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蜉蝣族与虫海

竟是一只漆黑如墨,头生长须,六肢如刀的怪物。

此怪物体积不比血红傀儡小多少,身上遍布钢须般的硬毛,两只眼睛细长之极,闪动着森然红光,背后四只乌翅扇动着。竟也是一头巨大怪虫。

此虫和紫血傀儡在离虫影如此近距离下,竟能抵挡尖鸣之声而安然无事,并且闪动间犹如鬼魅般诡异,一道道红色光柱看似洞穿两者身躯,但实际上只是击中了两者残留的虚影而已。

那名紫血傀儡在躲避的同时,手中多出了一柄巨斧,一道道半月形斧芒不停的劈斩过去。

而黑色巨虫攻击更是诡异,六肢在模糊闪动的同时,一道道尖锥般的黑芒,密密麻麻的暴射而出。

两者的攻击大半都被红色光柱一扫而灭,有少数通过巨网的却方一接触虫影十余丈处,就被一层无形之力挡住,纷纷的爆裂开来。

“这是什么,难道是天蜉级存在!”美妇一看清楚虫影,失声的低呼道。

“相比此事,我更在乎六足道友的本体。”木青却瞳孔一缩的喃喃道。

“木道友,现在可不是争论此事时候。天蜉级存在可是蜉蝣族仅次于真灵的东西,若真出现此地,我等没有一人能逃过对方的追杀。”美妇从震惊中一清醒过来,马上脸色难看的说道。

“蓝姐姐放心,难道没有看出来吗?出现这里的只是一个天蜉级存在的化身投影而已。似乎是被六足他们追杀的那名傀儡借用什么秘术,强行召唤到此地的。此虚影一旦耗尽威能,就会立刻消失的。六足和地血应该很清楚此点,这才会不停的拖延时间!”木青双目冷静异常的说道。

“投影!”

白发美妇一怔,随即也仔细打量起远处巨大苍蝇般虚影,好一会儿后才长吐了一口气,放心的说道:“的确只是投影而已,大概只有真正天蜉的二三成威能。并且投影过来的只是威能,并没有借用主体的神念,否则他们也无法支持这般久的。但就这样,这东西攻击也未免厉害了点。傀儡和六足仍不敢被击中一下的。”

“这是自然,即使只是单纯的威能投影,天蜉级是蜉蝣族中仅次于真灵的存在。怎是我们可应付的!”木青嘴角翘了起来。

二女弄明白了虫影的来龙去脉,自不会再赶过去了。只是在原地远远的看着远处的争斗,静等虫影威能耗尽的那一刻。

韩立在一旁静静听着,脸上不禁闪过几丝异色。眼下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他可以插手什么的,自然是一语不发。

这时,美妇目光一扫仍在地上打滚的高阶妖物,眉头一皱,袖袍冲下方一抖。

一片黑色光霞席卷而出,瞬间将所有妖物都罩在其中。

顿时这些妖物神智一清,终于停止了滚动,但仍然一个个浑身无力,无法起身分毫。

不过见此情形,美妇却没有再出手的意思了,重新扭首盯着远处的巨大虫影。

果然就像木青说的那般!

看似威力巨大虫影,在一顿饭工夫后体表爆发出刺目红光。随即在轰隆隆的声音中,它突然寸寸的碎裂开来,最终化为一团赤红光霞溃散的无影无踪。

密密麻麻的赤红光柱,也瞬间凭空消失了。

在光柱中一直高速躲避的黑色怪虫和紫血傀儡,同时大松一口气,身形一凝的待在原地不动了。但二者身上的紫光和黑芒忽暗忽明的流转不定着,稍微恢复了下元气,二者就驱动遁光向木青等人激射而来了。

片刻后,紫血傀儡和黑色怪虫就到了美妇等人上空。

虽然心中早就认定怪虫就是六足所化,木青和美妇二人还是神情凝重的盯着此虫。

结果紫血傀儡肩头血光一闪,两名血袍人就从傀儡肩头徐徐升出,刚才二者竟然一直藏身傀儡之中。

而黑色怪虫身上黑芒一阵流转,体形迅速缩小,然后灵光一闪,一下幻化成了人影。

一身黑色长袍,赫然是六足。

只是此刻的他,黑色斗篷不翼而飞,脸上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韩立打量过去后,心中突兀的一跳。

只见这六足面貌下半部和普通男子一般无二,肌肤光泽而有弹性,看起来还极为年轻样子。但是上半部双目处,赫然是一对翠绿复眼。

这复眼双目绿芒转动下,让人一看寒气大冒。

“真是六足道友!”美妇长吐了一口气的说道。

“怎么,蓝道友对在下有什么怀疑吗?”六足在高处双手倒背,不以为意的说道。

“六足兄原来也是灵虫之躯。但不知和蜉蝣之族有何关系吗?”木青目中异色一闪,却蓦然插口先问道。

“蜉蝣族?我原本就出身此族。不知这个回答,二位道友可是满意!”六足微微一笑,用轻描淡写口气说道。

一听这话,木青和白发美妇脸色均都变了数遍!

“这么说六足兄原先就知道此地,故意将我们几人引到此地来的。那些蜉蝣族的傀儡,不知和道友可有什么关联。”美妇声音一冷起来。

“这一点,二位道友可错怪在下了!我虽然知道族中圣地的存在,但当年在族中修为低浅,具体位置却一直不知的。在下在地渊待了如此多年,困在现在境界更是不知多少岁月。若早知道地渊有通入此地入口,又怎会拖延到现在才带几位进入此地的。本人的确无意中才发现地渊和冥河之地可以互通的。至于蜉蝣族会派傀儡出现在此地,在下是真不知情的。据我所知,此处圣地族中一般数千年才会打开一次的。我们距离上一次进入,才不过数百年而已。如此情况下,还能够碰上这些傀儡,只能说我们运气实在不怎么样的。若是在下和蜉蝣族还有关联的话,怎会只让这些傀儡进入此地。几位道友的神通,在下还是知道一二的。”六足平静回答道。

听了六足此番言语,美妇和木青不禁互望了一眼。

虽然二人都无法从刚才的回答中找出什么不是来,但二人都是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的存在,自然知道对方之言,肯定有不实之地,只是一时间也无法找到什么反驳话语。

“地血道友,你觉得呢!”木青一转首,忽然问向了两名血袍人。

两名血袍人自浮现而出后,就一直站在傀儡两肩不言一句。现在听到木青之言,两名血袍人目中血光一闪,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才淡淡说道:“在下觉得六足兄不像说谎的样子。要知道六足兄在地渊存在的时间,虽然不是最长的,但也绝不是最短的那位。的确无需做这些小动作的。难道二位道友想就此返回吗?我们已经得罪了蜉蝣族,再无法得到冥河神乳,二位可会甘心?”

血袍人言语,竟完全一副站在了六足一边的模样。

见血袍人这般样子,木青和美妇不禁又交换了一下眼色。

半晌后,白发美妇脸上神色一缓,露出一些笑容的说道:“既然地血道友都如此说了,老身和木道友自然也信的过六足兄的。不过,蜉蝣族既然知道圣地中不妥,为何不多派些人手,或者金蜉级的高阶存在亲身降临此地。如此一来,我们岂不是插翅难飞了。”

“这很好解释的。恐怕是蜉蝣族虽然发现我们上次闯入的痕迹,但不清楚我们下次进入具体时间,不得不派这些东西常年驻守的。而这里虽然是蜉蝣族圣地,但普通蜉蝣族人无法长久待下去的。否则轻则修为大退,重则一命呜呼。若是真遇到虫海大军,嘿嘿,我们这些恐怕连骨头渣都不会剩下一点。”六足蓦然露出一丝奇怪之色,说道。

一听到“虫海”几个字眼,美妇激灵得打了个冷战,随即打了个哈哈,勉强一笑的回道:“六足兄何必给我等开这种玩笑。蜉蝣族虽然在灵界其余地方名声不显,甚至少有人知。但是对附近区域的各族来说,威慑之力可不下于灵界那些大族的。又怎会真为了我们几个存在,而出动虫海大军。”

“不错,据小妹所知。蜉蝣族出动的虫海固然连真灵都要退避一二,也会让它们本族元气大伤过半。不到生死关头,绝不会轻易动用的。对付我们还不至于如此做的。”木青惧色一闪后,也镇定的分析道。

“嘿嘿,想不到二位道友对我们蜉蝣族还真了解不少。不错,对付我们只要一名天蜉存在就可以了,的确无需多此一举的。好了,我们赶快上路抓紧时间吧。蜉蝣族就算想再次派人来,但打开此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起码是数月后的事情。这些时间足够我们找到神乳,再原路返回了。这一次,我们固然被鬼物埋伏了一下。但是冥河之地的高阶鬼物也被击杀了不少。下边路程会轻松的多。对了,现在你们手中还有多少阴兵和傀儡可用?”六足目光四下一扫后,沉声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