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惊空魔

让人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血球一吸入那些黑红色东西后,竟血腥之气一消,反而散发出浓郁之极的奇香。

下方的众妖物一阵骚动!

那些高阶妖兽还好,虽然心中大为垂涎,但总算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举动。

其他灵智不高的低阶妖物,却纷纷目露渴望之色,有些蠢蠢欲动起来。至于黑风中的鬼兵和众傀儡对此,却安然未动一下的。

蓦然一声冷哼从空中发出。

一股冻彻心肺的冰寒从天而降,一瞬间就将这一片天地笼罩其下。让所有妖物一哆嗦下,心中刚生出那一丝欲望荡然无存了。

竟是六足似乎早就预料到了此事,从身上爆发出惊人之极的灵压。

韩立见此,心中大凛。

从他已经见过的几名合体级存在来说,这位六足绝对是最强大的一位。

难道是合体后期的巅峰不成?

韩立暗自嘀咕起来,同时心中作出了不和此人进行任何正面对抗的决定。

也许以他的神通,在其他妖王面前还有一线逃脱希望,在此位面前却没有任何机会的。

这时,木青在散发香气的巨大血球前,念念有词起来。

其他十几名高阶妖物却纷纷向下方激射而去,竟有些逃命的仓皇模样。

几乎同一时间,血球上方虚空中传出轰隆隆的闷雷声,附近一阵空间波动,一团团淡银色云霞凭空浮现而出,然后一阵盘旋后,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巨大漩涡。

漩涡直径近十余丈,里面银霞翻滚,并且越来越亮,同时阵阵暴鸣传出,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空现世一般。

韩立神色一动,望向空中的双目一下微眯起来,里面一丝蓝芒闪动不已。

别人也许无法发觉,但是韩立通过明清灵目却将漩涡中情形看的一清二楚。

只见漩涡最深处的空间,在银霞挤压下,已经仿佛薄纸般的皱起,并剧烈震动起来。

暴鸣声正是空间剧烈波动下,发出的异鸣之音。

突然一声瓷器破裂的脆响夹杂在轰鸣声传出,韩立瞳孔骤然间一缩。

漩涡中的空间终于碎裂开来,黑光一闪下,从里面竟伸出一只毛茸茸银色手臂,虚空挥动几下后,随即另一条一般无二的手臂也一下探出。

两只生有乌黑指甲,丈许大的巨手一把抓住黑洞边缘处,左右一分。

附近百余丈空间竟寸寸的碎裂开来!

银色漩涡一声哀鸣后,就化为点点银星的崩溃消失了。

在原来虚空处却浮现出一个更大十倍的黑乎乎大洞,一对巨手就搭在边缘处一动不动。同时一只巨目在黑洞中闪烁不定,闪动着妖异的绿芒。

见到此惊人情形,除了四大妖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木青脸色一沉下,足下黑色光阵一闪,在血球下顿时消失不见。

片刻后,此女出现在了金猿之前,脸上神色才稍微一缓。

“咕咕”几声仿佛鸡鸣的叫声,从黑色大洞中传出。

韩立听了一怔,大感意料之外,但左右目光一扫下,却立刻吓了一跳。

下方众妖物在听到怪叫后,竟纷纷身形摇晃。

低阶的浑身无力的直接摔倒在地,高阶的也一个个仿佛站立不稳。

就是四大妖王,此刻也体表各色灵光闪动,分别用功法抵挡的样子。

而韩立自己却安然无恙,根本未感到丝毫的异常。

韩立不禁自己吃惊,自然也引起了木青等人的注意。

白发美妇口中一声轻咦,嘴唇微动的想问些什么。但是六足却冷冷的先开口了:“不必惊讶!此子使用金雷竹宝物做本命法宝,再加上未曾在地渊中待上多久,身上未曾沾染黑暗气息,不惧怕惊空魔的尖叫,并不稀奇的。”

听到六足如此一说,美妇脸上闪过一声恍然,闭嘴不言了。

两名血袍人和木青神色一动的看了韩立一眼,却也未说什么。

韩立听到“惊空魔”的名字,眉头一皱。

此名字他可从未听说过,但能破开虚空的存在绝对非同小可,难道是一名真灵级存在?但看四名妖王虽然神色凝重,但也不像面对一名现世真灵的样子!

韩立正在奇怪之际,黑洞边的一对银色手臂闪电般的缩回,接着洞中妖目渐渐清晰起来,一个诡异巨物从里面缓缓探出,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韩立一看之下,神色为之一惊。

这怪物赫然是一颗数十丈大的银色头颅,表面疙疙瘩瘩,寸毛不生,眉宇间一颗凸出大半的翠绿独目。一张长长大嘴,布满了细小牙齿,仿佛锋利异常。而鼻子处却空空如也,只有两个黑呼呼的窟窿,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但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此怪物光有这么一颗头颅,竟没有身躯的存在,只有一对毛茸茸的手臂从头颅双耳处伸出,泛着淡银色的光芒。

“这就是惊空魔,样子未免太让人发寒了吧!”

纵然韩立以前已经见过不少的妖魔鬼怪,但还是被此怪物模样吓了一大跳。背后寒气大冒!

此怪物在黑洞面前一浮现后,独目滴溜溜一转,立刻落在了巨大血球上,闪动着妖异光芒。

对四大妖王及更下方的数万妖物傀儡,都一副视若无睹模样。

显然它撕破空间出现此地,就是被这血食吸引而来。

这时,低阶妖物终于在惊空魔停止了鸣叫后,从地上纷纷爬起,但一个个兢兢战战,丝毫声响都不敢发出了。

四大妖王望着此怪物,一个个肃然起来,但脸色从容不慌。

巨大头颅发出一声低哼,大嘴一张,一股银霞喷出,一下将下方血球全都飞卷其中,往回滚去。

“噗”的一声,血球被怪物一口吞下。

惊空魔光芒一闪,浑身化为了鲜红之色,仿佛被吞下血食瞬间染红了一般。

几声饱嗝般的闷响从大口中发出,巨大头颅变得摇摇晃晃,随即身形一转,向黑色大洞中没入而去,转眼间无影无踪了。

惊空魔竟这般走掉了。

而四大妖王没有上前阻止分毫,没有想将其留下的任何意思,只留下那个黑乎乎大洞悬浮在高空中。

看到这里,韩立目中讶色一闪,暗暗有些有些奇怪!

但是这时,六足淡淡的开口了:

“好了。有惊空魔替我们撕裂的空间裂缝,我们进入冥河之地就可事半功倍了。木道友你和我先进去,将冥河之地的空间连接打通。好让地血和蓝道友的大军可以顺利进入其中。”

“六足道友请!韩道友,金灵,你们也跟过来吧。”木青点点头,并毫不犹豫的吩咐道。

“是!”金猿答应一声,急忙一躬身。

韩立一愣,随即苦笑一声的也飞了过来。

原来这几名妖王用血食引诱这惊空魔现身,是想利用其撕裂的空间裂缝,进入冥河之地而已。

不过,看木青等人熟练布置血食的熟练程度,显然也不止一次进行这种血食祭祀了。

也不知此魔身具何种大神通,竟然离开消失后,仍留此空间裂缝。

随即六足和木青身形一晃,率先飞遁进了黑色大洞中。

韩立则在金猿皮笑肉不笑的监视下,只能硬着头皮的跟了上去。

身形方一出现在黑洞边缘处,韩立就感到极强的空间波动从里面阵阵传出,只见此空间裂缝和以前所见的其他裂缝大不相同,就仿佛一个巨型隧道般直通极远之处。

而远处黑蒙蒙一片,不时有低沉的轰鸣声连绵传来。

六足和木青二人已经在前方若隐若现的向前飞遁着,速度极慢,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韩立和金猿当即也徐徐追了过去。

黑色通道并不太长,一行人只向前飞行了千余丈处,蓦然停了下来。在前方银霞滚动,再无任何去路了。

“到了,就是这里了。那只惊空魔果然中计睡倒了,在回到冥河之地后只来得及顺手堵住一小半空间通道而已。木青道友,你这次给他喂食的血食,应该可以让他沉睡足够长时间吧!”六足盯着眼前的银霞,波澜不惊的问道。

“放心。最后的这批血食,妾身可没有丝毫的偷工减料,完全是按照道友所给配方炼制成功的。为此,妾身这些年可几乎耗尽了所有心神。”木青自信异常的说道。

“这就行!纵然这惊空魔号称空间之魔,但根本没有自我意识,只是靠本能活动而已!但是先前十几次血祭吞噬的血食,再加上这一次吞下血食中暗藏的万年醉灵药,足可让其昏睡数月之久。只要它不醒来,先前的通道就会一直畅通,足够我们往返此冥河之地了。说起来,上次要不是也是此魔出现在我们地渊中,我们还无法发现冥河之地的。”六足点点头的说道。

“不过,要不是六足兄事先听说过冥河之地,恐怕我们几人也绝不会冒此巨大风险,进入如此危险的地方!”木青淡笑了一声。

“哼,要不是你们也对冥河神乳感兴趣,我又怎么说得动你们。好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动手打通残余的通道吧!”六足哼了一声,命令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