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石墩

巨山尚未真的砸到珊瑚群上,就已经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

灰光所过之处,所有礁石竟纷纷一颤地化为了粉末。附近海水更是在巨压下翻滚澎湃起来,一道道高约百丈的巨浪瞬间形成,并向四周狂涌而去。

韩立闹出了这般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珊瑚群下的某个隐蔽洞府。

片刻工夫,附近海面就海水一分,突然从下方飞出一红一蓝两团妖气来,其中一团妖气中更是传出了喝骂之声:“什么人,敢在我们洞府前捣乱?不知道这是宝光尊者大人的住处吗?”

韩立闻言,也不说话,只是一根手指冲下方巨山随意一点。

巨山下灰色霞光一个飞卷,竟一闪地将二团妖气都卷入了其中。

霞光狂闪几下后,里面立刻传出了两声惨叫。二团妖气中的妖物竟在灰霞中自爆开来,化为了血雨,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两只六级海兽,韩立根本懒得理会它们。

下一刻,巨山终于结结实实地击在了海面上。

顿时一个直径里许的巨大漩涡,在元磁神光之力下扭曲地浮现而出,四周海水如同恶魔咆哮般地一阵急转,附近海面顿时被搅得天翻地覆起来。

而在海底深处,有无数鱼虾全惊惶失措地四下狂奔而逃,其中夹杂着十几头体长过丈的不知名海兽。

韩立这般肆意催动元磁神山之威,终于让海面下传来一声暴怒异常的大吼,蓦然从漩涡边缘处一下又飞出五道黑气来。为首的一道黑气一滚,蓦然现出一名身材雄伟、头生肉瘤的大汉来,一身蓝色骨甲,手持一对黑色大锤。

韩立见此,嘴角现出一丝冷笑,不等对方开口就一催元磁神山。

顿时千丈高巨山一颤之下,在原地消失不见。而几乎与此同时,蓝甲大汉只觉头顶一黑,一凛地急忙抬首,就见入目之处黑压压一片。元磁神山竟已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之上,正气势汹汹地砸下。

尚未真的接近他们,一股巨风就已吹得他站立不稳了。

大汉大惊失色,甚至连韩立都顾不上看一眼,急忙将手中双锤冲巨山一抛,往地上一打滚,顿时化为一条十余丈长的蓝色蛟龙,一闪而逃。

“砰砰”两声闷响,那两只黑色大锤虽然化为了数丈之巨,但砸在小山上根本没有伤及其分毫。

反而灰光一卷后,两锤就失去控制地直坠而下。

至于那蛟龙同样未能跑到哪里,方才飞出三十余丈去,同样一道灰光一闪,蓝蛟就身形一颤地无法动弹分毫了。

这时,韩立面无表情地冲巨山再点去一指。

空中巨山滴溜溜地一转之下,立刻一股无形巨力立刻在底部凭空生出,灰霞中蓝蛟只来得及一声惊恐万分的大叫,身躯就被巨力压成了一堆肉酱,只留下一颗硕大的蛟首还安然无恙。

纵然蛟龙类肉体强横在所有妖兽中名列前茅,但是一条八级海蛟又如何能抵挡元磁神山之威。

此蛟龙甚至还未将韩立面容看清楚,就被毁去了肉身。

但那侥幸残留在蛟首中的元神,却不知施展了什么拼命神通,蛟首化为一团刺目蓝光,竟一下挣脱了灰霞束缚,拼命地激射而逃。

就在这时,一只银色火鸟从天外呼啸而至,速度之快,只是一闪就撞到了蛟首上。

又一声凄厉的惨叫发出,一条绿色小蛟冲出蛟首想要逃之夭夭,但银焰一闪就瞬间被化为了乌有。只留下空空一颗蛟首,静静地悬浮在空中。

这自然是韩立刻意控制噬灵天火,保留下来的结果。

至于另外四只黑气中的海兽,在巨山转动的刹那间,早就丝毫抵抗也没有地化为了血雾,连精魂都未能幸免分毫。

韩立见一口气灭杀了五妖,淡淡一笑地抬手一招,那只蛟首立刻飞射而来,被摄到了一只手掌上。

五指一张,将巨大蛟首轻巧托起。

他双目微眯地打量了一会儿后,手上白光一闪,蛟首就消失不见,被收进了储物镯中。

黑色手掌冲巨山虚空一拍,千丈元磁神山一模糊后,变淡地化为了虚影,最终在虚空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立收了巨山,袖袍一抖地就想转身而走。

但目光扫了一眼下方还未消失的巨大漩涡,略一犹豫后,竟蓦然改变了主意。

他周身青光一起,化为一道青虹射入了漩涡内。

青虹所过之处,所有海水自行分开,只是片刻工夫后,就出现在了珊瑚群下方的一个海底小山前。

韩立淡淡地望了一眼此山,就对准此山的山腰处一弹,一道金色剑光激射而出,一闪地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轰”的一声巨响后,先是一团金蓝两色刺芒爆裂开来,随之一层蓝霞浮现而出,但只是一闪后就在爆裂中寸寸碎裂,在山腰处现出了一扇白色的珊瑚大门。

韩立微微一笑,这里应该就是那宝光尊者的洞府了。

又一道剑气一闪而过,珊瑚门当即在金光中化为了粉末,里面海水一空,现出一条走廊般的青色通道。

韩立目光一闪,身形一晃的走入了其中。

通道颇长,足有近百丈的样子。

当韩立徐徐出现在通道末端的一座大厅时,却立刻眼前一亮。

只见足有五六十丈广的大厅富丽堂皇之极,地上铺的都是洁白无瑕的美玉,并且每隔丈许,四壁就有一颗拇指大的夜明珠,闪闪发光地镶嵌其上。

而在大厅顶部,悬挂着一颗赤红如火的珊瑚,散发着淡淡的暖意,将厅中所有潮气都驱赶得一丝不留。

韩立有些意外此地的奢侈,目光一转后,却落在了在大厅一端摆放的一个灰白色石墩上。

此物粗糙异常,仿佛只是普通石头制成,要不是就在一张精致异常的玉桌前,恐怕只会将其当成一块稍微扁平的大石而已。

但偌大一间大厅中,所有东西都光彩耀目,只有这石墩如此不起眼,未免也奇怪了一些。

韩立歪头想了一下,单手冲石墩虚空一抓,就想将此物摄到身前细看一下。

但大出预料的一幕出现了!

在他神通所成的巨大吸力之下,那张石墩竟然纹丝不动。

韩立心中一凛,稍心中思量一下,就徐徐走到了跟前,伸出一根手指往石墩上一摸。

先是一股冰寒沿着手指直奔手臂而来,韩立尚未来得及将手指挪开,又一股炙热随之蔓延而上。

韩立惊讶了,干脆将整只手掌都按在了石墩上,只觉寒热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不停变换着,然后在其手臂中转换为一股暖洋洋之意,让他大感舒服。

神念内视一下手臂,并未发现任何不妥。

韩立眉头一皱,身上泛出金光来,五指一用力,就想将这只有数尺高的石墩直接抓起。

但是只见五指金光刺目,几乎将整个石墩遮住,但此物仍生根在地上一般未动分毫!

韩立终于有些骇然了!

他不加思索之下,另一只手掌也一把放到了石墩上,两只手掌同时异芒一阵流转,一只变得乌黑油亮,另一只化为了晶莹洁白。

两臂一晃,韩立身体中发出仿佛爆竹般的爆响声,同时一股不可思议的巨力狂涌而出,直接作用到了石墩之上。

“轰隆隆”的一声闷响,整个大厅一阵剧烈颤抖,石墩终于晃了一晃,但马上回归了原位。但是以石墩为中心,整座大厅的地面立刻裂开了无数道细长裂缝,随即在韩立眼皮底下,裂缝所过之处,附近玉砖全都一震地成为了粉末,露出了下面黑黝黝的粗糙地面。

“玄铁精!”

韩立一眼就认出了黑色地面的来历,脸上全是意外之色。

但马上将目光一收,再次异光闪动地死死盯住身前这个不起眼的石墩。

此时的石墩,竟然小半截身子深深陷入黑色地面下去,仿佛天生镶嵌其中一般。

韩立长吐了一口气。

此物绝对不同寻常!别的不说,单凭此物之重就绝对是其生平仅见。

他刚才虽然没有将梵圣真魔功彻底激发,但是光凭肉体强横和双手百脉炼宝决的相辅,竟然也无法提起石墩,此物之重绝对在十几万斤以上。

他没有记错的话,所有珍稀材料中最沉重的,好像就是传闻中的天玄重金。一块指甲大的天玄重金,就足可将一名身强力壮的大汉给压趴在地上。

而这个石墩的分量虽然尚无法仔细探查清楚,但观其体积,恐怕这种材料之重绝对不在那天玄重金之下,甚至大半可能更胜其一筹。

心念如电地想着,但手中的测试却丝毫没有停下。只见金光一闪,一道剑气一斩而下。

“噗”一声后,剑气在石墩表面溃散而灭,根本无效的样子。

韩立并没有觉得奇怪,此物如此奇特,若是连其一道剑气都无法挡下,恐怕反而让他失望了。

但也因此,他的好奇自然越发大了。

单手一翻转,一口数寸长的小剑浮现而出,但是金光大放之下,却化为尺许来长的一口金色长剑。

韩立单手持剑,毫不迟疑地冲石墩一剑劈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