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乾坤幡与冥雷兽

六足望着韩立如今情形,却露出了满意之色。

“这颗呲咧凶兽眼珠,是我昔年得到的宝物。可惜此宝和我本身功法大相冲突,无法溶入体内。只能将其炼制成一件摄魂异宝了。”六足有点可惜的说道。

“六足兄!这小子修为不高但是一身神通颇为诡异的,你真确信控制住了吗?我和木道友忍痛放弃了魔坟中之物,可不希望再出什么差池的。”白发美妇望着韩立开口问道,脸上隐现悻悻之色。

“蓝道友放心。呲咧兽是何等存在,是能和真龙相提并论的真灵。用它破灭法目炼制的摄魂宝物,不要说一个化神级存在,就是你我这样的存在被此珠贴身镇住神魂后,也只能乖乖就擒的。道友要是不信,可以亲自体验一二此珠威力。”六足显得自信异常。

“道友都如此说了,我二人怎会不信的。只是妾身还是觉得太可惜了,为了魔坟中宝物,我和蓝姐姐可都做了诸多准备。现在可都无用了。”木青却叹了一口气,苦笑起来。

“所谓魔坟,不过是昔年几个外空魔头无意中破空闯入冥河之地,被当时的蜉蝣族长老联手击杀,顺手埋下之地而已。这些外空魔物的确有些不可思议的神通,至于你们口中的宝物,应是它们尸体经过如此多年的阴气滋润,某些特殊部位自行通灵而已。这些宝物虽然用途不小,但如何能和神乳相比。不要忘了,只要服下神乳再用其涂遍全身,可让身躯立成通灵之体,以后控制的天地元气从此可增幅数倍的。如此一来,我们修炼成真之事不是梦想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真有机会飞升真仙界的。”六足复眼闪动不已的说道。

“这些事情不用道兄说,小妹也是明白的。但是魔坟中一件宝物,对我来说极为重要。否则我又怎会花如此多心思拉拢韩小子。”木青仍有些无奈。

“不管那宝物对木道友有多重要,现在我们想要赶在蜉蝣族援兵前取宝的话,只有使用些特别手段,才能尽快破除禁制,并将冥雷兽引开的。还是木道友宁愿想要魔坟之宝,而打算放弃神乳了。”六足望着木青,口气一冷说道。

“神乳,我当然不会放弃的!两者只能舍其轻了。”木青还是下定了主意。

“这就对了。再说我让韩小子引开冥雷兽,他也不一定一命呜呼的。万一命大未死,木道友仍有机会去魔坟收宝的。”一名血袍人也嘿嘿一笑的开口了。

“哼,那冥雷兽是何等凶横,他若能在此兽口下逃生,还真算福大命大了。不过地血老怪,我们刚才只说禁制住韩小子,你怎么连蓝道友门下两个丫头也制住了。”木青哼了一声后,又目光一扫血袍人身旁,变得木无表情的元瑶和妍丽。

“木妹妹,不要惊讶。是我传音让地血道友擒下那两丫头的。反正那小子无法派上用场了,若还放任这两个丫头到处乱跑,恐怕会有些麻烦的。她们身上的精纯阴气,可正好有助于老身炼化神乳的。”白发美妇无所谓的说道。

木青一听此言,闭口不说什么了。

“既然人都已经擒下了,下面就按计划行事。我们先合力破除禁制,再控制韩小子放出辟邪神雷,将那头冥雷兽从神池边上引开。如此的话,我们就可以顺利的拿到神乳。”六足说道。

“那冥雷兽非同小可,辟邪神雷真可以将此兽引开?别偷鸡不成蚀把米!”白发美妇却谨慎的问了一句。

“冥雷兽最喜欢吞雷噬电的。辟邪神雷身为灵界五大神雷之一。此兽怎可能轻易放过的!”六足却肯定的说道。

“六族兄这般说了,老身就放心了。”美妇点点头,有些安心了。

“地血道友,最后那面通天墙还要靠你的紫血傀儡来破除了。”六足又一转身的对两个血袍人说道。

“我二人之所以炼制紫血傀儡,就是为了今日之事!”一名血袍人低笑了一声。

六足见此,点了点头。

当即几人再详细商量了小半时辰,确信一切细节都没有问题后,就带着金灵和残余的高阶妖物,向灰色山脉飞遁而去了。

韩立和元瑶二女,不用他们再动任何手脚,就自行驱动遁光跟了上去。

百余里的距离,对这些妖王来说自然是转眼间就到了。六足等人在一进入山脉后,神色骤然间变得凝重起来,全都不断的左右旁顾,一个个小心之极样子。

但是这一段路程出奇的顺利!不要说什么厉害鬼物,就连一只阴魂一行人都未碰到分毫。

结果一个时辰后,几人就横穿了灰色山脉小半部分,前边豁然一亮,出现了一个巨型盆地出来。

此盆地一眼望去,足有数十里宽广,四周都被连绵不绝的灰色丘陵围住,而在正中间的盆地,却是被一层阴黑色光幕覆盖住。此光幕漆黑异常,让人根本无法透视里面情形分毫。

望着此光幕,六足等人遁光一停,四下仔细打量了起来。

“幸亏我们上次来的时候,已经将此地外围的那些鬼物都灭的差不多了。否则现在再到此地的话,要大费一番手脚吧。”木青喃喃的说了一句。

“但上次我们是没有想到在禁制中竟然还藏有一只冥雷兽,让朱道友不及防下葬身在了此地。那只成年冥雷兽实在不是可以力敌的。”一名血袍人长吐了一口气,也说道。

“开始行动吧。将这玄光罩先破除小半,将那只雷兽引出来。下边就看木青道友的天花乱叶禁制的藏匿功效了。”六足冲叶青凝重说道。

“只要不主动出手,在我亲自主持的天花乱叶阵中,冥雷兽绝不可能发现我们的。但是此法阵非常耗费法力和神念,我无法坚持太久的。一定要让那小子尽快将此兽引开才行的,最好还引的远些才好。”木青慎重的讲道。

“这点我也清楚,我会将我收藏的一件飞行异宝,给他使用。地血道友,你一会儿给他加持几张独门符箓。蓝道友,你的那杆乾坤幡也给他带上。”六足胸有成竹的一一说道。

听到“乾坤幡”之名,白发美妇面上顿时现出不舍之色来。

“真要将乾坤幡给这小子吗。它虽然不是通天灵宝,但是单论防身奇效,甚至比某些通天灵宝都强上数筹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美妇有些踌躇了。

“道友应该很清楚。只有韩小子多将冥雷兽拖延些时间,我们才越安全的。等事情完毕后,你再将此幡收回就是了。我们三人中也只有你手中此宝,无需多少法力和口诀,就可让其驱使护身的。”六足眉头一皱,缓缓说道。

“也罢,算是便宜这小子了!”犹豫了好一会儿,白发美妇终于郁闷的两手一撮,顿时一团白蒙蒙光芒暴射开来,随之一杆银白色小幡浮现而出。

此幡上面霞光闪闪,符文若隐若现,一看就不是一般之物。

美妇也不多说什么,伸出一根白哲手指冲银色小幡一点。

“嗖”的一声,小幡化为一道银光冲附近的韩立,激射而去。

六足嘴角动了一下,也不见他有任何举动,韩立眉宇间的眼珠一闪,木然的袖袍一抖,一股灰霞喷出,一扫的将银光卷入其中,收入到了袖口中。

接着他又站在附近一动不动了,神色自始至终未变一下,仿佛真的毫无自主意识了。但其身后血光一闪,一名血袍人诡异的浮现在身后,一扬手掌。

“啪啪”几声连成一片的闷响传出,血袍人竟瞬间将十几张符箓一口气都贴到了韩立身上。

韩立身上顿时血光隐现,气息一下强了小半之多。

而几乎同一时间,木青身形已经徐徐飞起,在附近找了一处隐蔽之地后,往下一落。

金花一闪的溃散消失,此女双足踩在了地面之上。

木青足上的鞋子突然间无故自燃起来,在一团诡异白焰中,一对白嫩玉足赤裸了出来。

双袖一阵轻盈的飞舞后,顿时密密麻麻的光芒从长袖中飞射而出,然后纷纷没入附近虚空中不见了踪影,随即一个黑色光阵一闪的浮现而出,但狂闪几下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随之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

在木青悦耳的咒语声中,此女双足忽然间由白变青,幻化成了粗大的树根并向腿部迅速蔓延上去。

几乎一眨眼的工夫,木青从腰部以下竟然彻底化为树木之躯,树根一阵蠕动后,深深的扎入了地下十几丈深处。

马上附近原本有些光秃的地方,忽然无数树木野花从地面纷纷冒出,并瞬间开花结果,将这百余丈变成了百花齐开、葱葱郁郁之地了。

黑色光阵再次在地面闪现而出,这些花草树木恰好都在光阵之中,竟诡异的一株都未漏到外界。

绿蒙蒙灵光一闪,无论树木花草还是中间的木青,全都模糊的不见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