蓦然感到一股巨力,身形一震的倒退了两步。脸色连变数下!

好在他体内法力一转流转,就若无其事了。

可见在此兽的攻击下,此禁制根本无法阻挡太久的。毕竟他的修为和这冥雷兽实在是天差地别!

不过他祭出这套符阵,原本就没有如此打算过,只要能稍微给其争取些时间就可了。

一见符阵暂时困住了对方,韩立单手一收,立刻背后双翅一扇,化为一根青虹的掉头遁走。目标正是来路的方向。

几个闪动后,韩立就到了天边尽头处,再次一闪就可彻底消失了。

可就在此时,韩立忽然神色一动,手一扬,破空之声大作,数十口金色小剑一起暴射而出,扎向了附近某处虚空。

让人大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金色小剑射向之处,白光一闪,突然现出一名身穿闪亮白袍的女子身影,一只手臂连同衣袖都荡然无存了。竟正是那名叫“白鬼”的鬼女。

此女一被韩立逼迫而出,脸上也全是惊讶之色。其目光一闪,似乎想要说什么的样子。

但是韩立却面上寒气一罩,一只袖袍啼鸣声一响,飞出一道乌光,一个盘旋落在地上,现出一头黑色小猴。正是啼魂兽。

韩立现在逃命要紧,根本不愿和对方纠缠什么,竟然一动手就唤出了专门啖鬼的此凶兽。

白袍鬼女一见,喉咙中突然冒出一声尖鸣,脸上全是惊惶之色,蓦然化为一道白气倒射而走。

但啼魂兽的动作却更加迅捷,身形眨眼间一晃,化为数丈高的巨猿。大鼻一横,一片黄霞飞卷而出,一下将白光包裹其中,并往后一卷。

白光一敛,重新现出了白袍鬼女的身影。

此女惊恐之下,身上白袍蓦然化为一层洁白光罩,将其身形彻底护在了其中。也不知此白袍到底是何种宝物,啼魂的摄魂神光,竟然一时无法撼动光罩的样子。

啼魂现出了凝重之色,喉咙中低吼一声,四周阴风一起,无数道闪电浮现而出。巨猿身体膨胀变大,毛发开始变红,天灵盖处冒出了三根弯角,眉宇处蓦然裂开后,一只血红妖目现出。

同时此兽脸孔拉长,獠牙毕露而出,背后生出了三根丈许长的黑乎乎骨刺,上面黑气缠绕,阴气逼人。

一见啼魂的变身,白袍鬼女更显惊恐。突然口中出一声长长尖鸣,一股无形音波直奔啼魂和韩立狂冲而来。

但韩立早对此有所防范,单手一摸头颅,灰色光霞和五色光焰一卷而出,将自己连同啼魂兽一同护在了其中。

如此一来,韩立神识只是微微一痛,也就若无其事了。

至于啼魂兽更是一点影响没有,反而面上狞色一闪,眉宇间那颗妖目徐徐睁开,“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碗口粗的电弧喷射而出。

此电弧竟然鲜红似血,一下洞穿了在摄魂神光中无法动弹分毫的白袍鬼女身体,护身的白色光罩,根本无法阻止此血弧分毫。

在鬼女一声惨叫下,血色电弧仿佛灵蛇般的一个缠绕,就将此鬼物绑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往回一拉。鬼女被一卷飞起,并在电弧中迅缩一个晃动,就到了一张血盆大口之前,被啼魂毫不客气的一口吞下!

“砰”的一声,一样东西被啼魂兽眉头一皱的吐了出来,竟是一块乌黑的玉牌。

韩立单手一抓,此物立刻被摄到了手中,稍加翻转的打量了一遍。

“万里符!”

虽然和人族的有些不同,但韩立还是一眼认出了此物的用途,脸上一丝讶然后,又闪过了若有所思之色。

忽然远处的光阵传来了轰隆隆之声,里面隐隐有暴怒之极的吼声传来。

他身形一震,急忙冲啼魂兽一招手,顿时此兽体形迅缩化为一道乌光的没入韩立袖口中。

韩立同时一跺足,身形往地上一滚,蓦然化为一只青色大鹏,往远处风驰电掣般的飞走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