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飞灵诸族

“韩道友自身已经炼化了一枚鲲鹏之羽,再加上我等又助其融入鲲鹏真血和舍利,说是我等天鹏族人,其他族也没什么话可说的。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关韩道友的事情,你等二人还是对外不要声张的好。只说他是本族在海外培养的一名族人即可,可明白了。”少女叮嘱的说道。

“谨遵大长老之命。”这一次,一对男女同时低首应声。

少女满意的点点头,又对韩立凝重说道:

“韩道友,我已将天鹏之誓副卷从密室中请了出来,并且石长老也恰好返回,正好也可参与解开卷轴上的封印。你准备在卷轴上留名吧。”

所谓的“石长老”自然就是一旁那位黑袍男子了。

“有劳几位长老了。”韩立没有客气,口中答应道,目光落在了桌上的木盒上。

见韩立此举动,金悦单手朝木盒一招。

“嗖”的一声,此物直接被摄了过去,落在了少女手心中。

这一下,不光韩立,其余几人视线也集中了过来。

金悦神色不变,数根玉指一拂盒上的那几片翠叶。

顿时绿芒大放,这些树叶被她轻巧的一拿而下。

“噗嗤”一声,没有了数片灵叶的镇压,赤红木盒竟一下汹汹燃烧起来,化为一团赤红火球。

金悦单手托着此火,却若无其事的一抖。

火光一敛下,从中现出一个半尺长的赤红卷轴出来,卷轴两端,各有一个青一红两个鬼头咬在那里。栩栩如生,如同活的一般。

口中念念有词,将卷轴往身前一抛,顿时稳稳的漂浮在了低空处。

接着少女背后双翅中一只一扇,一根羽翎化为一道金芒的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卷轴中。

“石长老,你等也出手解开封印吧。”少女施法完毕,转首冲那黑袍男子说道。

“此事关系到本族存亡,我等自该会尽力的。”黑袍男子微微一笑道,背后乌翅上同样一道黑光射出,也将一只黑羽射入到了卷轴中。

至于赤须老者和美妇,不等少女主动说什么,做出了一般无二的举动。

一下吸入了四名天鹏族长老翎羽的卷轴,终于在空中起了变化。

通体红光一闪之下,它一下膨胀了数倍,同时两端鬼头紧闭双目一下张开了,露出了鲜红如血的眼珠,两口一松,原本被镇住的卷轴终于朝下展开了。

书卷上红蒙蒙光霞闪动,并有无数大小不一的符号在上面翻滚不定。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将此卷轴上内容看的清清楚楚了。

在红光中赫然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多半都是一个个人名。

在卷轴顶端,则用飞灵族文字书写着“天鹏之誓”四个金色大字。

下面就书写有誓约内容的淡银色文字,内容和那些天鹏族典籍记载的一般无二。

再往下才是一排排的黑青色人名。

韩立神念往此卷轴上小心的一扫。

结果方一接触上面红霞,就突然有一长长清鸣从卷轴上发出,随即光霞一阵翻滚,从画轴上飞出一只青色大鹏虚影,方一飞出时只有尺许大小,但马上通体灵光大放,一下变得山岳般高大,将整座大殿都填满了大半,将韩立等人全都遮蔽在了其下。

韩立和白璧等人一惊,金悦等几名长老则不动声色,似乎并非第一次见到此惊人景象。

“退”金悦单手一抬,手中多出一面青蒙蒙的铜镜,对鸟影只是一晃。

顿时此虚影一声低鸣,身形马上寸寸的碎裂,最终化为一股青霞没入了卷轴之中。

“你用自己的精血,在上面署名吧。一定要用自己真名,否则被誓约反噬的话,谁也无法救你的。”金悦将铜镜一收,冲韩立大有深意的说道。

韩立一凛,原本有的一点其他心思终于暂时放置在了脑后。

他深吸了一口气后,大步走了上去。

张口喷出了一根金丝,金光一闪的在一根食指上划出了一个小口,全身灵力一逼下,就从伤口中逼出一滴淡金色精血出来。

“咦”那名原本端坐的石长老,目露一丝奇色来。

“怎么,石长老发现了什么不妥吗?”赤须老者手捻胡须的问道。

“没什么,韩道友大概修炼什么特殊功法或者吞噬过一些异果吧,否则精血不会呈现此种颜色的。”黑袍男子迟疑一下后,缓缓的说道。

“这倒是,这金色精血的确非常少见,但大半都是肉身强横到一定程度后,才会出现的异变吧!”老者目光在韩立身上一扫,若有所思的说道。

黑袍男子一笑,不再接口什么了。

这时,韩立凑到了卷轴跟前,在一处空白处,用手指飞快书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淡金色精血一粘到卷轴,立刻字字的没入其中,再一闪后,就化为黑青色文字重新浮现而出,干枯无光,仿佛已经写在其上很多年的样子。

与此同时,韩立隐隐感到元神仿佛被什么东西注视了一下,但此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韩立心中一惊,看来这天鹏之誓果然有些门道。

越是这样,他反而越放心的。

有此东西束缚,想来天鹏族这些长老,想要过河拆桥,也大为不易的。

不提韩立这边心里暗自嘀咕不停,金悦此女一等他写好名字,立刻施法冲卷轴一点。

此物一颤下,往上飞快一卷,重新化为一根卷轴,两只鬼头一动下,再次咬住了两端。再单手一招,卷轴缩小后,直接飞到了少女袖袍中。

“好了,既然此事已了。下边由胥长老说一下地渊试炼之事和在此期间需要小心注意的地方。你们仔细记着,说不定哪一句话,在试炼中会救下你们小命的。”少女将卷轴收起后,淡然的说道。

“地渊试炼,是我们飞灵族七十二主支,每三百年必定举行一次的试炼……”一旁的赤须老者,开始徐徐讲来。

韩立三人用心听着……

数日后,数只通体雪白的巨鸟从圣城大门处一飞而出,然后飞出禁制,直奔某个方向一飞而去。

在其中一只巨鸟身上,赫然端坐着韩立。

这些白鸟双翅一扇就一下遁出二十余丈去,几个扇动后,就飞至了天边尽头处,化为了数个黑点。再一闪以后,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个月后,一座巨峰顶上。

一大片翠绿色建筑中的巨大广场四周,站着百余名带翅的飞灵族人。在中间,有一只仙鹤般大鸟和一头浑身色彩斑斓的怪鸟,在半空中正各展神通的互相争斗着。

那只仙鹤动作奇怪无比,一抓一啄之下,无不发出“嗤嗤”的破空声,一看就犀利异常的样子。

而斑斓怪鸟头生独角背生四翅,浑身都被一股彩霞包裹其中,任凭仙鹤何种攻击落在光霞上,都若无其事的承接下来。

仙鹤见此大怒,突然向后倒飞出去数十丈,然后双翅对准斑斓怪鸟同时一扇。

顿时数十根长翎激射而出,然后在途中一晃,一下化为数十口明晃晃利刃,一闪即逝后就同时扎到了对面的光霞之上。

艳丽光霞纵然神妙万分,但被如此多利刃同时击到,也终于发出一声闷哼的剧烈颤动起来,一副要被强行分开的样子。

仙鹤见此,心中大喜,刚想再施法催动那些利刃时,对面的怪鸟口中却忽然发出一声尖鸣,一张口,一股黄风狂涌而出,所过之处将那些利刃给吹的东倒西歪,滴溜溜的在半空中转动不停,彻底失去了控制。

仙鹤一惊,也同样的一张口,一道乳白色光柱一闪的喷出,瞬间洞穿了狂风,到了怪鸟身前处。

怪鸟一对紫色眼珠异芒一闪,头顶上的黑色独角红芒闪动,竟也喷出了一道红光出去,正好和光柱撞到了一起。

轰隆隆一声后,两者同归于尽了。

“询兄,你还有什么神通,尽管施展出来好了。若是没有的话,在下可就要出手了。”从怪鸟口中竟然吐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哼,你们角鹫族也不过就是这几种神通而已,又能拿我怎样。”从仙鹤口中同样发出一声冷冷的话。

“好,那就让阁下见识一下,本人新修炼成的神通。”怪鸟不客气的说道。

随即四翅同时一抖,在一片幻光中竟一下幻化成了一口黄钟,丈许来高,式样古朴。

“不好!”一见此幕,不少人当即一惊的后退起来。只有其中一些自持修为深厚之人,站在原地未动一下。

黄钟只是自行一晃,一声沉闷的钟音爆发而出。

所有听到此音的人,全都脑子嗡鸣一声,大受影响起来。

迎头正面接下此种大半威能的仙鹤,竟然一声不吭的一头从空中栽倒而下。

同时身上白光一闪,一下化为一名三十余岁的飞灵族男子,一身白袍。

附近人群中也匆忙飞出另一名飞灵族人,一把将男子接住,然后轻飘飘的落地。

黄钟一晃,直接化为另一名皂袍青年,冲着下方略一抱拳,口中平静的说了句“承让”。

那名化为仙鹤的男子这才清醒过来,一离开同伴的相搀,脸色难看的望向空中的皂袍青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