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惊蛰十二变

金悦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空中巨鹏双翅一收,体形又在青光中一圈圈的缩小起来,迅速恢复了原来大小。

一声鸟鸣从大鹏口中传出,刺目灵光一闪,一个上身赤裸的男子幻化而出,两手一掐诀,就在一片青霞包裹下,向玉台徐徐落下了。

少女双目一眯,目光落在了男子赤裸的胸膛上。

上面赫然有一个妖异的青色大鹏图案,栩栩如生,闪动着淡淡灵光。

这男子自然就是融进了鲲鹏真血并炼化了舍利的韩立。

真圣法相!这正是身具真圣之血,并且将其全部激发的标志。也是大半圣子,身上都会呈现的异像。

有此法相在身的话,其余各族就算明知此人不是真正的天鹏人,恐怕也无法说出任何不让其参加试炼的理由了。

金悦暗叹了一口气,这般自我安慰的想了一番后,倒也心平气和了。

倒是胥长老和美妇二人,看到韩立胸前的图案,越发有些不自在了。

一名异族人,竟然身上呈现出族中大部分高层都不会有的真圣法相图,自然让他们大感郁闷了。

金银光芒一闪,韩立上身浮现一件金银色的长袍,随即落到三人面前,双手一抱拳的说道:“多谢三位前辈出手相助,我已将天鹏幻化之术掌握的七七八八了。有何不足之处,还望三位前辈指点一二。”

他态度显得极为诚恳!

“你的变化之术已经不错了,我们也没什么好指点的了,你可以回去了。两个月后,我带你去参加试炼前,会请出天鹏之誓副卷,让你留名其上。在此期间,你只要不离开圣城,可以自由的活动的。对了,还要告诉你一声。我虽然帮你炼化了鲲鹏舍利,但是舍利中的煞气等东西,还未来得及清除的。它们会潜伏在你体内,但短时间内不会发作的。等你试炼回来,我再帮你驱逐干净吧。”少女轻描淡写的如此说道。

韩立闻言脸色微变,但转眼就恢复如常:

“前辈放心,两个月后,晚辈一定准时参加这试炼的。”

少女点了点头。

韩立当即识趣的冲三人再施一礼,就化为一团青光的告辞离去了。

少女三人目送韩立身形在天边消失的无影无踪,未再交谈什么,但神色各异。

金悦此女望着天空,面无表情,而胥长老二人却脸色忽暗忽明,似乎都在暗自思量着什么。

小半日后,韩立已经身处贵宾馆顶层的一间卧室中,双目微闭的盘膝在一张木床上。

双手掐诀,身上青色霞光忽闪不定。

面容一动,现出了一丝痛苦之色,豆粒大汗珠随之出现在额头上,纷纷滚落而下了。

一声长长的叹息,韩立手中法诀一松,在青霞一敛中,睁开了双目。

“有些意思,没想到这叫红云的天鹏族长老,残留的精神之力如此凶暴。若不是大衍决也非同小可,恐怕还真可能后患无穷的。好在完全没有自主灵性,可以先将其镇压住,然后一点点炼化。”韩立目光闪动几下后,低低的自语了几句。

其实即使只是对方的部分神念,但身为合体级存在,这股精神之力之强仍然骇人听闻的。恐怕要花费数百年才能全部炼化干净的。但也因此,炼化后的效果也是同样惊人,可让他神识平白增加小半的。

至于舍利中那一些区区的煞气之类东西,他倒根本不放在心上。梵圣真魔功正是此类东西的克星。

韩立再沉吟一下,单手蓦然往身上雷袍一拂。

一阵霹雳后,此袍化为无数金银电弧,缩进了体内。

略一低首,自然看见了胸口上那个青色鹏鸟图案。

“哼,天鹏法相?应该叫惊蛰法相吧。”韩立面上显露出一丝诡异,忽然伸出一根手指,往图案上轻轻一点。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淡青色大鹏图案,忽然五色光芒一闪,一下化为了一只羽翅尽开的五色孔雀,接着金光大放,又再化为一只扬首狂吼的金猿图案。最后白光大放后,图案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若是金悦等三名天鹏族长老看到这一幕,绝对会惊得目瞪口呆。

真圣法相这等东西,怎可能会变来变去,最后还能自行消失?

一般来说,代表真圣法相的图案一旦在体表显现出来,根本就是一生一世随着主人的,轻易不会有何大变化的。

韩立盯着自己胸膛处,却露出了满意之色。

“惊蛰十二般变化,现在已经掌握了三种口诀,虽然欠缺五色孔雀和山岳巨猿真血,无法真变身其他真灵化身,但此神通威能之大,也未免太惊人了。”他竟喃喃了几句。

这套炼化红云精神之力后,意外得到的功法,理论上可以让他变化成十二种真灵形态存在,威能之大可想而知了。若能将十二种真灵法相全都精通透彻,以拥有诸多真灵的神通,恐怕就连天上真仙都要退避三尺的。

当然这只是一种奢望而已,即使将这惊蛰诀修炼到最高境界,也顶多拥有各种真灵的极小部分神通。可惜的是,作为灵界真灵鼎鼎大名的存在,虽然十二般变化中也包括了真龙天凤的变化,但口诀还藏在未炼化的红云精神之力最深处,还不知多久才能得到的。否则,加上手上的那一点真龙天凤之血,他倒可以立刻多出两般变化来。

韩立有些可惜起来。

至于鲲鹏变化原本就是诸多变化的基础,是这位前天鹏族大长老最精通的变化。否则他纵然肉身强大异常,也不可能刚一接触天鹏变身之术,就可这般轻易的掌握其精髓所在。

随即韩立想起了什么事情,嘴角又泛起了一丝讥讽之色来。

借助金悦之力炼化舍利时的助力,短时间内他虽然炼化的精神之力不多,但也得到了一点有用信息。

这位天鹏族红云大长老,还真是数万年难得一见的天纵之才,竟能通过苦苦研究天鹏法身变化之术同类旁通,从而想到将诸多真灵变化之术汇聚一体,从而从中创立出惊蛰诀来。

但可惜的是,他纵然是合体后期的存在,并费尽心机搜集到了诸多真灵之血,也只将此法诀创立到了第十二般变化,便由于神念和肉身之力无法跟上,最终遭到了诸多真血反噬,从而发疯而亡。

有些古怪的是,这位前天鹏族大长老在发疯前,并没有给天鹏族留下此口诀修炼之法。

他对此有些疑惑不解的。

韩立自然不知道,当年这位红云担任大长老时,正是天鹏族鼎盛之期。他自付身负经天纬地之才,一心想凭借此法诀一鸣惊人,从而一统整个飞灵族,根本不对此法决具体神通对外泄露分毫。

当时同族的其他长老,只知道红云独创了一门叫惊蛰诀的神通,其他东西却一无所知。

结果当此位真血反噬,从而疯狂坐化后,这惊蛰诀内容自然再无一人知晓了。

至于他遗留舍利中为何会包含有这套惊蛰诀,这自然只有天知道的事情了。

也许是这位红云大长老发疯后的无意识举动,也可能是其陨落前的最后一丝清明,突然想将此口诀给族中遗留下来,故意所为的。

韩立对此没有多想的。这套口诀到了他手中,自然不会再交还给天鹏族了。

否则天鹏族那几位长老大喜之下,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如何感谢他,多半马上兴起什么杀人灭口的念头,以防此口诀外泄的。

这种惹火烧身的事情,他绝不会去做的。

韩立面上表情变化不定,细细思量着一切,忽然嘴角一翘,又露出一丝笑意来。

说起来,他此次融化鲲鹏真血和舍利除了这套惊蛰诀外,还另有一个让其大喜过望的大收获。

他的修炼瓶颈,竟在两者先后的刺激下,一下莫名突破了。

现在的他,已经是化神后期的境界了。而有真蟾液的辅助,下面修炼之途又可一路无阻的。

而天鹏族三位长老光是震惊其对天鹏变化之术的掌握,对其修为的突然增加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不知道是根本没有注意到此事,还是这点修为的增加,对合体期存在的他们来说,根本懒得理会。

韩立双目微眯的再想了一会儿,单手一翻,蓦然取出一个翠绿玉瓶,倒出几颗丹药出来。

服下丹药后,他闭上双目,再次打坐修炼起来。

刚进阶后期境界的他,还需要将此境界巩固一下才行。

一日后,韩立精神抖擞的离开了住处,直奔交易大殿而去。

现在是他和那位万雷坊店主相约的日子,对青罗果势在必得的他,自然绝不会爽约的。

一路无事,当韩立再次站在交易大殿九层的那间店铺中,望着面前的枯瘦中年男子,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了。

“怎么回事,这些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不只约了我一个人。”说话之人并非韩立,而是一名满脸络腮胡子,威武异常的黑甲大汉。

此刻这间店铺中,除了韩立外,竟还有其他三人出现在此。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