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血河冥针

望着下方雾气,韩立瞳孔蓝芒一闪,目光瞬间洞穿了灰气,将下方情形看的一清二楚了。

他袖袍一抖,一股狂风从袖口狂涌而出,一下就将雾气吹得的一阵翻滚,并最终荡清了大半。

下面景色一下变得隐约可见起来。

下方果然有一个不大水潭,面积只有百余丈而已。而在离水潭不过十余丈远地方,稀稀疏疏的有数十颗低矮不一的树木,大半都和四周的腐叶树不同。

有数颗通体黑绿的树木,在枝叶顶端各结着一颗拳头大的黑乎乎奇怪果实。

这些果实表面粗糙之极,并有无数细小裂口张开,里面竟隐隐有黑气进出流动的样子。

韩立双目一眯,略一回忆下,果然和典籍中记载的冥焰果完全一样。

不光韩立,其他人也都看到了这几颗果实,脸上均都露出了笑容。

“雷师妹没有说错,的确是冥焰果不假。”白璧欣喜的说道。

“将成熟的果实摘下吧。似乎够我们分的。”韩立再深深望了几眼,才徐徐说道,神情始终不急不躁。

“若是赤融族那些家伙想在第三层埋伏我们的话,就让他们继续等下去罢!”雷兰也玩笑似的说道,显然心情极为欢畅!

秦晓自然同样极为高兴。

就在三人打算马上落下,摘取果实的时候,忽然韩立脸色一沉,头也不回的手臂一抬,对准背后某处虚空一按。

“呲啦”一声大响!

一只丈许大五色大手凭空现出,毫不客气的向下狠狠一抓。

不可思议一幕出现了!

被五色大手罩住的空处,血光一闪,一只血色大手同样,并反向迎去。

“轰”的一声,五指和五指撞击到了一起,血光和五色光焰交织下,竟一闪的同时溃散消失了。

“咦”

“有些意思!”

两种截然不同轻呼声同时发出。

发出轻咦的正是扭首过来,目睹这一切的韩立。

说出话语的,则是在血色大手浮现处现出的一团血雾,雾气中隐约有一个高大人影的样子。

“阁下何人,为何鬼鬼祟祟的模样?”韩立盯着血雾一字字说道,森然异常。

“一名灵将级存在也能发现我,看来果然有些问题。”血雾中人影阴阴一阵怪笑,仿佛自语般的说了一句。

“你们下去将冥焰果取下,来人交给我好了。”韩立目光一闪,冲一旁有些发愣的雷兰三人一挥手,生硬的吩咐道。

“是!”

“遵命!”

“韩兄小心!”

雷兰三人虽然无法看出血雾中人影的实力,但一见韩立这般凝重模样,心中不由得咯噔一下,急忙的答道。

然后三人遁光一起,冲下边的冥焰果落去。

“怎么,你们对下面的那些果树感兴趣。嘿嘿,它们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到手的。”血雾中人影一扫雷兰白璧等人,语气奇怪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韩立心中一凛,神念一动下,立刻就想开口提醒白璧三人,但是却已经迟了。

下方一声巨响后,水潭中突然水浪大起,接着数条粉红触手分开水波一扫而出,同时无数水箭密密麻麻的射出。

白璧等人刚落到水潭边,见此大惊。

那些冥焰果就在身后处,哪敢轻易躲闪。三人无奈之下,只能纷纷施展神通,硬接下此击。

一人两手一搓,放出数道粗大银弧,一个则身前无数金丝交织射出,而秦晓则一张口,喷出一片绿色光霞来。

三种神通交织一起,顿时和触手、水箭撞击到了一起。

“轰隆隆”一声后,而雷兰三人身形一震之下,忍不住的倒退几步。

而几条触手在如此多攻击下,也变得有的焦糊一片,有的血肉模糊横飞起来。

水潭中传出了一声痛苦的大吼,随即水浪一起,一只仿佛章鱼的褐色妖物从水下冒出,绿色怪眼瞪向岸边的同时,又有数条触手从水下张牙舞爪的探出,每一根都有十丈之高,让人望而生畏的。

此妖硕大头颅上长有密密麻麻的蓝色绒毛,触手每挥动一下,都发出撕裂空间的破空之声。

更让雷兰等人大感郁闷的是,那些负伤的触手在一阵蓝光闪过后,伤口竟然瞬间痊愈复合,恢复如初了。

此妖没有丝毫住手之意,早已将水潭附近视作其地盘的它,扬首发出一股带有疯狂之意的大吼,数只触手挥动之下,蓦然放出片片蓝光,直奔三人一卷而去。

雷兰等人为了冥焰果,也根本不会退让一步,同样纷纷低喝的施展神通迎上。

顿时雷鸣爆裂声连绵不绝,三人和章鱼般妖物陷入了争斗中。

另一边,韩立将斜瞥的目光一收,面上丝毫表情没有,未露出任何担心之色来。

那只妖物纵然凶猛,但时间稍长下,绝不会是雷兰等三名圣子对手的。而眼前的这家伙却明显是一名大敌,要小心应付的。

“你和先前出现的血傀儡是什么关系?”韩立盯着对面,忽然这般问道。

“嘿嘿,血傀儡!这么说地血老怪已经派人来过了。它们应该被你宰掉了吧。好,很好!看来倒也值得我跑此一趟了。”血影中一阵冷笑传来,竟根本没有回答韩立问题的意思。

韩立眉头一皱,体内的众飞剑一阵跃跃欲试了。

但就在这时,忽然对面响起尖锐的刺鸣声,让他双耳一下隐隐作痛起来。

韩立心里大骇,尚未弄明白怎么回事时,面门前冷风一袭,一根毛发般血针从近在咫尺虚空中激射而出,到了韩立眉宇间处。

如此近距离,韩立根本无法做任何反应。

只见血芒一闪,血针就鬼魅般的扎到了韩立面门上。

血雾中人影嘴角一动,泛起了一丝狞笑。

此手神通,可让他不知击杀多少强敌,还从未失手过的。

“当”的一声金属撞击脆响发出,细针仿佛扎在了钢板上,被滴溜溜的一下反弹而开。

韩立面色大变,一只手臂略一模糊的向前一探,一把将血针抓到了手中,血雾中人影刚浮现的笑容却凝滞了。

“你肉身能挡住我的血河冥针?”血雾中人影似乎还有些难以置信。

可韩立却一言不发,只是在身前缓缓松开五只。

只见那根血针在手心中挑动不已,仿佛活的一般。但手心现出片片五色光焰,让此针根本无法离开寸许的。

韩立脸色很难看,甚至有些铁青,一股极寒在心间盘旋不散。

对方这次出其不意的偷袭,真让他感到在鬼门关前绕了一回,又走了回来。

若不是他肉身强大远超同阶妖兽,无论肌肤骨骼都比一般法宝还要坚韧,换了一名人族修士,就此要一命呜呼了。

但就这样,也吓了他一身冷汗出来。

这种和生死几乎擦肩而过的感觉,他可是好多年都没有体验过了。

血雾中人影心中惊骇也不在韩立之下!

肉身强大到这种程度的对手,它还真没听说过几个,不禁怀疑韩立是不是真是飞灵人,而是某些肉身强横妖物变化而成的。

它脸色同样有些阴晴不定。

就在此刻,韩立缓缓抬起手来,目中异芒一闪下,突然发出一声冷哼。

血雾中人影只觉脑中轰的一下,仿佛被人用尖锥使劲扎了一下,蓦然剧痛异常起来。

纵然此人影神识强大也不是同阶妖物可比的,但仍不禁痛苦的身形为之一晃,几乎立刻要躬下腰去。

而几乎同一时间,它残余的那一丝清明,感到一股微风在身后一吹,接着一股奇寒突然往其腰部袭来。

此人大惊,想要躲避,但神念剧痛下手脚都变得迟钝异常,根本来不及闪避什么。

它只能口中一声低喝,身上蓦然血光大放,浮现出一件式样奇特的青色鳞甲,堪堪在奇寒袭身前,将其全身都护的风雨不透。

“噗嗤”一声,一道金色金光狠狠扎到了鳞甲之上,但只没入了数寸,就再也无法深入分毫了。金光一敛,现出了一口尺许长的金灿灿飞剑出来。

正是韩立的青竹蜂云剑。

而在血雾后面数丈远处,韩立一脸讶色的站在那里。

在刚才他发出惊神刺的同时,就施展风雷翅的神通,借用风遁之术,一下化为一股轻风的瞬移到了此地,并闪电般的一剑斩向血雾中去。

但没想到对方还能保持一丝清明,放出一件古怪鳞甲,竟能挡下青竹蜂云剑的犀利。

这是什么战甲,竟然如此坚固。

韩立心中吃惊起来了。

“找死!”

就这一刹那间的工夫,血雾中人影就从惊神刺中彻底恢复过来,韩立刚才的一剑,同样让它后怕不已,惊怒之下,一回身,在一张口,一道血色光柱狂涌而出。

但韩立却没有硬接此击的意思,背后双翅一抖,就在青白电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刻,韩立原先站立之处,一声雷鸣,人重新出现在了那里。

他脸色平静如常了,仿佛一开始就未离开过此地一般。

这时,对面一声低喝,血雾一阵翻滚的渐渐散去,现出了对面人影的庐山真面目来。

竟是一只蛟首人身的血红妖物!

“血蛟!”

韩立瞳孔一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