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再见元瑶

“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在下对韩兄弟能把肉身修炼的如此强大,十分好奇。要知道,在下的血河冥针虽然不是以锋利着称的宝物,但以肉身之力就可将其反弹而开,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血毒声音一顿后,这般问道。

说话的同时,此妖双目凝望着韩立,眼皮不眨一下。

“原来前辈想问此事。晚辈肉身的确比一般人强横了一点,但不过是当年有过一点机缘,曾经服食过几种加强肉身的灵药而已。又如何能和前辈这样的蛟龙之躯可比的。”韩立不动声色的回道。

“灵药!我猜也是如此。但是韩兄弟最后接下我最后一击的那个三首六臂法相,似乎不是贵族的真灵法相吧。在下看的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似的,但是一时间却又无法想起。韩道友能否给血某提个醒。”血毒轻笑的说道。

“哦,那是晚辈无意中得到的一门外族修炼法门,胡乱修炼一番后才有的小神通,至于到底是何种法相。晚辈自己也不清楚的。”韩立轻描淡写的一一回道,将一切都说的含糊不清。回答和没有回答,几乎没有什么两样。

听到韩立说的如此圆滑,血毒略有些意外,但哈哈一笑的不提此事,继续向韩立劝酒起来。

就这般,这位炼虚级血蛟在韩立这边喝的仿佛酩酊大醉了,才晃悠悠的告辞离开。

韩立站在阁楼窗口处,脸上笑容收敛的望着阁楼外的情形。

只见血毒竟摇摇晃晃的走进了离韩立住处不远的另一座阁楼中。和韩立相距才不过数百丈而已。

韩立眉头微皱,如此近距离,他稍有什么举动,都无法逃过这条血蛟监视的。看来此位就是木青派来监视他之人了。

韩立默默的想着,离开了窗口。

这时,绿衫侍女已经将酒席撤下,将阁楼重新收拾干净。然后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候韩立下面吩咐。

“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休息一下。”韩立没有客气,挥挥手的让此女下去了。

“是,韩先生。小婢就在一层,随时听候先生的召唤。”绿衫侍女答应一声,非常顺从的退出了此层。

韩立淡然的望着女子身影在楼梯口消失,单手往储物镯上一拂。

顿时霞光一闪后,一叠青色阵旗浮现在了手心中。

单手再一扬,十余道青芒朝屋子四周飞去,一闪即逝的没入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韩立一掐诀,单手一道青色法诀打出。

“砰”的一声闷响,一层青色光幕凭空出现在了屋子四壁上,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禁制。

此禁制并没有什么防护能力,但是在隔断他人的神念上却颇为神妙。

纵然知道自己是近似软禁了起来,韩立也绝不想让自己一切轻易暴露在别人眼下的。

另一座阁楼中,血毒正双目微闭的盘坐一块蒲团上,神色一动下睁开了双目,但嘴角马上泛起了一丝冷笑后,又重新闭上了。

这时,韩立却已经头挨枕头的歇息起来。

虽然身处危险之地,但前一段时间的圣子试炼让其消耗心神不少,正好先趁此机会恢复一下。

等他身心都恢复到巅峰后,再来仔细思量脱身之策。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很快就酣然入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了一日一夜,他才从沉睡中徐徐醒来。

从床上起身后,韩立不慌不忙的伸了下懒腰,才坐到了床边的一把木椅上,单手托起下巴的的静静思量起来。

对于木青和血蛟二人所讲的,一开始就想借重他之事,他根本不相信。

别的不说,凭他如此多年争斗经验,这二妖气势汹汹追来时所带的萧杀之气,又怎能瞒过他灵敏神识。分明一开始是身怀杀心,想要取他性命的样子。

至于木青此妖女为何忽然改变了主意,肯定是对方在自己这里意外发现了什么可以利用之处。

现在细细想来,从对方追上自己到忽然改变主意将自己摄住的这段时间,其实只是极短的一瞬间。

木青此女总共不过说了一两句话,只是提到了辟邪神雷而已!难道就是因为此神雷……

韩立目光闪动几下,觉得自己所猜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不过辟邪神雷纵然在驱魔辟邪方面具有奇效,但若是魔气和邪法强大到一定程度,自然也无法再轻易破除的,此种程度威能又怎会被木青这等合体级妖王看进眼中的。若是连他们都无法对付的魔物或者邪灵,辟邪神雷更无法奏效的。

韩立又有些百思不解起来。

不过,他并未在此事上去钻牛角尖,反而长吐了一口气。

既然找到了自己真有对方需要利用之处,暂时应该性命无忧的。只要机警一些,他还是有很大自信逃脱此地的。

下面,他只要等木青此妖女和其明说此事,然后见机行事就可了。

心中默默的想着,韩立暂时安心了下来。

至于现在就逃走的念头,虽然曾经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但是一想到近在咫尺监视的血毒,他也只能彻底放弃了。

他下面思绪一变,又想起来雷兰等人来。

既然木青和血蛟二妖都追他来了,想来这三人应该能顺利返回地面,完成试炼的。如此一来,他也算完成了天鹏族重托,恢复了自由之身。天鹏族无法利用天鹏之誓,再对其约束什么了。

不过想来,天鹏族只要雷兰等人能通过试炼,也不会真在意自己这位临时圣子生死的。

韩立笑了一声,就这般在椅子上不知思量了多久后,起身回到了床上盘膝坐下。

他神色平静的开始打作练气起来……

半个月时间一眨眼就过!

在这期间那血毒不时上门和韩立攀谈喝酒,而韩立也整日呆在住处并不外出,表现的异常老实。

直到半月后的一天,忽然血蛟精神抖擞的找了过来,冲进来竟一本正经的说道:“韩兄弟,家主人请道友到木仙殿去。要给道友介绍其他几位前辈认识一二的。”

“好,有劳血前辈了。”韩立丝毫异色没有,平静回道。

见韩立这般镇定模样,儒生模样的血毒心中倒有几分佩服了。

他自问身处韩立这种境地,绝对无法保持这等神态自若的。

于是血毒口中打了个哈哈后,就带着韩立往阁楼外而去了。

一顿饭工夫后,韩立再次出现在了当初的木制大殿前,并跟血毒进入了殿门内。

殿中和韩立上次来时大不一样了,大殿两侧多出三张长桌来,并在桌上各自坐着三波人。

韩立目光一闪,一一的打量过去。

一桌只有两人,通体都被一件血色长袍罩住,无论身形气息全都一般无二,根本无法分辨彼此出来,仿佛一人分身为二一般。

另一桌只有一名身材高大异常、带着一件乌黑斗篷的男子,身上散发出一股仿佛令人退避三尺的寒气,仿佛能将附近空气都冻结一般。

最后一波却是三名女子。

一位是头发雪白,面色无血的中年美妇,一身碧绿宫装,端坐桌后。在其身后,另有两位正当妙龄的年轻女子站在那里。

一名身材娇小,圆脸甜美,眸光流转间显得楚楚动人。

另一名身材妙曼,肌肤赛雪,但神情冰冷异常。这二女和那美妇一般,脸色都有些异样的苍白。

前边两桌人还好,韩立虽然吃惊这些存在的修为深不可测,但总算丝毫异色没有。但是当他看到最后一桌的两名妙龄女子时,脸色再也忍不住的一变。

但总算他心计过人,神色几乎马上就恢复如常了,但目中深处仍隐隐闪动着自己才知道的吃惊之色。

“怎么会是这两人!当年在人界乱星海走散后,他可再未听到过有关这两女的任何消息。可是万万没想到,会在灵界异族之地重遇她们。不过看二人安然的样子,当年的还魂术竟然真的成功了。”韩立虽然将目光收回,但心中却汹涌翻滚,一时难以平静。

那名肌肤雪白的极美女子竟是当年乱星海的元瑶,旁边娇小女子自然就是其师姐,当年差点魂飞魄散的妍丽。

当初他神通刚有小成时,碰到了有数面之缘的元瑶!结果一方面因为对方恳求,一方面有感此女救助妍丽决心,所以出手为其施展还魂秘术护法。但谁想在途中遭遇到了传闻中的鬼雾,把他一下吸入了阴冥之地中。后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中逃的出来。但出来之后,元瑶此女就此下落不明,再无踪影了。

现在在此地遇见,并和地渊妖王同立一处,韩立自然吃惊之极!

韩立和地血走进来的一刹那,殿中之人的目光自然也先后扫了过来。

元瑶二女一看到韩立,表现却大不一样。

元瑶美目震惊之色一闪即过,随即面上毫无表情,看不出有丝毫异常。

倒是妍丽眨了眨眼睛,脸上现出一丝疑惑来。显然此女把当初只有一面之缘的韩立,忘得差不多了。只是觉得韩立实在有些面熟!

“哦,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人吗?才只是灵将级的修为,真能派上用场吗?”竟是白发美妇用苍老异常的声音,冷冷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