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灵侍

但就在韩立打量这些古怪存在时,一名血袍人忽然冲韩立说道:“怎么,韩道友对老夫这些灵侍感兴趣?”

“灵侍?晚辈孤陋寡闻,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韩立一怔,老实的回道。

“嘿嘿,道友没听说并不稀奇。这些灵侍原本就是老夫独门炼制的一种半傀儡。”那名血袍人话语中透漏出一丝得意之色。

“半傀儡?晚辈以后要见识一下了。”韩立讶色一闪,恭声回道。

“韩道友对这些灵侍颇感兴趣,看来也懂的傀儡术吧。老夫倒可以指点你一二,但现在还是先去阴火殿吧!”另一名血袍人目中异光一闪,却如此的说道。

韩立自不会说什么反对言语,点头答应道。

于是一行人,就此走进了宫殿中,殿门徐徐的自行关上了。

而那头停在殿前的杶龟兽,也悠然自得的再次潜进了熔岩身处中。

一盏茶工夫后,韩立和两名血袍人出现在了一座面积百余丈的殿堂中。

此处无论桌椅还是其他一切东西,都是用一种黑红色的怪异玉石炼制而成,触摸下有一股炎热之感,但此热量一钻入体内,又化为了一股冰凉之意。

一热一凉之下,颇为的奇妙。

韩立感受着身下玉椅的奇特,心中暗暗称奇。

这时,他已经坐在了殿堂一侧,而中央处,自然是两名血袍人并肩坐在一起。

三人身前的黑红桌子上,都摆满了一些异果美酒,并各有一名粉红雾气笼罩的人影侍立在后。

每当饮酒后,人影就恭敬上前,马上灵巧的满上酒杯。

这些红雾中人影和先前的那些灰雾中人影又不同,不但每一名都身材苗条,并且雾气中散发出一股清香,让人闻了大感舒心。

如此近距离,韩立自然上下打量数遍这些灵侍,脸上不时闪过若有所思的表情。

“韩道友可看出了灵侍的奥妙所在吗?”一名血袍人将一杯灵酒一饮而尽后,蓦然似笑非笑的问道。

“晚辈愚笨,只看出这些灵侍似灵非灵,似物非物,具体玄妙之处还是无法看出的。”韩立笑了一下,回道。

“好一个似灵非灵,似物非物!这些灵侍的确可以说是一种半灵之物。它们一切行动看似和常人无异,但是本身有精魂元神,现在的举动不过是它们下意识的自然反应,被我则利用傀儡秘术加以控制而已。而它们的本体,是我从血焰山中发现的两种无法开启灵智的灵体,后来打入傀儡之躯罢了。”另一名血袍人笑着说道,终于解释了这些灵侍的大概来历。

“将灵体炼制进傀儡之躯中!”韩立闻言,有些动容,几乎马上想到了自己第二元婴曾经借助傀儡之躯,藏身其中的经历。

“不错,这种灵体尚未形成元神和精魂,故而极为温顺,又具有一定灵性,一些简单的命令也能执行无误。再加上本身还能和傀儡之躯融为一体,实在是炼制灵侍的绝佳材料。老夫也是因此,才在这血焰山就此长住下来的。”血袍人说道。

“这也是前辈精通傀儡之道,否则其他人纵然发现它们,也无法想到运用到傀儡术上的。”

别看地血老怪说的简单,但将一种灵物溶入傀儡中的复杂艰难,精通傀儡术的他,自然心知肚明的。

故而这两句话,韩立倒真说的颇为心诚。

“小友若是喜欢,老夫就可将这‘融灵入物’秘术,教授小友的。”两名血袍人似乎看出了什么,互望一眼后,其中一人淡淡道。

“在下尚未为前辈效力,怎敢轻易接受前辈厚赐。”韩立有些意外,面露迟疑之色。

“哈哈,不过是区区的雕虫小技,韩小友不必过于客气。接下来一个月中,老夫多有借重之处,还需要小友全力相助呢!”一名血袍人微笑说道,话语间更为客气了。

韩立心念急转下,只能起身答应的称谢了。

“地血前辈,晚辈已经到了此地。需要如何协助炼制傀儡,能否告诉晚辈一二了。”韩立重新坐下后,略一沉吟的问道。

“此事不急。小友初到血焰宫,先尽情饮酒,今日好好歇息一晚,明日再谈不迟的。”血袍人摆摆手,竟不愿现在谈及此事。

韩立苦笑一声,只能依言的再饮下一杯灵酒!

忽然“啪啪”几声轻响传来,血袍人中一位单手轻拍了几下。

就在韩立神色一动下,殿门外脚步声一响,忽然异香扑鼻而来,走进来十二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个身穿五色衣裙,身材妙曼。

“这是……”

韩立目光在这些女子身体散发的淡淡粉雾上一扫,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这些女子竟是和身后站着的被粉红雾气包裹的灵侍一般无二的存在。

只不过这些女子身上粉雾变得奇淡无比,显露出了自己的真容来。

她们的身躯也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而成,无论从肤色还是举止来看,都和普通的的飞灵族女子一般无二,甚至背后也有对淡青色羽翅的样子。

目中灵光闪动数下,韩立未从这些女子身上看到什么幻术遮掩,的确就是她们真实的外貌。

如此酷似真人的傀儡,韩立有些骇然了。

以前他在人界的那只元婴后期傀儡能瞒过他人耳目,一方面是因为傀儡表皮使用酷似人肤的珍稀材料‘叱灵软玉’。再加上当时元婴后期傀儡,原本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用神念看透的。故而才能在对敌时,让对手屡屡被迷惑心神,从而无法分辨和真人区别。

而这些灵侍的身躯显然不可能是‘叱灵软玉’,甚至他勉强放出神念,往这些女子身上一扫后,被诡异的挡在身躯之外。

韩立望着这些女子,不禁沉吟了一下。

若说这些灵侍硬要找出一丝和常人不同之处来的话,就是这些女子目光闪动间略有一丝迟钝,仿佛比常人少了一丝灵性。

就在韩立暗自称奇之余,同一时间,在大殿两侧也缓缓走出一群被灰色淡雾围绕的年轻男子。

一个个眉清目秀,手中各持一些式样古怪的乐器,盘坐在地上。

片刻后,一阵动听乐声在大殿中响起,让人听了心旷神怡,而那些貌美女子身形晃动间,竟随着乐声在大殿中婀娜跳动起来。

只见这些女子细腰如柳,一时间,五色衣衫飘动旋转,阵阵奇香遍布各处。

韩立端坐位子上不动,似乎也被这些女子充满异族风情的妖娆之舞吸引,双目微眯的凝望不语起来。

两名血袍人坐在上首处,斜瞥了韩立几眼。

韩立似乎沉溺其中的样子,二人目光闪动的互望一眼。

足足一顿饭工夫后,乐声一收,十二名女子的舞动一停,然后纷纷束手而立,站在原地不动了。

“韩小友,你觉得老夫的这些灵侍舞女如何。虽然她们不是护卫型灵侍,但是每一个都精通百种罕见的宴舞,老夫当年一时欣喜下炼制时,可着实花费了一些工夫的。”一名血袍人忽然含笑问道。

“的确是巧夺天工,看不出和真人有何区别。”韩立轻吐了一口气,赞叹道。

“呵呵,既然小友喜欢此物。老夫就将这十二只灵侍舞女连同旁边的二十四只灵侍乐师都一同赠送给小友了。”血袍人微微一笑的说道。

随即另一名血袍人在韩立吃惊目光中,单手一抬,分别冲舞女和两侧的那些乐师手指连弹几下。

“碰碰”几声后,数蓬血丝从两名血袍人的手心激射而出,一下洞穿了所有的灵侍。

血丝再一收之下,所有的灵侍纷纷的栽倒在地,仿佛死物一般的不动一下了。

这时,血袍人另一只手虚空往地上轻飘飘一抓。

顿时在一片光霞中,这些灵侍体形瞬间缩小,化为了寸许大小的木偶,然后腾空飞起飞向了韩立处,落到了其身前的桌子上,排成了一排。

“这些灵侍体内印记已经被我收回,小友只要用我给的秘术稍炼制一下,就可驱使自如了。”血袍人低笑的说道。

“前辈,无功不受禄,如此重礼,晚辈怎敢接受!”韩立低首看了看眼前的灵侍木偶,表情一下变得有些古怪,连连推辞的说道。

“嘿嘿,只不过是一些玩物而已。怎么,小友难道觉得老夫的礼物太轻,不屑收下吗?”一名血袍人脸色一沉,声音冷了下来。

韩立一听这话,脸色微变,随即苦笑的一抱拳,说道:“既然前辈如此厚爱,晚辈就却之不恭了。”

袖袍往桌上一拂,顿时青光一闪下,所有的灵侍木偶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哈哈,这就对了。这是我炼制灵侍的秘术,融灵入物之法和祭炼灵侍之法都在其中,小友晚上可以先拿回去好好研究一番。下面对协助老夫炼制傀儡,也大有用处的。”血袍人满意的点点头,另一人一扬手,一个黑乎乎的竹筒飞射出去。

“多谢前辈!”

既然对方执意要给,韩立也不再客气了,称谢一声,单手一抓,此物就徐徐的落到了手心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