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阴水葵精与五龙铡

“被那些鬼物偷袭一把后,我虽然动作够快,但提前收起的傀儡也不足千余只了。”一名血袍人说道。

“老身情况更糟糕了。不但几只鬼王被傀儡自爆下负伤甚重,残余阴兵也被六足兄施展的风属性神通全灭了。”白发美妇轻叹了一口气。

“蓝道友何必说这样的话!虽然当初我们约定道友只需炼制八千鬼兵即可。但是道友从我这里拿去的精纯阴气可远远不止这点数目的,道友应该多炼制了一些阴甲玄鬼吧。现在已经到了此种情形下,可不是敝帚自珍的时候。”六足复目异芒一闪,阴沉说道。

白发美妇听到这话,一怔后,面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想不到六足兄也知道此事。不错,老身为了以防万一,的确多炼制五百精锐鬼兵,虽然数量不多,但单体实力却比普通阴甲玄鬼胜上一筹的。”

“好,有残余傀儡和这数百阴兵相辅。剩下小半路程纵然还有几处凶险之地,通过也绝不成问题的。我知道几位道友也许另有什么打算,但只要拿到了冥河神乳,我们就可各奔东西了。你们想如何行动,在下不会过问分毫的。但是在到目的地前,几位最好不要分心他事,并胡乱打什么小算盘。否则休怪在下不留情面了。”六足目光在木青三人脸上一扫后,充满了一丝威胁之意。

白发美妇神色一动,木青面无表情,而两名血袍人四目一对的血光一闪。几人竟都没有什么表示,仿佛六足刚才言语从未听到一般。

六足对几人的表现毫不奇怪,单手一挥,口中说了一句“出发”。

他当即化为一团黑光,向原先前进方向飞去了。

下方十几名高阶妖物,立刻驱动遁光的跟了过去。

两名血袍人见此,四只袖袍一抖,密密麻麻黑点从袖口中飞出,在落地一瞬间,纷纷爆发出颜色各异光芒,化为一个个式样不一的傀儡。

这些傀儡显然是两名血袍人精心保留下来的!

不但个个完整如新,而且大半都精致异常。

这时白发美妇也一扬手,飞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皮囊,并用法诀一催。

此皮囊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袋口顿时倒转,从里面喷出了一股黑蒙蒙阴风来。

飞沙走石之下,一队队身穿黑甲鬼兵浮现而出。

这些鬼兵战甲式样和先前的阴甲玄鬼差不了多少,只是看起来更坚固凝厚几分,而且这些鬼兵体形也略比普通玄鬼高上一头样子。远远看去,一个个狰狞异常!

“走!”

美妇一声吩咐下,就在数百鬼兵簇拥下,化为一片黑色云雾,滚滚追向六足了。元瑶和妍丽二女只能离开韩立身边,硬着头皮的跟去了。

而傀儡大军同样腾空飞起,在各种灵光包裹下,在低空飞动。

紫血傀儡就飞在所有傀儡最前边,两名血袍人仍稳稳站在肩头上。

见此情形,木青淡然的扫了韩立一眼,二话不说的玉足一踩足下金花,化为一道遁光激射而出。

“韩道友,我们跟过去吧!”韩立目光一瞥,就见金灵正似笑非笑的对其说道,一副要和他共进退的样子。

韩立不动声色下,点点头,周身青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而出。

而金猿嘿嘿一声低笑,同样化为金光的紧随而起……

数日后,冥河之地深处,一片灰白色山脉中的石洞前,有数名形态各异的鬼物静静的站在那里。

这些鬼物有的被一层青烟包裹,有的只是一条淡淡白影子,还有的则是身高数丈的巨大骨架……

那个曾经和韩立交手一次,但又舍弃而走的白袍鬼女,赫然就在其中。但它们一个个不是断手断脚,就是身上气息极其衰弱。

就连那名让韩立大感棘手的鬼女,一只手臂连同那诡异白袍上的一截袖子也不翼而飞,竟变成了独臂之人。

这些鬼物赫然都一副狼狈不堪样子,而在这些鬼物中间,却有一名身穿血红战甲、脸带面甲的存在。赫然是蜉蝣族血甲傀儡中的一员。

从外表看,这名傀儡和普通的血甲傀儡没有任何的区别,但四周的鬼物望向此傀儡目光却带有几丝敬畏之色,竟有些惧怕的样子。

此傀儡站在如此多高阶鬼物前,身形一动不动,望着眼前深邃异常的洞口,目光闪动着淡淡绿光。

不知过了多久后,一声长长的叹息从洞窟深处传出,接着一个苍老声音从里面悠悠传出:“阁下身为蜉蝣族使者竟然再找到了老夫身上,不觉找错人了吗?”

一听此话语,洞口前鬼物立刻神色萧然起来,那名血甲傀儡目中灵芒一闪,同样开口了:“前辈,在下如此做也是不得已的。这次破界闯入圣地之人的厉害,远在晚辈等人想象之外,竟有四五名和我们金蜉级相同的存在。除了我之外,其他几人的傀儡化身都已经被毁,即使我已经发出了求援信息。但下一次最快开启圣地时间,也要半年之久的。如此长时间,恐怕这些人早就逃之夭夭了。望前辈看在和本族往日交情上,出手相助一二!”血甲傀儡一躬身,恭敬异常。

“哼,老夫当初和你们蜉蝣族有过约定,只是借你们圣地苟延些时日而已,可并不是投靠蜉蝣族的。该付的报酬,老夫当年早已付清了。这次进入冥河之地,你们让我召集高阶鬼物协助,我也勉强答应了。现在还叫我亲自出手帮你们灭敌,不觉的太得寸进尺了吗?”苍老声音冷哼一声,震的整个洞窟都嗡嗡作响,显得极为不满。

“姜前辈,晚辈并不知道你和本族有过什么约定,但是以你老神通对付这几人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情。要是前辈实在觉得不便出手,若是肯将五龙铡相借晚辈一用,也是同样可以的。”傀儡目光转动几下,竟然这般说道。

“五龙铡是老夫手中数一数二的至宝,老夫为什么要借给你。当日老夫为了进入冥河之地,可是向你们族中几位长老,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老者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高兴的往事,声音一寒。

血甲傀儡心中突兀一跳,略一犹豫下,单手往身上一摸,血甲中掏出一个漆黑小瓶来。拇指大小,但精致异常。

“晚辈临出发前,族中长老赐下一小瓶‘阴水葵精’。在下愿意用此物,换取前辈出手一次。”血甲傀儡小心的一托小瓶,大声说道。

“阴水葵精!”苍老声音一凝,似乎有些吃惊了!

“此物十余万年才能形成一点,整个灵界也找不出多少的,可算是稀世之珍了。”此傀儡一感应到对方的迟疑,心中大定了许多,朗朗说道。

“嗖”的一声,从洞窟中飞卷出一股黑霞,一下将傀儡手中小瓶一卷而走,带回到了洞窟中。血甲傀儡丝毫阻拦之意都没有!

“不错,的确是阴水葵精,看来你们族中的那些老家伙早就在算计我了。”片刻后,苍老声音再次传出,但声音隐隐有一丝高兴之意。

“那前辈是答应了!”血甲傀儡心中一喜。

“我答应是答应了,但是老夫与你们族中长老约定好的,需要替你们蜉蝣族镇压住此空间的阴气反噬。这段时间,此地的阴气之源不太稳定。我离开此地,是不可能之事。你就拿我的五龙铡走一趟吧!”苍老声音略一迟疑后,才如此的说道。

“多谢前辈!有五龙铡在手!晚辈一人就可以抵的五名金蜉级存在,灭杀那几人绰绰有余的。”血甲傀儡大喜的说道。

“既然你同意了,接宝吧!”

洞窟中之人倒也利索的很,口中一声低喝后,一道银光从里面飞射而出,一闪后到了血甲傀儡面前,并停顿在了低空处。

血甲傀儡忙凝神一望,只见一口看似普通的银白色铡刀悬浮在那里,表面除了光亮如镜外,竟然看不出有丝毫奇特之处。

“前辈,这……这真是五龙铡?”血甲傀儡抬手将铡刀取到手中,又仔细观察了一遍,目中闪过一丝惊疑。

“嘿嘿!怎么,还怕老夫糊弄你不成?”苍老声音发出了一声冷笑。

“不敢,只是这铡刀……”血甲傀儡心中一凛,忙想解释两句。但是就在这时,其手中铡刀一颤,蓦然五指一震的脱手飞出。

此宝在空中一个盘旋后,银光大放,接着数声清鸣的龙吟后,五条巨大的蛟龙虚影在铡刀上空徐徐浮现,一个个颜色各异,张牙舞爪,声势惊人之极。

“五龙铡是当年老夫在其他大陆游历时,斩杀的五条大神通恶蛟,用它们的尸骨和精魂凝练而成的至宝。当年一炼制出来,就登上了混沌万灵榜之上,而且还是通天灵宝中名列前茅之物。”苍老声音傲然的说道。

“让前辈见笑了!晚辈一等除掉那几名外来者,立刻就将此宝原物奉还!”血甲傀儡见到铡刀此异像大喜,再无怀疑的急忙一掐诀,顿时铡刀化为一道银虹,没入其袖口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