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危机

雷兰和白璧闻言,脸色一变,急忙飞回了车内。

顿时灵车化为一团乳白色灵光,转眼间破空离去。

几乎同一时间,地渊三层某片幽黑无光之地中,传出了一吃惊的讶然。

一个白嫩异常的手臂从黑暗中伸了出来,指中多出一面黄蒙蒙的鬼头木牌。

“怎么回事?八面兽的魂火竟然……哼,八面兽这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了!看来坏我好事的人,还有些神通。也罢,这等小事以后再处理。只要这些人,没有离开地渊,我怎么都能找出他们的。”女子冷哼一声,自信异常的低语一声,黑暗中就声音全无了。

两日后,地渊一层。

一团淡淡白影从一片黑色草原上经过,忽然十几道黑影从一人高的草丛中激射而出, 直扑低空。

竟是十几只相貌狰狞,两眼碧绿的巨大螳螂。

三尺来高,乌黑如铁。

“轰隆隆”之声从车中响起,十几道银弧从白影中弹射而出,准确无误的全击在这些虫兽上。

巨大螳螂一声不吭的,凭空化为飞灰,烟消云散了。

四日后,一片石林密布的地方,一架灵车在空中大模大样飞驰着,而在下面却有几只仿佛碎石组成的石妖,在石林的石柱顶部跳跃如飞的紧跟不放着。

“刷刷”的破空声传来,无数根金丝从车上一闪即逝的射出,瞬间将几只石妖全身插住,然后用力的一勒紧。

金光大放后,石妖全都化为了无数碎片,彻底的一命呜呼了。

七日后,一座有灰白色雾气翻滚的巨大山谷上空,韩立三人展翅悬浮在入口前,仔细打量着此山谷。

雷兰和白璧均都掩不住眼中喜色。

三人足下飞车却踪影全无,不知是毁在了路上碰见的妖物手中,还是被韩立收了起来。

“看来此地没有什么问题。进去吧!沿着此地下去一日,我们就可到了第二层了。此地如此偏僻,想来出口处比较安全,应该不会有人专门埋伏什么的。”韩立说道。随即双翅一扇,率先飞进了雾气中。

天鹏族两位圣子到了此时,自然不可能有什么退缩之意,也神色肃然的紧跟其后。

灰色雾气并不算多浓密,即使深入其中,也可隐隐看到附近十余丈远的情景。

倒在雾气中 ,时不时的会有几条尺许长带翅飞蛇出现,想袭击三人,但自然都被三人轻易的灭杀了。

一个时辰后,他们终于走出了迷雾,出现在了山谷尽头处。

此刻在山谷一端的巨大山壁上,赫然出现一条凭空裂开的巨大裂缝。

蜿蜿蜒蜒,直通向地下极深处的样子。

见到此裂缝,韩立笑了起来,丝毫迟疑没有的带着背后二人,没入其中。

三团灵光在裂缝中越飞越远,最终几个拐弯后,才消失不见了。

一日一夜后,某个朝下的巨大裂口附近,突然传出了轰鸣怪异声。

一股黑色劲风从裂口中狂涌而出,将附近石壁全都化为了淡黑色冰壁,显然冰寒异常。

但趁此机会,却有三团颜色各异光球从此风中冲出,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并现出了三道清晰人影。

正是韩立三人。

“这通道中的地渊之风,也未免太厉害了,我差点都无法挨过来了。怎么,情报中一点都没提到此事。”白璧回望着出来之处,一脸的煞白之色。

“既然情报没有说,想来此风是近年才出现的。否则本族前辈,不会不提此事的。”雷兰俏脸也一副修为损耗不少的模样,随即忍不住的望了一眼韩立。

韩立正双手抱着的四下打量着什么,脸上丝毫异色没有,哪有任何修为亏损的神色。

“难道初阶灵将和高阶灵将修为,真相差到如此地步!”想到自己差点无法坚持到飞出裂缝,还多亏对方出手,才得以度过难关的,雷兰心中大感无奈了。

“我们在一层已经耽误了许多时间,无需在二层再浪费时间寻找冥焰果,下边直奔三层就好了。”韩立将目光收了回来,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空气有些潮湿,附近也满是一股腐败草木气息,他们竟然身处一片类似沼泽的区域上空。

已知道韩立神通远超自己的天鹏族两位圣子,自然不会再有什么不满,但是雷兰迟疑了一下,还是担心的问了一句:“去第三层,小妹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韩兄,二层到三层入口就只有三个而已,我们无论走那一条,都可能遭遇其余各支人的。万一碰到那些存心不良的分支……”此女话语虽然没有说完,但话里意思任谁也听明白的。

“不是万一,那几支人肯定会在三个入口都安排人手的。他们的目标可不一定光是我们,其余几个最弱的分支,恐怕都是他们目标。”白璧叹了一口气。

“嘿嘿,碰到动手就是了。这一关总是要过的。不过据我猜想,纵然赤融族这等大族想吞并本族,但是也绝不可能将全部人手都布置在三层入口处的。三百年一次的地渊试炼,对他们来说也是同样重要的。只可能留下一半,甚至更少的人手而已。若是如此话,击败对方不易,但闯过这些人的堵截,倒并非不可能之事。”韩立一声冷笑,略分析一下。

“若像韩兄所说那样,我等倒也不是没有机会的。”听到韩立这么一说,白璧二人精神一振。

“情形到底怎样,谁也不能打保票的,只有走上一趟再说了。”韩立镇定回道。

“但三个入口,我们走哪一个。其中两个好走,一个危险。”雷兰黛眉一皱下,又问道。

“既然这次走那一条都可能碰到堵截之人,自然选一条离我们现在位置最近的了。” 韩立不加思索的说道。

“如此的话,我们只有走万藤道了。”白璧略一沉吟后,回道。

“万藤道,就是许多古藤连接二层和三层的那个入口。”韩立似乎对此有些印象,目光一闪后问道。

“不错,就是此入口。这条通道除了有一些妖虫出现外,基本上没有何危险。而若是一路顺利的话。半个月后我们就可赶到此地的。”白璧肯定的回道。

“听起来似乎不错。我们就走此入口吧!”韩立神色一动后,就一口确定下来。

见韩立确定下了目标,雷兰二人也没有任何意见,都点头的表示同意。

韩立单手一翻转,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蓝旺旺法盘,在眼前一晃后,立刻辨认出了方向,带着二人向前飞去了。

在他三人刚离开此地没多久,地面上不时冒着浑浊水泡的淤泥中。突然无声无息的浮出一个浑身乌黑的影子,死死盯着渐渐远去的韩立等人遁光,双目泛起一丝红光来。

“砰”的一声,影子竟仿佛泡沫般的自行爆裂开来,在沼泽上消失的无影无踪。

正带着身后二人向前的韩立,背后突然升起一阵莫名的寒意,身形一顿的停下了遁光,并回首望了一眼。

“韩兄,出了什么事情?”已经对韩立颇为信服的白璧,一见韩立这般举动,不禁同样停下的问道。

“没什么,可能是我的一时错觉吧!”韩立目中蓝芒狂闪几下,往身后地面上仔仔细细的扫视了半晌,才缓缓的说道。

背后的那股莫名寒意,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这种灵觉感应有误的事情,对韩立这等神念过于灵敏之人来说,也是常有的事情。但在这等险境中,出现此种事情,让他心中却总有一丝阴影无法拂去。

不过,只要不是修为高出自己太多的妖物,不可能逃出自己的灵目神通扫视的,也许真只是一次感应出错!

韩立又沉吟了一会儿,但也只能这般的结束思量,冲一旁的白璧二人一招手,再次的展翅上路了,只是其脸色阴沉了许多!

韩立自然不知道,在地渊深层的一座小山的山腹中,一个浑身都被鲜红长袍笼罩的神秘人,正躺在一张黑乎乎的木椅上,而在其旁边的一个石桌上,却摆着一个硕大的铜镜。在镜子中,正放着一个略有些模糊的画面。

画面的内容,赫然正是韩立和雷兰二人正在沼泽中远去的遁光。

“有些意思!竟然连我的泥傀儡都能感应到一点。看来神念可远比修为强大的多,可惜我不是一层的六足,对炼制阴灵可没啥兴趣的。”血袍人一阵低笑声发出,随即袖袍冲镜子一挥,似乎想要施展什么法术,但是手臂一顿,目中又闪过一丝沉吟之色!

“差点忘了,好像那鬼婆子似乎在搜集神魂强大的生灵,这个人倒似乎是个不错的礼物,应该可以换取她的一条血鱼吧!”血袍人另有了什么念头,喃喃自语了起来。

血袍人一下坐起了身来,目中闪过一丝兴奋,似乎对自己突兀起来的妙想,大为的自得。

他袖袍一抖,一颗晶莹圆珠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停在了面前。

单手一掐诀,一道红光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圆珠中。

此珠滴溜溜一转,血光大放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