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收雷

吸纳了如此多青色电弧的金网,在韩立头顶狂涨大了数倍之多,三十余丈广范围全都笼罩其下。

而第一波电弧方停,第二波天雷又在空中凝聚成形比先前粗大数分的青弧再次坠落而下。

韩立单手掐诀,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中飞快划动几下。

金光一闪,一个金灿灿符文凭空在手指下浮现而出,随即一声霹雳后,化为一道金弧冲空中激射而去。

一闪即逝后,符文所化电弧没入金色电网中。

整张电网顿时一颤,漂浮在其中的数团光晕滴溜溜一转,往同处地方一聚,凝成了一个金蒙蒙的巨型光晕,里面隐隐有符文飘动不已。

就这片刻工夫,第二波青弧就已经气势汹汹击落而下。

同样一幕出现!威力大增的青弧,飞蛾投火般的没入光晕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波天雷威能,显然不是第一波可比的。

在密密麻麻天雷狂击中,一盏茶工夫后,原本静静漂浮的光晕颤抖起来,甚至光晕中传出了嗡鸣之声,并且越来越大。

但下方的金色电网,体积又增大了小半,金弧交织闪烁间,“呲啦”声大响。

再过片刻,一声闷响后,金色光晕终于浮现出一道道白痕,随即在天雷狂击下,一点点溃散消失。

没有了阻碍的电弧,直接劈到了电网之上。

两者方一接触,青光金芒交织一团,轰鸣声大起,响彻半个天空。

以空中金网巨大,即使天雷凶猛异常,仍稳稳悬浮空中,一时间挡住了坠落的大半青弧。

偶尔有一些漏网天雷,也被下方元磁神光一扫,不见了踪影。

站在山头上的韩立,望着空中的情形,却没有再出手释放辟邪神雷的意思,似乎另有所图。

一顿饭工夫后,金色巨网终于在轰鸣声中寸寸碎裂,第二波雷劫也在此时停住了。

但空中乌云此刻漆黑如墨,翻滚越发剧烈,几乎几个呼吸工夫,云中就浮现出一颗颗青色雷球来。

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表面青光四射,同时云中徐徐转动,显然威力比先前的电弧强大了许多。

韩立脸色凝重了几分,黑白分明的两只手掌,同时往空中虚空一按。

顿时空中灰色光霞为之一凝,随之一座黑乎乎的小山虚影在灰光中诡异浮现。

几乎同一时间,在灰光上面蓦然浮现出五只骷髅头虚影,每一个都有车轮般大小,同时一张口。

五色光焰滚滚出口,瞬间又形成一层防护浮现在了元磁神光之上。

接着韩立低喝一声,盘旋在头顶上的青色小鼎,灵光大放下,狂涨了十余倍,化为了丈许大的一口巨鼎。

鼎内青霞翻滚,隐有轰隆声发出。

第三波天雷毫不留情的击下!

一颗颗青色雷球,仿佛巨大冰雹,发出怪异雷鸣声,声势远胜前两天波天雷。

在化神初期就能抵挡两色雷劫的韩立,自然不会连此等程度攻击也无法抵挡的。

这些雷球一砸入五色光焰中,不可思议一幕出现了!

五色异芒闪动下,所有雷球下落之势变得奇缓无比起来,纷纷被困在了光焰中。

转眼间,光焰中青光闪动不已,百余枚雷球仿佛被同时定在了半空中一般。

韩立神色一动,灰色光霞中的黑色小山虚影滴溜溜一转,四周灰光顿时往空中一扫。

漫天雷球在元磁神光扫过后,就此都不见了踪影。

同时,下方巨鼎处一阵青光大放,众多雷球诡异的出现在鼎口处。一阵轰鸣后,就被无数青丝一喷的全都拉入了鼎中……

韩立看着此情形,面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

半个时辰后,小山空中的乌云徐徐散去,雷劫早已结束。

韩立身影已经身处木精洞的密室中。

他盘膝坐在一块蒲团上,身前悬浮着青色小鼎。

此时的小鼎,鼎盖大开,在电光闪烁下不时有低沉雷声传出。

韩立凝望着此鼎一会儿,单手一招。

小鼎一闪,徐徐落到了手中。

一拍之下,通体一颤,从中吐出了一团鸡蛋大小的雷球。

此雷球电光闪烁,表面涨缩不定,但被一蓬青丝包裹其中,无法挣脱而出。正是韩立收取的天劫之雷。

此天雷纵然比不上当初收取的金银天雷,论威力也远比普通雷电强了。

有此机会,韩立自然大量收取此雷电,好用来再炼制一些雷珠。

单独一两颗雷珠,也许只能对炼虚级存在有些威胁。但若是十几颗一齐祭出的话,连合体期修士也要退避三尺的。

除了一开始的两波天雷,他用新领悟的辟邪神雷法门,抵挡了一下外。剩余天雷,都被他用虚天鼎收入其中。

青色雷电数量之多,足够一口气炼制数十颗雷珠了。

但因为天雷本身威力,这些雷珠威能比以前的要逊色一二的。

如此多的雷珠,足可以成为他用来对付未知危机的一记杀手锏了。

不过这次天劫固然没有对他有丝毫威胁,但是按照天劫一次比一次厉害,再过七八次后,他可无法这般轻松了。

至于进阶炼虚后的大天劫,从第一次开始就极其危险,炼虚级存在不乏有人第一次历劫就陨落的。远非小天劫可比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他要面临的是如何从地渊脱身的大麻烦。

韩立一想到以后要面临的危险,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这一年来,木青此妖女对他驱雷之道指点,还真是不遗余力。

再加上他本身在辟邪神雷上也造诣颇深,故而短时间内就掌握了一定的释放法门和祭雷之诀。

看来两年内达到木青此女的要求,应该不成问题的。

也许就因此,木青对他态度和蔼了许多,平常在传授完驱雷之道外,也会偶尔指点他一些修炼上的问题。

以此女境界,对区区一名化神级的指点,自然让他收益不小。

韩立当然不会因此,就真老实在此地待下去的。

在此期间,他数次悄然的四下探测出路,看看四周的禁制是否有漏洞可钻,并研究如何去除体内的四道印记的方法。

若两者真有办法解决的话,他当然逃之夭夭了,但结果让韩立心中大凉了好一阵。

这木精洞四周的禁制玄奥,远超乎其想象,一旦被木青关闭后,整个洞窟几乎就成了一个巨大囚笼,他根本无法悄然离开。

当然,并不是说韩立真无法破除此地禁制。无论元磁神光还是噬灵天火,在破除禁制上都是灵验无比。

但若施展这两种神通强行破禁,恐怕他这边一动手,那边立刻就被木青此女发现。下场可想而知了!

至于四大妖王在他体内种下的印记,更加的麻烦了。这些印记在其体内仿佛扎根一般,用尽了各种方法也无法驱动分毫。

唯一的办法,只能用体内婴火一点点炼化了,但合体级妖王印记哪是这般可以轻易炼化的!

不要说他这边一动印记,可能立刻被印记主人察觉。就是真让他强行炼化,没有个三四年时间哪可能成功的。

如此一来,怎不让他大感郁闷。

不过韩立也不是一般之人,苦思冥想之下,倒也另行找出了一条临时的出路来。

就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元磁神光和辟邪神雷之力,暂时遮蔽体内四条印记的感应。

虽然为了怕打草惊蛇,韩立没有尝试过此手段是否真的可行,但以他对这两种神通神妙的了解。他起码有七成把握,可以做到此事的。

当然这种遮蔽只能是出其不意,临时性的。一旦被这四大妖王发觉,并在一定距离内强行召唤印记的话,估计他无法真遮蔽多久的。这也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

韩立长吐了一口气,仿佛将心中的这份烦恼全都吐出了体外,随即将手中小鼎往身前一抛,准备开始炼制雷珠起来。

虽然这里是木青此女以前的修炼之地,但是被他重新布置下禁制,倒也不用怕被对方暗中监视。

当即密室中雷鸣声大起,韩立开始一颗颗的炼制雷珠。

数日后,一道绿光从花园方向飞射而来,一闪即逝后,没入了密室的大门中,不见了踪影。

好一会儿工夫后,黄色大门一开,韩立眉头微皱的从密室中走了出来,脸上满是奇怪的表情。

现在并未到七日的传授驱雷之道日子,木青此女怎会发传音符召唤其过去。

这可是这一年间,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心中带着一丝疑惑,韩立徐徐向花园中的小路走去。

在他手腕上的储物镯中,已经多处了三十多颗青色圆珠,每一颗拇指大小,青光灿灿。

这些雷珠,已经耗尽韩立收取的大半天雷。若不是木青发讯过来,他可准备一口气,将虚天鼎中的天雷都炼制出来的。

不过当韩立走到厅堂中时,不禁为之一怔。

因为在此厅中,除了木青此女坐在那里外,旁边赫然还坐着一名血袍人。

竟是地血老怪此人。

“韩道友,地血道友到此,可是特意找你的。”木青单手持着一个茶杯,悠然冲韩立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