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四大妖王

“蓝道友何必过于着急。我等借助韩道友的可不是他本身修为,而是其具有的神雷之力。哪怕修为再低上一两阶,但只要能将辟邪神雷之力发挥出来,又有何妨。”木青在黑光中轻笑道。

“辟邪神雷的掌控哪有这般容易的。自然修为越高,把握才越大的。我很怀疑一名灵将能否真发挥神雷威力。没记错的话,要想驱动辟邪神雷的真正威能起码也要有初阶灵帅的境界吧。”这次说话的竟是两名血袍人中的一位,声音犹如金石般怪异。

“这一点,地血兄尽管放心!韩道友虽然只是高阶灵将,但论法力精纯和凝厚,只比一般初阶灵帅低那么一点而已,相信完全能做到此事的。还是地血兄另有什么手段,可以稳妥破除冥河禁制的。让韩道友连尝试一下的必要都没有。”木青大有深意的样子。

“若此人真能助我们破除禁制,自是大喜之事。老夫可没有阻拦之意,只是过于挂心而已。木仙子别歪曲老夫的意思了。”另一名血袍人一开口,声音竟然和第一名血袍人一般无二,仿佛是同一人般。

在座的其他人对此都无异色,木青更是淡然的说道:“既然地血兄对此请韩道友之事并无意见,自然最好了。就不知六足兄和蓝姐姐觉得如何?”

“只要对我们大事有利的,我都支持。”头戴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平静异常的回道。

倒是那名白发美妇却黛眉紧皱,在思量着什么。

“怎么,蓝姐姐对此还有何不同意见吗?”木青目光一闪的问道。

“没什么。这人的精魂异常强大,我原本想用他魂魄炼制成一具银甲鬼王的。如今又要重新去寻找炼料了。这人原本就是我和地血先发现的,木青妹妹就这般将人留下,不觉得有些不妥吗?”白发美妇慢条斯理的说道。

“呵呵,原来蓝姐姐想亲自指导韩道友。可据我所知,姐姐功法应该反被神雷所克吧。这如何能让他人学会神雷之道。要是耽误了大事,岂不要后悔终生的。”木青低笑的说道。

“是吗?听木妹妹的口气,好像也懂得辟邪神雷一般。同样未修炼过此神通,由老身指点他又有何不可的。”白发美妇却冷笑说道。

“妾身是木灵之体凝形。辟邪神雷在上古时候,名列五行神雷中的至木神雷。由小妹亲自教授的话,总胜过其他人吧。”木青脸色微沉了起来。

“这可不见得。单论成道的年月,老身可是仅次于六足道友的,如此长的修炼年月,足以抵消木妹妹的这点天赋吧。”美妇却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这话,木青脸色微变,正想再说些什么时,那名叫六足的神秘人却忽然开口了;“两位道友先不必争执什么,是不是该让我等确认下韩道友的辟邪神雷真假,再说其他事情吧。”

六足显然在几人中威信较高,并且美妇和木青都对其有些忌惮的互望一眼后,美妇不再言语什么,而木青却扭首对韩立平静说道:“想来我等的谈话,你刚才都听的真切了。韩道友可否将你的辟邪神雷,放出来一次,让我等几人再确定一下。此事关系不小,想来韩道友不会拒绝吧。”

韩立面露苦笑,也不说什么废话,两手一掐诀。

顿时“轰隆隆”的一声霹雳后,韩立身上金光大放,无数纤细电丝从体内浮现而出,转眼间化为数道粗大金弧盘绕身上,声势惊人之极!

木殿中美妇,六足等人眼也不眨的死盯住金弧不放了,连已见过一次的木青也不例外。

六足大袖冲韩立一抖,一股黑蒙蒙阴风直扑而来。

韩立眉梢一挑,单手一点,一道金弧一闪迎去。

顿时“轰隆”一声,金弧一接触黑风立刻爆裂开来,金光所过之处,黑风如同阳春融雪一般,纷纷溃散消失,化为了乌有。

“不错,果然是辟邪神雷!”六足点点头,话语中有几分喜悦之意。

“像这等程度的辟邪神雷,道友大概能放出几道。”血袍人中的一位,忽然问道。

“大概二十道左右吧。但每一次释放后,都要等上许久才能回复如初。”韩立目光微闪的回道。

他将驱使的辟邪神雷数量,一下减少了三分之二,根本没有如实相告。

“二十道,这应该足够用了。”听到韩立此言,另外一名血袍人却惊喜的怪笑起来。

“不错,冥河禁制纵然厉害的,但是在如此多神雷狂击下,绝对无法维持住的。好了,人没有问题,下面该讨论韩道友的去留问题。我和地血道友,对神雷之术不太了解,就不参与此事了。关键,现在是木仙子和蓝道友都想让韩道友跟随学习驱雷之道,这可有些棘手的。我看这样吧,现在距离大事还有数年时间。前两年先让他跟随木仙子学习驱雷之道,后两年再到蓝道友门下。最后两年时间,再让韩道友自己领悟修炼。两位道友应该没意见了吧!”六足丝毫感情没有的说道。

听到六足如此说道,美妇和木青都不禁怔住了。

“呵呵,六足兄此议甚好。我看二位道友不必再争了,就如此做好了。”一名血袍人当即抚掌大笑道。

“既然六足道友和地血都觉得此方法甚好,老身也没什么意见。”白发美妇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同意了。

倒是木青此女端坐在金花中不动,没有马上说什么。

“怎么,木仙子觉得此法不行吗?”斗篷中的目光一冷,六足沉声问道。

“当然不是。就依三位之言吧。”木青心中一凛,半晌后,勉强一笑说道。

“好,这些原本就是小事,一切都应以我等图谋大事为主才是。韩道友,给你六年时间,六年内若是能将我等传授的驱雷之道修炼成功,发挥出辟邪神雷真正威力。我等自会带你去一个神秘地方,那里有天大的好处等着你。但是相反,你若是在这六年内无法掌握神雷真正威能,到时!嘿嘿……”一名血袍人一笑,又冲韩立半威胁半诱惑的说出几句话来。

虽然最后话语并未说完,但是话里意思任谁都听的出来。

韩立听了后,脸色有些难看了。

“韩道友尽管放心。你能如此年轻就修炼出这般神通,想来天赋过人!六年内修成驱使神雷的法门,绝对不成问题的。但为了防止韩道友另有什么侥幸心思,我等要在道友身上下些小禁制的。”白发美妇说道,突然一抬手,一道灰丝丝毫征兆没有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后,就到了身体前。

韩立面色大变,身形下意识的想要躲闪,附近空间却一紧,接着肩头数股无形巨力迎头压下。

他身形一凝,身体竟一时无法动弹了。

韩立眼角一挑,心念如电的飞快一转后,竟然没有调动体内的神力挣脱此束缚。只是脸色微青的看着灰丝光芒一闪,没入其身体中不见了踪影。

几乎同一时间,六足和木青、地血三人也各放出了一团黑气,一团绿光,和一团血雾,同样纷纷没入韩立身体中。

这时韩立只觉身上巨力一散,才重新恢复了自由。神念急忙往体内一扫,韩立既有些发愁,也暗松了一口气。

藏入他体内的东西,只是四种类似标记的存在,并无什么大害。但是相对的,有了这些东西后,以后想要再找机会逃走,可是千难万难了。

“韩道友,此间事情一了后,你就先留在木仙谷两年,两年后,蓝道友再派人接你过去就可了!好了,此事就到这里。说说其他一些要事了。蓝道友,听说你玄鬼已经炼制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六足冲韩立说了寥寥两句,就话语一变的说起其他事情来。

其他几人一边听着,也一边插口议论着。

从始至终,这些妖王根本不给韩立说话机会,也不打算听其说什么的样子。

但话说回来了,在这四名合体以上的妖王面前,韩立的确没有什么话语权利。毕竟无论人界还是灵界各族都是以实力说话的。区区一名化神存在,对这些地渊妖物来说,实在是一种渺小存在。

他纵然心中郁闷,也只能默默的不语,同时只是暗自思量着对方刚才所说话语。

先前这些地渊妖王所说内容不多,但他也听出了一个大概来!

这些人果然是想借助他的辟邪神雷之力,并想用来破开什么“冥河禁制”。

但是几人口中所说的“驱雷之道”和辟邪神雷的真正威能,又是什么回事?难道这辟邪神雷,另有什么独特的驱使法决?还有其他的不知神通不成?

韩立百思不解起来!

忽然,韩立感应到似乎有人在注意他,微一瞥下,却正好对上一名妙龄女子偷偷望来的目光。

正是元瑶此女。

元瑶见韩立望来,却神色淡淡,丝毫表情没有!

不过韩立神色一动,半晌后,才不慌不忙的收回目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