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五龙铡

血芒,黑光如同暴风骤雨般的在光幕上接连闪动,让其忽暗忽明起来!

片刻工夫,紫血傀儡已狂涨千丈之高,仿佛天地神灵一般的两手一横,一口紫色大斧浮现而出。双手持斧的挥动成一片紫芒,对准黑色光幕狠狠斩下。

仿佛打雷般的闷响连绵不绝,无数斧影同时斩在了光幕同一处上。

而白发美妇却只是狂催手中的血刃,并没有再另行施展什么神通。

“呲啦”一声!

纵然此层禁制神妙无比,但是如此多合体级存在联手下,还是被硬生生击出了一个直径十几丈的大口。

虽然裂口马上光芒闪动的要再次合上,但这点耽搁对几名妖王来说却是绰绰有余了。

“好,我用秘术将入口固定!”六足大喜,手一扬,顿时激射出八团蓝光,随即狂涨变大。

竟然是八根淡蓝色柱子般法器,全都一下没入裂口中。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蓝光一闪,裂口化为一个四方通道,四壁都是光滑的蓝色晶石,仿佛在光幕上早就镶嵌好的一般。

“诸位道友,在下先走一步了。”六足狂笑一声,纵身化为一道黑虹,一个盘旋的激射而入。

两名血袍人互望一眼后,忽然其中一人从紫血傀儡中一跃而下,落到了地面上。另一人则单足一踩傀儡。

紫血傀儡体形迅速缩小,化为数丈大小,几个闪动后,和剩下的血袍人进入了黑色光幕中。

不知二人如何想的,竟留了一人在外边。

白发美妇看了一怔,而另一边的木青,却两只长袖四下一阵飞舞,无数光芒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全都一闪的没入了袖口中。她将布下的禁制全都收的一干二净。

“蓝姐姐,你两位弟子还要一起带进去吗?虽然冥雷兽已经被引出来了,但谁知道里面还有其他什么危险。她二人修为如此低劣,可别陨落在里面了。姐姐不想让一番苦心白费吧!金灵,你守在外边就可以了。”木青冲白发美妇一笑的提醒道,又吩咐金猿一声后,就足生金花也飞了进去。

金灵微一躬身后,果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白发美妇却眉头一皱,目光朝呆呆站在一旁的元瑶和妍丽望了一眼,就冷笑的自语了一句:“放在外边,老身才更加不放心的。你们两个跟我进去!”

此女单手一掐诀,瞬间放出一团灰蒙蒙阴风,将自己二女全都一裹而起,接着呼啸的进入了裂口中。转眼间外边就只剩下聊聊数人了。

“我们几人就守在外面一会儿吧。顺利的话,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可取得神乳回来的。”留下的那名血袍人忽然冲金灵说道。

“晚辈也希望如此。此地事情,要靠前辈主持了!”金灵对血袍人显得恭敬异常。

“嘿嘿,是不是在怀疑我是不是地血本尊,还是区区一个化身而已。”血袍人目光一闪,嘿嘿一笑。

“前辈说笑了。主人曾经说过,地血前辈修炼的是一魂分化的大神通,两人都可说是地血前辈的本体,也可都是化身的存在。”金灵毛脸一动,平静的回道。

“木仙子对老夫事情,知道的倒是不少啊!”金灵的话让血袍人一怔,随即打了个哈哈,目光四下一扫起来。

此刻还留在外面的除了二人外,还有残留的三名高阶妖物。

这三名妖物都已经能化为人形,老老实实的在不远处站着。

血袍人扫过这几人后,正想目光闪动的想说些什么,但忽然其瞳孔一缩,单手闪电般的一抬,丝毫征兆没有的朝附近某处虚空一抓。

顿时一只血红大手,在那片虚空上方充满腥气的浮现而出,化为亩许大小,向下狠狠一抓。

“轰”的一声,虚空中一道银光一闪,竟将血色大手一下斩成了两截。

接着附近人影一晃,在银光下现出了一名身穿战甲血红之人,面无表情的望着血袍人几人。竟是一名血甲傀儡!

“蜉蝣族?”金灵不禁一呆。

“小心点!不是普通的血甲傀儡!是被蜉蝣族人附身的高阶存在。”一旁的血袍人却暗暗吃惊。

刚才的攻击固然不是什么大神通,但对方这般轻易破掉,还是让他大出意外的。

他不禁双目微眯,盯向那道模糊不清的银光。

此道银光光灿异常,以其目力都无法看清楚什么,这让他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警觉,眼也不眨的盯着银光,不敢挪开半步。

金灵听到血袍人的提醒之言,再见到这般凝重表情,也心中大凛起来,目放金光的望了过去。

连血袍人都无法看清楚的银光,在此灵猿动用了灵目神通下,竟看得清晰异常起来。

只见银蒙蒙灵光中,一道淡银色蛟龙翻腾盘旋,显得神妙万分。

“这是……”金灵眉头一皱,并未认出那是何种宝物,不过多半应是刀剑之类的东西,否则不可能一斩就切开血袍人的功击。

“你应该是蜉蝣族的漏网之鱼吧。既然瞒过我等耳目,不老老实实在其他地方苟且偷生,现在冒出来,难道活的不耐烦了,想让我们送你上路不成?”血袍人冷笑的开口了,话语尖刻异常。

“苟且偷生?要不是我们几人是以傀儡之身和你们争斗,你们真以为能如此轻易击败我们。不过现在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了。除了你们几人外,其余外来者都已经进入神池之地中了。如此的话,就可以瓮中捉鳖,将你们全都灭杀了。”血甲傀儡冷冷的说道。

“灭杀我们。就凭你一人?”血袍人咂咂嘴,并没有动怒,反而阴沉一笑。

“不错,就我一人还有手中的这口五龙铡!”血甲傀儡声音突然变得诡异异常,接着抬手冲空中单手一招。

顿时一声清鸣的龙吟后,一口光亮如镜的银色铡刀从空中坠落而下,被傀儡一把接到了手中,并轻巧的横在了身前。

“五龙铡!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东西。”血袍人凝望着铡刀,目中闪过一丝惊疑之色。

“是吗,但这都不重要了。你们马上就会陨落在此宝铡下了。”

一说完这话,紫血傀儡似乎不愿多说什么了,蓦然手中一扬,单手持铡的冲对面虚空晃了几晃。

金灵和血袍人见此,立刻下意识的身形一晃,向左右激射飞出。

“噗噗”三声,三道其他颜色的铡刀虚影蓦然落下,目标正是远处三名残留的高阶妖物。

“啊……”三名高阶妖物纵然也做防范,但是虚影闪过太快了。

一闪而过后,三名妖物吭也不吭的一头栽倒,身躯被斜着一分为二了。

接着再一闪后,三种铡刀虚影就诡异的消失了。

金灵和血袍人都吃了一惊,金灵身形滴溜溜一转,想要腾空遁走。

而血袍人想都不想的袖子一抖,一团团血雾浮现而出。

但是对面站着的血甲傀儡,却目露讥讽之意来。只是将手中铡刀再次晃了几晃,四道铡刀虚影同时从他们头顶诡异落下。

这一次的虚影看似不快,但却一模糊下,就到了二者近在咫尺之处。

金灵大惊失色下,肩头一晃,原先背着的两口短剑化为两道惊虹直接迎向了两道铡影。

结果“咔嚓”一声,两口短剑瞬间变成四截的坠落而下。

一道虚影一闪落下!

“不好!”金灵大惊的暗叫一声,身形急忙一模糊。

铡影一闪而过,这只苍猿顿时变成了两截,但马上尸体溃散消失,竟然只是一道残影而已。

十余丈外的另一处地方,金光一闪,金灵身形清晰而出。

但是尚未等他身形彻底显露而出,这只金猿只觉眼前一亮,另一道铡影竟迎面扑来,时机恰到好处,它根本避无可避。

“扑”的一声,硕大头颅被斩而断,金猿无头尸体晃了几晃,就翻身栽倒在地。

而站在远处的血甲傀儡,将手中银铡一反抓,竟突然浮现出一团绿火出来,里面包裹着一个迷你大小的金色小猴,一脸惊惶之色。

冷笑了一声,血甲傀儡一抖手中宝物。顿时铡刀表面银光一闪下,小猴一声惨叫,绿火就在灵光中飞灰湮灭了。

这时,血甲傀儡的目光才扫向另一边。只见那边的血袍人竟然放出了亩许大小的血雾,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纵然两道铡影在不停的来回斩杀,却仍被血袍人诡异的堪堪躲过。

血甲傀儡目中绿芒一闪,冷哼了一声,突然将手中的铡刀往空中一抛。顿时铡刀银光大放下,蓦然从上面飞射出无数道铡影出来,密密麻麻,无穷无尽一般。

这一下,原本神色镇定的血袍人也大惊失色起来。

不及多想的急忙一催血云,就向不远处的蓝色通道激射而去。

显然它已经意识到了,手持铡刀的对方,显然不是它能抵挡的了。

可是血袍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到了此时,五龙铡才开始真正露出了獠牙来。

血甲傀儡猛然两手一催法诀,空中的铡影突然全都溃散不见,银色铡刀在一声雷鸣下,化为五条颜色各异的五爪蛟龙。

它们在空中一个盘旋后,竟化为五口晶莹巨刃,一颤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而下一刻,在蓝色通道入口上方,五口巨刃同时浮现而出,然后向下一落。

下方,正是堪堪才飞到跟前的血云。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