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邪龙族

当着韩立和血毒等人的面,木青和其余三位妖王一连商议了数件事情。

里面牵扯到了什么“玄鬼”“傀儡”等各种东西,他们竟在大举练兵,仿佛准备攻打什么一般。

不过韩立最感兴趣的,还是这几人口中不时提到的“冥河之地”。

当第一次听到此地名时,韩立心中一动,最先想起的却是当初的那个阴冥之地。

不过,这些人除了提到此地名几次后,却再没有说过和此地相关的任何东西。

这时,韩立早就退到了一边,暗中观察着这些妖王。

说实话,四大妖王中他最觉神秘和看不透的就是六足和地血老怪了。

前者身上散发的冷寒气息,古怪异常,不含一丝生命气息。要不是看其言谈举止毫无异处,韩立都怀疑其根本就是一个死物。

后者则是因为两个一般无二的存在了。

两名血袍人无论从说话语气,体形气息,都没有任何差别。但偏偏两人都被称呼地血老怪的样子。

这自然颇为的诡异了。

至于木青和白发美妇,韩立倒隐隐看出了二人的一点来历。

木青身上被一层黑光笼罩住,甚至用明清灵目都无法看清楚,但是从黑光中透出的那一丝翠绿,却无法瞒过韩立双目的。

再加上此女身上散发的精纯到极点的木灵力,韩立几乎八成肯定,木青是一名罕见的木灵之妖,就不知本体是何种灵木了。

至于白发美妇一身阴气凝重之厚,则是他生平仅见了。

再加上刚才几位妖王的言语,韩立同样猜出妇人是一名鬼妖了。

只是此妖几乎将鬼物之躯凝练到和常人一般二,可见神通之大了。

不过也因此,韩立注意到了元瑶身上同样阴气不薄,似乎也不是常人之躯了。但又不像妇人般是真正的鬼物之身。

此女似乎另有一番机遇的样子,至于妍丽身上也和元瑶一般情形。不过从二女散发的气息看来,也有化神初期的实力。

元瑶二人如此低修为却被白发美妇带在身边,看来不是深得宠信,就是另有什么缘由了。

这几名妖王的议论没有持续太久,偶尔有些不同的争论,则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方法,很快解决了。

一顿饭工夫后,六足等人就将所有事情都商讨完毕,当即起身告辞了。

木青不敢怠慢的从金花上下来,亲自送其他妖王。

两名血袍人走向殿门时,正好路过韩立身边,其中一名靠近他的地血老怪,一扭首冲韩立怪声问道:“我派出去的两名血傀儡,是不是你灭的。”

韩立略一迟疑后,就躬身的老实回道:

“的确是晚辈灭杀的。先前不知是前辈手下,还望前辈不要怪罪。”

“嘿嘿,区区两个血傀儡,我还不会放进眼中的。但是此事也不能就这般算了,以后替我做一件小事,就算抵消此事吧。”韩立耳中响起了地血老怪的传音声。

韩立一怔的抬首再望去,两名血袍人却已经从他身边徐徐走过,仿佛刚才的传音根本不存在一般。

韩立眉头一皱,暗觉自己又有麻烦上身了。

白发美妇和元瑶等人是最后出去的,同样从韩立旁边走过。但白发美妇只是冲其微微一笑,并未说什么。元瑶则面无表情,仿佛未看到韩立一般。倒是妍丽眨了眨眼睛,看向韩立的眼神,闪过若有所思之色。

韩立却蓦然嘴角一动,随即神色回复如常,但一只缩在袖袍中的手掌,却突然五指一合的握成了拳头。

“恭喜韩兄弟,几位大人都对韩道友器重有加啊。”一见木青等人都先后走出了大殿,血毒冲韩立笑道。

“有何可喜的,在下现在还对这一切稀里糊涂的。血前辈可知那‘驱雷之道’是什么功法,真可以让辟邪神雷威能大增吗?”韩立苦笑一声后,半信半疑的问道。

“嘿嘿,有关此事我倒是知道一点的。在上古时候,辟邪神雷在灵界可是赫赫有名的至木神雷,是五行真雷之一,专破魔气邪物,论威能还远在我的天罡血雷之上。不过此神雷需用特殊的法门祭炼驱使,否则威能不能发挥十之一二。在上古时候灵界已知地域,是被几个上古大族联手统治的,其中的邪龙族因为此雷对它们的克制,竟搜尽各族的天雷竹,并将其毁坏殆尽,让辟邪神雷几乎在灵界就此灭迹了,驱使此雷法门也渐渐罕有人知了。起码,血某是不知道的。”血毒一笑下,竟真的详细解说起来。

“邪龙族?”韩立微微一怔。

他在人族时似乎从未听说过灵界有此一族的。

“呵呵,韩道友是不是从未听说过此族。这一点并不奇怪的,因为当年这几个上古大族对灵界其他种族过于欺凌,最终被大部分种族联手灭杀了。不过这几族实力太强大了,当年灵界诸族也同样因此被灭了十之七八。现在的灵界大族,都是在那次大战后才强大起来的。否则,哪容得他们在灵界称王称霸。而邪龙族等名称,自然也罕有人知了。”血毒轻描淡写间,说出了一件上古时候的秘闻。

韩立听得有些发晕了,如此大的事情,怎么人族和飞灵族典籍中从来没有此记载的。心中奇怪下,他忍不住的问起此事。

“我说的上古时候,是灵界初开诸族刚出现的前古时期之事。你们飞灵族当时还未在此界出现,自然不会记载这些事情了。”血毒嘿嘿一笑。

“原来如此!”韩立这才恍然了。

据人族典籍记载,人族在灵界出现的时间应该还在飞灵族之后,没有记录这些事情,倒也不是奇怪之事。

就在韩立和血毒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时,殿门外脚步声一响,木青从殿外走了进来。

血毒和韩立口中话语一止,上前给这位妖王见礼。

木青点下头,就身形一晃的坐回到了金色巨花上,然后一言不发的单手托起下巴。

此女似乎有什么事情难以拿定主意,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话语或吩咐出口。

韩立有点惊讶,下意识的望了一旁的血毒一眼。

此血蚊却面色平静异常,似乎对眼前情形并不感到意外。

“韩道友,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如何想的,但是在两年内必须给我掌握辟邪神雷的驱使法门。如此的话,在鬼婆子那边的两年,我自会帮你推却掉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吗?”黑光中传出了木青话语声。

韩立神色一动,只能苦笑一下的回道:

“木青前辈有令,晚辈自会尽力的。”

“哼,你最好尽力。否则我不会白白让你跑到鬼婆子那边的。”木青声音一冷,冰寒了起来。

韩立心中一沉,只能沉声不语了。

“三日后,你搬到我的木精洞中去,这两年我会亲自指点你驱雷之道。血毒,血食之事这两年全交给你处理了。”木青一转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冲血蛟吩咐道。

“是,主人!”这一次血毒真意外了,但马上反应过来的应声道。

韩立也怔了一怔。

“好了,我有些累了。你们下去吧。”吩咐完后,木青挥了挥手。

韩立和血蛟自然只能施礼后,退了下去。

“啧啧,韩兄机缘不小啊。竟然能让主人亲自指点你修炼,这可是千年难逢的好事!”一出了大殿,血毒突然冲韩立说道,目中有一丝异色闪过。

“是吗,在下还不知道两年时间是否真能修成驱雷之道呢。”韩立却连连摇头,略有些郁闷的样子。

“哈哈,主人既然这般说,肯定是有把握的。韩兄弟无需多心的。血某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告辞了。”血毒却哈哈一笑,随即身上血光一现,顿时化为一道血光远去了。

韩立站在原地,双目微眯的看着血光在空中消失不见后,才一转身的向自己住处徐徐走去。

没有多久,韩立就身处阁楼中了。

将禁制打开,彻底遮蔽了其他人偷窥可能,他脸色一沉的盘坐在了床上,目光闪动不已。

半晌后,他忽然抬起一只手掌来,五指一分,露出一个手心来。

在其手心中莫名的多出一个米粒大小的黑文,凝神细望下,赫然是一个“元”字。

见到此字,韩立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来。

若说先前还对元瑶身份有些半信半疑的,此刻却全信不疑了。

这个字符,就是在元瑶从他身旁擦身而过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其手中的。

其过程一丝灵波都未散发,连木青美妇等可怕存在都未发觉分毫。

以一名区区的化神级存在,能做出这等事情来,实在是有些骇然了。难怪韩立神色如此异常了。

伸出一根手指,往手心中的“元”字轻轻一点。指尖发出一抹绿光后,将此字擦拭掉了。

韩立双手缩回袖中,神色不定的静静思量起来。

过了片刻后,他蓦然又伸出一只手掌来。

一声低低的雷鸣,一团金色雷球凭空从手中浮出,拳头大小,体积微微涨缩不定。表面一根根金灿灿电丝,更是闪烁不定着。

韩立看着此雷球面无表情,双目却一下微眯了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