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天鹏圣子

不知过了多久后,阴柔青年脑袋一阵头痛欲裂后,一个机灵的醒来了。

他方一睁开双目后,立刻警惕万分的一蹦而起,两旁赫然是仿佛同样苏醒的黑甲大汉和韩立。

“怎么回事!我想起来了,鱼老贼最后竟然没有给我们宝物,反而用引雷珠暗算了我们。”青年马上回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不禁变得惊怒之极。

而黑甲大汉摇了摇还有些昏沉的脑袋后,立刻盘膝而坐,用神念仔细的检查着体内的情况。

片刻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还好,是被震伤了些元气,并无大碍的。”

韩立却低首的一语不发,但目光闪动不停,似乎也在思量着眼前事情。

“二位可知道后面发生了何事?”阴柔青年目光在韩立和大汉身上分别一扫后问道。

“不清楚,我被那五色雷电一及身,立刻震动元神的人事不知。”大汉苦笑了一声。

“韩兄弟,记得你当时好像发现了鱼老贼圈套,并没有中计去接那个引雷珠。”青年忽然向韩立问道。

“在下区区一名飞灵将怎能真幸免!我虽然躲过了五色天雷,但随后却被那只雷兽用雷电之力偷袭了一下,就和二位一般的昏了过去。”韩立叹息了一声后说道。

“被雷兽偷袭?也对,此兽被鱼老贼用晶核寄付在身,的确可以被其暂时操纵雷兽肉身的。”闻听此言,阴柔青年反信了几分。

“有点奇怪,这老贼既然翻脸,怎还会留我们安然在此。”黑甲大汉却开始思量这透着一股诡异的事情来。

“有何奇怪的!多半这老贼一见大功告成,忽然又舍不得许给我们的东西了。我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只是降服一头灵兽,竟然会用如此珍稀的东西交换。看来他原本就打着赖账的心思,亏得此人的万雷坊,在圣城也算算鼎鼎大名。”阴柔青年却脸色一变的大骂起来。

“若是只想舍不得那些宝物的话,的确没有下杀手的必要。不过我们昏迷的这段时间,此人早就逃走了吧。”韩立点点头的说道。

一听韩立之言,大汉若有所思,显然接受了这种说法。

“不能让这老贼真这般跑掉了。现在去他住处,就算真跑掉了。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线索呢。”青年目中寒光一闪,不甘的说道。

黑甲大汉略一犹豫,也就赞同了。韩立目光一闪,却摇了摇头:“在下修为低下,这次能留得性命,就算侥幸了,不想再追究此事下去了。我在这就和两位前辈告辞了。”

一听韩立这话,大汉和青年都是一怔,不禁互望了一眼。

“韩兄弟,鱼老贼如此戏耍我们,你真能忍下这口气。我看韩兄弟一身雷电神通非同小可,应该也是大有来历之人吧。就算这老贼修为远胜我等,但先前施法抽取雷兽精魂时,明显元气大伤了。我们联手的话,他不足为惧的。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三人也可去几位长老那里申诉。他纵然有些修为,难道还敢对抗族中长老不成?”青年咬牙切齿的劝说道。

“族中长老,没有必要惊动他们吧。此事我等还是自己处理就是了。”黑甲大汉脸色微变,这般的说道。

“算了。在下在圣城中还有其他要事,这次出现在此也是顺势而为。既然事情另起了变化,就不便过多分心此事了。二位前辈,晚辈就告辞了。”韩立平静的摇摇头,冲二人一抱拳后,背后双翅一扇,人就蓦然腾空飞起,化为一团青光远去了。

“不知好歹。只要能找到鱼老贼,我二人联手也足以应付的。”阴柔青年望着韩立远去遁光,脸孔阴沉下来,转首对大汉说道。

“嘿嘿,区区一名飞灵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但鱼老贼竟敢做出毁诺的事情,恐怕还留有一些后手的,我们的机会还真不太大的。”黑甲大汉却有些担心起来。

“不亲自追查一番,怎知道真无法堵住老贼。”阴柔青年却连连的摇头。

“此话,也有些道理。我们走吧。”黑甲大汉哼了几声的说道。

随即这二人不管早已不见踪影的韩立,联襟直奔店主住处遁去。

这时,韩立却大摇大摆的返回了贵宾馆,一副将此事转眼放置脑后的样子。

剩下日子里,韩立在贵宾楼中打坐不出,不停服用丹药,来巩固自己的化神后期境界,同时他苦苦的参悟惊蛰决的“天鹏变”,这一变化口诀。

好争取早一日,真的将此变化神通掌握的炉火纯青,可用在实战上。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两个月转眼间就到了。

这一日韩立盘坐床上,身上一片片青霞流转不定时,忽然神色一动的睁开了双目。

几乎同一时间,一声晴朗的声音从外边悠悠传来。

“在下白璧,奉大长老之命,前来迎接前辈前去赴约。”

韩立双目微眯了一下,马上就恢复如初了。

身形一动下,他鬼魅般的从床上一下到了床下处。

自从修炼了惊蛰决的“天鹏变”,他感觉身体越发的飘灵,身法比以往更上一筹的样子。

一推屋门,韩立走出了卧室,直奔大厅处而去。

果然当他出现在了厅中时,那儿正有一名黄衫青年,双手倒背的站在厅中。

这青年看起来并不太英俊,但是眉清目亮,一见韩立出来,就随和的问道:“是韩前辈吧。在下奉大长老之命,特来请韩兄动身的。”青年虽然只有化神初期修为,但一举一动潇洒异常,寥寥数语,竟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白璧?看阁下气宇不凡,不会就是两位圣子之一吧。”韩立打量了青年一眼,忽然轻笑起来。

“晚辈惭愧,愧对几位长老厚爱,正是族中现存的圣子。有关韩兄之事,其实在下早就从两位家族长辈口中得知一二了。在下还未多谢韩兄相助之恩,否则在下至亲长辈就真要有性命之危了。”白璧微笑一抱拳,说道。

“长辈嘛? 你说的是……”韩立露出意外之色了。

“家叔白雷,小姑白凝。”青年笑道。

“你是白雷兄的侄子。”韩立目光在青年背后金灿灿羽翅上一扫,脸上现出一丝奇怪之色。

“韩前辈不必觉得奇怪。晚辈是成年后才激发出潜伏体内的鲲鹏真圣血脉,羽翅才变成这般模样的。”似乎看出了韩立的疑惑,白璧含笑解释道。

“原来如此,看来阁下也造化不小啊。”韩立淡笑一声。

随即他跟着这位天鹏族圣子,离开了住处。

数个时辰后,韩立出现在了一座用古朴白石砌成的宏伟大殿中。殿中庄严肃穆,在正中间摆放着一张仿佛供桌的白石桌子,两侧分别摆放着五把石椅。

此刻殿中除了金悦,赤须老者和美妇等二人外,石椅上竟还多出一名身穿黑袍的高瘦男子。

男子浑身散发着淡淡黑气,面容被遮挡的无法看清,但背后一对羽翅乌黑发亮,竟是一对乌翅。

在石桌上则放着一个赤红如火的匣子,上面纵横交错的贴着数片翠色的古怪树叶,泛着和木盒颜色截然不同的绿光。

韩立早就站在四人面前,白璧则早已站到了一侧。

殿中气氛凝重异常,但几人全都默然不语,似乎在等什么人一般。

而那名新出现的黑袍人,上下仔细打量着韩立,一副颇感兴趣的样子。

在过了一会儿后,突然殿外传来脚步之声,一名背生白翅的银衫女子,带着一股飘灵之气的走进了殿中。

此女面白如玉,目如秋水,身上一尘不染。

“雷兰,你好像来迟了。”金悦望着此女,黛眉一皱的问道。

“启禀大长老,我临时参悟一些法决,突然有所领悟,这才耽搁了时间。还望几位长老见谅。”此女冲金悦等人微一躬身,口中发出了略带沙哑的声音。

“既然是参悟口诀有所领会,那就算了。”金悦一听女子此言,神色一缓。

那女子口中称谢一声,也站到了一旁。

“我叫你们聚集到此的目的,想来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这次的地渊试炼,关系到本族生死存亡,所以无论如何,你二人都必须有一人通过试炼,继承本族圣主之位。但是我们几人已经收到了消息,那些和我们天鹏族怀有敌意的赤融等分支,却根本不愿本族逃过此劫,多半会让一同参加试炼的人,对你们暗中出手。你们二人成为圣子的时间因为太短,若再有他族圣子横加阻挠,这次试炼肯定有去无回的。为此,我请来了韩道友加入了我们天鹏族,临时充当本族的第三位圣子,到时好助你们一臂之力。”少女盯着韩立三人徐徐说道,悦耳话语声在大殿中轻轻回荡。

白璧和新进入大殿的女子听到这里,都抬首望了韩立一眼。

青年目光温和可亲,而银杉女子眼神却清澈如水。

韩立则微微一笑!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