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紫血傀儡

将竹筒一收,韩立在地血老怪热情之极的招待下,又在这阴火殿待了大半时辰,才结束了宴席。

然后他在身后那名灵侍带引下,被安置在旁边一处偏殿的静室中休息。

韩立一将静室大门关闭,立刻单手翻转间取出了一叠阵旗。抬手一扬下,十几道光芒激射而出,消失在虚空中。

一层光蒙蒙的五色光幕,蓦然浮现在静窒四周墙壁上。

韩立这才松一口气,在静室中的一块蒲团上盘膝坐下,双目微闭的思量起来。

地血老怪以合体级的妖王身份对他这般客气,可实在有些不太寻常,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诡异。

难道协助炼制傀儡奇难无比,让老怪如此下心思。

韩立轻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可就算对方不做这些事情,自己也不敢不尽力的。而且话说回来了,除了那名叫六足的神秘人外,似乎木青、和元瑶在一起的蓝姓美妇都大为拉拢他的意思。木青甚至完全一副不想让他接触白发美妇的样子。

看来除了让他破除冥河禁制外,其中肯定有什么其他缘由,多半还和他掌握的辟邪神雷有关。

韩立心念转动间,片刻工夫就将其中关联分析的七七八八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他轻叹了一口气,再次睁开了双目。

虽然不知道这些地渊妖王想图谋什么,但是其中分寸把握好的话,自身安危倒一时不用操心的。

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忽然袖袍一抖,数十个颜色各异木偶飞射而出,一个个盘旋在身前处,悬浮不落。单手一抓,一个人偶直接落到了手中。

他目中蓝芒一闪,开始仔细检查起这些人偶来。

也许远距离无法探清楚这些灵侍傀儡的奥妙,但是此刻用手接触下,将神念透过五指直接渗入人偶中,倒是毫无问题的。

片刻后,韩立面带异色的将手中人偶往空中一抛,又一把将另一人偶抓到了手中。

就这般反复重复着!足足一刻钟后,韩立才将所有人偶都检查过了一遍。

虽然人偶里面法阵结构太过玄奥和复杂,以他现在水平一时间根本无法看出什么来,但也不像被做什么手脚,还留有残余印记的样子。

当然这一点,韩立仍不能完全肯定。毕竟灵侍涉及的傀儡术,远超其原先在人界所学。

好在地血老怪将相关炼制之法,完整交给他了。他只要苦心钻研之下,倒也能了解此傀儡术的。

到时这些人偶是否真的有问题,自然一清二楚的。

在此之前,他是不会动用这些东西,并且还要小心收好,以防出什么意外。

心中如此想到,韩立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手中多出了一个淡金色的匣子。

此匣表面花纹奇特,隐有符文飘动,一看就不是寻常之物。

韩立将盖子掀开,再冲空中悬浮的木偶一招手。

顿时一股青霞从匣中飞出,将所有木偶一卷而入,拉进了金匣中。

将盖子一盒,另一只手再一翻转,韩立手中多出了数张颜色各异符箓。

灵光一闪,符箓就被交叉的贴在了匣子上,将其封印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韩立心中真正一松,才将那枚记载了灵侍祭炼法的竹筒取出,将神识渗入其中,仔细参悟起来。

他很快沉溺在一种崭新秘术的奥妙之中。

当静室大门传来几下轻轻叩门声后,韩立才从参悟中蓦然醒来,有些不舍的将竹筒往袖中一放,站起了身来。

大门一开,外面站着一名被灰雾笼罩的灵侍。

此名灵侍无法说话,但是单手一抬,一团血光在手心中爆发而出,地血老怪的声音悠悠的从中传了出来。

“小友,请跟这名灵侍到血炼堂一聚。我等要正式商量下傀儡炼制之事了。”

就这短短一句话!之后地血老怪声音嘎然而止,同时血光也溃散消失了。

“前面带路!”韩立也不客气,吩咐一声道。

灵侍微一躬身,当即轻飘飘的转身而走,行走间竟然飘然无声,轻若无物一般。

若是昨日未参悟地血老怪傀儡秘术,韩立或许还会对此感兴趣,如今只是看了一眼,就毫无表情了。

一盏茶工夫后,韩立出现在血焰宫下方的一处隐秘之地中。看着附近的一切,他不禁满脸讶色。

这所谓的血炼堂,竟是在地下熔岩中单独开辟出来的一座用水晶形成的巨厅。约有三四百丈之广,四壁全都闪动着淡淡白光。

而在透过这些透明水晶壁往外望去,到处都是翻滚的赤红熔岩,而水晶墙壁却纹丝不动,厅堂中也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炎热。

但这一切还不是让韩立吃惊的,最让他两眼有些发直的是,在水晶厅堂下方的熔岩中,浸泡着一个身高千丈,仿佛山岳的超大傀儡。

此傀儡身穿乌黑战甲,双臂过膝,肌肤紫红闪亮,长有碗口大的鳞片。

但往其头颅上望去时,韩立心中又一寒。

这只傀儡头颅不但头生白色独角,虎口狮鼻,头颅上竟同时生有六只诡异血目,两只和常人无异,两只生在脸颊两侧,还有两只竟在后脑处浮现而出。

这些血目每一只都在头颅上徐徐转动着,散发着森然的寒光,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觉。

“这就是前辈的紫血傀儡,可看起来好像有了灵性,难道前辈已经用了融灵入体的秘术!”仔细看了巨大傀儡许久,韩立深吸一口气后,才开口了。

“嘿嘿,看来小友昨晚真研究了老夫所给的傀儡秘术。不错,这只紫血傀儡的确融灵入体过了。不过里面溶入的可不是灵侍的那种弱小灵体。而是老夫本身的一丝分神。”在水晶厅堂中只出现了一名血袍人,他看到韩立脸上的惊色,怪笑的说道。

“原来如此,晚辈也觉得如此惊人傀儡,普通灵体是无法驱使自如的。而以前辈神念的强大,即使只是分神也绝对没有问题的。”韩立终于将目光从紫血傀儡上移开,苦笑的说道。

“小友见过在下这具傀儡,知道老夫为何需要道友在血焰宫,呆上如此长时间了吧。我也不要小友做其他什么事情,只需小友往那副盔甲上灌注一些辟邪神雷进去。然后我根据神雷变化,会随时对上面符阵进行改动的。此过程中,不得有一丝分心的,否则会前功尽弃的。”地血老怪话语一正起来。

“到时,晚辈一切都听前辈的指挥,一定会尽力的!”韩立心中一凛,一口答应道。

“很好。小友放心,老夫不会让你白忙一番的,炼制完此傀儡后,除了先前的灵侍炼制法外。老夫另有一些东西给道友的。”地血老怪听了后似乎极为高兴,欢畅的大笑道。

随即就见血袍人单手一掐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下方的巨大傀儡突然头颅一动,六只血目同时闪动之下,同样的两手一掐诀,顿时周身放出万道紫芒。

紫芒所过之处,所有的熔岩立刻纷纷退避,转眼间一个巨大的紫色结界就出现在了下方。

几乎同一时间,血袍人和韩立足下白光一闪,原本坚实异常的水晶地面一下虚幻般的消失不见。二人身形顿时坠落而下。

韩立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背后双翅一抖之下,下落之势顿时徐缓起来。

而地血老怪更是通体血光一闪下,更是稳若泰山一般了。

韩立身形飞动下,转眼间就落到了和紫血傀儡头颅处一般高之处,在经过其一只血目的时候,此目突然转动一下,血红的眼珠蓦然盯住韩立。

韩立背后寒气一冒,身形为之一凝,仿佛被一股无形巨力笼罩住整个身躯。

一瞬间的工夫,韩立脸色大变下,额头浮现出了一层汗珠出来。

好在,这颗丈许大妖目异光一闪,马上恢复了正常,盯向了他处。

韩立这才大出一口气,轻轻抚掉额头的汗水。此刻他才明白,地血老怪为何如此重视此傀儡了。

这只紫血傀儡的实力,恐怕比地血老怪本身还要强上那么一分,否则不会一望之下,给其这般大压力的。

刚才他差点忍不住的想开启破灭法目,来抵抗那可怕目光了。

好在总算在大衍诀支持下,勉强忍住了。由此可见,此傀儡不但体形巨大无比,似乎在神念之力上更有什么玄妙之处。

心中有些骇然,韩立却不敢再待在傀儡头颅附近,迅速向下接着坠去。

一会儿的工夫,就到了傀儡的胸膛处。血袍人早就在那里等候着!

韩立目光在这件乌黑战甲上一扫,微微一怔,目中露出一丝疑惑之色。

此件战甲近前看来,上面光滑如镜,哪有丝毫符阵的样子。

“难道这老怪是想……”韩立心中有些嘀咕起来。

“韩道友,因为需要你的辟邪神雷配合,我会将盔甲上要铭印的符阵简单给你讲解一二。然后在开始铭印符阵的时候,你就配合我同时注入辟邪神雷,最后完成后,我才会将符阵之力和辟邪神雷一同封印了的。其中有何不妥,我会随时告知你一二的。”地血老怪讲出了让韩立出乎预料的话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