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真血入体

少女口中发出悦耳咒语声,单手冲小瓶一点,一道青丝从指尖射出,击在了小瓶之上。

小瓶一颤下,腾空飞起,直奔韩立所在处飞去。

韩立也不说话,当即身形一动,就此盘坐在了玉台上。

在这时,胥长老和美妇突然一扬手,各自飞出一物。

一个鲜红如血,一个翠绿欲滴,竟分别是一朵巴掌大血莲和一片翠绿色芭蕉叶。

血莲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丈许大小,散发出一股淡淡香气,而芭蕉叶在绿蒙蒙之中,也同样化为一人大小,并浮现出一个个奇怪的绿色符文,闪闪发光,耀眼异常。

韩立眉梢一动,尚未看清楚两样东西有何用途时,那朵血莲就往其头顶上一落。

韩立先是一惊,觉得身下一软,自己竟已被那朵血莲轻轻托起了。

顿时口鼻间,全是莲上散发的淡淡香气,让其有一种微醉的昏沉感觉。

韩立倒也没有惊慌,在莲花中心处双目微眯,似睡未睡着,但始终保持着心底的最后一丝清明。

胥长老一声低喝,血莲花瓣竟徐徐的往中心处合拢。

转眼间所有莲瓣收缩一起,化为一朵鲜红的花苞。

一见此幕,少女冲小瓶五指同时一弹。

“噗噗”几声后,又有数根青丝射出,一闪即逝的纷纷没入了小瓶中。

小瓶爆发出一团绿芒,瓶盖竟一闪的诡异不见,一团青光从瓶中腾空飞起。

一声清鸣,光团一敛,竟化为一只数寸大的青色鹏鸟,双翅一展的要腾空飞走。

少女却早就有所准备,背后一对金翅对着空中虚空一扇。

顿时双翅金光一放下,片片金霞飞卷而出,一下将青色鹏鸟包入其中。

此鸟在光霞中几个翻滚,就化为一小团青液,隐隐有银芒泛出。

少女面色随之两手掐诀,冲空中青液再次一点。

金霞一阵颤动,随之裹着青液直往下方花苞坠落而去。

一声闷响后,青液在血光金芒交织中,一下没入血莲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一旁的胥长老一晃,就鬼魅的出现在了血莲一侧,单手一抬,竟一下抵住了莲花一侧。

唰的一声,老者背后一对银翅一展而开,银色灵光从手中滚滚的注入血莲之中。

美妇也同样飘到了血莲的另一侧,手掌所抵之处,涌出的却是白色的灵光。

顿时整朵血莲发出了嗡鸣之声,表面血芒狂闪不定起来。

而就在这时,空中飘浮的翠绿色芭蕉叶,也一飘而下。但是方一接触血莲,就自行爆裂开来,随即无数道墨绿色丝线从中四射而出,然后纷纷没入血莲之中一闪不见。

随之血莲表面浮现出一道道墨绿色花纹,形状古怪。下一刻,血光一敛,嗡嗡作响之声也一下悄然无声起来。

胥长老和美妇对眼前这一切视若无睹,纷纷闭上双目,只是用心的往雪莲中注入精纯之极的灵光。

一旁看着的少女见到此幕,却长出了一口气,微笑的自语了一句:“果然预料没错,此人体内气息足以接受鲲鹏真血的。关键是,身为异族人到底能将鲲鹏之血催动出几成威力来。”

说完这话后,少女扫了一眼附近站着其他天鹏族高层,突然声音一冷的说道:“这一次的事情,你们都亲眼看到了。此人关系到本族生死存亡,所以有关这人的一切,都必须对外绝对保密。这人的身份,从此就是本族派到海外,秘密培育的第三名圣子。你们可都记住了。”

“大长老放心,我等绝对不会外泄一丝的。”那些炼虚级天鹏人一凛,纷纷的保证道。

“我也相信诸位不会做出有损本族的事情来。两个月后,我会从你们中选出几人和我一起带着圣子,参加这次的地渊试炼。”少女点点头,声音一缓的说道。

“两个月!怎么会如此早,原先不是还有一年时间吗?”当即有人失声起来。

“听赤融族、渡鸦族等十几族联名提出,要求提前举行试炼的。联席长老会中虽然我族长老力争此事,但是大部分人还是同意了。”

“为什么会同意,总应该有个理由吧。”另一人愤愤不平起来。

“理由当然有了。他们说是地渊最近有些不太平,最好将原定试炼日期提前一些,以免迟则生变,发生了什么大的意外。”少女神情平静。

“地渊中的妖物和我们飞灵族是生死大敌,什么时候太平过了。根本就是冲我们几个弱小分支而来的。”说话的天鹏人恼火之极。

“废话不要再说了,既然联席长老以及多数同意将试炼提前,本族也只能接受此事的。除了试炼之事外,最近我们天鹏族管辖区域中频繁有他族之人出现,并大肆掳掠和抢劫。你们中一部分人,马上带队出发,将这些趁火打劫之辈全部击杀,一个不留。要给其他分支一个教训,在试炼结束前不敢再打本族主意的。”少女说到后面几句时,声音一下变的冷酷起来。

“遵命!”

这些天鹏人纷纷低首答应。

随后,少女开始分派了其任务来,所有人纷纷领命的离开了。

玉台上,转眼间就空荡荡起来了。除了正在运功的少女、胥长老三名长老,以及在少女背后站着的侍女外,再无一人站在台上了。

少女目光一转,重新落到了一旁的血莲上。

此莲花在二名合体级存在不断注入灵力下,体积竟比先前还大上小半的样子。同时莲花表面的那些墨绿色花纹,也开始闪动不定起来,仿佛活过来一般。

少女忽然冲身后侍女手中的另一银盘上虚空一抓。

破空之声传出!

一颗乳白色圆珠从盘中激射而出,被金悦一把抓到了手中。

此女用芊芊玉指一夹圆珠,往眼前一送,凝神细望了一眼。

她面上蓦然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这是哪一代大长老坐化的舍利。”少女开口问了一句。

“是第九代大长老的舍利。按照大长老吩咐,这是存放最久的舍利了,里面力量应该已经流失了大半。”那名侍女恭敬的回道。

“第九代!就是那位独创惊蛰神通,最后却发疯而亡的的红云大长老。”少女脸色微微一变。

“正是红云长老的舍利。因为红云长老死的蹊跷,其所遗留的舍利除了鲲鹏之力外,还混杂有其临死前的一些神念之力。它们一旦被吸入体内的话,有可能会让炼化之人留有后患。故而此舍利就一直存放密室,没有谁敢轻易炼化的。要是大长老觉得不妥,小婢马上就再换一个。”侍女有些不安的解释道。

“不用了,这颗就行。”少女扫了一眼血红莲,神色回复如常了。

此刻,莲花表面绿纹开始扭曲粗大起来,整朵血莲都开始膨胀凸鼓起来了……

两日后,玉台上空。

一只青色大鸟化为一道残影的在空中忽上忽下,体表浮现一道道金弧和青蒙蒙的霞光,忽然其身形一顿的在原地不动,双爪远处的虚空狠狠一抓。

十道白色爪芒激射而出,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道淡淡白痕,并且一闪的消失不见。

双翅再猛然向前一扇,青色霞光大放的向前滚滚一卷,一下化为巴掌大小的风刃,密密麻麻的将身前方圆百余丈空间全笼罩其下。

“轰隆”一声巨响,青色大鸟一张口,竟然喷出一团团的金色雷球,互相撞击之下,将身前另一处化为一片雷光之地。

再一声尖锐的长鸣后,青色大鸟双翅一扇,竟在一股狂风中骤然间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更高虚空中狂风大作,青鸟身形再次显现而出。但在一圈圈的青芒中,此鸟身形狂涨起来,转眼间体形由丈许大小,化为了百余丈的庞然巨物,双翅一展之下,将下边硕大玉台全都遮蔽在了黑压压之下。

而在玉台上站着的三人,望着空中鹏鸟的巨大身形,脸色都有些变了。

“大长老,你给他服用的真的只是第九代大长老的那颗残损舍利。”金悦正神色阴晴不定之时,耳边传来了赤须老者难以置信的声音。

“怎么,胥长老怀疑我给这异族人服用了其他什么灵丹妙药不成。”少女脸色一沉,冷然的回道。

“胥某怎敢如此想。只是这人对这幻化变身之术掌握的如此之快,并且变幻出的鹏鸟真身,恐怕灵帅级别的也不过如此而已。这人真的出身人族吗?”老者有些怀疑的样子。

“你亲自助其融合的鲲鹏真血,此人是不是我们飞灵族之人,你还不清楚吗?不过,这人变身后拥有这般大神通,也大出乎我的预科。可能此人炼化的那根鲲鹏之羽,真的含有鲲鹏真圣的灵血,早就改变了其一些体制吧。”少女沉吟了一会儿后,才找出这么一个理由来。

“若是这样的话,倒也勉强说得通。”美妇也轻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老者面上还是一副将信将疑之色,显然对少女理由不太信服的样子。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