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冥河之地

“虽然还有些不太纯熟,但是威力毋庸置疑的,可破冥河禁制的。不过从刚才施法,我倒也看出了韩道友不被神雷反噬的些许眉目来。韩道友当初祭炼金雷竹法宝时,是否本身法力就已经像现在这般远胜同阶数倍了?”六足点点头后,蓦然问道。

“不错,晚辈早年的确修炼过一种古怪功法,虽然修炼速度比常人慢上一些,但修为比同辈存在的确深厚一些的。晚辈不被神雷反噬,难道就是因此。”已经落到地上的韩立,愕然的说道。

“虽不是全部因果,但应该是其中一项重要缘由。毕竟法力原本就是所有神通基础,同样的神通在不同修为之人手中施展出来,威力大不相同的。道友以远超本身境界的法力,驱使辟邪神雷,自然可以很好压制神雷反噬的。再加上韩道友以前又一直不知道真正的驱雷之法,反噬可能就更微乎其微了。”六足平静的解释道。

“这么说,晚辈以后施展祭雷术,还是有可能被反噬的。”韩立脸色大变了。

“这个倒不一定。你能安然至今,除了法力凝厚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你食用过什么天材地宝,或者另身怀什么奇宝,修炼过什么奇妙功法,一直帮你镇压住反噬的。最起码,从你刚才施展的祭雷术,我没看出有任何反噬的迹象。以后的事情我不敢说,但是眼下的你,在此境界根本不用担心此事的。”六足声音始终波澜无惊。

韩立虽然不敢完全相信对方之言,但脸色自然难看起来了。

对方之言很清楚,纵然他现在无事,但以后再进阶之后,还能否一直压制住辟邪神雷的反噬,仍是不确定的事情。

白发美妇听了六足的言语,双目微眯了一下后,忽然转首冲黑光中女子冷冷问道:“木青妹妹,你将我们聚集到这里,不是仅仅让韩道友展现祭雷术,还有什么要话说吧!”

木青闻言一怔,随即轻笑了起来。

“不错,小妹的确有些言语想和几位道友说的。既然连六足兄也都认为韩道友已经可以充分发挥辟邪神雷威能。我看下边两年,韩道友无须再去蓝姐姐那里了。剩下的几年就让他在我木精洞中好好熟悉驱雷之道,几位觉得如何!”木青丝毫不想隐瞒自己意图,悠然说道。

“就算韩道友掌握了祭雷之术,但你我掌握的驱雷之道在细微处还有些不同的。让韩道友跟我也学习两年,又有何不可的。再说先前之事可是事先说好的!木妹妹想反悔,老身也不答应。”白发美妇脸色一沉,口气森然的说道。

“呵呵,蓝姐姐这话就不对了。我等只是要借助韩道友的辟邪神雷破除冥河禁制而已,何必做多此一举的事情。至于事先约定,既然约定的事情有了变化,有些临时变动又有何不可的。”木青却不在意的微笑道。

“六足兄,地血道友,你们是何意思?也都赞同木青妹妹之言吗?”白发美妇不再理会木青,反冲其余二人问道。

“呵呵,老夫可对驱雷之道一窍不通,对此事自是无所谓的。两位自行决定就行了。”一名血袍人嘿嘿一笑,轻描淡写的推辞道,一副不想搅和进木青和美妇之争的模样。

见此血袍人这般表现,白发美妇倒是一怔,闪过一丝疑惑,但随即目光一转,落到了神秘人六足身上。

身带黑色斗篷的六足,低首正思量着什么。

“两位道友所说都有道理。一方面韩道友已掌握了辟邪神雷,再在蓝道友门下待上两年的确有些不必要。另一方面事先改动约定,对蓝道友也不好交代的。这样吧,我看两年时间就没有必要了。蓝道友只需指点韩道友一年就可了,剩下的时间就独自居住一地就行了。”

六足最后抬首,竟这般说道。

听到此言,白发美妇眉头一皱,而木青也沉默了下来。

“我知道你二人都不想答应此条件。但是不要忘了,大事在即,连我们是否真能进入冥河之地都是两说的。若你们因心怀不忿,在配合上误了大事。就算心中的小算盘打得再响,也是水中月雾中花而已。难道你们真想放弃这万年一次的机遇吗?”六足不等二女再说什么,声音蓦然冰冷了下来。

听完这话,两女神色一动,不禁互望了一眼。

美妇目光闪烁几下,突然嘴唇微动了一下,竟向木青传音了过去。

而传音之言一入木青耳中,此女神色顿时大变,半晌后,才迟疑的开口了:“你所说是真的,真能有那物,并舍得给我。”

“木妹妹应该很清楚,我是鬼道之身,那物纵然再神妙万分,但是对我来说确实无用的。”白发美妇镇定的回道。

“就按蓝姐姐之言,我答应此条件。”似乎白发美妇所说东西对木青至关重要,竟然只是略一思量,就一口答应了什么。

“好,我想木青妹妹这次,不会再食言的。”白发美妇嫣然一笑,阴风一起的腾空而起,竟化为一道灰光直接遁走了。

目睹此景,两名血袍人目中一愣起来,六足却丝毫异样没有,犹如未见美妇的离去一般。

“二位道友,小妹已经和蓝姐姐协商好了,韩道友无需再到她那里去了。剩下的时间,就让韩立道友独居一处,自己熟悉下驱雷之道吧。两位道友觉得如何?”木青含笑的问道。

“嘿嘿,老夫还是那句话,一切都由两位道友自行处理,老夫不会插手的。”血袍人目中神色恢复如常,嘿嘿一声怪笑。

“只要不影响大事,我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六足也冰冷的说道。

木青闻言自然大喜。

韩立站在原地却暗叹了一口气。

显然在他不知情情况下,木青和那白发美妇达成了关于他的什么约定。这让他心中郁闷下,又忐忑不安起来。

不久后,六足和两名血袍人也先后离开了此地。

韩立在木青招呼一声下,跟着此女再次进入了大殿中。

“韩道友,你刚才也听到了我们几人的言语,心中应该有些想法吧。不过,现在也到该向你讲明一些事情的时候,好解道友的心中疑惑。我可以回答你三个想知道的问题。记住,只回答三个。此后的任何问题,我都不会解释一字的。但作为交换,我也需要韩兄进入冥河之地后,帮我做一件事情。”方一重新坐在了金色巨花上,木青冲韩立平静的说道。

“做一件事情?”韩立心中一凛,谨慎的问道。

“不错,我这两年内传授你驱雷之道,并在一些修炼上对你指点如此之多。再加上回答三个问题,让你为我办一件事情,不算过分吧。”木青美目盯着韩立,缓缓说道。

“自然不过分,不过晚辈……”韩立勉强一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木青玉手一摆,直截了当的又讲道:“放心,不会让你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说到底,其实还是想借用你的辟邪神雷之力而已。否则你总不会以为,我们这些存在真对你另眼相看吧。”

木青阴厉起来!

韩立听了反而心中一松,略一思量后,也神色一正回道:“既然前辈如此说了,晚辈不会再推辞什么的。在冥河之地中,只要在能力之内,并没有危及性命话,晚辈可以答应为前辈做一件事情。”

“嘿嘿,你倒是说得滴水不漏!不过,这也无所谓。你提问吧!”木青阴阴一笑,双手抱臂的说道。

“晚辈想知道,所谓的冥河之地到底是何种地方,以及那里有何种危险。”韩立抬首和木青对视一下后,一口气问出了两个问题来。

“冥河之地是我们四人数百年前在地渊最底层,无意中发现的一处独立空间,里面阴气弥漫遍布各种恶鬼凶魂。至于里面危险自然数不胜数了,不要说里面有些鬼王魂妖实力不在我等之下,有些地方更是凶险异常,连我等也避之不及的。这么说吧,当年我们地渊中的妖王可并不是四人而是五人,其中一人就在我们第一次探索此空间时,陨落其中的。固然那次是我们对此空间不太了解,未作周全的准备,但其中的险恶可想而知了。”木青对韩立的问题丝毫不觉奇怪,只是声音凝重讲解道。

韩立听了这些言语,心中不禁一沉,但口中疑惑的问道:“这个冥河之地是几位前辈自行取的名字吧!既然如此称呼此地,自然有些缘由吧!”

“咯咯,韩小友这个问题,是否该算第三个提问了?”木青一阵悦耳的笑声传出口外。

“自然不算,晚辈第三个问题是……”韩立连忙否认道,并想将自己的第三个问题问出口外。但是木青却笑声一止,声音一缓的又说道:“算了,你的这个问题不算什么问题,我就免费解释下吧。那个空间中是被一层厚约万丈的诡异阴水笼罩住的。普通人一进入水中,三魂六魄立刻就会被席卷而走,身躯则化为阴尸等存在,永远在阴水中飘荡下去的。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称呼此空间的。”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