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九卷 灵界百族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设伏

五色霞光中的肖性女子,正在和韩立商量着什么,一听这诡异的嚎叫声,当即脸色一紧,蓦然两手掐诀,顿时包裹他们的五色霞光光芒大放,一下带着她和韩立一闪地在原地消失了。

遁速一下提高了两三倍之高!

韩立则静静地站在原地,双目微眯地在感应着什么,任凭此女带着其向前飞遁。

尽管肖姓女修遁速一下提升了如此之多,但仅遁出数百里后,后面的嚎叫声就清晰了许多。

与此同时,韩立传出了淡淡的话语:

“两个东西距离我们已不足三百里了,遁速之快远在现在之上,依现在的速度是无法拖延多久的。交手之地,还是离那两名夜叉王越远越好。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韩立说着肩头一抖,背后的两只羽翅中的一只突然间一闪,蓦然从上面飞出一道青色大鹏虚影,一下没入四周的五色光霞中。

整团遁光突然间一下巨震,随即遁速一下又提高了倍许,彻底化为一道淡淡的虚影,一闪即逝地前进着。

“多谢韩兄相助!”肖姓女子见此,大喜地称谢了一声。

“这种施法十分消耗法力,我也无法支持太久,并且也不能真逃出太远去。否则两个夜叉王恐怕就会出手干涉了。”韩立却摇摇头地说道。

“这个自然,韩兄还是多留些法力应敌的好。”肖姓女子也点点头。

韩立闻言苦笑一声,并未再说什么了。说实话,纵然那猖奴再厉害,他拼着神念大损,一口气放出数百噬金虫,逼退或灭掉其中一只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但关键猖奴是两只,并且还有两位夜叉王在远处时刻注视着这里,他又怎敢冒失地如此去做。

有了韩立出手相助后,后面的两只猖奴纵然遁速奇快,也一时无法再拉近距离。

转眼间,一前一后地又追出了数千里之遥。

韩立自觉差不多时,将青色大鹏虚影一收,和肖姓女子停下了遁光。

片刻后,二人静静地悬浮在空中,眼也不眨在凝望着远处的天空。

远处天边忽然火光冲天,在吼叫声中,两团数丈大的血云一闪地现出,风驰电掣地直奔二人激射而来。

韩立一见此景,二话不说地两手一搓,再一扬,两声晴天霹雳后,两道碗口粗的金色电弧弹射出去,奔两团血云一闪地击去。

两团血云仿佛无形之体一般灵活之极,一个飘动就闪过了电弧,仍直奔韩立冲来,丝毫停顿没有。

韩立脸色一沉,两手飞快一掐诀,两道金弧突然一晃,竟仿佛灵蛇般地一个急拐地弹射而回,出其不意地击在了血云之上。

“噗噗”两声闷响后,让韩立心中一沉的一幕出现了。

如此粗的金色电弧击在了血云上,竟泥牛入海般地一下没入其中,丝毫反应都没有。

韩立脸色大变!

两朵血云一动后,就闪到了二人身前的十余丈处,甚至连血云中散发的那股浓浓腥气,都可闻到的样子。

奇怪的是,韩立没有任何举动地站在原地,倒是一旁的肖姓女子蓦然双目寒芒一闪,心中法诀一催。

此女和韩立面前霞光一起,两颗丈许大的蛟首从中一闪而出,长颈一探,一口一个地将两朵血云咬去了半截去。

剩余的血云也在四溅中溃散消失了。

见到此幕,肖姓女子大喜,刚想扭首冲韩立说些什么。

韩立却瞳孔骤然一缩,蓦然蓝芒闪动地冷冷说道:“小心!这两个东西速度很快,千万别被他们的身法迷惑了。”

“什么?”肖姓女子闻言一呆,急忙顺着韩立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在离他们数十丈远处的高空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两只血红的似狼似猿般怪物。

刚才在血云被毁掉的一瞬间,这两只怪物依仗其可怕速度,竟然一闪地从血云中先遁了出去。

因为其遁速太快了,并且无声无息,肖姓女子没能马上识破,反被一旁动用了明清灵目的韩立一眼看穿了。

这两只怪物悄然地站立在两侧极高处,猿首狼身蝠翼,全身鲜红欲滴,长满獠牙的口中不时有一条蛇芯吞吐不定,一对红色妖目中却闪动着残忍狡猾的目光,一看就是灵智极高的那种怪物。

这就是所谓的猖奴了!

肖姓女子虽然早就听人说起过,但此刻见了真物后,还是有些毛骨悚然了。

“我的辟邪神雷竟然对它们无效!看来它们并非什么邪物成形祭炼出来的,一些至阳辟邪的功法估计对它们没有多大作用,只能面对面地硬拼了。”韩立淡淡地说道。

忽然单手往脑后一摸,灰色霞光大放,一个盘旋后,骤然间化为一层灰蒙蒙光幕护住了全身,同时一座黑色小山滴溜溜地在霞光中若隐若现,端是神妙异常。

肖姓女子脸色肃然后,口中念念有词,顿时身前虚空再次剧烈颤动起来,另外三颗蛟首和五首虬蛟的整个身躯也先后出现了,身形比上次还大了数倍的样子。

仿佛精魂般存在的五颗头颅对准高空两只猖奴摆动不已,发出低低的吼声,做出威胁之状。

就在这时,两只猖奴中的一只却抢先动手了。

它背后鲜红蝠翼只是一扇,整个身形就一晃地化为一道血丝激射而出,又一闪地凭空不见了。

血光大放,猖奴的身形就浮现在了韩立二人的头顶上,毫不迟疑地往下一扑。

五首虬蛟的五颗巨大蛟首,毫不客气地迎头吞去。

猖奴身形一晃,身躯仿佛液体般地一下消溃不见了,五颗蛟首都同时咬到了空处。

它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时,身体各处就诡异地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纤细血丝,并一闪即逝地消失不见。随之五颗头颅连同虬蛟的庞大身躯就丝毫征兆也没有地化为了无数碎块,并纷纷溃散消失了。

这五色虬蛟的一丝精魂,竟然被猖奴一击而散。

虚空中血光一闪,凭空又有无数血丝浮现而出,并直奔肖姓女子一罩而下。

韩立发出一声冷哼,身前的灰色霞光一伸展,瞬间将女子护在了其下。黑色小山一闪,瞬移地浮现在此女的头顶上。

血丝骤然间晶莹大放,在嗖嗖的破空声中,直接切到了灰霞之上,并丝毫不受影响地将其一切而开,随即血丝都结结实实地斩到了黑色小山处。

几乎同一时间,韩立身处之处空间波动一起,一道淡淡的血影浮现。

两只利爪一探而出,并无声无息地一抓而出,丝毫风声也没有。

在血影中,一对狡诈异常的双目闪动着。

竟是另一只猖奴不知何时潜到了韩立附近,趁其被另一只猖奴吸引时,蓦然发起了偷袭。

以韩立这般神识强大,事先也丝毫没有发觉。当利爪抓到了护体的灰色霞光时,他再做什么闪避却已经晚了。

这一对利爪轻轻一晃,爪芒一现,顿时将灰光一划而开,闪电般地直抓韩立背后。

此刻韩立终于发觉到了背后的情形,突然大喝一声,身上浮现出一件金银两色的长袍。

雷鸣声一起,密密麻麻的金银色电弧在袍上浮现而出。

两只利爪一下抓到了其上,轰隆隆声大作!

在金银两色电弧弹射中,鲜红的手臂一下冒出股股青烟,但是两只爪子就仿佛神兵利刃一般,只是五指一动,就将雷袍洞穿而过,便要结结实实地抓到了韩立背上。

但就在这时,突然韩立背后凭空现出了四只模糊的金臂,冲两只爪子风轻云淡地一击。不知为何,竟然诡异地后发先至,硬生生地挡下了一对利爪,并发出了金属摩擦般的怪异之声。

利爪上血芒一闪,四只金臂立刻寸寸地碎裂开来。但是有这一点的耽搁,韩立身躯一扭,化为一道白丝激射而出。二十余丈外灵光一闪,他重新现形而出,冷冷地盯着偷袭自己的那只猖奴,面色阴沉异常。

那只猖奴没有一击成功,似乎也有些意外,站在那里眼珠滴溜溜地一阵乱转。

另一边上,肖姓女子借助韩立的元磁神山挡下了那密密麻麻的血丝后,也同样一下瞬移到了数十丈外。

那些血丝往中间一聚,重新还原成了猿首狼身的形态,同样目闪凶光地望向肖姓女子。

显然两只猖奴已经分好了目标,分别盯住韩立和此女。

“按计划动手吧!”韩立忽然冲女子说了一句。

“好!”肖姓女子毫不迟疑地一点头,单手一翻转,蓦然手中多出了一件法盘来。另一只手则白光一闪,冲法盘狠狠一拍。

“噗噗”声大作,忽然以两只猖奴为中心,百余丈外蓦然浮现出三十六杆颜色各异的小幡来。

这些小幡刚一从虚空中现出时,只有寸许大小。但是在肖姓女子法诀一催之下,顿时狂涨不已,转眼间就化为了十余丈之巨,每一杆上面都符文翻滚,灵气逼人。

而几乎同一时间,韩立也两手一掐诀,在幡旗之内蓦然浮现出一道道晶莹闪烁的金丝,若隐若现之间,向中间两只猖奴毫不客气地围拢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