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苦修

白光一动,玉瓶诡异的出现在了孔洞之下,银色液体顿时化为一道银线直接滴入了瓶口中。

妖异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银色液体的流出,这只幼蟾身体竟然随之干瘪缩小起来。

从尸体中流出的银液并不太多的,只是片刻工夫就流淌干净了,而尸体却缩小了近半有余。

韩立眉梢一动,一张口,顿时一颗银色火球喷出,击在尸体上。

“噗嗤”一声,幼蟾立刻化为一团飞灰不复存在了。

但等银焰一敛消失后,虚空中却另留下许多银灿灿的米粒大液滴出来。

竟是韩立依仗噬灵天火的至阴至阳之力,轻易的将幼蟾身躯中隐藏的残余血液全都炼化了出来。

长袖一抖,一股青霞飞卷而出。

青光一闪后,霞光将所有液滴凝聚一起,化为一个拳头大的银色液团,然后包裹的全送入了玉瓶中。

真蟾兽的灵血,韩立可无法催生而出,自然一滴都不愿浪费的。

就这般,韩立一口气将所有碧眼真蟾尸体都一般无二的处理了一番,将传闻中的真蟾血足足装了数个玉瓶。

然后他才出了一口气,总算安心了下来。

如今真蟾血取出,他倒不急着先炼制真蟾液的。而是需要先将自己修为先修炼至化神中期的巅峰状态,突破此境界瓶颈再说。

说起来,他选择法体双修的路子,似乎还真的没有选错。

在有强横肉体和大量丹药情况下,对其他修士来说也许要花费数百年时间才能修炼到的境界,他也许只要百年甚至区区数十年内就可轻易修炼到的。唯一的麻烦,就是瓶颈的突破,恐怕也多花费一些时间的。

于是,韩立放出了几只巨猿傀儡后,再一摸头颅将第二元婴也放了出去,让其负责管理催熟洞府中的一切事物。自己则将密室大门一闭,专心在里面修炼起来。

有充足的丹药供应,再加上龙鳞果这等灵果不断服用,和淬骨诀等奇妙法诀辅助下,韩立法力一天比一天凝厚异常,肉体强大也日新月异。

在这期间,他除了苦修梵圣真魔功外,在将双手和元磁神山、五子同心魔炼制一体后,又开始按照百脉炼宝诀将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剑,开始一口口的熔炼进身体各处要害的骨骼之中。

若是真能凝练成功,别的不说,配合梵圣真魔功的威能,这些要害的防御力之强,绝对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恐怕就是炼虚级修士的正面一击,也可单凭肉身若无其事的硬接下来的。

当然这和双手的凝练大不一样,身体要害部位骨骼的凝练自然更加复杂,耗时之久可想而知了。

于是韩立所在密室大门,从此紧闭不开了。只是每隔数年内,第二元婴会化为一团虚影直接没入墙壁进出其内,给韩立送一些灵药灵果!

一月月的过去,一年年的流逝,转眼间一甲子的时间过去了。

一日,离韩立洞府所在巨山十余里远的另一座小山上,有黑黄两团妖气若隐若现的隐匿在山顶之上,里面竟然传出了隐隐的话语声,似乎有妖物在交谈着什么。

黑气中有两只银目眨动不已,黄气中则有一只赤红独目,闪闪发光着。

二妖竟似乎看破了韩立布置在洞府大门外的遮隐幻阵,对其不停的张望不已。

不过,二妖似乎也对韩立洞府大有忌惮之心,并没有马上动手什么,反而交谈不久后就散了去。

而三日后,韩立洞府外空中再次有数团妖气凝聚而来,这一次这些妖物不再隐蔽身形,反而明目张胆兴起一股妖风,地面上也现出数千只各种猛兽怪虫,气势汹汹的汇聚在一堂,竟明目张胆的攻打起韩立洞府来。

而在空中现形几只妖物,也都形态各异。一个是一条三首青花巨蟒,三颗头颅一大两小,狰狞异常;一个是只体形六七丈之巨的巨大野猪,一对巨大獠牙银光闪闪,竟然仿佛是纯银打造一般。最后两个妖物,却是和韩立当日见过的兽群大战中的两只为首妖物有些相似,一个是通体光灿灿的数丈高金毛巨猿,单手持着一杆乌黑巨叉,另一个则是一头牛首狮身的小巧怪兽,但是体长只有数尺,但通体翠绿欲滴,仿佛翡翠雕刻而成一般。

韩立若是在此,自然一眼就可看出,这些妖物竟然都是其在附近山脉中曾经察觉到的那些六七级妖兽。

而这些妖兽,又尤其以那牛首怪物实力最强,已经身处七级妖兽大成的境界,只差一步就可步入化形妖兽之列的。

这些妖兽也不知什么原因竟汇聚一起,竟然来攻打他的洞府来。

但纵然韩立现在身处闭关中,对外界一切事物不闻不问,但是他以化神修士布置的禁制,岂是这些只是依靠本能修炼出神通的中阶妖兽可破的。

众兽群毒虫在空中几头妖物催动下,方气势汹汹的冲破最外层的幻阵,就立刻触动了韩立布置下的防御法阵。

只见对面蓦然青色霞光一起,随即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数百巨大岩石从风中呼啸而至,轰隆隆一阵地动山摇后,顿时将部分猛兽砸成了肉酱。

兽群顿时一阵大乱,有些干脆就想反悔而逃。

但是空中牛首妖物见此,蓦然一张口,发出长长的厉啸声,下方兽群闻之顿时骨软劲松,一个个兢兢战战。其他三头妖物也同样龇牙咧嘴,发出了威胁之音。

无奈之下,兽群一回头,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冲向对面的青色霞光。

结果又一次狂风大作后,从里面没有再飞出巨石,反而无数青色风刃发出尖鸣的破空射来,密密麻麻根本避无可避。

顿时数千妖兽,一阵鬼哭狼嚎后,纷纷不是头颅骨碌碌而掉,就整个身躯被一下斩成了七八截。等狂风再次停歇,还能活着的兽类已经不足数百了。而这些野兽纵然灵智未开,但也一个个吓的魂飞魄散,甚至无法站立原地了,再也控制不住的纷纷反身逃掉了。

头顶上的几只妖物见此,都不禁面面相觑起来了。

蓦然那只牛首妖物一张口,竟吐出一些悦耳异常的女子声音,清晰异常,但却根本不是人妖两族已知的任何一种语言。

其他三头妖物也用同样的言语交谈着。

片刻后,它们似乎商量完毕,随即四只妖兽也不管那些跑走的兽类,各自兴起一股妖风滚滚而下,但在途中又忽然融合一体,化为一道黑蒙蒙飓风,直奔韩立洞府气势汹汹的一撞而下。

这些妖物竟然打算依仗蛮力破除韩立布下的法阵。

若是这些妖兽都是八级妖兽以上的实力,或者还有几分可能,但是一些六七级势力的存在,又怎能撼动韩立这位化神修士布置的禁制分毫。

当即洞府前霞光颜色骤然一变,竟自行幻化成了五色状,毫不客气的滚滚迎去。

结果黑色飓风方一和五色光霞接触,在光芒交织闪动间,立刻被搅得粉碎。

顿时黑色飓风一下四分五裂开来,四头妖物当即纷纷逃窜,又重新汇聚空中朝下方看去,一个个面露惊容起来。

虽然它们并未真的和这五色光霞直接对上,但其中蕴含的可怕气息,让这几只妖物全都心惊胆战起来。

当即它们再低声的商量几句后,又化为四团妖风,也纷纷撤离了。

此次以后,韩立洞府前不但再无任何妖物靠近,甚至洞府所在的方圆百里内,任何飞禽走兽都不见一只……

从始至终,韩立的洞府大门也始终关闭,丝毫没有打开的样子。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的工夫,又三十余年过去了。

忽然一声龙吟般的长啸从密室大门中传出,随即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密室大门竟然一下爆裂开来。

从门外望去,密室半空中有一团金色光晕刺目耀眼,韩立赫然盘坐其中,背部则现出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色虚影。

此虚影也在金色光晕中,面容仍然模糊不清,但比起以前明显真实了许多,并和韩立一般无二的盘膝而坐,同时六只手臂各掐一种法诀。

蓦然韩立和金影法相同时身形一颤,一圈圈金色波纹一下从光晕荡漾而出,一扫到附近的密室墙壁上,顿时五色光霞一闪,密室发出轰隆隆的巨响,随即晃动不停起来。

金光中的韩立,脸上现出一丝痛楚之色,豆粒大的汗珠布满了额头,巨大金色光晕竟然抖动不停起来,连带起背部的金色法相虚影,也在晃动中模糊不定起来。

“咔嚓”一声轻响,金色光晕竟然仿佛镜子般的从中间裂开一道细长的缝隙,而受其影响,三头六臂的金色法相,也瞬间寸寸的碎裂开来,凭空消散不见了。

韩立却长出了一口气,面上的痛楚消失不见了,整间密室一下恢复了平静。

不知过了多久后,韩立终于睁开了双目,但嘴角却泛起了一丝苦笑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