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光阵

韩立和此女竟早就在四周布下了大庚剑阵和这座无名阵旗。

此刻催动起来,尚不知那旗阵有何作用,但是单凭大庚剑阵之力就立刻将两只猖奴困在了其中。

其中一只猖奴见此一怔,但随即目中凶光一闪,四肢一动之下,化为一道淡淡血影一闪不见,就想要强行冲出剑阵的样子。

显然以猖奴的狡诈,自然知道继续滞留这里绝不是什么好事。

大庚剑阵是何等神妙,纵然猖奴身法奇快,但是剑阵边某处数百道金丝突然浮现而出,同时往前滚滚卷去。

“噗噗”几声,无数血块从虚空中爆裂射出,随即一晃,又再次合成猖奴的身形。

但未等此怪物再冲出剑阵去,四周金光一闪,又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丝,并迅雷不及掩耳地往它身上一合。

金芒一闪,就将这猖奴再次切割成了无数碎片。

“砰砰”之声大作,所有碎片自行爆裂开来,并以血雾形态仍直奔剑阵外一卷而去。

它竟对四周切割不断的剑丝,丝毫不加理会了。

韩立在外边见此,目中寒芒一闪。

他的青竹蜂云剑可并不只是这点神通的,当即心中一催剑诀,发动了飞剑上附带的神通。

就见原本金灿灿的剑丝,一颤地化为了晶莹雪白之色,丝丝寒气从这些剑丝中不停地狂涌而出。

如此一来,纵然那血雾是无形之体,但是被这些极寒属性的剑丝密密麻麻地一切而过后,体表也转眼浮现出一层层的冰层出来。最后“呲啦”一声脆响,血雾彻底化为一块晶莹冰块,无法动弹分毫了。

“轰隆隆”的雷鸣声大起,剑丝间无数纤细电弧同时弹射而出,顿时在金色电光笼罩中,整个冰块彻底化为了晶莹粉末,飘散得到处都是。

韩立嘴角一翘,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但下一刻,此笑容瞬间凝固了起来。

只见那些晶莹粉末突然泛起一层血光地纷纷溶解,化为鲜红似血的液滴,未等四周剑丝再次切来,就全都向后地激射而回。

接着剑阵中心处血光一闪,又汇聚成那只猖奴出来。

而这时的猖奴,虽然身上血光黯淡了一分,但并不太明显的样子。

刚才大庚剑阵虽然逼退了此怪物,但似乎并未对其造成真正的损伤。

韩立心中的忌惮越发重了!

他当即也不说话,身上法力流动不已,将剑阵催动到了十成威力。顿时剑阵中浮现的金丝一层接一层,越来越多,足有数千道的样子,全都若隐若现地往中间滚滚围去。

速度比先前一下快了一倍不止,片刻工夫就能彻底合拢的样子。

趁此机会,韩立目光一瞥,就见剑阵外的肖姓女子,不知何时竟闭上了双目。

但单手托着手中的法盘,口中不停地念动咒语,不知想要施展什么大神通,竟然要花费如此长时间来催动旗阵。

那三十六杆阵旗,则在无数银色符文翻滚中,微微颤抖个不停。

而这些符文竟然全都是银蝌文!

韩立神色动了一下,但就在这时,剑阵中的另一只猖奴却出手了。

此猖奴和第一只完全不同,四肢根本在剑阵中心未动一步,但是背后双翅一扇之下,身躯各处一下喷出了数十根血红触须,每一根都有数丈来长,纤细之极。

尚未等韩立看出什么门道时,这些血丝就一抖地同时舞动起来,狂风暴雨般地化为一团模糊鞭影,将自己罩在了其中。

远远看去,此鞭影就仿佛一颗血色巨球,并还以惊人的速度四下狂涨起来。

如此一来,转眼间血球就和四周围拢来的剑丝撞击到了一起。

刺耳的摩擦声在金光血芒交织间大响起来,韩立剑阵威能竟真被这血色鞭影硬生生挡下了,无法像以往一般地一切而开。

韩立瞳孔骤然一缩,两手一掐诀。

四下源源不断的金丝,再次散发出白蒙蒙的极寒之气,冲血影席卷而去。

“噗噗”声大作,韩立脸色难看了起来。

白蒙蒙的寒气刚一接触血色鞭影,就立刻被一股无形巨力反弹而开,那些触须即使被极寒冰封上一些冰霜,在舞动中也马上散裂得无影无踪。

寒气竟然也无用的。

就在这时,这头猖奴身上血光一闪,又飞射出数十根触须,也加入到了狂舞中。

顿时血球发出了轰隆隆的暴鸣声,原本和血球坚持不下的剑丝,竟然在和触须的交织闪动中,开始被逼得缓缓倒退,并且速度越来越快的样子。

而另一只猖奴,似乎被同伴的举动启发了什么,身形一滚后,身躯一下化为一团模糊血影,一头扎进了另一边的金丝中。

无数血丝在其身体表面浮现而出,同时飞快旋转起来。

结果同样的一幕出现了,金丝纷纷被模糊血影逼得节节后退,无法阻档的样子。

韩立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大庚剑阵还真的无法对付这两只猖奴了。

袖袍一抖,十余颗金银色的圆球滚到了手中。

韩立将这些雷珠暗藏袖袍中,死死盯着剑阵中的情形,脸色阴沉无比。

蓦然间,原本一直低低传来的咒语声一顿,嘎然停止了。

韩立一喜,急忙扭首望去。

只见肖姓女子果然已经催动法诀完毕,手中法盘正发出刺目异常的金光,密密麻麻的银色符文围着此女上下飘动浮现,同时天空也不知何时地阴沉灰暗了下来,附近吹起了阵阵阴风,虽然不大,但一接触之下却冰寒刺骨,仿佛能洞彻心肺一般。

此女的施法,竟然调动了天地元气!

除此之外,肖姓女子手中的法盘中也多出了一股强大异常的力量。

此力量之强大,让韩立也心中一寒,竟有刚才面对两名夜叉王时的那种深不可测的诡异感觉。

韩立骇然,凝神往肖姓女子手中的法盘望去,却被那刺目的灵光晃得模糊一片。

不及多想之下,他目中蓝芒大放,明清灵目神通施展到了极点,顿时将法盘中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了。

“金篆文!”

韩立一惊,失声叫出口来。

那法盘表面竟浮现出一个个金色符文!虽然一个都不认识,但看其形状,蕴含的可怕灵力,分明是那传闻中比银蝌文更神秘的金篆文。

此种传说中的灵文,就算是灵界的高阶修士,能懂得的也寥寥无几。

似乎感应到了韩立的注视,肖姓女子冲韩立嫣然一笑,忽然双手将手中法盘往高空一托。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法盘在金光包裹下,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起来,中心处凭空生出一个拳头大的金色光球,一股灵压冲天而起!

附近空中瞬间阴云滚滚,一下狂风大作起来。

与此相应,下方的三十六杆巨幡发出了龙吟虎啸之声,无数颜色各异的光点在附近大量浮现,齐往幡中凝聚而去。

刹那间,所有幡旗灵光大放起来。下一刻巨震之下,同时放出三十六道耀目光柱,碗口粗细,一闪即逝地没入了高空的云层中。

顿时空中乌云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传出,随即一座百余丈大的巨大光阵从乌云中徐徐浮现而出。而光阵中心处的那一点,竟然正好对准下方金光中法盘,然后突然喷出一道纤细金丝,正好直接没入了法盘中的那一团金光中。顿时那金色圆球一下腾空飞起,直奔巨大光阵中心处而去。

至此,韩立已经目瞪口呆了。

这个旗阵有何威力,肖姓女子事先并未给他多说什么,只让其给她多拖延时间而已。但现在看来,纵然此法阵威力还未真正显现,但是绝对非同小可,威能远胜其大庚剑阵。

不过一直双手托起法盘的肖姓女子,在这片刻间竟然汗如雨下,脸白无血,一副摇摇欲坠的诡异样子。

金色光球终于被吸进了光阵中心处,顿时融为一体地嗡鸣声大响,原本就已经大得惊人的光阵,白光一闪,面积又大涨了数倍,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

光阵散发的灵压之强,就算韩立也身形一晃,不禁接连退出了数步之远。

同一时间,远在数千里外的两名夜叉王突然吃惊地互望一眼,二话不说地身形一晃,二人就一下闪入虚空中不见了。

此刻,两只猖奴终于呼啸两声地冲出了大庚剑阵,血光一闪,直奔韩立二人激射扑来。

韩立一惊,正想将手中雷珠迎头劈出。空中光阵却突然喷出两道乳白色光柱来,一闪即逝地直接击在了两只猖奴身上。

看似厉害之极的两只猖奴,竟然“噗噗”两声,一下在白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传送法阵!”

韩立是何等眼力,一眼就看出了那两名猖奴并非被击杀了,而是在那白光罩住的瞬间,一下不知被传送到了何处。

肖姓女子得意地一笑,扭首正想对韩立说些什么时,却突然脸色大变,蓦然化为一道惊虹,直奔空中光阵激射而去。

韩立虽然心中惊疑,但一见此景,脑中念头电光一闪,毫不犹豫地也化为一道青虹,跟着此女直奔空中而去了。

而就在此时,百丈外的两处虚空中波动一起,突然两道巨大人影拍动巨翅地一闪而出,正好望见韩立二人的举动。

当即两声怒吼传出,一夜叉王遥遥地一拳击出,另一夜叉王却手中血光一闪,一道巨大光片一斩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