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四煞化甲术

韩立目光在青甲人身上一扫,心中大凛。

这青甲人修为深不可测,绝不在出面的联席会三大长老之下,怪不得这三人都对此人如此客气的。

而且韩立这人身上青甲实在有些奇特,式样看似简单异常,表面灰暗普通之极,也没有任何符文法阵等类似花纹。但是韩立神念在甲上一扫后,却有一种熟悉异常的感觉,再多望了两眼后,蓦然双目大睁,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没有感应错的话,这件所谓的“青甲”竟然是用浓厚之极的煞气凝聚而成。怪不得此甲气息这般熟悉的。

但如此多煞气在身,非但身体无恙,反而能逼出体外,再幻化成形。

这种神通实在匪夷所思之极。

韩立心惊之下,目光一转,又注意到了青甲人身后,那数万悬浮空中的飞灵族之人。

每一人身上也都穿着五颜六色的各式战甲。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的细看下,瞳孔不禁一缩。

这些人身上的战甲,竟和青甲人身上如出一辙,也是用煞气幻化而成。只不过因为修为深浅和煞气数量的多寡不一,有些战甲凝固如同实体,有些却模糊异常,若隐若现的样子。

望着这些个个煞气非同一般的甲士,韩立大为骇然,同时心念急转不停起来。

就在这时,青甲人目光在联席三大长老身后的众人一扫后,竟露出一丝笑容。

“本族三百年才有一次的试炼,金某怎会疏忽大意的。不过,最近地渊中妖物有些躁动不安,若是再迟个一两年,金某说什么都不能同意此试炼的。”

“哈哈,所以我等收到铁兄弟消息后,立刻将试炼之期提前了一些。现在地渊黑潮应该还没有开始吧。”老者微笑问道。

“没有。从监测宝物反应来看,虽然现在的黑暗之气比平常时候危险了一些,但是离正式爆发起码还有一年时间,但是地下的黑暗妖物可能会离开所属巢穴层次,所以我可不能保证试炼的前三层中,只是灵将级别的的黑暗妖物存在。意外遇到高阶地渊妖物的几率,肯定要大许多的。但妖王级别,还不至于出现的。其中的危险,你们联席长老会可以自行掂量其中的厉害关系,若是损伤太大,可不要怪金某没有出言提醒。”青甲人淡淡道。

“只要没有妖王级的出现,就无大碍,可以进行试炼的。”白发男子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也没有意见。错过眼下这个机会,试炼之期起码百年内无法举行的,不少分支可无法等待这般长久的。”老妇人眉头一皱后,也缓缓道。

刺青老者却沉吟了许久,才轻叹一口气的点点头。

见这三人都同意了,青甲当即一声低笑,单手冲空中一扬。

一颗拳头大青色光球飞射而出,一闪后,就诡异的出现在数百丈高空处。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光球爆裂开来,一团青色光晕随之狂涨开来。

空中随之出现一直径数丈的青色骄阳,夺目耀眼。

后面的那些身穿战甲的飞灵族人,一见此幕,竟立刻一分为二的分成两排,从空中让出了一条道路出来。

如此多人修为不一,但全一言不发的动作如此整齐,自然一股无形压力冲天而起。

见到此幕,随同到此的各支长老等人还好,脸色微变,但马上就恢复如常了。而像韩立这般首次参加试炼的圣子,却一阵的骚动,大多数人面露吃惊之色。

最前边的三大长老,向身后一招手,就一起向前飞去了。

顿时整个队伍再次前进了,从空中的人墙中徐徐飞过。

韩立坐在巨禽上,双目微眯的打量着两侧的甲士。

结果发现,这些甲士大都神情冷淡,不言不笑,偶尔有些露出好奇目光之人,也是其中修为低下,年纪尚轻之人。

不过这个所谓的修为低下,也起码有结丹以上的修为。

里面相当于元婴化神级的甲士比比皆是,甚至炼虚级的灵帅级别之人,也有不少存在。

韩立心中嘀咕起来。

来此地驻扎的地渊守卫,竟然近似他们人族的天渊城修士。

只不过,此地的守卫数量远比天渊城少,但精锐程度却也非天渊城可比的。再加上驻守这里的人经常和地渊冲出来的妖物作战,争斗经验之丰富,更远非平常的飞灵族人可比的。

而且看此地建筑规模,显然并非所有天渊守卫都从住处飞出的。

就在韩立心中暗自思量不停时,一行人就穿过了人墙,到了下面一大片空着的阁楼面前。

长老会一阵分派,竟让所有弟子暂时居住其中,恢复下精神法力,然后明日一早在巅峰状态下,再开始试炼。

天鹏族等人都住进了同一阁楼中。

金悦此女和石长老守在一层,韩立等三人则一人单住一层,好能不受影响的打坐休息。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眉头一皱。

能在此停留一夜,他原本大喜的。但如今被金悦二人吩咐不能离开,并且守在了一层。那他刚有的一点打算,岂不是有些麻烦了。

韩立盘坐在床上,并未入定,目光闪动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后,他似乎忽然想通了什么,脸上竟露出哑然失笑的表情。随即一起身,竟直接向一层而去。

当他身形出现在了一层楼梯口时,原本坐在椅子上闭目的金悦和石长老,同时睁开了双目,精光一闪的望了过来。

韩立心中一凛。

“韩道友,你不好好休息到此作啥。难道有什么要紧之事吗?”少女没有说话,竟是石长老开口了。

“晚辈有一件事情去做,想到外面一趟。”韩立一本正经的说道。

“什么事?要现在外出。”金悦隐隐有些不满。

眼看试炼在即,此女自然希望韩立老老实实在阁楼中静坐养神,不要再为他事分心。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晚辈见到此地守卫凝聚煞气为甲的功法甚为奇特,想去找一人讨教一二其中的玄妙。”韩立笑了一笑,竟将内心所图坦然的说了出来。

“煞气凝甲!你说的是四煞化甲术吗?此功法需要身具莫大煞气才有大用的,否则,煞气太少可没有什么威能的。你问起此功法干什么?”金悦一呆的说出了此秘术名称,同时面露一丝奇怪。

一旁的石长老,也同样有些诧异表情。

韩立闻言,微微一笑,单手一掐诀下,身上金光一闪,突然冒出一股深沉的惊人气息,一股浓浓的煞气从身体深处蓦然冲出。

他竟将当初用金刚诀炼化的煞气,从身体各处再次逼了出来。

一见此煞气,少女和石长老同时一惊。

“你有如此浓的煞气,怪不得对那四煞化甲术这般感兴趣了。哈哈,不过你也无需到外面打听此术,这种功法并非什么特别秘术,老夫就精通此秘术的,可以将整套功法都传授给你。以你身含煞气如此之多,明日的试炼说不定还真能派上什么用场的。”石长老哈哈大笑起来,说出了让韩立早有几分预料的话来。

他当日见如此多普通的地渊守卫都懂此秘术,身为一族长老的金悦二人,多半也知道此功法的。

如今看来,果然没有料错。

“石前辈真肯传授此秘术,晚辈自然感激不尽。但不知此功法是否好参悟,一晚上时间是否够用?”韩立强压住心中欣喜,恭敬回道。

“嘿嘿,只要韩道友能助雷兰二人通过试炼,这就对老夫最大的感谢了。放心,此术并不复杂,以韩道友如今修为,一晚足够领悟前面几层的。至于最后几层的神通,需要的煞气太大,你原本就无法施展的。”石长老一摆手,不以为意的讲道。

韩立自然点头不已。

金悦听到这里,也没有反对之意,反而神色淡然的再次闭上双目。

于是就见石长老从怀中掏出一根手指粗细的竹筒,拿在手中默默不语一会儿后,手一扬的抛了过去,并说道:“我已经将此法诀输入其中,你拿回去好好参悟吧。”

“多谢前辈!”韩立道谢一声,接过竹筒,恭声的退回到了楼梯上,然后不再耽搁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往床上一盘坐,韩立单手将竹筒往自己额头上一贴,双目一闭的将神识渗入了竹筒中。

顿时一个个绿色古文,往韩立脑中飞快映入。

韩立面容始终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过久后,韩立忽然将额上竹筒拿开,一闪的将其收入了储物镯中,然后神色一缓。

这套法诀果然和石长老说的一样,看起来并不太复杂,一晚上足够其凝聚出一层煞甲出来的。

心中如此想着,韩立双手往膝上一放,开始参悟整套法决起来。

在此过程中,他双目始终未睁,但身上一层淡黑色煞气开始浮现。

煞气一会儿翻滚不定,一会儿静静不动。不久后,甚至围着他开始剧烈旋转起来,化为了一层淡淡黑风,让韩立身形若隐若现,渐渐模糊不清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