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地渊深层

足足一盏茶工夫后,圆珠血光一缩,突然一颤的从中传出了一个苍老异常的妇人声音:“地血,找我有什么事情。不知道老身有要事在身,关系到我等图谋的大事吗?”

声音主人似乎对血袍人此时找他,大为的不满。

“呵呵,自从我们订下大计后,已经过去数十年了,如今老夫难得联系道友一下,难道连聊上几句的时间都没有?”血袍人却低笑道。

“别给我兜圈子,到底有何事情,直接说了。否则休怪老身断掉秘术了。”老妇人声音一沉,大为不耐了。

“呵呵,上次我们定计分头行事,木青搜集血食祭祀,六足则负责收集阴灵之力,老夫负责炼制大量傀儡,道友则需要培养出计划中最重要的八千名阴甲玄鬼。不知道友如今进行的怎样了。”血袍人却毫不在意,从容的问道。

“哼,明知故问!你们不知在我手下安插了多少耳目,进度如何,会不知道?”老妇人沉默了一下,就冷冷回道。

“哈哈,彼此彼此而已。我老夫炼制傀儡之地,不也同样有道友的门下时常出现吗。但是现在,我想听道友亲口给老夫讲一下。”血袍人哈哈一笑的说道。

“这又不是什么隐秘之事,有何不可说的。八千阴甲玄鬼好说,只要六足能提供充足的阴灵之气,将它们培养出来,只是迟早事情。唯一的麻烦,就是统率这些玄鬼的八名阴甲鬼王,必须要神念强大之辈的精魂才有可能炼制成功。此种等阶的极品精魂材料,可不是那么好找的。”老妇人淡淡回道。

“哦,不知道八名鬼王炼制出了几名。”血袍人颇有兴趣的追问了一句。

“炼制成了三个!成功率实在太低了一些。”妇人声音一沉,颇有些尴尬似的。

“呵呵,这就是了。老夫此次联系道友,就是想提供这么一个极品精魂材料的。”血袍人手掌一抚,含笑说道。

“地血老怪,你不忙着凑够足够数量的傀儡,什么时候对阴魂有兴趣了。”老妇人一怔,有些意外。

“我可不是六足和你,对鬼道的东西是的确不太精通。可是我刚刚发现了一名飞灵族人,竟然能感应到我寄付在泥傀儡上的分神。虽然只是一丝神念,但这个人的神识强大可想而知了。应该足够当你炼制鬼王的材料吧。”血袍人悠然说道。

“飞灵族人,难道又到了此族试炼的日子。既然能发现你的神念,难道是那些老家伙亲自下来了。”老妇人声音一凝,慎重了起来。

“放心,只是一名灵将级的小家伙,不会惹什么大麻烦的。”血袍人满不在乎的说道。

“灵将级的,那就无事的。但能发现你的神念,神识的确强大异常。好,这个礼物我接下了。但你不会凭白告诉我此消息,想从我这换取什么?”老妇人略一沉吟,就如此的回道。

“嘿嘿,老夫就喜欢和道友这般明白事理之人打交道。很简单,只要老夫提供的具体消息,一条万年血鱼即可。让我出手帮你擒下并亲自送上门,那就两条血鱼。”血袍人眼珠一转下,狮子大开口起来。

“哼,你当我的万年血鱼是什么东西,一个阴魂也想要换取两条。我现在无暇分身,一句话,你将精魂给我送来,我就送你一条万年血鱼。算你占了大便宜。”老妇人冷哼一声,不客气的说道。

“好,一条就一条。十日后,此人精魂就会给你送过去。”血袍人干净利索的一口答应了,显然也认为此事上真占了大便宜。

“对了,对飞灵族的试炼圣子,木青和六足都有什么意见。是将他们一个不剩的都灭了,还是像以前那样,任凭他们在前三层乱蹿。他们不会有碍我们的大计吧。”老妇人忽然这般问道。

“大事正处在关键时候,不能引起飞灵族的注意。只要他们不影响我们,不进入四层以下,就随他们行动就是了。此事想来木青和六足二位道友也是明白的。”血袍人不加思索的回道。

“就随你之言!”

淡淡一声后,圆珠那边的老妇人声音骤然间消失了,而圆珠则立刻停止了转动,表面红光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单手一抓,圆珠瞬间飞入了手中,然后一闪的不见了。

“区区一名高阶灵将,外加两名初阶灵将,三只灵帅初阶的血木傀儡,应该绰绰有余了。”血袍人喃喃了一句,袖袍一抖。

“噗噗”三声,三道血影从袖中飞出,一闪后,落到了前面地上。

在阴沉沉血光中,赫然是三个形态各异的模糊身影,一动不动的跪伏在地上。

血袍人双目血芒大放,从眉宇间射出三根肉眼难以察觉到的血丝,一闪而逝的没入身前的三个模糊血影中。

顿时垂首的身影抬起了头颅,目中同时闪动起妖异的绿光。

“去,将那三人杀了,把精魂拘回来!”血袍人冲铜镜上画面一点指,毫无感情的说道。

血光一闪,三道血影瞬间化为三道血虹在附近一个盘旋,就没入附近墙壁中不见了踪影。

血袍人这才往木椅上一靠,缓缓闭上了双目。仿佛先前所作的一切,对其来说,都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

一层的神秘山脉中心处,一座被灰蒙蒙阴气笼罩的巨山顶部有一个百余丈高的祭坛,上面一个乌黑的石台上供奉着一颗灰白色的巨大眼球,头颅大小,布满了血丝。

从眼球瞳孔中,正喷出无数灰丝,四下舞动着,将附近灰气纷纷吸入其中。

而在祭坛下方,一名身材高大异常、带着一件乌黑斗篷的神秘人,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

地渊六层的一座被绿光笼罩住的巨大宫殿中,一名头发雪白,面色无血的美妇,站在一口百余丈大小的黑色深潭旁边,冷冷注视着深潭中的一切。

在她旁边,分别站着两名二十余岁的黒衫女子。

二女同样脸色苍白,但是一个身材娇小,圆脸甜美,显得楚楚动人,给男子一种想将其拥入怀中的想法。另一名却身材妙曼,肌肤赛雪,但神情冰冷异常。

在深潭四周,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小型法阵遍布各处,漆黑的符文不停涌出,往寒潭中漂去。

而在水潭中心处,则有数名一身乌黑怪甲的模糊人影,一动不动的漂浮在黑色潭水中。

那些黑色符文分成数股,一靠近这些人影,立刻一闪的没入模糊人影的黑甲上,转眼消失不见了。

但这些人影始终一动不动,仿佛死物一般。

白发美妇见此,脸色阴沉,眉头渐皱起来了。

“动用冥火!”白发美妇忽然冷冷的开口了,声音竟然苍老异常,赫然是先前和血袍人说话的老妇人。

“是!”两名娇媚女子同时低声答应一声,接着分别上前一步,灵光一闪下,一个手中多出一个乌黑小瓶,一个手中却浮现一把黑色芭蕉扇。

在神情凝重下,二人同时将手中宝物一扬。

一声怪异的鸣叫,一条浑身冒着黑色火焰的火蛟从葫芦口中一飞而出,然后一头扎进了水潭中。

顿时整个深潭中立刻升起腾腾黑焰,另一边,娇小女子将手中遍布符文的芭蕉扇,费力之极的徐徐一扇。

从扇中立刻涌出大片的黑色火焰,扑向了深潭中。

两种火焰仿佛同出一源,一交织下,黑焰立刻高涨数倍,将几个模糊人影全都包裹在了其中。

白发美妇见此,脸色没有变化,但是目中却微微露出一丝期待之色来。

……

正在二层飞遁中的韩立,自然不知道,自己被某些可怕存在盯上了。

但他在经历过先前的那次奇怪寒意后,行动间却显得谨慎许多。

一边带着雷兰、白璧二人飞快飞遁着,一边不惜法力,时不时的用灵目观察附近的动静。

如此做的结果,让韩立提前发现一些低中阶妖物所在处,略一绕路,就轻易避开了这些麻烦。

至于普通兽类,在二层早已没有办法幸存,自然不会再遇到的。

因为雷兰二人在进入二层时候,法力损耗不少,故而三人飞行速度并不算快,让这二人一边赶路,一边吸取手中灵石灵气,好尽快恢复修为。

飞行了一日光景后,他们丝毫麻烦都未遇到。

到了第二日,雷兰二人法力尽复后,仍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韩立就果断中止了灵目神通的频繁使用。

三人以一种普通遁速,进入了一片墨绿色的山脉中。

第二日下午时分,在他们翻过一座大山后,却有意外发生了。

对面的天空中,突然有灵光闪动,随之一道尖鸣声传来,一道翠芒一闪的浮现而出,接着向他们所在方向激射而来。

而下一刻,翠芒后面也马上有异芒闪动,远远浮现出三团黄光来,以不下于翠芒的遁速紧追不放。

这些遁光出现的如此诡异,即使韩立三人想马上躲避,都一时无法未及。

韩立眉头一皱下,带着身后二人,徐徐停下了遁光。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