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心机难测

“既然主人已经心中有数,金灵就放心了。不过,主人这次前去冥河之地,对灵木本体如何处理?”苍猿犹豫了一下,询问起一直挂心的事情。

“这一点,我自有考虑的。我准备将本体灵木随身携带而去。”木青平静回道。

“主人,这怎么可以!冥河之地何等危险,万一主人在冥河之地被困或者出了什么意外,有本体在外面,只要多花费些年月,还可能重新凝形复活的。但一起被困在冥河之地话,岂不彻底丧失了此机会。而且灵木本体无法在储物空间存活太长时间,而冥河之地寸草不生的,更无法直接种植那里的。”金猿一脸担心之色。

“放心,我既然敢带本体进入冥河之地,自然因为这次有了七八成以上把握能够全身而退的。为此我还特地炼制了一个储物珠,可以让灵木在里面存活数年之久的,否则我怎放心将本体单独留在外界。你纵然神通也不小,只差一步也可进入我等之列。但若是有心人存心暗算之下,也无法护住我本体多久的。”木青摇摇头,走到了黑色巨木前,用手掌轻抚树干的说道。

“既然主人已经下定了决心。金灵也随主人进入冥河之地,助主人一臂之力吧。”金猿听出了木青口中的决然,略一思量下,如此说道。

“呵呵,金老不说此事,我也打算如此做的。毕竟这些年我虽然收了几名得力的手下,但却只有你一人能让我真正放心。跟我进入冥河之地后,我也不让你做其他事情,只要帮我看住那姓韩小子就行。当然在他危险的时候,也要护住他的小命。”木青嫣然一笑。

“韩小子?就是这两年,主人带回来的那人吧。”金猿目中寒光一闪,确认的问道。

“不错,那人不光对破除冥河禁制大有用处,更是我快速回复本体元气的至关重要之人。”木青神色凝重的点下头。

“我一定会看好此人的。”金猿一拍胸脯的保证道。

“在正式进入冥河之地前,你不用太担心此人安危的。即使我们不出手,其他人需要此人破除冥河禁制,也绝不会伤其一根手指头的。但到了冥河之地内,金老就要多费心了。”木青沉吟一下后,说道。

“主人放心。金灵明白的。”金猿肃然的答应道。

“好,这我就放心了。此地暂时还交与你看管,等到出发之日,我再来召唤你。”木青长吐一口气,脸上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

……

血焰宫下方的巨大结界中,两名血袍人并肩站在一起,在二人身前处,赫然是那具巨若山岳的紫血傀儡。

此刻,傀儡前方四只妖目齐睁,闪动着异样血芒,凝望着身前的两名血袍人。

两名血袍人纹丝不动,但是和傀儡对望的四目,却闪动着迷离混沌之色。

好一会儿工夫后,一声深深的叹息从傀儡口中传出!

“这么说,木青和鬼婆两人显然达成了什么协议,想利用那小子共同瓜分魔坟之地的宝物。哼,幸亏本座早就对此有所预料,让韩小子提前帮我们炼制这件辟邪战甲。这小子只要带着那些灵侍在身,到时受谁控制还是两说的事情。另外六足鬼婆她们纵然奸猾,也决想不到本座早就舍弃了原先的双煞魔体,将主元神和此傀儡融为一体,留在魔体中的不过是第二元神而已,再也不惧什么辟邪神雷。只要进入冥河之地,得到了那物让傀儡再次进价,本座借助傀儡之躯进军大道,也绝不是梦想了。嘿嘿,魔坟中的宝物,自然也不能让她们二人独得的。”

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从紫红傀儡身体中传出,震得整个结界都嗡嗡作响不已。

而两名血袍人目中神色已经为之清明,却束手而立,一语不发。

……

地渊更深层处,一个黑风狂舞的峡谷中,白发美妇悬浮在半空中,单手把玩着一物,目光朝下方淡淡扫去。

下方黑蒙蒙的劲风中,隐约可见无数人影站在那里。

这些人影一个个身高数丈,体表覆盖黑色怪甲,面部模糊异常。

白发美妇打量了下方人影一会儿,就将目光一收,凝望起手中之物起来。

她手中把玩之物,赫然是一块翠绿异常的圆珠。

此珠绿蒙蒙的,也不知是何种宝物,通体散发着精纯异常的木灵之气。而美妇脸上却神色不定,似乎有什么事情无法拿定主意一般。

……

地渊一层的神秘山脉中心处,一个百余丈高的祭坛上,那一颗灰白色的巨大眼球,仍在喷出无数灰丝,四下舞动着,将附近阴气纷纷吸入其中。

带着一件黑色斗篷的六足,却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只是双手倒背,扬首望着深邃异常的高空,身形一动不动。

其一对露出黑色斗篷外的双手,竟然粗糙异常,表面遍布大小不一的灰白色裂纹。

……

另一边,在一片黑黝黝荒芜之地上空,一道青虹正徐徐飞遁着。

遁光中的一名一身青袍的青年,正是离开木青没多久的韩立。

虽然因为身怀四名妖王所下印记,无论去哪里隐居,都不可能瞒过这几人的。

韩立还是想找一处偏僻之处,落脚住下。

至于趁机逃跑的念头,他也只能想想而已。一日不解决身上的印记,一日就无法逃脱这几名妖王的掌控。

这些妖王给他留下的时间并不太多,但数年时间也足以让他炼化刚刚得到的那小半瓶五色孔雀灵血,从而修成此真灵的变身之术。

原本真灵之血的融入,自然不可能是随意之事,必须本身有特殊血脉或者有什么特殊秘术加以辅助才可。

但惊蛰十二决却只用了一套法决,就解决了此超级难题。

由此可见,当初创立此法决的天鹏族大长老的天纵之资了!

韩立虽然知道纵然修成此神通,也不可能是合体级存在的对手,但最起码在冥河之地中多几分保命手段。

当然,若是在此期间能苦思冥想出一劳永逸,悄然消除印记的真正方法,他自会不加思索的马上开溜。

虽然只听木青说了聊聊几句有关冥河之地的事情,但是能让合体级妖王都陨落的地方,可想其危险了。

韩立暗自思量着,飞行了半月有余,终于在一片小型山脉前停了下来。

此处山脉已经远离木青等人住处不知多少万里之外,山中灵气颇为浓密,也无什么太高阶的妖物聚集此地。

韩立围着此片山脉飞遁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满意的点点头,在山脉中心处的一座高山上落下了遁光。

数个时辰后,此山山腹就被韩立轻易凿空,开辟出了一间简易洞府出来。

他进入洞府中,立刻布下禁制,放出片片白雾,将整座巨山笼罩。

韩立进入洞府中的密室中,从此大门紧闭,一副打算长久闭关的样子。

时间一点点过去,韩立所处山脉四季分明,由春到夏,由秋到冬,让群山有时黑绿盎然,有时白雪皑皑。

木青等人似乎也彻底忘掉了韩立,仍然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两年后的某一日,韩立盘膝坐在密室中的一块蒲团上,单手把玩着一小截看似普通的木棍。

此木棍一端微钝,另一端则是如同刀切般的平整,通体扁圆,表面有些神秘的翠绿色花纹。

正是韩立辛苦催熟出来,但却一直不知有何用的玄天果实。

这些年来,他一直用神秘小瓶灵液滴入其上。结果如此多年过去,此物外形丝毫未变。

只是深藏那里面的乳白色光点,比一开始时粗大了数倍有余,光芒闪烁,显得颇为惹眼。

韩立此后数次试着用法力甚至精血来催动此物,仍然毫无所获。而这一次的尝试,显然又未有效果。

轻叹了一口气,韩立只能将“木棒”再次收入储物镯中,然后面露沉吟的低首思量起来。

这两年来,他终于用惊蛰决将五色孔雀的真灵之血溶入体中,并将此变身祭炼成功。结果忽感到自身修为一下大涨不少,这倒真是个意外收获。

若不是自己尚无真龙天凤变化的修炼口诀,他都想将这两种灵血一同溶入体中,看看自己修为能狂增到何种地步。

不过这两年间,他也开始服用真蟾灵液。但可惜此灵液纵然效果惊人,但时间太短,不可能让其修为一下增加多少的。

至于体内的四大妖王印记,也仍然无计可施的。

如此一来,他进入冥河之地看来是无法避免了。

韩立想到这里,眉宇间不禁闪过一丝阴沉。

但片刻后,他神色一动的抬起首来,目光一下扫向紧闭的密室大门处,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

蓦然单手虚空往大门一抓!

“噗嗤”一声,门上禁制波动一晃,一件黑乎乎东西破禁射入,被一把抓到了手心中。

韩立凝神一望手中之物,脸色顿时大变,“呼哧”的蓦然站起身来。

一截尺许长的木匣,外表焦黑粗糙,坑坑洼洼,实在丑陋无比!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