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祭雷之术

数日后,静室大门忽然打开,在里面闭关了六日的韩立走了出来。

他虽然面带疲倦之色,但目中一丝笑意却无法掩饰住的。

看来这几日的符箓炼制,是大有所获的。

今天并不是木青传授驱雷之道的日子,韩立走出来,只是想放松下一直过于绷紧的神经。

毕竟松弛有道,才是身心真正恢复的良策。

木精洞面积并不比血焰宫小多少,韩立徐徐走过静室前的这一片花园,在洞中各处走动起来。

半个时辰后,韩立出现在一扇偏门前,望着门上闪动不停的翠芒,不禁低首沉吟了起来。

木精洞大部分地方,他都曾经走过了数遍。

但有数处被布下禁制之地,却始终无法一看究竟。

特别其中两处布下的禁制之严,让韩立也望而生畏,大感好奇的。

这叫做‘翠吟园’偏院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透过密密麻麻的禁制透漏出的几丝精纯木灵气,让他猜测此地十有八九是一间药园。

连木青这等合体级妖王都重视的灵药,会是何种的灵花灵果?

韩立思量之下,也好奇心大起的。

不过一想当日木青看似轻描淡写的警告之言,韩立心中苦笑一下,终究将此念头打发掉了。

这里禁制如此森严,木青此女又怎会不特别关注此地。

别看现在四下空无一人,但自己说不定早处监视之下,又如何能做什么小动作。

韩立暗摇了摇头,双手一背,向它处走去了。

他并未在外边走动多久,一个时辰后,就神色轻松的返回了自己的静室。

……

接下的大半年内,韩立仍旧重复一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

也不知他真在雷电之道上天赋过人,还是这驱雷法诀并非像木青等人讲授的那般艰难。

这段时间内,韩立竟将此术掌握的十之八九,剩下只是多加熟练的问题。

木青见此大为高兴,在两年时间堪堪到期时,向六足,美妇等人再次发出了邀请,请他们在木灵殿一聚。

三日后,韩立在木灵殿中再次见到了这几名妖王。

但是这一次,元瑶和妍丽却没有到来,让存在其他一些心思的他,心中略有些失望了。

地血老怪仍是让人真假难辨的两名血袍人,联襟同来的。

“什么,韩道友已掌握了辟邪神雷的祭雷之术。木妹妹,你不会在虚言相欺吧。”白发美妇吃惊的说道,一脸的不信之色。

此刻的她,独自坐在大殿的一侧。

“此事重大,小妹怎会在此上面弄虚作假。说实话,韩道友能如此快掌握驱雷术中最主要的祭雷术,连小妹也着实吃了一惊的。后来小妹才知道,原来韩道友是用金雷竹宝物做的本命法宝。如此的话,能如此快操控辟邪神雷,倒并非奇怪之事了。”木青在黑光中咯咯一笑。

“用金雷竹做本命法宝?韩道友,你胆子真够大的。难道不知道如此做,极容易被神雷反噬吗?你能活到今日,还真是一件稀奇之事了。”白发美妇一愣,一扭首,盯着韩立森然道。

“神雷反噬?在下似乎从未遭遇此事,敢问前辈其中的缘由。”韩立一听这话,却真怔住了。

“怎么,木妹妹没有给韩道友提及此事吗?”白发美妇眉头一皱,冲木青问道。

“我早已经探查过了。韩道友福泽深厚,驱使的辟邪神雷稳定无比,并没有丝毫反噬迹象,自然无需提此事的。”木青轻描淡写的回道。

“哼,这只是你说的而已。我等可没有亲眼得见!”白发美妇哼了一声,再打量韩立一眼后,冷冷说道。

木青轻笑一声,正想开口再说些什么时,一旁的六足却忽然开口了:“好了,其他废话少说。木仙子将我们请来,不是只想动动嘴皮子说几句吧。韩道友是否真学会了祭雷术,自然要让我们亲眼认可的。”

六足的话语波澜不惊,丝毫感情不带。但是无论木青还是白发美妇闻听此言,都心中一凛的闭口了。

而两名血袍人中一位,此时笑着接口了:

“韩小友,既然你学会了辟邪神雷的祭雷之术,当场给我们祭炼一下吧。”

听到这二人先后如此说了,韩立强压住因反噬之言带来的惊疑,微一躬身:“几位前辈如此吩咐了,晚辈马上照办。只是祭雷之术威力不小,此处的话……”

韩立说着,目光朝大殿四周打量了一下。

“韩道友说的也是,我这木灵殿纵然有些禁制,但也无法承受辟邪神雷的真正威能。我等还是到殿外观看吧。”木青点点头,率先起身朝殿门处走去。

其余几名妖王见此,互望一眼后,也纷纷跟了过去。韩立自然也走了出来。

守在殿门外的地渊妖物守卫,见如此多妖王在此,都露出了吃惊之色。

但是自然无人敢上前问什么。

片刻工夫,几人就在木灵殿前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韩立身上。

在如此多高阶存在注视下,韩立心中苦笑一声,但表面还是从容的身上青光一闪,蓦然腾空飞起,一直到二十余丈低空处,他才悬浮不动起来。

两手一掐诀,轰隆隆声大作,无数纤细金弧弹射间,围绕身体盘旋不定。

接着电弧渐渐粗大,向四周狂涨而去。

片刻工夫,在惊人雷光中,一个巨大的大圆形电网渐渐形成。

而与此同时,在韩立法诀催动下,一个个闪着金光的诡异符文从两手中狂涌而出,纷纷没入四周的电弧中不见了踪影。

神秘的一幕出现了!

四周粗大电弧在符文没入其中的一瞬间,忽然间全都仿佛泡沫般的无声碎裂,化为一个直径数丈的金蒙蒙光晕。

身处光晕中的韩立,身形模糊不清,但是口中晦涩难明的咒语声接连不绝。

而金色光晕转动之下,里面金色符文翻滚不定,并且隐隐传出嗡鸣之声,并且越来越来响,渐渐刺耳尖鸣起来!

突然间一声霹雳!

光晕竟在金光大亮的刹那间,一下凭空消失不见了。

韩立身形再次显露而出,一手掐诀,一手五指向上轻轻分开,在离手心尺许高处,一枚仿佛纯金打造的拳头大圆球,动也不动的悬浮在那里。

此圆球毫不起眼,除了表面凹凸不平的符文般花纹外,光芒黯淡异常,丝毫灵压未有的样子,仿佛只是一个普普运通的器物而已。

一见此金球,下方观看的妖王目露各种奇光出来。

而这时的韩立,却满脸的凝重,虚空托着金球的手掌,五指只是轻轻一弹。

“噗嗤”一声,金球一下化为一道金光朝高空激射而去。

然后一个闪动后,就消失不见了。

几乎同一时间,韩立另一只手中却“呲啦”声一响,在雷光闪动中,一个硕大的金色符文,同样的射向高处不见了踪影。

“轰隆隆”一声。

附近高空中骤然间狂风大作,乌云密布,一团金色骄阳在乌云中若隐若现,随之一股仿佛能毁灭天地的惊人气息从金阳中冲天而起。

在骄阳表面,无数电光狂闪不定,雷鸣之声,更是连绵不绝,低沉惊人。

下方的美妇、血袍人等人均都脸色一变。

“住手!停止你的祭雷术。到此就可以了,不用真释放出辟邪神雷的真正威能。”一人突然沉声呵止道,正是六足此人。

韩立闻言一怔,但是口中只能苦笑的说道:

“前辈叫晚辈现在住手,可有些迟了。晚辈对此术的操纵尚未熟练,现在可无法停下此术的。”

韩立的话音刚落。

金色骄阳在一声接一声的巨大雷鸣中,突然喷出一道粗若水缸的金色光柱,一闪即逝的射下。

正好击在了韩立身前空无一人的地面上。

让人骇然的情形出现了。

光柱所过之处,原本用禁制形成仿佛精钢般的青石地面,只是一青之下,就无声无息的飞灰湮灭了,一个直径数丈的黑黝黝大洞一下浮现而出。

金色光柱足足持续了几个呼吸长短,就在空中骄阳一闪的溃散后,诡异的消失了。

放出了这一击后,韩立却面色有些苍白,背后双翅一动下,徐徐的飘落而下了。

这时,乌云也四下散去,天空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身形晃动间,一名血袍人和白发美妇同时出现在了大洞旁边,并低首朝下望去。

只见黑乎乎的洞口内,一股焦糊之味扑鼻而来,而此洞之深竟然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样子。

“果然掌握了祭雷之术,辟邪神雷的可怕也果然名不虚传!就算是我们不及防下,也不敢迎接此击吧。”白发美妇目露古怪之色,喃喃的自语一声。

倒是血袍人望着洞口目光闪动不已,似乎另有什么思量。六足和木青倒没有走过来细看什么。

二者一个一眼,就可能看透韩立祭雷术的威能大小,一个却早已见识过韩立数次施展,自然不用再过去凑什么热闹。

“几位道友,对韩道友的驱雷之术还满意吧!”木青轻笑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